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耳光

备周则意殆,常见则不疑。

这句话出自《三十六计》计首计——瞒天过海。

这个时候《三十六计》尚未系统成型,李牧却已经领会了其中真谛。

回返途中,赵嘉心情十分愉悦。

喻竹却是垮着小脸,显然赵嘉令其在外面等候这么久,让小丫头有些不开心。

赵嘉似有所觉,上前揉了揉对方脑袋。

喻竹那整齐的发髻,顿时变得有些散乱,俏脸上原本的不快消失无踪,反而变得似羞似嗔。

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女孩而言,摸头杀绝对是无可抵挡的必杀技。

“公子,那个声名狼藉的李牧,真有天大本事,值得你如此看重吗?”

喻竹扬起了小脑袋,满脸认真。

她跟随赵嘉多年,知道自家公子能文能武,心中有股傲气,不会轻易结交权贵。

能让赵嘉如此上心者,除了这位声名狼藉的李牧以外,就只剩下代理相国廉颇了。

廉颇何许人也?

那可是威震诸国的名将,更是赵国赖以生存的支柱,被赵嘉结交倒还说得过去。

只是胆小惧战、声名狼藉的李牧,如何配得上公子这般折节下交?

而且在喻竹看来,公子对待李牧的看重,甚至要略微超过执掌实权的廉颇。

事实也的确如此。

廉颇有才能、有名望、有地位,亦乃当世良将。

然而廉颇终究年龄太大,赵国若想中兴,更需要李牧这等年轻将领。

更何况,廉颇乃是偏向防御型的将领,虽可保赵国不失,终究太过被动。

反观李牧,此人能文能武,攻守兼备,用兵宛若天马行空,令人不可捉摸。

赵国若想与秦争锋,的确需要李牧此等良将。

想起李牧生平战绩,再想起自己今日所读兵书,赵嘉当即驻足,双目凝视着喻竹。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李牧此人,既能藏于九地,亦可动于九天。”

“天下虽大,良将虽众,善战者亦如过江之鲫,然能与之相媲美者,却寥寥无几。”

听到这里,喻竹俏脸也变得严肃起来。

她虽然看不到李牧哪里出色,只是出于对公子的信任,喻竹仍然接受了现实。

“李牧既然如此有才华,定要让公子与其打好关系才行。”

喻竹乌黑的眼珠乱转,心中已经打起了小九九,想着如何帮助公子拉拢李牧。

赵嘉所住位置,距离驿馆并不算远。

两人不急不缓朝着家中赶去,路上还能看到不少勋贵结伴而行,显然国宴已经结束。

没过多久,两人就已经来到了门口。

“见过公子!”

门口四个护卫,看到赵嘉过来以后,急忙上前行礼。

赵嘉虽不受自己父亲待见,终究乃宗室子弟,更是赵王嫡长孙。

如此身份,纵然独自搬到小院居住,宗室也会派遣高手作其护卫。

门口四人,就是宗室自小培养的武士,不仅武艺高强,而且绝对忠于王室。

“诸位辛苦了。”

赵嘉颔首回礼。

他态度十分温和,哪怕面对这些没有太多感情的死士,赵嘉也会以礼相待。

四人虽没有回话,只是脸上略微柔和的表情,也能看出他们心中的愉悦。

“赵嘉,今日王父大寿,宗室子弟几乎全都过去为王父贺寿,汝为何不去?”

就在赵嘉准备进门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挑衅意味十足的声音。

他转过头去,看着年仅十六岁的赵迁,带着十几人走了过来,脸色微沉。

赵迁,乃骊姬所生儿子,也是赵嘉便宜弟弟。

这些年赵嘉备受打压,不仅有骊姬缘故,还有这个受宠的纨绔弟弟从中作梗。

对于这个便宜弟弟,赵嘉心中十分厌烦,也非常瞧不起对方。

他只是冷冷看了看赵迁,目光就转向了其身后十几人,眼睛微微眯起。

那些人,除了七八个赵迁的狐朋狗友以外,余者皆为新面孔勋贵子弟。

很显然,这些勋贵子弟,都是赵迁此次参加国宴,所结交下来的朋友。

当然,这些人与赵迁,此时也都只是泛泛之交。

或许要再过段时间,他们才能成为赵迁的狐朋狗友,也将成为赵迁日后坚实的后盾。

别看这些勋贵子弟,如今没有什么实权。

只是他们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代表了自己家族,可能会成为赵迁日后有力的支持者。

喻竹向来护着赵嘉,希望自家公子能够找到机会,腾飞九霄。

只不过。

骊姬与赵迁屡次从中作梗,导致赵嘉错过了很多机会。

她本来就因公子未能参加国宴,心中憋了口气,看到赵迁还跑来说风凉话,小脸当即涨得通红。

喻竹走上前去,有些愤怒的说道:“公子为何没去赴宴,迁公子难道不清楚?”

“莫要以为如此,便能压制嘉公子。”

“嘉公子文武兼备,不像你只会遛狗斗鸡,日后若有机遇,定能腾飞九霄!”

赵迁闻言,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他虽是纨绔,却也不想被别人这么说,更不想听到有人说自己比不上赵嘉。

眼看区区侍女,也敢呵斥自己,出言为赵嘉辩驳,赵迁脸上当即闪过些许狠色。

赵嘉虽不受宠,终究乃是王长孙。

就连赵迁与骊姬,除了打压冷落赵嘉以外,也不敢拿对方如何。

宗室律例,毕竟摆在这里,谁都不敢触犯。

不过眼前这位侍女,赵迁却认为,自己能够任意揉捏。

“啪!”

