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扶簌腰牌

《我的堕魔前任不可能是病娇》全本免费阅读

扶簌不明白晏涧秋在说什么,也不明白自己的心底为什么慌乱。

她来不及对此作出反应,荧光双鱼的满天光芒之下,扶簌的头颅被一种钝感的侵袭,随着压迫感的逼近,她怀抱着脸色苍白的晏涧秋一同失去了意识。

“宿主,您当前的精神状态不佳,是否要使用道具回复精神值?”

系统一板一眼的声音把扶簌从汹涌的阴沉的意识海里唤醒。

周遭的脚步声和说笑声伴着风声不急不慢地吹入她的耳朵,她半睁开的眼眸渐渐褪去眸中的云翳,对着眼前的一切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扶簌迷茫地睁着眼,意识尚未完全恢复,身体各处,尤其是头颅处的疼痛先一步入侵了她的大脑。

在疼痛的催促下,四肢的存在感也渐渐加强,扶簌动了动蹭了一手灰尘的手指,撑着手缓慢地坐起来。

这是哪里?

晏涧秋呢?

望着满天灰蒙蒙仿佛水墨画般的场景,扶簌下意识地拧着眉头拍着刚刚苏醒的僵硬身体左右探看。

她的身边空无一人。

扶簌甩甩脑袋,低头打量自己。

青色的锦袍上沾染着尘土,云纹图案的衣摆处缝着一排锦鲤,腰上还挂着一个分量不薄的镶金玉牌。

看到玉牌的刹那,扶簌心里咯噔一下。

她急忙拿起玉牌查看,发现那质地温润的上好羊脂玉上明晃晃地刻着潮生天扶簌五字。

潮生天扶簌?!

混沌的错乱的记忆在脑海里炸开,扶簌的头颅里仿佛迎来了一次久违的春天,万物极速复苏带来的肿胀感让她坐在原地痛得发出嘤咛。

不知多久后,一阵微风袭来,扶簌缓缓抬起头。

她好像回到了数年之前,还没有被穿越者占去身体的时候。

不对劲,如果真回去了,系统怎么还跟着自己?

“系统,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扶簌站起身来,四周灰蒙蒙一片,别说人的踪迹,就连身处何地都看不清楚。

“报告宿主,在须臾间和荧光双鱼的作用下,您现在回到了离门林讯拿到离心剑意,从剑宗分离决定自立门户的那日。”

“接触离心剑意的机会难得,为了促进剑圣之路任务的进度,还请宿主一定要把握好此次机会。”

“林讯拿到离心剑意的那日?”扶簌搜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便提出了自己的困惑,“晏涧秋人去哪儿了?”

“支线任务攻略对象晏涧秋也回到了旧时空之中,现在身处他在旧日里本应待着的地方。”

“那他也和我一样,有着之后发生事情的记忆?”

“是的,包括宿主在内,从猩红深海进入旧时空的四人记忆都是完整的。”

四个人?

扶簌眉头一皱,除了她、晏涧秋、李书,林鹤雪也进来了?

系统可不管扶簌在想些什么,它只是机械地推动着任务进度。

“宿主若准备完成,旧时空将开始流动。”

扶簌叹口气,点了头。

虽然不知道这日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系统得到指令,叮咚一声响,一滴五颜六色的巨大水滴从天而降,砸在了灰蒙蒙的世界中央。

水滴砸在地面溅起的水珠化作一道道绚丽夺目光线穿透了灰暗的云层,如同黎明曙光,渐渐洒落在大地,唤醒了沉睡的一切。

天空中朝霞绚烂的画卷铺展开来。

扶簌这才看清,她眼前山岭高耸入云,近前一座琉璃瓦铸成的大殿在朝霞下闪烁着霞光,殿门凤凰纹路的银丝熠熠生辉,宛若仙境。

扶簌就站在大殿玉阶之下,身边弥漫着淡淡的檀香。

置放在玉阶前的巨大香炉中有香烟袅袅升起,环绕在来来往往的修道者们身旁。

扶簌看清身处何地后两眼一黑。

这不就是扶岚力战众人,勇夺第一的那年仙宗道典吗?

