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燕国使臣

王宫。

廉颇身着戎装,朝着赵孝成王恭敬行礼。

赵孝成王,原本也算是位野心勃勃的雄主,然而长平大败以后,却一蹶不振。

如今五十多岁的赵孝成王,看起来却显得无比沧桑。

“燕国使臣要在邯郸滞留几日,王上可曾想好,派遣何人前去接待燕国使臣?”

廉颇行礼毕,单刀直入的询问。

赵王闻言,却是面露犹疑之色。

燕国势大,纵然对赵国虎视眈眈,赵国也不能怠慢燕国使者。

这也就注定了,要派出足够有分量之人,才有资格招待燕国使者。

然而,燕国使者来者不善,赵王自然也有所察觉。

故此,招待燕国使者之人,不仅要能说会道,还要能够压制住对方气势才行。

如此算来,除了几个朝廷重臣,倒也很难找出这等人才。

只不过,朝中重臣都有要务,也不可能陪同燕国使臣数日。

沉吟半晌,赵王忽然说道:“太子偃这些年越发沉稳,身份也足够,要不就派他前去接待燕国使臣吧。”

廉颇闻言,心中却极度不屑。

太子偃在赵王面前,自然装得沉稳懂事,不过私下风评却极差。

不说其他,单是迎娶娼妓,并且将其立为正妻,都非常惹人诟病。

要知道,赵偃身为赵国太子,日后有极大可能继承王位,正妻也就是一国之母。

让娼妓担任国母,岂不让整个赵国蒙羞?

更何况,廉颇素来看好赵嘉,认为赵嘉日后能够带领赵国走向强盛。

可惜的是,赵偃却宠溺那个娼妓以及娼妓之子,对赵嘉这个嫡长子万般冷落。

再加上,赵偃的确文不成武不就。

于公于私,廉颇对太子赵偃都极为不喜,这才屡次拒绝赵偃的示好。

深吸口气,廉颇说道:“太子偃虽沉稳,然此次燕国使臣乃燕相栗腹。”

“栗腹以齐人身份权倾燕国,其心机深沉,老于世故,极难应付。”

“如此人物,太子偃未必能够压住对方气势,说不得还会适得其反。”

赵王闻言,眉头大皱,显然有些不高兴。

廉颇虽然说得隐晦,赵王终究还是听明白了,廉颇是在变相贬低自己儿子赵偃。

虽然赵偃的确才能不显,终究是赵王独子,平常也十分乖巧。

赵王心中不愉,奈何廉颇功勋卓著。

赵王也不好过多责备,只是有些不快的说道:“既如此,那么廉卿以为,何人能担此重任?”

廉颇性格耿直,没有在意赵王情绪的变化,说道:“王长孙赵嘉,能文能武,胆识过人,足以担此重任。”

“你说嘉儿?”

听到廉颇举荐自己孙子,赵王脸色这才略微有些舒缓。

假如廉颇推荐其余宗室子弟,那就代表廉颇认为,赵王后代比不上其余支脉,赵王肯定心中不喜。

赵嘉虽然是赵王孙子辈,这些年赵王对他也不太上心,双方终究血浓于水,割舍不断。

廉颇推荐赵嘉,总好过推荐别人。

赵王沉吟半晌,说道:“这些年来,寡人只知道嘉儿随宗室子弟学习,究竟如何,想必廉卿比寡人更清楚。”

“不过,我还是要考校他一番。”

廉颇闻言大喜,道:“自当如此。”

却说赵嘉离开上将军府以后,就在心中暗自感叹: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他本来还想着,请求廉颇帮忙举荐,让自己步入朝堂。

不曾想,赵嘉还没开口,机会就已经来了。

“也不知道,王父会不会让我前去招待燕国使臣。”

赵嘉返回庭院,拿起兵书翻阅,却因为心中有事,无论如何也读不进去。

无奈之下,赵嘉索性放下兵书,拔出佩剑在院内舞剑。

“公子,王上召见!”

赵嘉正舞得兴起,喻竹却是冲了进来,俏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锵!”

收剑入鞘,赵嘉略微有些喘息,不过眼睛却十分明亮。

却说赵嘉得到召见,很快就进入王宫,在宦官的带领下来到内殿门口等候。

“大王,嘉公子来了。”

宦官进入内殿,看着正在伏案处理政务的赵王,轻声提醒。

“哦?”

听到赵嘉过来,赵王抬起了脑袋,眼中闪过疲惫之色。

“让他进来吧。”

脚步声缓缓传来,赵嘉没过多久,便已经来到了赵王身前。

“孙儿拜见王父!”

看着陌生而又熟悉的赵王,赵嘉内心五味杂陈,却仍旧恭恭敬敬的行礼。

五十多岁的赵王,双鬓已经有了斑斑白发。

他抬头看着年轻的赵嘉,从头到尾细细打量过后,神情却是有些恍惚。

“免礼。”

不过很快,赵王就收拾好了心情。

“寡人听上将军说,这些年你读书习武都有不小成就,可是如此?”

赵嘉垂首答曰:“与王父相比,孙儿只是略懂皮毛,永远只能抬头仰望耳。”

被自己孙子拍马屁,赵王感到十分高兴,脸上的褶皱都舒展了几分。

“你这孩子,倒也谦逊。”

“本来寡人还想好好考校与你,不过寡人相信上将军眼光。”

“如今邯郸城内有诸侯使团,就由你前去招待燕国使者吧,也好长长见识。”

不过紧接着,赵王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他沉声说道:“最近燕国国内军队、辎重调动频繁,恐有觊觎我赵国之心。”

“燕国使团,虽名义上是前来为寡人祝寿,恐怕来者不善。”

“汝当切记,此次招待燕国使臣,既不可失了礼仪,更不可辱我国威!”

