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举荐

校场比斗,赵嘉出尽风头,燕国使团却颜面尽失,败兴而返。

邯郸城内,赵嘉再次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赵人也都喜笑颜开。

与之相反,王宫内气氛却极为凝重。

“王上,燕国使团来者不善,真要放任他们从容返回燕国,必成祸患!”

有激进的将领出言,脸上满是杀气。

“将军此言差矣。”

“嘉公子于校场挫其锐气,扬我国威,已让燕国使团知晓我赵国不可欺。”

“若再派人截杀,倒显得我赵国色厉内荏,反而不美。”

有文臣出班反驳。

大殿之内,嘈杂无比。

有些人要求截杀燕国使团,有些人则极力反对,双方各持己见,争论不休。

“够了。”

赵王脸上不耐之色越来越浓,最后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

群臣闻言,全都不敢多语。

赵王起身,环顾众人,喝道:“寡人过寿,燕国遣其相国赠百金为寡人贺。”

“对方以礼相待,又是燕国使臣,寡人岂能因猜测就让人截杀对方?”

“真要如此,以后哪国敢派使团入我赵国?”

“截杀之事休要再议,若有人胆敢背着寡人行事,定斩不饶!”

听到赵王之言,始终沉默不语的廉颇终于说话了,上前道:“王上之命,我等岂敢不从!”

赵嘉站在旁侧,见尘埃落定,心中微叹,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

才开始,赵嘉也曾想过截杀燕国使团。

经过深思熟虑以后,赵嘉却是打消了那个念头。

燕国使臣为赵王贺寿而来,纵然心怀不轨,在没有对赵国产生实质性伤害前,都不能对其下手。

毕竟,燕国使臣代表燕国。

哪怕赵国截杀燕国使臣,会处理的天衣无缝,燕国照样可以将罪名扣在赵国身上。

更何况,燕国究竟会不会出兵攻打赵国,乃是整个国家的大事件,不会因为区区几个使者的意愿,而有太大变化。

假如燕国本来不准备攻打赵国,赵国反而截杀燕国使团。

事情传到燕王耳中,必然也会爆发国战。

那个时候,燕国也是师出有名,赵国反而在道义上受人诟病,得不偿失。

赵王或许也考虑到了这些,这才不准备截杀燕国使臣。

“寡人累了,尔等都退下吧,赵嘉留下。”

赵王显得有些疲惫,对着群臣摆了摆手,众人行礼完毕后也纷纷退去。

赵王起身,在宦官的搀扶下,示意赵嘉跟上。

没过多久,赵嘉就在赵王带领下,进入了书房内。

赵王让宦官退下,而后示意赵嘉落座,自己却是来到了书案前面。

“今日校场之内,你表现不错。”

赵嘉垂首道:“多赖王父治理国家有方,民心归附,赵人不屈,非孙儿一人之功也。”

赵王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

赵国能从长平之败中逐渐走出来,国力越来越强盛,赵王的确花了很多心思。

被赵嘉这么奉承,赵王心中也十分愉悦。

犹豫半晌,赵王终究还是拿出了一大堆竹简,示意赵嘉过来观看。

赵嘉逐一打开,发现竹简里面内容,全是几十年匈奴寇边烧杀抢掠的记载,其中还列举了赵国多年与匈奴交战的消耗。

赵嘉虽然早就知道,赵国这些年为了应付匈奴之患,消耗了太多国力。

看到这些资料以后,赵嘉才深切明白,匈奴究竟让赵国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

长平之战,可谓是赵国倾国之战,几乎将赵国消耗一空。

然而几十年来,赵国应付匈奴的消耗,却足够赵国打两场长平之战。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假如没有匈奴连年为祸边疆,长平之战赵国未必会败。

半个时辰缓缓流逝。

赵嘉放下那些让人触目惊心的资料,脸色无比沉重。

赵王揉了揉眉心,幽幽叹道:“长平之战以前,尚有余力应对匈奴之患,只是现在却力有未逮。”

“我本以为李牧乃良将,能够平定匈奴之患,为此甚至把北疆军政大权全部交由对方管辖。”

“却不想,数年以来李牧毫无建树,北疆养了那么多军队却无用武之处。”

“故此,我才撤掉李牧兵权,准备另选一人在北疆抵抗匈奴。”

赵嘉闻言心中微动,道:“孙儿知晓一人,此人有经天纬地、逆转乾坤之才。”

“王父若用此人,少则三年、多则五载,定能彻底平定匈奴之患!”

赵王眼中忽然爆射出精芒,喝道:“谁?”

赵嘉深吸口气,答曰:“北疆守将李牧是也。”

赵王闻言,当即怒道:“李牧胆小惧战,如何能够继续统领北疆!”

赵王此时心中火气上涌。

他刚才还说李牧不行,想要撤换将领,没想到赵嘉紧接着就大力推荐李牧。

这种行为,绝对是赤果果的打脸,也不怪赵王会如此愤怒。

赵嘉却是不慌不忙道:“敢问王父,李牧驻守北疆这些年,消耗国库钱粮几何?”

