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虽死无憾

寇水河畔。

赵嘉身着戎装,眺望着对面无边无际的燕军营寨,脸色无比凝重。

“公子,燕军未免太多了吧。”

小胖子齐轩吞了吞口水,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对于很多人而言,四十万大军只是一个数字,并没有具体概念。

若将其具体化,恐怕很多人会被吓到。

举个简单例子,四十万人马行军,在不考虑战马、辎重的情况下,四人并排行走,每排士卒相隔半米,知道行军队伍会绵延多少里吗?

一百里!

冷兵器时代正常行军速度,乃是每天二十到三十公里。

假如最前面军队遇到突袭,位于四十万大军末尾之人想要前去支援,按照正常行军速度,也要走上一天多时间。

当然,这些都只是理论计算。

真实情况,根据地形、天气以及士卒素质,有着较大差距。

不过由此也能看出,四十万大军的营寨,的确骇人听闻,让人望而生畏。

哪怕这四十万大军中,只有十余万精锐青壮。

其余多为老弱妇孺、以及新征召的男子,主要负责运输粮草、补给。

然而,若战争真正进入白热化,所有人马也都会被投入战场。

纵然那些人战斗力堪忧,却也能堆出一个尸山血海,绝不容小觑。

赵嘉看了看对面没有尽头的营寨,沉重的点了点头。

他双目盯着齐轩,说道:“我等虽占据寇水地利,此战仍旧艰难无比。”

“燕军粮草补给尚未运输完毕,待栗腹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定然会向我等发起猛烈进攻。”

“顾邑两万大军,最终能够活下来者,恐怕不会太多。”

齐轩闻言,脸上肥肉轻微颤抖,显然心中有些害怕。

“你怕么?”

赵嘉双目如电,仿佛能够洞察人心。

小胖子先是有些心虚,继而恼羞成怒道:“我既然随你上战场,自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怎会害怕?”

赵嘉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

“是啊,我们既然做出了选择,本就应该将生死置之度外啊。”

赵嘉眺望着远方,目光无比深邃,却是想起了当日在邯郸城内之事。

廉颇定下与燕军交战方略以后,就开始布局。

首先,李牧统帅十万军队,北上牵制卿秦所麾下的二十万燕军。

而此时,廉颇所能动用的兵力,也只剩下十五万,其中还有数万老弱妇孺。

虽说栗腹麾下正规精锐部队,也只有十余万。

然战国时期,诸侯国基本全民皆兵,燕国剩余几十万人马,哪怕并非常驻正规军,真要爆发战争,也绝对不容小觑。

敌众我寡。

赵国没有与燕国硬碰硬的资本,只能仰仗城池地利,消磨燕军锐气,再伺机而动。

顾邑,就是廉颇规划中,燕赵主力的首次碰撞位置。

廉颇本来准备在顾邑,仗着寇水地利,以赵国主力对燕军进行阻击。

赵嘉却极力反对。

“燕军远道而来,兵马众多,气势正盛,纵然我军占据地利,仍然是场苦战。”

“赵国,再也禁受不起损失了!”

廉颇皱眉道:“若不在顾邑阻击燕军,栗腹就会长驱直入杀至我国腹地。”

廉颇指着故中山国疆域,脸色无比凝重。

中山国位于赵国腹地,曾经几乎将赵拦腰斩断,乃赵国心腹大患。

赵国数次征讨中山,最终才将富庶的中山国纳入囊中,也让南北疆域畅通无阻。

中山国故地若被燕军攻占,赵国不仅会丢失大片富庶领地,南北交通也会被切断。

得到中山领地的燕国,也必然士气大振,将会长驱直入南下攻打邯郸。

顾邑的重要性,廉颇看得十分明白,才会想要在此地狙击燕军。

他凝视着赵嘉,沉声道:“赵国固然再也禁受不起太大损失,却更丢失不起中山。”

赵嘉深吸口气,道:“正是因为中山富庶、城池众多,燕国得之才不会轻易舍弃,定然分兵驻守各个城池。”

“燕国得到中山,固然会士气大振,却也必然轻敌。”

“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击破燕国的最佳时机,也是我们减少伤亡的唯一办法。”

廉颇眉头紧皱。

他身为当时名将,战略眼光自然不差,知道赵嘉所言不错。

然以整个中山为诱饵,这盘棋未免下的太大,也太疯狂。

纵然廉颇能够同意,赵王以及满朝公卿,也绝不会应许,甚至会怒斥廉颇。

“王上,绝不可能允许我等如此做。”

整个赵国,除了邯郸及其周边以外,就属中山地域最为富庶。

甚至于,单论城池密度以及人口基数,中山地域甚至要超越邯郸四周。

赵国失去中山,就好像巨人被斩掉大半身体,后果无比严重。

“那么,就不告知王父。”

赵嘉平淡而果决的声音,却让廉颇骇然变色,继而满脸惊恐的盯着这位年轻人。

过了许久,廉颇才平复心中波动。

他沉声道:“如此大事,若不禀告王上,可是重罪。”

赵嘉平静的说道:“与整个赵国生死存亡相比,区区罪名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只要最终能够获胜,王父也必然不会怪罪。”

廉颇却摇头:“这可是孤注一掷。”

“且兵无常势,纵然谋划再多,战场之上亦瞬息万变,没有人能有完胜把握。”

“若败,纵然汝贵为王长孙,也难逃重责。”

赵嘉洒然笑道:“赵国若败,国将不存,我赵嘉又岂会苟且于世。”

“那个时候,无需王父怪罪,某自会战死于沙场之上。”

看着倔强而又疯狂的赵嘉,廉颇略微有些失神。

他仿佛从年轻的赵嘉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是如此不顾一切。

“昔年,长平之战,某被动防御,寸土必争。”

“结果数年下来,国库消耗殆尽,最终还是必须与秦军交锋。”

“正如嘉公子所言那般,此战若败,我等皆死于战场,又岂会在意王上怪责?”

想到这里,廉颇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欲行此事,不可假手于人,汝可有合适人选?”

赵嘉闻言,知道廉颇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策略,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

“某为王长孙,自当担此重任。”

“虽死,无憾矣!”

推荐阅读:

七零养家记 紫优系列冰山公主的雪山王子 终极一班之银龙裁决 魔剑录 女总裁的无敌神帝 日月剑典 招月 弃少,我以无敌,认亲晚了 锦鲤鲜妻:重生年代娇娇包 重生之二世祖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 末日被卖后,我被大佬娇养躺赢 鬼楼魅影 一个不一样的魔法师 永世不悔 我的女友打造计划 牵魂者 校园王者 我当娱记那些年 无限流:在惊悚世界当万人迷 踏仙 斗罗龙帝,开局复仇蓝电霸王宗 从贪吃蛇到吞天蟒 联盟:开局顶替高大叔 全球进入大航海时代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命运之主的侦探屋 重生空间之修炼少女 洪荒:我为天帝,镇压世间一切敌 迦娜女神,我是你的召唤师 都市无敌修真高手 神道天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