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喻竹

小院幽静,陈设简单。

赵嘉身着白衣,右手捧着竹简兵书,细细品读。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朗朗读书声传来,声音铿锵而不失磁性,有种莫名吸引力。

赵嘉年龄虽只有十七岁,却已经长得身材挺拔,其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顾盼之间有种淡淡书卷气,却又不失英武。

“兵圣孙武之作,真是博大精深啊。”

赵嘉将竹简轻轻放下,起身背着双手走到梧桐树底,静静看着青翠欲滴的树叶。

他轻轻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恍惚。

“公子,国宴都已经开始,你为何还在此地读书。”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喻竹那清脆的声音传到了赵嘉耳中。

“喻竹,你怎么还是如此咋咋呼呼。”

看到喻竹那娇俏的脸庞,赵嘉脸庞不由浮现出些许笑意,有些调笑的说道。

喻竹,乃是赵嘉生母收养的女子,如今也不过十六岁。

她自幼跟随赵嘉左右,名义上虽为婢女,实际上却是赵嘉唯一认可的亲人。

喻竹却没理会赵嘉的调笑,而是急忙道:“王上寿宴,大摆筵席,宗室子弟几乎都被邀请前往赴宴。”

“公子乃王长孙,为何不去?”

自从九年前赵国长平大败以后,赵王就开始深居简出,从未举办国宴。

时隔九年,这是赵国唯一一次举办国宴,普天同庆。

赵嘉身为王长孙,却没有去参加国宴,喻竹如何能不心急?

赵嘉闻言,却是心中暗自苦笑。

他并非不想参加国宴,而是有人从中作梗,这才使得赵嘉没有办法参加。

九年前,赵嘉八岁。

他灵魂进入这具身体时,赵括率领的赵军已经被白起围困,长平之战接近尾声。

赵嘉无力改变什么,只想着先慢慢适应这个时代。

可惜的是,赵嘉来到这个世界第二年,自己生母就郁郁而终。

所有的一切,都与赵嘉父亲赵偃娶的那个娼妓小妾有关。

赵嘉生母虽然并非出身豪门,却也知书达理,乃是不折不扣的大家闺秀。

赵偃却想让一介娼妓,取代其正妻位置。

正是为此,赵嘉生母才郁郁而终,那位娼妓骊姬也顺利成为正室。

没有了生母庇护,当时年仅九岁的赵嘉,在家中生活越发艰难。

赵偃沉溺骊姬美色,也开始逐渐疏离赵嘉这个嫡长子,反而对幼子赵迁疼爱有加。

饶是如此,骊姬仍然不停吹着枕边风,以致赵嘉在府中生活越来越艰难。

赵嘉十六岁那年。

骊姬更是在背后教唆,逼迫赵嘉搬离太子府,独自生活在这个简陋的小庭院内。

这次国宴,赵嘉身为王长孙,按照礼仪也必须前去参加。

奈何骊姬从中作梗,取消了赵嘉赴宴资格,让自己儿子赵迁代替太子府赴宴。

“公子,是不是那个女人又从中作梗?”

喻竹聪慧异常,察言观色,很快就想到了其中关键,当即愤怒异常。

“这些年来,那个女人不知让公子错失了多少机遇。”

“如今整个邯郸城内,几乎都知道赵迁乃太子子嗣,却有多少人知道公子?”

说着说着,喻竹眼眶就有些红了。

赵嘉的努力她看在眼里,知道自家公子能文能武,才华横溢。

可惜的是,赵王自从长平大败以后,就变得无比消沉,不太关心自己孙子辈。

如今太子赵偃势力越来越大,奈何对方沉溺骊姬美色,十分不待见自己长子。

赵嘉虽能文能武,却也没有机会展示。

本来在喻竹看来,假如赵嘉此次能够参加国宴,还可以趁机结交众多勋贵。

她却没想到,骊姬那个女人如此狠毒,不给赵嘉丝毫腾飞的机会。

夫人临走之前,喻竹答应过夫人,会好好照顾公子。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公子虽然努力习文学武,终究还是争不过赵迁那个纨绔。

想到伤心处,喻竹眼泪再也忍不住,声音也抽噎起来。

赵嘉见状,急忙上前将其揽在怀中,柔声安慰道:“喻竹莫要伤心。”

“赵国阖下,不以国强而努力,反因敌逝而欣喜。”

“此等宴会,不去也罢。”

被揽在怀中,喻竹顿时俏脸绯红,急忙挣开温暖的怀抱,心脏犹自不停跳动。

她擦掉眼泪,抬起娇俏的小脸,有些疑惑的问道:“公子此言何意?”

赵嘉转身捡起兵书,叹道:“喻竹可知,王父(祖父另称)深居简出九年,为何今日大摆筵席,举国欢庆?”

喻竹有些茫然的问道:“难道不是因为王上大寿吗?”

赵嘉冷笑道:“九年以来,王父年年过寿,可有哪一年举办国宴?”

