第五十九章 暗杀

侧步铛铛铛地劈飞几支箭矢,姜丽复又加紧脚力,兔起鹘落,身影疾驰而去。此刻的她心急如焚,更对自个不久前的大意感到气恼。重二遭那蒙古壮汉挟持大抵已过了一刻……咬着下唇,她不敢去想更多的事。

过得片晌,追赶声再次自身后响起。姜丽登时蹙起眉,如沸杀意汹涌起来,当即便要回身斩他几人,好叫这群人丢却胆气。

却在回头刹那,眺着那黑压压云雾似奔腾撞来的五十来道身影,眉头挑了挑,杀性顷刻消散,跟着赶忙夺路逃窜。她清楚自个的斤两,尚未自负到能在五十来人当中游刃有余的地步。

这时一边赶着丛林而过,一边暗自啐声,这就是反贼么……本姑子不过一介女子,竟动用如此多的人追来,反贼便是如此不堪的模样么?如鬣狗似的紧咬不舍,当真可恼!

风声呜咽,暴雨如注,朦胧水气层层翻涌,她辨不清方位,心绪更是忧忡杂乱,乱糟糟的轰鸣。奔逃之间,几乎是绕着这片丛林打转。

一路的雨水逆着视线飞袭,她目光在林间环顾,丛林景物相似,她只隐约记着重二消失前的位置距离伏杀左君弼的地方不远。咬着牙,再次依循印象里的路线,身影腾挪,祈祷又确信似的吐出一口气……一定要撑到我去救你。www.qxnpa.com 橙子小说网

姜丽身后的雨幕当中,张明鉴对着手下咬牙切齿地怒斥一声:“谁人动用弩箭?作死不成,若只得一具冷尸,我等作甚徒劳事!”

……

另一端,朱兴盛提着环刀赶去北麓,当然他并不会使环刀,毫无相似之处的冷兵器向来不存在一法通百法通的道理。

月棍年刀久练的枪,这是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时间上如此,兵器之间的窍门亦如此。若非尽皆下过一番苦功夫,大抵只有毫无章法、依循本能地挥舞。当然若刀口锋利,童龀亦可杀人。

方至北麓边缘,藉着乍亮的雷光,便瞧见不远处五六十个着青衣的身影在丛林之间晃悠,蹚过积聚的水洼,又绕着丛林佯作巡查似的徘徊一阵。

过得片晌,三道身影百无聊赖地走向这边,松下裤腰小恭。偶尔的言谈便在那边的雨幕当中响起,隐隐落入朱兴盛的耳里。

“张明鉴凭甚自个去拦截那黑裙女子,却偏偏叫我们小柳庄五十七户渔民围杀那头眼睛都杀红了的凶兽?此番在我看来,分明是他张明鉴的粮食不足,又觉着我们碍眼,便欲以此毒计陷害我们……”

“大哥高见,此獠之凶悍甚于猛虎,不久前只身仗刀在百余人当中杀出血路,试问天下各路英雄豪杰,又有几人办得到?”

“二哥所言极是,那蒙古壮汉便是身负重伤,也绝非我等可比,叫我等前去追杀……呵,他若反扑,我等无异于送死罢了。”

三人的声音仍在怨忿地响着,这时其中俩人身子轻抖,紧着裤腰离开。待那俩人说笑着归于丛林之间,朱兴盛盯着余下一人身上的弩箭,目光闪了闪,横起的环刀在下一刻毫无预兆地奔出。

晦暗里,凌厉刀锋陡然呼啸,刹那间斩上那人的后颈,黑影飞起,鲜血随之飚射流淌。窸窣的动静过后,朱兴盛拾起那人的弩弓与箭矢,身影迅速绕开丛林边缘,奔北麓深处而去。

末时六刻,朱兴盛穿入午时伏杀左君弼的地段,抬眼见得密匝匝的烧痕交错,偶尔的电光劈下,憧憧人影在更远些的丛林间闪过。

看清当头奔跑的黑衣黑裙,曼妙姿影凌乱在暴雨当中,奔着这边疾驰片晌,迟疑茫然的神情,随后又确信似的偏离开去。朱兴盛目光怔了怔,松缓的笑意:“哈……路痴。”

