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投降

代郡、当城。

三日时间并不长,燕将卿秦却感觉如坐针毡。

燕国七万精锐呼啸攻入赵境,燕国士卒也都摩拳擦掌,想要大杀四方。

却没想到,七万精锐大军因为主帅的约定,全部停滞在了小小方城前面。

卿秦遵从诺言,三日没有进攻方城,方城赵国守将也非常识趣,每日还派人送酒肉出城,前去慰问燕军。

面对方城守将的示好,卿秦也不好推迟,只得接受对方送过来的酒肉。

才开始,卿秦还没觉察出不妥。

两日过后,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军中士卒有些懈怠,隐约还能听到些许怨言。

你道为何?

原来,方城守将每次送出酒肉,都会大张旗鼓,呼喊着前来犒赏燕军将士。

可惜的是。

酒肉不多也不少,想要全部分给三军将士,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卿秦为了拉拢麾下将官,索性把酒肉全部分给了中高级将领。

卿秦此举,固然让这些将官喜笑颜开。

只是那些燕军士卒,本来以为赵人送来酒肉,自己也可以打打牙祭。

他们却没想到,酒肉都被将官留下享用,丝毫没有分到自己手中。

不患寡而患不均。

燕国士卒虽不敢向长官讨要说法,却也都在私下小声抱怨。

本来携雷霆之势,能够横扫整个赵国北方的七万精锐燕军,就这样被消磨了锐气。

乐乘带着亲卫,在营帐之内巡视。

他看到绝大多数士卒,都处于懒散无序的状态以后,当即心急如焚。

奈何乐乘只是副将,根本没有资格对卿秦指手画脚,只能暗自着急。

“此战若败,皆为卿秦之过也。”

乐乘咬牙想到。

方城,将军府。

“李将军,我等明日毁诺以后,应当如何抵挡燕军进攻?”

身着便装的李牧闻言,却是诧异的说道:“为何要毁诺?”

方城守将呆愣当场。

他失声叫道:“将军奉王上诏令前来援代郡,虽然十万援军尚未抵达,我等也应该拼死抵抗,等到援军至才对啊。”

“难道李将军真准备于明日,打开城门投降卿秦?”

当初在邯郸城内,因为有了廉颇举荐,李牧很快就得到了赵王任命。

他点齐十万老弱赵军,就将兵马交给副将统兵北上,自己却是亲率数十精骑,星夜兼程赶到方城。

当日让方城守将出面,立下三日之约的事情,正是李牧谋划。

包括这两日,方城上下每日省吃俭用,拿出酒肉犒赏燕军,也是李牧的策略。

除了方城守将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李牧抵达方城的消息。

方城守将本以为,李牧所谓的三日之约,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军。

他却没想到,李牧好似真的准备开城纳降,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李牧不急不缓,反问道:“方城守军几何?”

“只有千余。”

李牧再问:“燕军有七万精锐,若对方强攻方城,又能守住几日?”

方城守将沉默,过了许久才道:“最多守不到三日。”

李牧当即笑道:“既然如此,方城已经拖到了三日时间,为何还要平添伤亡!”

方城守将有些急了,道:“方城上下,人人敢战,绝不愿投降燕国。”

李牧拍了拍对方肩膀,说道:“我亦知方城上下决心,然长平之战赵国伤亡太多,再也就承受不了巨大伤亡了。”

“能够保留自身以及方城百姓性命,就是对赵国最好的贡献。”

“明日若我等毁诺,纵然能够多拖延三日,必然也会彻底激怒卿秦。”

“城破之日,满城皆被屠戮,又岂是你我希望看到的结果?”

方城守将闻言,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过了许久,他才满是不甘的说道:“末将宁愿战死沙场,也绝不会屈辱的投降。”

李牧重重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而后正色道:“举国之战,不能计较一城一池之得失。”

“明日你开城纳降,卿秦为了收买人心,必然允你统帅本部人马。”

“待上将军击败栗腹以后,那时我们就能里应外合,歼灭这支燕军精锐。”

“为了整场战役的胜利,汝必须做到暂时委曲求全!”

时间流逝,三日之约已至。

李牧带着亲随,早早离开了方城。

方城守将,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的燕军方阵,脸上却是露出痛苦、挣扎之色。

“三日之期已到,阁下为何还不开城纳降!”

卿秦手握长矛立于战车上,对着方城守军厉声高呼。

“开城门!”

方城守将闻言,嘶哑着嗓子,最终还是咬牙令人开城投降。

“将军不可!”

“我等宁愿战死城头,亦不愿偷生而降!”

“将军三思啊。”

“不战而降,有负赵国,有负王上,绝非义士所为!”

方城其余将官,并不知道李牧暗中下达的命令,得知主将真要投降以后,尽皆苦苦劝谏。

方城守将深吸口气,看着满脸悲愤的众人,沉声道:“人无信而不立。”

“既然立下三日之约,卿将军也遵守诺言,我等又岂能出尔反尔?”

“且方城兵微将寡,根本挡不住燕国七万精锐大军,与其满城皆亡,倒不如留下有用之身,伺机而动。”

“若上将军能够击破栗腹,定会挥兵北上消灭这支燕军,我等亦可带领满城百姓重回赵国。”

说到这里,方城守将声音变得高昂起来。

“诸位,开城纳降,绝非某贪生怕死。”

“某在此立誓,若上将军不能击破栗腹,方城不能重归赵国,某当自刎以谢罪!”

众人闻言,脸上尽皆露出悲怆之色。

他们也熟悉自己上官,知道对方并非贪生生怕死之人。

对方既然立下誓言,就绝对能够说到做到。

沉默半晌,诸将相互对视,而后齐声喝道:“若方城最终不能回归赵国,我等皆愿自刎以谢罪!”

铿锵的声音,在城墙上回荡,这是勇者呐喊,乃义士的宣言。

城墙下的卿秦见状,脸色不禁有些凝重,越发觉得不可轻易与赵人硬撼。

城门缓缓打开,卿秦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假如方城守将食言而肥,卿秦就真的颜面尽失,只能恼羞成怒强攻方城了。

虽说这三日,的确发生了许多事情。

然而,最终能够兵不血刃夺取方城,卿秦心中其实还十分满意。

“我该重赏方城守将,令其成为其余城池赵国守将之榜样。”

“如此一来,说不得日后就能轻轻松松夺取代郡了。”

推荐阅读:

木叶之分家真白眼 乡村鬼术 我的脑袋被封印了 逆徒 术师秘记 从涂山开始的诸天之旅 透视医武仙王 假千金在民政局闪婚了全球首富 H组特工之怒海争锋 恨不相逢未嫁时 洪荒之清灵子 诛魔九天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 末日:让你囤货,没让你囤贝加尔湖啊 超级王牌 巨龙:神明我只想搞钱 超级巨星系统 禁地 逆神[希腊神话] 萧良南桥故人 宋家有女赚钱忙,捡个傻子入洞房 豪门鲜妻:腹黑总裁惹不得 世间百万兵刃遇我皆俯首 铸梦1999 山人养鹿理论与实践 这个妖怪很危险 昭歌 末世之治愈系女配 诸天万界不死不灭 直播命案推理,粉丝都是刑警! 悟性逆天:胎中创先天神胎凝聚法 亲密恋人:神秘少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