喻竹摇了摇头,表情越发茫然。

赵嘉叹道:“秦昭襄王逝世的消息,喻竹可知。”

喻竹闻言当即眼睛大亮,挥舞着小拳头喊道:“那个大暴君死讯,喻竹自然知晓。”

秦昭襄王,乃雄才伟略之君主,不仅仅是赵国之梦靥,亦为天下诸侯之梦靥。

其在位五十六年,消灭义渠,解决后顾之忧,并且屡次击败诸国来犯之兵。

时秦、齐两国东西割据,国力强盛。

秦以连横之策,入五国联军,在燕将乐毅带领下,连克齐国七十二城。

曾经强大到足以抗衡秦国的齐国,自此没落。

此后,唯有赵国能与秦争锋。

秦昭襄王不甘寂寞,撕毁秦、赵盟约,发动长平之战,大破赵军,以气吞天下之势,虎视关东六国。

魏国惶恐而降,成为秦之属国。

韩国国君韩桓惠王为求自保,亲自前往秦朝觐见,诸国闻秦昭襄王之名而色变。

毫不夸张的说,若无秦昭襄王为秦国打下坚实基础,秦始皇未必能统一天下。

如此雄主,六国之梦靥,就在不久前逝世。

这个消息传到赵国以后,赵国臣民皆奔走相告、举国欢庆、鼓瑟吹笙。

喻竹虽是一介婢女,却也是赵人。

她对发动长平之战的秦昭襄王,亦恨之入骨,私下称其为大暴君。

得知秦昭襄王逝世的那天,喻竹也在府内张灯结彩,开心不已。

就连喻竹这个婢女都如此,更何况是赵王。

正是秦昭襄王逝世,赵孝成王才一改往日风格,以举办寿宴为名举国狂欢。

这才有了国宴的举办。

看着喻竹的表情,赵嘉却是微微叹了口气。

他并没有众人那般欣喜。

只因无人比他更清楚,秦昭襄王虽然逝世,可是要不了多久,秦始皇嬴政就会粉墨登场,继而横扫六国,统一天下。

若依照原本历史走向,如今的赵国只是回光返照,早晚难逃亡国噩运。

现在所谓的举国欢庆,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喻竹啊,秦王虽然逝世,秦国国力犹在。”

“赵国若不自强,奋力追赶秦国,纵然秦昭襄王不在了,赵国未来亦是堪忧。”

“在我看来,与其大摆筵席浪费财力庆祝,倒不如将钱粮省下来,以作军备。”

“所以说,如此宴会,不去也罢。”

喻竹听得似懂非懂。

不过出于对公子的信任,她还是郑重点了点头,脆生生道:“那我们就不去!”

安抚住了喻竹,赵嘉问道:“让你打听的那人,可有消息了?”

喻竹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个胆小惧战、声名狼藉的李牧,公子为何如此看重?”

“胆小惧战、声名狼藉么?”

赵嘉低声呢喃着,表情有些古怪。

李牧何许人也?

那可是战国四大名将之一,乃是战国末期赵国支柱,生平未尝一败。

李牧横空出世以来,破匈奴、败燕国、拒魏韩,甚至屡败秦军,战功赫赫。

若非历史上,李牧被赵嘉弟弟赵迁冤杀,赵国未必会亡。

这等绝世名将,未来赵国的战神,此时居然名声狼藉,被赵人、士卒所鄙夷。

赵嘉不想多解释什么,纵然解释也太复杂,只是继续追问李牧下落。

喻竹虽不喜李牧,终究还是说道:“李牧因连年畏战如虎,被王上屡次责备仍然我行我素,前几日已经被罢官。”

“如今的李牧,返回邯郸住在驿馆内,无人问津。”

赵嘉急忙问道:“李牧今日可有参加国宴?”

喻竹翻了个白眼,嘟着嘴道:“李牧乃戴罪之身,如何有资格参加国宴。”

赵嘉闻言大喜,道:“备上厚礼,我们前去拜访李牧。”

推荐阅读:

逃荒小奶包,全家读我心后吃香喝辣 大佬马甲被爆,全京圈都炸了 修道千年归来 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快穿之宿主又在拆别人CP了!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 总裁,先有后爱 盗墓:从龙王鬼墓开始 美女总裁俏房客 斗破:杂鱼的我被迫成了斗帝 轻易放火 香蜜:花未开,找我来拯救世界? 王妃不三嫁 嫡女闯大宅 肉文女杀手 穿越之王者卖农药 关于我穿到修仙界却想方设法上网 我的1991三月麻竹 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 找到那个艾酱 破败神国 只有我的轮回者知道剧情 联盟:开局顶替高大叔 40k:机械神选 巨星重来 空间之神厨王妃 幽灵境 天魔剑影 萨满巫事 御剑飞行不小心撞倒了魔女 四合院:家妻秦淮茹 那年爱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