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狼烟

“若冰,倒是个好名字。”

赵嘉出言赞叹,不过很快就板起了脸。

他说道:“你身法虽灵动多变,擅长近身搏杀,然此法并不适合战场,汝还需多加训练才是。”

王若冰闻言,当即心中凛然,连声应诺。

她也知道,赵嘉说出这番话,并非因为被折了面子,而是在关心自己。

王若冰也知道,自己所习练的武技,不太适合战场。

叮嘱过后,赵嘉没有再理会王若冰。

他虽然也觉得王若冰有倾城之貌,只是赵嘉心中装着天下,倒也并非那种看到美女就走不动之人。

赵嘉环顾校场内五千女卒,而后迈步缓缓走到正前。

他气沉丹田,声若洪钟。

“诸位将士。”

“以前,你们或许在家中相夫教子,或许在田间耕地除草。”

“现在,你们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士卒,乃为国而战之锐士!”

“投身军中,自当转变身份,令行禁止!”

说到这里,赵嘉目光先后扫视过王若冰以及司马尚,语气也冷了几分。

“都尉司马尚,散播不良言论,动摇军心,触犯军法。”

“士卒王若冰,无令而出列插话,扰乱秩序,顶撞上官,触犯军法。”

“此二人,本应依照军律处置。”

“然大战将起,这才留下他们有用之身,进入先登营,为国杀敌,戴罪立功。”

“入先登营者,逢战必身先士卒,逢退必全力断后,能够活下来者寥寥无几。”

五千女卒闻言,脸上都露出些许畏惧之色。

她们明白,将二人安排到先登营,并非赦免的他们罪责,反而是在变相执行军法。

“军法不容践踏。”

“若有触犯者,要么军法处置,要么入先登营,以血赎罪!”

五千女卒闻言,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直到此时,她们对于军法二字,才有着更深刻的了解与敬畏。

赵嘉见状,这才暗自点头。

赵虽举国皆兵,然而真正在战场厮杀者,以前却基本都是男子。

只是经过长平大败,这次又面对燕国举国来犯,赵国才被逼无奈,征召壮女入伍。

赵国男子时常经历战事,对于军法自然有敬畏之心。

只是这些女子,却未必理解军法的严肃性。

赵嘉此举,也是为了震慑众人,让五千女卒对军法产生敬畏。

唯有如此,日后才能令行禁止。

见效果已经达到,赵嘉脸色也舒缓了不少。

他虽没有过统兵经历,却也知道对待属下士卒,不能一味严肃、苛刻。

让她们与主帅产生共鸣,产生休戚与共的感觉,才是良将所为。

否则,真要到大战爆发的时候,又有谁愿意效死?

赵嘉深吸口气,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诸位。”

“或许在此之前,你们父亲、丈夫、儿子,已经为赵国流了太多鲜血。”

“尔等皆为女子,本应在家中享福,如今却响应征召,前来投军抵御强敌,要为国家流血。”

“我,王长孙赵嘉,有愧于诸位!”

“赵国宗室,满朝公卿,亦有愧于诸位!”

说到这里,赵嘉弯腰、俯身,而后朝着众人郑重行礼,久久没有起来。

赵嘉这番举动,不由让校场内女卒,都感觉诚惶诚恐。

同时她们也感觉,自己此番投军为国而战,并非毫无意义,至少王室能够记住她们。

她们想要说话,想要让赵嘉直起身子,却惧怕军法,不敢再贸然发言。

最终,赵嘉直起了身子,眼神变得凌厉。

“九年前,虎狼之秦举国来犯,赵阖国上下全力以赴,抵挡侵略。”

“然而,我们败了,败得非常彻底。”

“四十余万同胞血染长平,我赵国成年男子几乎死伤殆尽,只留下老人、妇女、孩童。”

说到这里,赵嘉音调猛然拔高,声音也变得沉重起来。

五千女卒闻言,也都屏气凝神,不少妇人眼中更是露出仇恨的光芒。

显然,昔年战死长平的壮年,有些是她们的丈夫,有些是她们的兄弟,有些是她们的儿子。

战争虽已经过去,伤痛以及仇恨却永远存留,被铭刻在赵人内心深处。

“九年前,我赵嘉不过八岁,虽欲奔赴战场杀敌,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此乃赵嘉生平大憾。”

赵嘉忽然转身,举起右手指向寇水对岸,牙齿要得咯咯作响。

“可是今日,我赵嘉已然十七岁。”

“这些燕人,欺我赵国兵败长平,欺我赵国只剩老者、稚子、妇人,欺我赵人无可战之兵。”

赵嘉声音很大,脸色有些狰狞,牙齿也被咬得咯咯作响。

五千女卒,此时也都忍不住握紧拳头。

“我不知道,此战结局将会如何,但我以性命担保,更以我王长孙身份起誓!”

“此与燕国战,我当冲锋在前!”

“此与燕国战,我当悍不畏死!”

“此与燕国战,我当寸土必争!”

赵嘉声音越来越高,到了最后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众人全都听得热血沸腾,战意澎湃。

“我不敢保证,能够带领你们全部活着离开战场!”

“但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们有敢战之心,哪怕最终寡不敌众,也必然会让燕人付出更大代价。”

赵嘉脸色沉重的盯着众人,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我不敢保证,能够击败燕国侵略者!”

“但我可以保证,此举国之战若不能胜,我,王长孙赵嘉,定会血染沙场,绝不苟且偷生!”

赵嘉双目泛红,声音有些嘶哑。

他振臂大呼:“我要让燕人知道,赵国老人不可欺,赵国妇人不可欺,赵国孩童不可欺!”

“犯我赵国者,虽远必诛!”

热情澎湃的演讲,激起了所有人心中热血,五千女卒此时都充满战意。

她们忘记了军律,全都挥舞着手臂,厉声大呼。

“犯我赵国者,虽远必诛!”

震天喊声,在顾邑城内回荡,这是勇者的宣言,是不屈者的呐喊。

王长孙都不惧死,况黔首耶!

就连司马尚以及王若冰,此时也被感染,握紧双拳看着赵嘉,眼中有战意,也有崇敬。

眼前男子,若能始终保持这种昂扬斗志,他们皆愿以死相随。

“咚咚咚!”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震天动地的鼓声。

赵嘉急忙循声望去,只见远处的烽火台上,尽皆狼烟滚滚。

狼烟直冲天际,显然是燕军已经准备发起进攻。

推荐阅读:

灵气复苏:我只想安静的种田 弄堂炮灰在90年代暴富了 两界淘宝王 雪魔刀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玄学大师是学霸 我成为了毁灭日 [抖音]小说绝世武魂 唯愿来笙不逢是 盛唐绿帽公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美娱从音乐制作人开始 猫妃入怀:邪王宠妻请节制 觉醒七夕节,我真不想谈恋爱 星际西游记 富江,性别男 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事 四合院:何家长子,开局娶旺夫女 换址经营,竟震动了地产业教育业 神兵奶爸 名门隐婚:傅先生,娇妻宠上瘾! 这个帝尊不正经 我在九零靠犯罪侧写高能破案 长官在上:老婆,别跑! 科技之锤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八零福气俏农媳 作者的自我养成 开局签到天谴神体 封少,有点甜! 非人哉中的恋爱物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