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连下五城

兵者,诡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代郡,当城。

燕将卿秦、乐乘,统领七万精锐,兵临城下。

身为代郡东部门户的当城,此时已经被团团围困,哪怕求援士卒都无法突围。

卿秦全身盔甲,手持青铜剑立于战车上,在刀盾兵护卫下,缓缓朝着城门处靠近。

城墙上面,稀稀落落的赵国守军,看着漫无边无际的燕军,脸色都有些发白。

卿秦抵达城下,当即喝令战车停住。

他傲立于战车之上,厉声喝道:“天兵已至,当城被我军围得水泄不通,尔等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守城赵将闻言,当即回应道:“赵王有令:若我等能够守城三日,纵然最终开城投降,家小亦不会遭受牵连。”

“若守城不足三日就被攻克,家中妻小都会被治罪。”

“末将自不敢妄自抵挡天兵,然为了家中妻小性命,也只能拼死抵挡三日。”

“若将军垂怜,可否暂缓攻城?”

“待三日时限过去,末将定然大开城门,将当城完整无缺的交到将军手中。”

卿秦闻言,却是有些犹豫了。

三日时间虽不算长,然而七万精锐每日消耗,却也不是小数目。

最为重要的是,卿秦并不能确信,三日后当城守将是否会开城纳降。

真要能够兵不血刃拿下当城,也算是首战获胜,绝对能够极大鼓舞燕军士气。

念及于此,卿秦当即喝道:“本将亦非不近人情之辈,给你三日时间,也未尝不可。”

“然三日过后,尔等若仍拒绝投降,城破之时,当城鸡犬不留!”

赵将闻言大喜,急忙唯唯道:“当城兵微将寡,又岂敢欺瞒将军。”

“只要三日时限过去,末将必然亲自开城纳降。”

就这样,卿秦率领燕军退去,等待三日后兵不血刃拿下当城。

正在整顿后军的乐乘得到消息,却是急忙面见卿秦。

“将军,我军初至,气势正盛,当城守军又不算多,一鼓作气足以将其攻下。”

“如今与其相约三日之期,岂非消磨我军锐气?”

“若三日后赵将不开城投降,又当如何!”

卿秦闻言,也是心中微沉。

他乃燕相栗腹亲近之人,统兵才能根本比不上乐间、乐乘二兄弟。

卿秦只想到以全城人性命做威胁,让赵将不敢食言。

他却没想到,如今燕国以倾国之力攻赵,锐气正盛,几乎拥有摧枯拉朽之势。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虽说燕军只在当城停留三日,却也能够极大消磨燕军锐气。

卿秦心中虽暗自后悔,却也极好脸面,当即不悦的说道:“王上以倾国之力攻赵,并非想要得到变成废墟的赵国领土。”

“若能兵不血刃夺取赵国城池,不仅能够避免与赵国百姓结下深仇大恨,亦可为日后统治这些城池打下基础。”

“与这些相比,等上区区三日,何足道哉?”

乐乘闻言,当即怒火攻心,拂袖而去。

回到自己营帐的乐乘,对左右愤愤说道:“此战尚且没有分出胜负,那卿秦就以获胜者身份自居,如此轻敌大意,岂是为将之道!”

与此同时,燕相栗腹亦是统帅四十万燕军,浩浩荡荡杀奔赵国腹地。

栗腹由阳城出发,赵军见燕军势大,要么开城纳降,要么望风而逃。以至数日之内,燕军连下望都、庆都、中人、新处、安险五城。

自此,寇水以东城池,皆被燕国纳入囊中。

燕军主帅营帐。

栗腹端坐主位之上,众多燕将分立两策,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相国连下五城,赵人惶恐不可抵挡,真是天大功劳,可喜可贺啊。”

有燕将出言,言语中极尽讨好之意。

如今栗腹统兵四十万,若能攻下赵国,其成就甚至要超过燕国名将乐毅。

正是为此,这些燕将才会极力讨好栗腹。

栗腹满面春风。

不过仍旧正色道:“赵国乃四战之地,百姓早已习惯战争,不可轻辱。”

“我等初战获胜,亦是因为赵国仓促应战,尚未将大军集结完毕罢了。”

“况且廉颇乃当世名将,我等虽获胜一时,却也不可轻敌大意。”

此次燕赵之战,关系着双方国运。

栗腹乃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胜则腾飞九天,名垂千古。

若此战失利,栗腹则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哪怕不为燕国利益着想,栗腹也必须谨慎万分,稳扎稳打攻下燕国大部分领土。

燕国诸将闻言,脸上也都露出凝重之色。

赵国自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以来,就以骁勇善战著称,此前燕赵两国也爆发过数次战争。

可惜的是,双方每次爆发战争,都以燕国失败告终。

对于赵人的骁勇善战,这些燕国将领也都记忆深刻,不敢小觑。

若非赵国经历长平大败,成年男子几乎死伤殆尽,这些燕将也绝对不会同意,燕国以倾国之力伐赵。

只不过,仍旧有人说道:“相国无需太过忧虑。”

“昔日相国前往邯郸,也看到赵国境内多为老弱妇孺,如今连克五城,城内壮年几乎没有。”

“如此赵国,又怎能与我大燕争锋?”

“此番,相国定能统帅我燕军大破赵国,获得不世功勋。”

其余赵将闻言,也都醒悟过来,纷纷符合。

开战之前,这些将领还有些担忧,此番攻赵会受到激烈抵抗。

不过见识到赵国境内,成年男子的确极其稀少以后,这些燕将才放下心来。

栗腹虽然微微颔首,不过心中仍旧没有彻底放松警惕。

他开口道:“此番我等攻下的五城,除了望都以外,余者皆为小城。”

“就连望都,亦是无险可守,能够轻易拿下,并不能说明什么。”

栗腹环顾诸将,脸色凝重的说道:“不过接下来,可能就会有场硬仗要打了。”

诸将闻言,脸色也都变得严肃起来。

燕国夺去了寇水以东的赵国城池,若想继续西进,就必须攻下顾邑。

顾邑可不比其他,乃是赵国重城。

顾邑不仅城郭高大、人口众多,其地形更是依山傍水,易守难攻。

顾邑赵国守军,亦不在少数。

最为重要的是,栗腹已经得到消息,顾邑守将乃赵国王长孙赵嘉。

推荐阅读:

遮天之逆袭 快穿宿主不想走剧情 盗墓:从龙王鬼墓开始 末世大佬穿书后,专治霸总的病 肆意缠眠 快穿末日之双生视界 我成为了毁灭日 全民求生,再筑文明 盗墓:多老的牛多嫩的草 星际花店主他很香 虚空无限攻略 牧歌亡灵 骂我是臭卖鱼的?我杀进部队狂飙 豪门隐婚:宝贝太美 惑世歹妃 全职法师之数码成神 上嫁 重生之妖娆毒后 木叶:体内有个辉夜姬 万妖停 四合院:穿越58,要我捐铁? 悟性逆天,我在道德经参悟太清法 进来请敲门 斗罗之我的武魂是蓝银草 长官在上:老婆,别跑! 书穿之我是末世路人甲 三国之干爹在上 从魔教鼎炉到万古共主 脑叶公司之化身异想体 超能暴乱 冥王杀神陈纵横 分裂以后我征服了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