回想起扶岚夺得第一后众人一边恭贺他一边对自己投来同情目光的场景,扶簌一阵恶寒。

“哎呀。”

一个背着一把巨剑的双髻少女一边同同行人聊天,一边左右张望,正巧撞上陷入无语的扶簌。

扶簌浑身骨头都被吸力扯得发痛,被生生撞开了两步。

双髻少女哎呀一声,赶紧拉过扶簌,向扶簌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位道友,我没有把你撞疼吧。”

“都说了让你看路,你非要歪歪扭扭地走,这下撞到人心里舒畅了?”

少女背后高她一头的黑衣男子刚开始数落她,就被另一个白袍打断了话语。

“这位道友,你还好吗?”

扶簌站稳后摇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背着大包袱,额前冒细汗的三人,心下有数,说道:“没事,也没撞到我哪儿。”

“你们如果要去厢房处歇息,应该是走错路了,这上面是剑宗玉子殿,不对外宗人开放。”扶簌指向另一边,“看你们装束应该来自三七门,据我所知,三七门休憩的厢房应该从那边有烛火的台阶下去,一路下行到谷底。”

面前三七门的三人被扶簌说得一愣一愣,还是那个黑衣男先反应过来,嘟嘟囔囔道:“师兄,我就说你路痴吧,你还非不承认,这都把我们带哪儿来了。”

拿着剑宗地图的白袍面色不改,沉默地把地图翻正。

“谢谢这位道友指点,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我知道我知道。”双髻少女蹦蹦跳跳举起了手,仿佛在抢答问题,她正要张嘴,白袍一记犀利的眼神飘来,只好悻悻放下手,对着扶簌吐了吐舌头。

“舒冬,剑宗内门弟子。”扶簌默默地把腰牌翻了过去,向三人作揖,“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忙,就再次别过了,希望各位能在本次仙宗道典上取得好名次。”

扶簌道完别,转身离开,还听得背后少女压低了声音疑惑。

“师兄,我明明看她腰牌上写着潮生天扶簌,她怎么又说自己……”

“若若,别人的事情少打听。”黑衣男给了少女一个脑瓜蹦,“再说,潮生天的扶簌面容姣好,身若凡人却修习无门。刚刚那人相貌不符,也有灵力……”

扶簌一路远行,顺着记忆里的路线到了自己当年来剑宗时分配的居处。

她站在院门前,难得地陷入了良久沉思。

这个时候的晏涧秋还是大名鼎鼎的剑圣传人,符师苏走诗和她丈夫袭止也都还活着。

至于晏涧秋和扶簌,这是扶簌跟踪晏涧秋去寒山取剑,差点死于他剑下后两人第一次正式在剑宗见面的时间段。

回望现在,她是以舒冬的身份跟着晏涧秋进入了这个时空,可是若以舒冬的身份存活于这个时空,扶簌这边缺掉的故事线谁来补?

但凡晏涧秋突发奇想想去找找这个旧时空的扶簌,事情就要乱套了。

麻烦,实在麻烦。

要不就让舒冬暂时隐退一下?可是离心剑意那边要怎么办?自己这么明显的灵力又要怎么解释?

推荐阅读:

陈纵横 陈不凡王豆豆 只想好好修个真 奇谈侦探社 凌乐项安 穿成炮灰一家,反派弟弟忙开荒 孤,大商九皇子,开局即无敌风语者 神级探案:我的侦破能力有亿点强 四合院:从杀猪佬开始 南夜 七十年代活色生香 真千金每天都在发疯 秦远沐凌霜 恋综作妖,问就是我在地府干兼职 斗罗之杀戮龙凤 全球穿越:我有新手礼包 人生重来 圣血武帝 快穿:疯批反派夜袭男德班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当爹地 窃民 综武:开局一支笔,执尺走天涯逍遥小师叔 长生万年,我的凡妻成仙尊了? 霍先生别虐了,太太和小鲜肉上热搜了 偶像的奋斗史(娱乐圈) 搬空钱财:下乡的娇知青她军婚了干饭的盘子 绝色小妖妃:兽王心尖宠 君子与鬼 王兄,你别跑 人在大学,开局成为奶爸 岳不群宁中 收到枪决通知、我反手掏出ak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