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长幼尊卑

耳光落下,石破天惊。

“啪!”

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赵嘉却是忽然转身,对着胖子也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赵迁剩余那些狐朋狗友,全部心中大骇,急忙与赵嘉拉开了距离。

“赵嘉,我等乃贵族子弟,汝焉敢辱我!”

斗鸡眼恼怒异常,对着赵嘉厉声呵斥。

赵嘉转身盯着斗鸡眼,有些惊讶的说道:“咦,你是贵族子么?”

“我看你对赵迁宛若家中仆人,极尽卑躬屈膝、阿谀奉承,难道是我看错了?”

赵嘉此言,明摆着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斗鸡眼只感觉热血上涌,指着赵嘉怒道:“赵嘉,你莫要欺人太甚!”

“就算告到王上那里,赵嘉你也逃不了责罚。”

赵嘉继续装糊涂,道:“若你果真乃贵族子弟,方才倒是某错了,特此向你赔罪。”

言毕,赵嘉还真的向对方躬身行礼。

随后,赵嘉还将自己左脸伸了过去,道:“你若还不解气,只管打回来便是,赵嘉绝无怨言。”

斗鸡眼闻言,差点没有背过气,直接晕倒。

虽说赵嘉有错在先,但对方摆明着耍赖,装作把自己错认成仆人。

从唯心角度上来讲,赵嘉出手教训仆人,并不算错。

最重要的是,当斗鸡眼亮明身份以后,赵嘉没有继续纠缠,反而主动认错。

赵嘉这种行为,纵然事情真的闹大,斗鸡眼也只能吃个暗亏。

当然,纵然斗鸡眼恼怒异常,纵然赵嘉将左脸伸过来,他也不敢真打下去。

赵嘉毕竟乃王长孙,若被别人当众打脸,丢的就是整个王室的脸面。

此时,斗鸡眼可谓是进退维谷,只能恨恨望着赵嘉,眼中几乎能够喷出火来。

眼看斗鸡眼不敢打自己,赵嘉不由心中暗自冷笑。

他直起身子,转头看着那个胖子,亦是故作惊讶道:“看你穿着,莫非也是贵族子弟?”

胖子虽咬牙切齿,可是有了斗鸡眼这个前车之鉴,也不好自取其辱。

胖子冷哼道:“嘉公子看到过哪个仆役,穿的像我一样?”

赵嘉面露笑容,转手指着喻竹道:“我的侍女,仅看穿着也像是贵族子弟啊。”

胖子无言。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在了赵迁身上。

赵迁此来,本是为了立威,好收拢那些新结交的勋贵子弟之心。

却没想到,赵迁打了赵嘉侍女,赵嘉反手就打了赵迁两个跟班。

最为重要的是,这两个跟班还是贵族子弟。

假如赵迁不讨个说法,今日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必将颜面扫地。

赵迁强压住怒气,指着喻竹喝道:“那个女人只是一个贱婢,如何能穿这等衣服。”

“来人,将这个不知尊卑的东西,衣服统统扒掉。”

赵迁这次发了狠。

赵嘉不是打了自己小弟么,那么就要让对方侍女受尽凌辱。

唯有如此,赵迁才能挽回颜面。

按照礼记,喻竹身为婢女,的确不能穿贵族的锦服,否则就是违制。

当然,若有主人器重仆人,赏赐锦服令其穿戴,一般来讲也不会有人追究。

只不过,赵迁今日本来就为了找事,自然要追究到底。

喻竹闻言,当即吓得花容失色,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若真被人当众扒掉衣服,对于女孩子而言,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随着赵迁话音落下,斗鸡眼与胖子当即面露狠色,就要上前捉拿喻竹。

赵嘉身份尊贵,不能拿他如何。

然而只要羞辱了喻竹,两人也就是变相报了仇,所以才这么主动。

“锵!”

就在下一刻,赵嘉却是挡在了二人前面。

腰中佩剑半出鞘,剑身闪烁着寒光,赵嘉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喻竹可是我纳的小妾,你们想如何?”

赵嘉此言落下,再次让众人变得无所适从。

纳侍女为小妾,在勋贵圈子中极其常见,真要如此,喻竹也有资格身穿锦服。

纵然斗鸡眼与胖子恼怒异常,也不敢对王长孙小妾下手。

本来惊慌失措的喻竹,闻言俏脸却是羞得通红,垂着脑袋有些不敢见人。

赵迁亦是目瞪口呆,却也不知道后面该如何找回颜面。

赵嘉逼退了斗鸡眼与胖子,转头看着赵迁,眼中却是闪过寒芒。

以前,他不愿与骊姬和赵迁计较。

赵嘉觉得,只要自己努力读书、习武,待日后展露出价值以后,自然会在王室拥有一席之地。

只是今日,赵迁已经触到了自己逆鳞。

“我不仅要赵迁颜面尽失,还要让他付出足够代价,替喻竹出气。”

念及于此,赵嘉收剑回鞘,迈步朝着赵迁走去。

看着赵嘉向自己走来,赵迁心中有些发虚,身体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很快,他就发觉自己这样不妥。

赵迁当即打起精神顿住脚步,眼睁睁看着赵嘉来到自己面前。

赵嘉俯身,两人几乎脸贴着脸。

赵嘉以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轻声对着赵迁说道:“以前,我不愿与你还有那个娼妓计较。”

“但是今日,你有些欺人太甚,我赵嘉岂会善罢甘休。”

“你这废物,回去告诉你那娼妓出身的阿母,以后最好不要惹到我赵嘉头上。”

言毕,赵嘉急忙退后两步。

他环顾四周,而后盯着赵迁故作诚恳的说道:“今日之事都是误会,你我二人毕竟乃是兄弟,迁弟不妨随我回家一叙。”

“我让喻竹备上酒菜,好好招待与你。”

赵嘉此举,让所有人都有些发蒙。

他们想不明白,方才还势如水火的两兄弟,此时为何忽然变了。

“你这死了阿母,没人养、没人疼的混账东西,我赵迁今日与你不死不休!”