“汝能否做到?”

赵嘉心中凛然,沉声喝道:“谨诺!”

赵嘉知道,这次任务十分艰巨。

不过他也深知,只要自己能够抓住这次机会,说不得就能趁势而起。

唯有掌控话语权,才有可能改变自己以及赵国命运。

想起了未来战神李牧,赵嘉心中微动,躬身道:“孙儿斗胆,向王父索要一人,随我前去接待燕国使者。”

赵王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道:“何人?”

赵嘉答曰:“李牧。”

赵王听到李牧这个名字,脸色当即有些不好看。

李牧胆小惧战的做法,让赵王心中非常不满,若非考虑到对方驻守边塞数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赵王恐怕早就要下诏责罚了。

如今将李牧扔在驿馆,就是为了好生打磨对方性子。

“那李牧贪生怕死、胆小惧战,令其随汝前去接待燕国使臣,岂不辱我国体?”

赵王有些不悦。

赵嘉却坚持道:“孙儿年少无知,鲁莽冲动,也未曾经历过什么大场面。”

“那李牧虽胆小畏战,这些年终究驻守北疆,见多识广,沉稳内敛。”

“让李牧随行,正好与孙儿互补,还请王父成全!”

赵王思量半晌,觉得赵嘉所言并非全无道理,终究还是应承了下来。

邯郸城内,赵嘉、李牧带领数十甲士,陪同燕国使臣四处走动。

李牧没想到,自己被冷落数日以后,不仅没有受到责罚,反而被指派了任务。

只要没被赵王彻底冷落,李牧就有再度崛起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牧不由将目光放在了赵嘉身上。

他知道,自己此次能够前来招待燕国使臣,多半是嘉公子从中出力。

众人在邯郸城内闲逛,燕国使臣四处查看。

栗腹等燕国使者,看着街道上多为老人、妇女、孩童,以及不满二十岁的青年。

他们目光交织,眼中都有光芒闪动。

栗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真没想到,过去了数年时间,赵国仍旧未能恢复过来。”

“看这满城妇女,想必许多都没了丈夫吧。”

“若赵国妇人寻不到男人,不妨前往燕国,我大燕男子不仅众多,而且无比雄壮。”

“哈哈哈哈!”

其余燕国使者闻言,全都大笑起来,笑声有些肆无忌惮。

或许赵国以前很强。

只是经历过长平之战大败,以及数年邯郸保卫战以后,赵国成年男子几乎伤亡殆尽,国力大衰。

反观燕国,前不久刚刚开疆拓土,正是春风得意之际,这才敢如此放肆。

站在赵嘉身后的李牧,闻言当即大怒,手握剑柄就准备发作。

跟在李牧身后的赵国士卒,也都各个怒发冲冠。

赵嘉急忙示意李牧不要妄动,而后若有所指的问道:“听说先生乃是齐人?”

栗腹脸色微变,而后沉声说道:“正是。”

赵嘉面含笑意,继续说道:“某听闻,先生曾于稷下学宫求学,不知然否?”

仿佛想起了当初美好的时光,栗腹缅怀了半晌,这才叹道:“曾经群贤汇聚的稷下学宫,可惜早就物是人非啊。”

乐毅率五国军队攻齐,连下七十二城。

齐王被杀以后,齐国只剩下莒和即墨两座城池,几乎已经宣告亡国。

燕军围困即墨,城中推举田单为将,死守五年拖到燕昭王逝世,田单才用反间计让乐毅被废除职位,出逃至赵国。

之后田单以火牛阵大破燕军,虽成功收复失地,却再也无力争夺天下。

此时的齐国,早不复往日强盛。

栗腹虽在燕国为官,终究乃是齐人,想起了齐国所经历的兴衰,脸上也满是怅然之色。

赵嘉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嘉愚钝,有一事想询问先生。”

栗腹虽然有种不祥预感,终究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但问不妨。”

赵嘉叹道:“昔日齐国何等强大,奈何为燕国所破,以致沦落到此等境地。”

“先生既为齐人,为何不思兴复齐国,反而前往齐之世仇燕国为官,并且口口声声自称燕人?”

“长平之战赵国虽败,然赵国稚童、妇人尽皆心向赵国,登上城墙拼死抵抗,这才击退秦国军队。”

“我观先生饱读经书,难道尚不及赵国稚童、妇人,弃本国而转投敌国乎?”

赵嘉话音落下,街道上空气都仿佛变得凝滞起来。

栗腹脸色铁青。

其余燕国使者也都神,情不自然。

唯有李牧以及赵国士卒,却都转怒为喜,满脸鄙夷的看着栗腹。

推荐阅读:

恶毒女配是个娇气包 魔王禁书库 明月应怜我 斗罗之最强辅助系战魂师 大反派的明月光 我的悠闲种田生活 花光白富美的小金库,投资小可怜 缔造最强职业 鬼楼魅影 我能看见正确姿势 无限动漫游 天价缠绵,绑架总裁生宝宝 万物皆可自定义 窥欲 斗帝神话 无限夺取 我来自玛法大陆 等待外星人 校园王者 追梦的时代 漫威世界的宝可梦训练家 灵感证道 重生三国之群英 毒后倾天下 异域修神榜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兵爷来了 大迷航时代 我真的不想当大反派 蒸汽时代的美食家 霸道乡医 我创造的真实游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