青色的洪流在她身后席卷,偶尔亮起的长刀照着一张张狰狞的面孔,隐隐嚷着“小娘子,休要逃跑,我等不图你性命……”之类的话消散在卷起寒意的呜咽风声里。

朱兴盛的目光也渐渐寒冷,身影在这边消失,绕过古柏的遮掩,吊在五十来个青衣身后几丈。

雨幕如珠线溅落,忽落的轰隆滚雷里,绷紧的箭矢在一刻飞射出去,“噗”的细小声响,末尾的一个青衣“扑”地随之栽倒。同僚的背影便在这青衣惊恐的目光里远去,浑然未察丢却一人,他方要大喝敌袭,一口雪亮环刀藉着雷光笼罩视线,刹那再没了声息。

朱兴盛从他身上搜出更多的箭矢,复又扣紧弩弦,对准那边追赶姜丽的道道青衣,视线随意瞄了瞄,又放下来,揉了揉浑噩的眉心,一边拉近着距离,一边喃着声:

“神经病……一群神经病,她便是蒙古贵族又如何,那只是一个女子,会为李家庄的妇孺孩子谋一口吃食的女子,相识这么久,她是怎样的人,会行怎样的事,你们看不到,我看得到的……造反便造反么,造反也不应如此啊,怎可将心思落到她的身上……”

温吞吞的声音杂乱无序,像是说给自己听,弩弓的箭矢却要比声音犀利而精准得多。

夹杂在雷雨里的破空声悄然无息,一支支倒立在尸体上的箭矢尾翼犹自在狂风当中颤栗。朱兴盛每拉近一段距离,前方的青衣便会有一人丢却性命。

直至一道庞然的雷电逶迤天地间,轰隆着怒然斩下,几乎要劈开姥山岛似的。交错的古柏在下一刻轰得燃起大火,周遭景物随之亮起。

张明鉴当即更轻易辨得那黑衣黑裙的女子身影,立时回身呵斥道:“追,天公作美,今日此女插翅难逃!”却在回身刹那,目光凝滞,自个的手下,不知何时竟只剩二十来人。

远远地,一道道青衣的尸体栽倒过去,血流随着雨水的堆积,蜿蜒流淌。而在那些尸体之前,赫然的一道身影站在摇曳的光火里,面色冰冷,平举着弩弓,箭矢在下一刻映着沁黄的光,蓦地迸射。

“敌袭、敌袭!”张明鉴大喝着声,纵步扬起长刀“铛”的击飞箭矢,随后杀意腾腾地盯向那边。透过忽闪的光火,张明鉴看清了那人的容貌,竟是不久前遭苏赫巴鲁挟走的男子。

推荐阅读:

魔界妖女?本仙帝娶的就是妖女! 自在真仙 民国:儿子穿越后,我成世界霸主 内卷修仙后我从废柴成为了团宠 明末大军阀 如何精养可爱小血族 终末女武神:灭绝人类你们敢吗? 四合院:开局一辆红警补给车 浪迹在仙武世界的修仙者 末日灯塔 星沐忆 我刚登基称帝,她就说我是昏君韩林 重生公务员之出道即巅峰 把暗恋写成网文小说后 家父曹阿瞒 红警基地,从加沙开始整顿全世界 五道门 兰芳 作精的恋爱成长指南 完美男神从和校花学妹约会开始 请不要逼我做神仙 被夫君杀身证道后我重生了 英雄联盟:君王天赋 洪荒:先天人族,武道重开人道陈晨 战锤:开局一条狗 快穿之桃花精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财阀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晏习帛穆乐乐 时梭之门 在提瓦特没有派蒙的日子 医婿:老婆倒追我 惜分飞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