对于赵迁而言,自己生母娼妓的出身,绝对是莫大耻辱。

无论任何人,只要在赵迁面前提到骊姬以前身份,都会惹得赵迁失去理智。

以赵迁如今身份地位,再加上太子赵偃的疼爱,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提到骊姬以前的身份了。

现如今,赵嘉居然敢当着自己面,将结了痂的伤疤狠狠戳开。

此时赵迁,都快要失去了理智。

赵迁也顾不得太多,直接拔出腰中佩剑,就朝着赵嘉胸口刺去。

赵嘉嘴角却露出些许笑意,似乎对赵迁的举动早有预料。

宗室弟子之间相互争斗,只要一方占据道理,哪怕弄出事端,也怡然不惧。

赵嘉那么做,就是为了激怒赵迁,好让自己占据道德制高点。

很显然,赵嘉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锵!”

面对赵迁直刺而来的长剑,赵嘉丝毫不惧,闪电般拔出佩剑,轻而易举将赵迁手中剑击落。

赵嘉眼中故意露出惊惧之色,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如此演技,假如到了后世,说不得就能拿个奥斯卡小金人。

赵嘉厉声喝道:“赵迁,吾乃汝之兄长,汝却当众拔剑欲杀我,是何道理!”

赵迁双目泛红,头脑已经被愤怒冲昏。

哪怕佩剑被击落,赵迁仍然悍不畏死的扑了过来,想要对赵嘉拳打脚踢。

“啪!”

然而赵嘉多年习武,赵迁这个纨绔子弟,如何能够近身?

赵嘉也收了佩剑,右手猛然挥出,狠狠朝着赵迁脸上打去。

赵嘉力气何其大。

赵迁被打中,瘦弱的身体顿时被抽飞,狠狠摔落在地上。

他的脸上,已经留下了一个嫣红的巴掌印。

这个巴掌,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哪怕那些赵迁的狐朋狗友,此时也都畏惧的看着赵嘉。

赵迁也被巴掌打醒,直到此时才想明白,自己被赵嘉算计了。

“好你个赵迁,身为王孙却不知礼仪,不懂尊卑,更是当众意图弑兄。”

“继母出身不好,未能好好教育与你。”

“某既然为汝兄长,长兄为父,自当让汝知晓,何为礼仪,何为尊卑!”

赵嘉得理不饶人,言毕当即大步上前,朝着赵迁走去。

“啪!”

他将赵迁从地上提起,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这个巴掌,是告诉你身为王孙,遇事不可急躁,当知礼仪、晓进退,以德服人,好彰显我王室威严。”

“啪!”

刚刚说完,赵嘉再次甩出一个巴掌,赵迁另一张脸上,也留下了嫣红的巴掌印。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身为弟弟,当知晓尊卑,懂得尊敬兄长。”

先后三个巴掌下来,赵迁脸都红肿起来。

强烈的愤恨以及羞辱感,差点让赵迁晕厥过去。

他极力挣扎,奈何向来纨绔的赵迁,如何能逃脱终日习武的赵嘉之手。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赵迁神情已经有些恍惚,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恨意滔天。

守在门口的四个护卫,此时再看向赵嘉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

他们本以为,嘉公子待人温文尔雅,却缺少血性、狠厉,难成大事。

今日观之,他们才深刻的了解到,赵嘉并非缺少血腥,而是真正的顶级猎人。

他要么蛰伏不动,动必雷霆万钧,一击致命。

赵迁今日被当众打成这般模样,已经颜面扫地,以后恐怕还会成为邯郸笑柄。

最重要的是,赵嘉还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赵嘉靠近赵迁的时候,说了一些激怒对方的话。

只是众人却没听到,反而看到赵迁要拔剑杀赵嘉。

纵然赵迁受宠,这顿打也只能白挨。

那些新跟随赵迁的勋贵子弟,恐怕也会弃他而去,反而对赵嘉刮目相待。

今日过后,赵嘉这个备受冷落的王长孙,也必然名传邯郸。

推荐阅读:

死神之独行 契约情深:陆少的替身情人 七十年代极品男 网游之攻防无敌 怪谈笔记 佛系旅行:挑战环游全球 失忆后霸总老公精分了 综视:正妻钟小艾,打造郭氏王朝 明日方舟里的带源石虫黄诚 悠然神农 军嫂逆袭攻略 网游之战斗在美女工作室 长生65000000年 玉凰 重生后我靠直播算命当团宠 我可能并不是主角 妾乃蛮夷 从贪吃蛇到吞天蟒 救命呀,我被困在火星啦 重生之轧钢厂风云 海上升明帝 魔法少女之逐渐黑化物语 真君请息怒 重生后,前夫哭晕在火葬场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我真的还是人 在修仙世界里种田 黑科技软件帝国 我的身体是神器 七重原罪 全民:无限融合,我成为至高神!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