赵王沉吟半晌,道:“李牧驻守北疆,与塞外通商,自给自足,并未消耗国库钱粮。”

赵嘉再问:“敢问王父,李牧驻守边疆这些年,士卒、百姓、财物伤亡损失几何?”

赵王皱眉道:“那李牧虽胆小惧战,倒也防备有方,每次匈奴来犯,李牧都提前将士卒、百姓、牛羊赶回堡垒内,并无太大损失。”

赵嘉脸色肃然,再次问道:“那么李牧之前那些将领驻守北疆时,又消耗钱粮、损失士卒、百姓几何?”

赵王听到这里,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李牧虽然胆小惧战。

可是相比起以前的守边将领,李牧既没有让国库支出钱粮,也没有损失百姓、士卒。

单从这方面看,李牧功绩无人能比。

不过李牧那种胆小怕事,畏缩不前的作风,终究还是让赵王心中不喜。

赵嘉似乎看穿了赵王心思,劝道:“夫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李牧正是这种人。”

“其有上将之姿,若有机会,成就绝不下于秦国白起。”

“若王父放心令其继续执掌北疆,少则三年,多则五载,定能平定匈奴之患!”

赵王闻言却是怒道:“李牧畏战如虎,怎能与白起相提并论!”

长平一役,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五万大军,天下震惊。

赵王虽恨白起入骨,却也知道此人天资纵横,战场之上未逢败绩,心中对其又恨又敬。

故此,听到赵嘉拿李牧与白起相提并论,赵王当即有些恼怒。

赵嘉却是不惧,沉声道:“白起之所以能够成事,其有才能只是其一,更为重要者,乃因秦王信任、器重耳。”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也。”

“故虽有名马,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李牧有千里之才,如策之以其道,食之尽其材,鸣之而能通其意,其日行千里,何足道哉?”

这次面对赵王,赵嘉本不欲太露锋芒。

不过李牧实乃大才,若不能趁此机会为其争取,将会是整个赵国的损失。

故此,哪怕赵嘉明知此举,可能会惹得赵王不快,仍旧据理力争。

却不想,赵王闻言非但不怒,反而开始反复念叨着,赵嘉方才说的那番话。

“这些话,你从何处听来?”

赵嘉先是有些发愣,继而才明白,自己一时激愤,居然引用了后世韩愈的《马说》。

《马说》通俗易懂,寓意深刻,对当政者而言,更是莫大警醒。

韩愈乃唐朝人,这个时代自然没有出现《马说》,故此赵王才会觉得稀奇。

被赵王询问,赵嘉只得硬着头皮道:“孙儿无聊时,随意之作,难等大雅之堂。”

沉默半晌,赵王微微叹道:“这番话,仿佛特意为我等当政者所说。”

他揉了揉眉头,再次说道:“李牧有才,寡人自然知晓,此次调其返回邯郸,也是因为其消极避战,惹得满朝非议,无奈为之。”

“且为了防备匈奴,北疆驻守军队太多,纵然能够自给自足,也极大牵制了赵国军力。”

“如今秦国巨变,无力东进。”

“若不趁此良机解决匈奴之患,待秦国朝政稳固以后,赵国危矣。”

“换将之事,寡人心意已决,汝不必再劝。”

赵嘉闻言,不由暗自苦笑。

他虽然想出言反驳,却也知道自己若继续坚持,恐怕会适得其反,只能作罢。

不过紧接着,赵王就道:“说实话,这些年李牧也的确让寡人省心,如此看来倒也算是一位良将。”

“寡人也希望李牧才能堪比白起,只是天下豪杰无数,白起终究只有一人。”

“将李牧捧太高,终究并非好事。”

赵嘉这才猛然惊醒。

如今赵国廉颇尚在,纵然廉颇这等也不敢自比白起,李牧这个懦弱畏战者,如何敢与白起相提并论?

自己今日之言真要传出去,非但对李牧无益,反而是在捧杀,会为李牧招来许多人的嫉妒。

“为人处世以及思虑周全,我终究远不及王父啊。”

想到这里,赵嘉脸色肃然,而后郑重说道:“孙儿知错了。”

推荐阅读:

最佳豪婿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锦鲤鲜妻:重生年代娇娇包 西游:女王修仙记 明天就明天 快穿大佬:傲娇老公快撒娇 穿进漫画的我成为了警界之光 诸天签到从闪电侠开始 重生也逍遥 网游之虚拟再生 重生欧陆之航海时代 重生后陛下她略微暴躁 主宰三国 弃女修仙记 灼耳 农夫田妇 全民领主:开局天赋选择天煞孤星 人在东京,太太的最强管道维修工 穿书之炮灰女配要逆天 病弱还要搞玄学?真千金轰动全球 你听,风在唱 亲爱的萧苏溢 长生从照顾徒弟妻子开始 我没想捉妖啊 快穿之从心 不愿做奴隶的人[综]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我的光荣进化模拟器 藏经阁守阁人,阅读就变强! 从夜的命名术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