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李牧

“潜龙在渊,腾必九天。”

这是赵嘉对自己说的话,也是说的未来战神李牧。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当赵国老辈名臣、武将凋零以后,李牧就会宛若彗星般崛起,威震六国。

那个时候的李牧,风光无限,甚至被赵国封为武安君。

这是赵王在告诉所有人,李牧就是我赵国的白起,也是赵人心目中的战神。

事实上,李牧也的确如此。

他如同白起那般战无不胜,如同白起那般战功赫赫,也如同白起那般被封为武安君。

甚至于,就连他们的结局,都惊人相似。

两位绝世战神,尽皆功高震主,结果被上位者冤杀,令人扼腕叹息。

所不同的是,白起被秦王冤杀以后,秦国仍旧名将辈出,最终横扫六国,统一天下。

反观李牧,死去以后没几年,赵国就被秦国所灭。

李牧死,赵国亡。

当后人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人叹息痛骂,为李牧叹息,为赵王昏聩怒骂。

邯郸城内驿馆,并不算简陋。

只是李牧返回京都以后,不被赵王召见,却滞留于驿馆内,反而是种莫名羞辱。

驿馆内,三十出头的李牧,脸庞宛若刀削般棱角分明。

他身材挺拔雄壮,身上气息隐晦沉凝,双目宛若天上寒星,光芒璀璨。

“哎!”

李牧起身,重重叹了口气,棱角分明的脸上,却是露出些许愁容。

“王上此次召我回邯郸,北疆守将易主,难道多年谋划,就要毁于一旦?”

这些年来,李牧在北疆投入了太多心血。

他真的不愿意看到,自己多年谋划化为泡影。

“将军,有人拜访。”

就在李牧心中烦闷时,忽然听到随从禀报,当即收敛愁容,心中却是有些疑惑。

“我回邯郸数日,不仅受到王上冷落,就连朝臣也不屑与我为伍,无人前来拜访。”

“今日国宴,勋贵几乎都去赴宴,何人会来拜访与我?”

李牧眉头微皱,出声问道:“那人可曾通报姓名!”

随从答曰:“启禀将军,那人自称王长孙赵嘉。”

“王长孙赵嘉。”

“他不去参加国宴,反而前来拜访我这个畏战如虎之辈,倒是有趣。”

李牧低声呢喃着,脸上却是露出莫名神采。

赵嘉虽备受骊姬打压,王长孙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似李牧这等边关重臣,不可能不知道。

“有请!”

李牧整理衣冠,而后亲自前去迎接。

却说赵嘉带着喻竹,两人买了不少东西,前来驿馆拜访李牧。

不曾想,李牧治军极严。

纵然此次回京,李牧只带领数位随从,这些随从也都谨守军令。

哪怕赵嘉贵为王长孙,在没有得到李牧允许以前,随从仍旧将其挡在门外。

为此,喻竹还有些愤愤不平。

反倒是赵嘉,见状却是微微颔首,暗赞李牧治军有方。

“末将李牧,见过嘉公子。”

李牧看到赵嘉以后,急忙上前行礼。

赵嘉亦是趋步上前。

“听闻将军镇守边塞数年,保我赵国百姓无碍,某代赵国百姓谢过将军!”

赵嘉此来,本就带着结交之心,自然不会自恃身份,行倨傲之事。

他看到李牧以后,亦是急忙回礼,语气、动作极其真诚。

李牧见状,眼睛却是微微眯起。

若是换成以前,李牧乃驻守北疆的将军,掌管着赵国北方军政大权,乃是不折不扣的土皇帝。

那个时候,纵然李牧名声不好,也有不少人前去刻意结交。

只是如今,李牧已经被免职征调入京,可能还会遭到赵王责备。

所谓树倒猢狲散。

再加上李牧这些年的确名声不好,故此不少人都开始与其刻意拉开距离。

他却没想到,这位王长孙赵嘉,不仅亲自前来拜访自己,礼仪还如此周到。

换做以前,李牧未必会在意赵嘉的结交。

只是如今,自己明显已经失势,对方还如此真诚的前来结交,李牧就需要考虑一下了。

“公子请进。”