赵迁眼中闪过狠色,忽然上前两步挥出右手,狠狠扇了喻竹一个耳光。

赵迁此举,不仅是为了泄愤。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为了在那些新跟随的勋贵子弟面前,彰显自身威风。

只要让他们知道,自己能够任意欺辱赵嘉,想必那些人也会做出正确抉择。

喻竹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赵迁扇的摔倒在地,左脸出现五个嫣红的手指印。

“喻竹。”

赵嘉又惊又怒,急忙上前扶起喻竹。

他完全没想到。

赵迁居然已经狂妄到这个地步,敢在自己家门口,当众扇喻竹耳光。

原本,赵嘉虽备受骊姬与赵迁打压,却也懒得与他们计较。

因为在赵嘉眼中,骊姬不过一介娼妓,赵嘉亦是纨绔罢了,根本不足为虑。

只是现在,喻竹当众被打,赵迁显然已经真正惹恼了赵嘉。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

这些年来,赵嘉和喻竹二人相依为命,两人之间感情十分复杂。

在赵嘉眼中,喻竹既像是自己保姆,又像是自己妹妹,更像是自己恋人。

如此复杂的感情,早就让赵嘉把喻竹,当成了自己唯一亲人。

如今喻竹受辱,赵嘉岂会干休?

“公子。”

喻竹被扶起来,捂着自己疼痛的左脸,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啦啦流了下来。

说到底,哪怕喻竹十分懂事,替赵嘉将府内所有事情,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终究,她还只是一位十六岁少女。

遇到这种事情,喻竹感到心中委屈、愤怒,却碍于身份缘故,只得默默流泪。

“没事,有我在。”

强忍住心中愤怒,赵嘉温柔的喻竹擦掉眼泪,而后拿开她的芊芊玉手,轻轻抚摸着那红肿的左脸。

随后,赵嘉转身。

他脸上的温柔消失无踪,继而变得冷若冰霜,双目宛若饿狼般盯着赵迁。

被赵嘉眼神逼视,赵迁顿时感觉心中有些发慌。

不过很快,他就因为自己的慌乱,而产生了羞辱感,脸上再次露出跋扈之色。

赵迁先是恶狠狠的盯着喻竹,而后对着身后狐朋狗友道:“我与兄长谈论,这个贱婢居然敢上前插话。”

“如此不通礼仪之贱婢,该不该打?”

赵迁的七八个狐朋狗友,闻言尽皆起哄道:“如此贱婢,迁公子打得好。”

有位斗鸡眼说道:“若是换做我,看到这么不知尊卑的东西,直接打杀便是。”

“迁公子仁慈,打她一个耳光,她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又有一位胖子附和道:“是极,是极。”

“今日遇到仁慈的迁公子,只是被打了耳光,若他日遇到脾气差点的主人,说不定就直接打杀了。”

赵迁闻言,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大笑道:“看来,还是我救了这贱婢一命啊。”

众皆哄笑。

唯有那些新跟随赵迁的勋贵,此时却是冷眼旁观,想要看看赵嘉如何应对。

他们和赵迁混在一起,也不过是在考察罢了。

假如赵迁能够压住赵嘉,待赵偃继位以后,赵迁才有可能是太子。

如果赵迁压制不住赵嘉,赵迁未必值得投资。

门口四名护卫,见状眼中却是闪过担忧之色,却也不好插手。

这是两位王孙间的争斗,只要不危及到赵嘉性命,这些护卫也没有权利插手。

听着赵迁那些狐朋狗友的起哄,喻竹越发感觉委屈,眼泪宛若断线风筝般,哗啦啦落下。

只是她紧咬嘴唇,此时却也不敢反驳。

这个时候,奴隶制度尚未完全废除,在许多勋贵家中,仆人与奴隶无异。

奴隶纵然被主人杀了,也不会有太大事情。

从这方面来讲,那些人方才出言嘲讽的内容,倒也并非全是无稽之谈。

赵嘉见状,脸色却是越来越冷。

他迈步走到斗鸡眼身边,而后闪电般出手,一个巴掌狠狠甩了过去。

“啪!”

响亮的巴掌声,让嘈杂的人群为之一静。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盯着赵嘉,就连正在流泪的喻竹,也是惊骇的张大了嘴巴。

赵迁敢打喻竹,那是因为喻竹身份乃婢女,纵然被打也只能忍着。

那个斗鸡眼虽不是什么好人,终究乃勋贵子弟,赵嘉此举就显得有些冒失了。

对方真要追究起来,纵然赵嘉是王长孙,恐怕亦会受到责罚。

一时间,喻竹因为担忧、恐惧,居然止住了眼泪。

那些刚刚跟随赵迁,还在冷眼旁观的勋贵子弟,此时也都眉头大皱。

推荐阅读:

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线了 重生:从大食堂开始 典藏玫瑰[先婚后爱] 柯南之猜猜我是谁 叮当,推文时间到! 末世大佬穿书后,专治霸总的病 逃不掉!被阴郁反派病态圈占诱宠 美食修仙纪事 女扮男装后被死敌暗恋 我绝症后精神多了 造一个完美洪荒 深山有鬼 二师兄的梗是认真的 爱谁谁 伏圣图 精灵决斗之百倍增益 快穿之骚年去污指南 从超神开始:全都是我聊天群 都市之一亿头魔神降临 我的武功自创了聊天群! 带着物资穿到年代搞事业 七十古稀,觉醒每日整活系统 极道:我以肉身横推世界 大明莽夫 我的老婆是大领主 人在棺材,被向往曝光了! 异世界生活从隐藏实力开始 然后是师尊 贼婿 驱灵师之相思难医 我让斗罗的人相信光 最强医妃:邪王,太狂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