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敢战否

“燕人欺我赵国长平大败,男子伤亡殆尽,彼之国内恐怕已经蠢蠢欲动。”

赵嘉眼神微微眯起。

到了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燕国使团来者不善了。

赵嘉方才察言观色。

他看到燕人见赵国男人稀少,脸上都隐晦露出些许喜色。

燕国使团与其说是前来为赵王贺寿,倒不如说是为了刺探军情,查看赵国虚实。

“若此时示敌以弱,燕人定以为我赵国可欺,倒不如强势一些,迷惑对方。”

赵嘉暗自想到。

也正是因为有这种考虑,他才会反讽燕国相国栗腹。

空气仿佛凝固。

燕国使臣尽皆盯着赵嘉,目光不善。

赵嘉方才之言,不仅在讽刺栗腹,更是在挑拨栗腹与燕国之间的关系。

栗腹可不是寻常人,其如今贵为燕国相国,正被燕王器重。

这等燕国重臣出使赵国,若仅仅为了给赵王贺寿,恐怕无人相信。

“此人心思深沉,又刚刚以齐人身份成为燕之相国,必然会被燕人排挤,唯有立下不世大功,才能让燕国文武折服。”

“如今栗腹探查到我赵国男子稀少,若放任其回到燕国,为了建功立业,彼定然力劝燕王出兵攻赵。”

念及于此,赵嘉心中当即涌现出杀机。

经过短暂安静,栗腹却是洒然一笑,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卫鞅乃卫人,却效力于秦国,变法强秦,使秦国国力凌驾诸国之上。”

“张仪乃魏人,却助秦连横,屡次戏耍魏国。”

“纵观诸国名将、名相,多有不在本国效力者,与诸位大贤相比,栗某所行似乎并无不妥。”

栗腹果然不愧是燕国相国,哪怕被赵嘉挤兑,仍旧不动声色,应对自如。

赵嘉眼睛微微眯起,倒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

栗腹所言本就乃实情。

许多满腹才学之人,在本国得不到重用,反而在他国大放异彩。

栗腹自己虽简单带过,不做计较。

跟在栗腹身旁那员燕将,却是沉声喝道:“赵国长平大败,男子几乎死伤殆尽,如今邯郸城内,除了老弱妇孺,成年男子又有几何?”

“若秦国来犯,赵以何挡之!”

赵嘉看着街上行人被吸引,纷纷驻足对着那员燕将怒目而视,不由眼神微凝。

“果然来者不善。”

眼中闪过冷光,赵嘉沉声道:“赵人不屈,自然不惧秦国,无需贵使担心。”

赵嘉声音,明显有些生硬。

不曾想,那员燕将大笑起来,待吸引到更多赵人注意以后,才张口说话。

“嘉公子与赵国自然不必担心。”

“燕王雄才伟略,前不久派兵大破胡人,拓地千里,国富兵强。”

“只要赵国割地百里献于我王,哪怕秦人举国来犯,我王亦会发兵来援,相助赵国拒敌于国门之外。”

那员燕将声音很大,附近又是邯郸繁华街道,赵人听到对方言论,当即怒发冲冠。

不仅是附近赵人,李牧以及身后赵国甲士,也都手握剑柄,双目几乎能够喷火。

长平之战大败,秦国以及战死的赵人,都是所有赵人心中之痛。

燕国使臣先是揭人伤疤,而后更当众索要百里之地,显然以为赵国无男丁,软弱可欺。

“锵!”

就在此时,赵嘉猛然拔剑,剑尖直指那员燕将。

“锵锵锵!”

李牧以及身后赵国士卒,早就憋了满腔怒火,见赵嘉拔剑,几乎下意识拔出佩剑,将燕国使团围了起来。

附近那些赵人,亦是纷纷上前,对着赵国使团虎视眈眈。

栗腹见状心中大惊,其余燕国使者亦是有些失态。

他们本以为赵国羸弱,不敢轻易得罪燕国使者,却没想眼前这人居然如此蛮干。

“锵!”

那员燕将亦是拔剑,有些色厉内荏的喝道:“我等乃燕国使臣,尔等欲何为?”

赵嘉面沉如水,沉声喝道:“可敢一战!”

燕将闻言,却是有些疑惑的说道:“嘉公子此言何意?”

赵嘉厉声道:“九年前赵国大败,战死者不计其数,那时赵嘉不过八岁稚童。”

“现如今,我赵嘉十七岁。”

“汝见我赵国九年前伤亡惨重,就以为赵国如今无人可用乎?”

说到这里,赵嘉环顾围观众人,厉声道:“今日我就告诉尔等,赵人不屈,面对国难,哪怕稚童亦可迎战。”

“我赵嘉乃王长孙,已经十七岁,当为赵国战。”

“汝既为燕国沙场宿将,敢与某战否!”

赵嘉声如巨雷,掷地有声,纵然身形有些单薄,此时却也显得极其高大。

“嘉公子威武!”

“赵人不可欺!”

“某虽为稚子,亦可奔赴国难!”

“我等当奋死,赵国不可欺!”

“当为赵国战!”