心中如是思量,李牧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将赵嘉、喻竹二人迎到驿馆正厅。

“我有事情与李将军谈,喻竹你将酒菜摆下,就待在外面吧。”

喻竹颔首,非常听话的摆上酒菜,而后站在门口,并且识趣的带上了房门。

李牧见状,眼睛却是微微眯起,心中疑惑之色却越发浓烈。

二人落座,寒暄了片刻。

李牧忽然说道:“嘉公子可知,李牧此次回京,已经被王上免去官职,正是戴罪之身?”

李牧想不明白,赵嘉此行目的,这才故意出言试探。

赵嘉微微一笑,道:“此事与我前来拜访将军,有关系么?”

面对李牧的试探,赵嘉回答的很干脆。

前来拜访你,不是因为你以前位高权重,也不会因为你现在落魄,就瞧不起你。

想拜访你,那是因为觉得你值得拜访。

仅此而已。

李牧了捋着胡须,就这么直直盯着赵嘉,道:“如今正值国宴,邯郸城内达官显贵无数。”

“人们都说我李牧胆小惧战,乃赵人之耻。”

“公子不去拜访他人,反而前来见我李牧,却是为何?”

李牧,不仅仅是一介武夫。

否则,他也不可能战无不胜。

直到此时,他仍旧有些看不清楚赵嘉,这才继续试探。

他驻守边关数年,终日杀牛犒赏士卒,教士卒习练骑射,却始终不敢与匈奴人交战。

匈奴人每次来犯,烽火台发出警报以后,李牧就会收拢人马、牛羊、物资躲进营垒固守。

不仅如此。

若有人胆敢出去捕杀匈奴人,反而会被李牧治罪,严重者甚至会军法处置。

正是为此,李牧才落得个胆小怯战的名声。

赵王数次责备李牧,他仍然我行我素,这才被解除兵权调回朝中1。

李牧就想知道,自己落到了如此下场,又有什么值得赵嘉看重。

赵嘉将酒爵斟满,而后缓缓放下酒壶,敛容道:“嘉此来并无他意,只因仰慕将军耳。”

李牧先是一愣,继而自嘲道:“似某这等名声狼藉之人,哪里值得嘉公子仰慕。”

赵嘉长身而起,正色道:“敢问将军,驻守北疆数年以来,消耗国库钱粮几何?”

李牧沉吟半晌,道:“北疆与塞外通商,又能自由支配附近城池钱粮,再加上边军耕田、放牧,完全能够自给自足。”

“这些年来,并未消耗国库钱粮。”

说到这里,李牧神情也有些骄傲。

相比起以前的边塞守将,李牧绝对是最令赵王省心的一位。

否则,赵王也不会在其龟缩数年以后,才将李牧免职调回邯郸。

赵嘉再问:“敢问将军,驻守北疆数年以来,伤亡士卒、百姓几何?”

李牧毫不犹豫答道:“某驻守北疆虽未建功,却也保境有方,匈奴纵然连年来犯,亦皆空手而归。”

“边疆军民、牛羊、财物,损失寥寥。”

听到这里,赵嘉当即躬身郑重行礼,道:“将军既有如此泼天大功,如何不值得赵嘉仰慕?”

李牧无言以对。

从这些方面来讲,李牧绝对是最优秀的边疆统帅。

他既不消耗国库钱粮,又没让匈奴人抢到东西,也没有让赵国损失实质性东西。

只不过,数年以来李牧的消极避战之策,已经让赵国沦为笑柄。

不仅其余塞外异族嘲笑赵国无能,各国亦是如此。

被人嘲笑多了,绝大多数赵人都将罪责归咎于李牧,却是忽略了李牧的功绩。

李牧脸上露出惆怅之色,将酒爵内烈酒一饮而尽,默然不语。

赵嘉深吸口气,道:“将军知道,若连年与匈奴征战,只会烽烟遍地,空耗钱粮,死伤惨重,而无丝毫裨益。”

“龟缩不出、被动防御,虽看似颜面尽失,却能保境安民。”

“夫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将军正是此等良将。”

言毕,赵嘉再次深深作揖。

“夫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李牧低声呢喃着这句话,而后说道:“恕牧愚钝,嘉公子此言,出自何处?”

赵嘉笑道:“孙子云: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

“嘉读兵书至此,有感而发罢了。”

这句话,其实乃三国时期的曹操,在读《孙子兵法》时候做的批注。

赵嘉不能明言,只得谎称乃自己所说。

李牧闻言,眼中光芒大盛,赞道:“真没想到,嘉公子对于兵法,居然还有如此了深刻了解,某不及远矣。”

赵嘉却是苦笑道:“嘉虽熟读兵书,终究没有经过实战,乃纸上谈兵之辈罢了,如何能与将军相提并论?”

两人尽皆喜读兵书。

打开话匣子以后,他们谈论越发和谐,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赵嘉常年生活邯郸,也借此良机询问了许多边塞之事。

在李牧的描绘下,无边无际的大漠,直插云际的狼烟,数之不尽的羊群,以及奔腾不息的骑兵,都让赵嘉面露向往之色。

不仅仅是边塞景色。

那惨烈的战争,以匈奴人连年寇遍的烽烟,也让赵嘉听得内心沉重。

“某只恨久居深宫,不能像边关将士那般,提枪跃马征塞外,马革裹尸大笑还!”

听到激动处,赵嘉拍案而起,厉声喝道。

“提枪跃马征塞外,马革裹尸大笑还!”

“说得好,为这句话,李某敬公子!”

李牧呢喃着,眼中光芒越来越盛,继而起身敬酒。

这场谈论,持续了许久,两人都对彼此有了极大好感。

眼看天色渐晚,赵嘉才恋恋不舍起身,向李牧告辞。

李牧起身相送,到了驿站门口,赵嘉忽然侧身压低声音道:“嘉尝听闻:备周则意殆,常见则不疑。”

“将军不动则矣,动必石破天惊!”

李牧闻言,脸色微变,瞳孔也剧烈收缩起来。

注1:李牧者,赵之北边良将也。常居代雁门,备匈奴。以便宜置吏,市租皆输入莫府,为士卒费。日击数牛飨士,习骑射,谨烽火,多间谍,厚遇战士。为约曰:“匈奴即入盗,急入收保,有敢捕虏者斩。”匈奴每入,烽火谨,辄入收保,不敢战。如是数岁,亦不亡失。然匈奴以李牧为怯,虽赵边兵亦以为吾将怯。赵王让李牧,李牧如故。赵王怒,召之,使他人代将--《史记》

推荐阅读:

机械大时代 火影,原来是个恶毒女配 我当神捕这件事 开局琦玉模板,以力证道 人生实录吟歌 一日一签到,我能签到藏宝图 暴君的艳煞美人黑化了没 霸龙神尊 我想我们都会好好的 吃货当家:朕的皇后是神厨 金主在上 无尽的幻想世界 只余我一人的世界 醉道红尘 富江,性别男 茅山关门弟子 玄幻之老子的系统是洪荒 婚战之吃绝户 炼药师日常 你总要遇见五个人 镇海剑意 火影之瞳术巅峰 七零女配漂亮逆袭 面点大师 末日最强卡牌搜集大师 琼楼宴罢醉和春 荆山之玉 崩溃,刚开局就被全网嘲笑 你好,文天艺 在角色里挣扎的女人 温柔王爷迷糊妃 她酒窝撩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