本来义愤填膺的围观赵人,听到赵嘉之言,热血顷刻被点燃,全都厉声疾呼。

这些年,赵人压抑了太久,憋了满腔仇恨。

纵然四面受敌,他们却依然顽强不屈。

莫说是区区燕国,纵然秦国来犯,赵人亦无所畏惧,只想酣畅淋漓的复仇。

故此,众人听到赵嘉慷慨之言,全都被引起了共鸣。

李牧身后那些赵国士卒,此时也都崇敬的看着赵嘉,脸色振奋。

唯有李牧,看着身体单薄的赵嘉,心中闪过些许忧虑。

面对赵嘉的步步紧逼,燕将却是有些不知所措,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栗腹身上。

栗腹看着汹涌澎湃的赵人,面露凝重之色。

感受到燕将求助的眼神以后,他当即收拾心情,笑道:“既然嘉公子想要讨教,我等自然不好推脱。”

“只是嘉公子太过年轻,身体也比较单薄,刀剑无眼,只恐比试过程中会伤到嘉公子。”

“既如此,某愿替嘉公子领略贵使武艺!”

李牧闻言,却是踏步上前,沉声喝道。

栗腹打量着李牧,见此人身材高大壮实,太阳穴高高隆起,身上更是隐隐散发凛然气势,不由眉头微凝。

燕赵之地,多出豪杰。

栗腹身为燕相,不知见识过多少燕国猛将,

他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位赵将,其凶悍程度绝对恐怖,纵然比起燕国最凶悍的壮士,犹有过之。

燕将虽然久经沙场,可比起眼前这名赵将,恐怕仍旧有所不如。

栗腹正在思索应对之策,却是听到了赵嘉的声音。

“李牧将军且退下。”

“既然是我发起的挑战,自当由我承担。”

“可是……”

李牧面露迟疑之色。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嘉打断:“李牧将军,请相信我!”

言毕,赵嘉双目死死盯着燕将,再次沉声喝道:“敢战否?”

被黄口小儿屡次逼战,燕将心中也是恼怒异常。

奈何相国栗腹没有发话,他纵然心中恼怒,却也不敢贸然应战。

栗腹眼睛微微眯起。

思量半晌过后,他才沉声说道:“既然嘉公子盛情邀约,汝应战便是。”

“不过切记,嘉公子乃赵王长孙,比试过程点到即止,不可伤了公子。”

赵嘉也懒得逞口舌之利。

他双目死死盯着燕将,喝道:“马战还是步战?”

燕将冷笑道:“若是马战,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若不慎摔落下马,伤了阁下某亦不好交代。”

“依我看,还是步战吧。”

见燕将如此小觑赵嘉,李牧以及赵国士卒尽皆大怒,眼神不善的盯着对方。

赵嘉却不气恼,只是沉声道:“既如此,那便马战。”

“尔等,随我前去校场!”

赵嘉的倔强,出乎所有人预料。

哪怕是李牧,此时亦眉头微皱,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马战不比其他,不仅要有精湛的骑术,还要有强悍的身体素质。

会骑马与会骑马作战,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培养一个步卒,或许花费不了多长时间,然而培养一名骑兵,却要耗时许久。

赵嘉身体看起来有些单薄,且太过年轻,马战这种需要经验的战斗,很难胜任。

只是赵嘉态度坚决,李牧虽然心中忧虑,却也不好再劝。

燕国使者欺辱赵国无人,以及王长孙赵嘉挑战燕将的消息,在有心人推动下,很快于邯郸城内传开。

甚至,就连赵王都被惊动。

王宫内,赵王询问廉颇:“嘉儿能胜否?”

廉颇自信道:“嘉公子虽只有十七岁,却武艺出众。”

“且嘉公子性子沉稳,若非有十足把握,绝不会如此冒昧发起挑战。”

赵王闻言,这才舒了口气。

许多达官贵人,甚至是邯郸城内百姓,也都纷纷朝着校场赶去,想要观看比斗。

只是校场乃军事重地,莫说那些普通百姓,就连达官贵人,也很难入内。

不过很快,赵王就下达诏令,允许部分百姓进入校场观战。

这个消息,却让许多人心中暗自忧虑。

若只私下比斗,纵然赵嘉败给燕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假如允许百姓观战,赵嘉再败给燕将的话,整个赵国也会跟着蒙羞。

“嘉公子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是燕将对手,大王此举有失考量啊。”

某些思虑长远者得到消息,皆扼腕叹息。

推荐阅读:

都督他宠妻无度 父慈子孝,除了上学我啥都会! 做卧底被男主逮后 地藏十三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穿成凶残大佬的原配 绝色师尊要崩溃,赶我出海祸害师姐 步步生香 无限生存游戏 [海贼]与皇副超赞恋爱体验中 极品神医混都市 调香高手 位面无双 伏圣图 稳浪不玩脱 精灵决斗之百倍增益 嫁个王爷是智障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魔幻天之血玫瑰 重生之金色2003 我的小号没血条 天仙代替相亲,杨老板悔死了 悟性逆天:开创长生法,震惊世人 读心法医 我真不是海王啊 朕登基的那些年 八零年代创业忙 我那该死的控制欲 在林先生心上开一枪 我的光荣进化模拟器 迪迦中的奥特禁术大师 重生美国之大奴隶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