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渡河

寇水河道宽阔,水流湍急,浪花滚滚。

燕国士卒分兵十五路,抬着新打造的船只,将它们纷纷放入河中。

燕军足足忙活了半日,才尊准备完毕,开始渡河。

这些密密麻麻的船只,就是前段时间,栗腹倾力打造而成。

栗腹身穿战袍,看着蜂拥而动的燕国士卒,满脸红光,心情显然十分不错。

“相国,顾邑城内只有两万老弱,我等拥兵五十万,却耗费多日打造船只,是否有些小题大做。”

某位燕将的话,让栗腹好心情受到了些许影响。

好在栗腹心机深沉,也知道这段时间,诸将对于自己如此小心翼翼的举动,都有些微词,这才耐着性子为那人解释起来。

“赵嘉此人乃赵王长孙,虽只有十七岁,却胆略过人,不容小觑。”

“且赵国乃四战之地,国内纵然老弱妇孺,亦是骁勇善战、悍不畏死之辈。”

“此番渡河乃燕赵首战,我等以倾国之力攻赵,更是不容有丝毫闪失。”

“花费数日打造船只,虽有些小题大做,却也是最稳妥渡河之法。”

“待渡过寇水以后,赵国中山各地城池,岂非都是我等囊中之物?”

“那个时候,诸位将军何愁不能建功立业!”

此时的栗腹,仍旧小心翼翼。

他深知,这场战役关乎自己能否名垂青史,绝对不可轻敌大意。

故此,哪怕栗腹心急立功,仍旧谨慎用兵,想要以堂堂正正之师,以势压人。

诸将闻言,些许人纵然心中仍旧感觉不以为意,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栗腹虽拖延数日时间,只要真能完好无顺渡过寇水,而后再去攻城掠地,他们也不妨给栗腹面子。

某些燕将有心巴结栗腹,闻言更是恭维道:“相国老成持重,实乃国之栋梁,有相国统兵伐赵,何愁赵国不灭!”

栗腹抚须,脸上笑容十分灿烂。

继而,他笑着对诸将说道:“你们觉得,面对我十五路大军整齐渡江之举,赵嘉会如何应对?”

燕将闻言,当即有人大笑道:“我猜那赵嘉定然心中惶恐,不敢阻拦我军分毫,会把沿江兵马调回城中,龟缩不出!”

“哈哈哈!”

其余诸将亦大笑,都觉得面对栗腹这种阳谋,赵嘉也只能龟缩城内,保存实力。

栗腹抚着胡须,看着各路燕军已经开始渡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流水潺潺,战鼓轰鸣。

燕国渡河将士,原本还是小心翼翼。

不过,眼看船只已经快到抵达西岸,仍旧没有任何赵国士卒出现,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轰隆隆!”

然就在此时,寇水西岸传来震天鼓声,无数旌旗猛然升起,喊杀之声响彻天地。

刚刚放下心的渡河燕军,顿时警惕起来,开始小心防备。

“啾啾啾!”

战鼓声刚刚响起,各个渡河点西岸,就有箭雨倾泻而下。

“刀盾兵举盾,弓箭手立于刀盾兵身后还击,其余人躲入船舱。”

燕军虽然并不认为,赵国士卒敢沿江设防,却也早有防备。

哪怕箭雨突兀射来,渡河燕军也都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的躲避、反击。

只不过,他们渡河的速度,也因此慢了下来。

正在观看燕军渡河的栗腹,见状却是眉头大皱,喝道:“怎么回事?”

没过多久,就有斥候纵马奔来。

“启禀相国,寇水西岸忽然涌现无数赵军,正在阻击我军渡河。”

栗腹急忙问道:“究竟有多少燕军。”

斥候答曰:“至少五万!”

“这怎么可能?”

栗腹心中大骇,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其余诸将亦是如此。

他们得到消息,顾邑守军只有两万老弱,无论如何也凑不起五万大军。

有人疑惑道:“莫非赵嘉虚张声势,故意多竖旌旗,想要迷惑我等?”

斥候答曰:“河道虽广,然相国也沿江修建了不少高台,通过高台观测对岸,赵军绝非虚张声势,确有五万之众。”

栗腹闻言,脸色变得极度凝重。

如果说顾邑只有两万兵马,纵然每处渡河点都设防,也只有千余赵军。

可是现在,赵国军队忽然变成五万,那么也就说明以前的情报有误。

两军交战,若不能知己知彼,必成大祸。

五万赵军沿江设防,若燕军还分散兵力,纵然最终渡河成功,也会损失不少。

“传我军令,渡河各部务必谨慎,以保存实力为主,实在不行可暂且撤退。”

栗腹下令,脸色十分严肃。

对顾邑兵力的误判,是最致命的错误,栗腹不得不谨慎。

他想要弄清楚,对岸忽然多出的三万兵马,究竟从何而来。

“呜呜呜!”

号角吹响。

本来已经放缓渡河速度的燕军,听到号角声变得越发小心,不敢继续渡河。

有数支队伍,甚至将船只撤到江心,离开了赵军的弓箭射程。

“为何吹号示警?”

寇水下游,某燕将听着号角声,眉头微凝。

“莫非是其余渡河队伍遭受阻击,相国这才让人吹号示警?”

燕将闻言觉得有理,当即点了点头。

他站在船头,眺望寇水河对岸,只见对面草木郁郁葱葱,丝毫没有看到任何赵军踪迹,不由松了口气。

“此地偏下游,赵军没有设立烽火台,西岸又是崎岖山林,再加上注意力被其余渡河队伍吸引,恐怕无暇顾及我等。”

“尔等速速渡河,只要在对面站稳跟脚,就能摘取此战首功!”

众燕军闻言,眼中也都露出喜色。

其余渡河队伍受阻,与他们没有丝毫关系,只要自己等人能够顺利渡河,就可以平白捡个天大功劳,何乐而不为?

果不其然,这支燕军顺利渡河,期间没有遇到任何赵军。

待两万燕军全部渡河成功,并在这处山林站稳跟脚以后,燕将才彻底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就算赵嘉领兵来犯,某亦丝毫不惧!”

“速速派人返回东岸,告知相国我等已经成功渡河,可以让其余各部集结于此,从此地渡河!”

燕将孟乐脸上满是兴奋。

如果其余地方渡河受阻,自己反而不费吹灰之力渡河,定是大功一件。

以前瞧不起自己的人,从此也会对自己刮目相待。

“将军,这里较为偏僻,树木、杂草丛生,我们是否应该先清理道路,为大军驻扎提前做好准备?”

有人跑去传信,有人却是出言提醒。

孟乐醒悟过来,急忙说道:“对,快去清理杂草、树木!”

推荐阅读:

深山修道的我被女主播曝光 从招魂开始的巫师之旅 铮铁之歌 千万别惹约德尔人 软包子她又掀桌了 逍遥房东俏房客 修真还行 随身空间重生在七十年代 余污 炮灰"攻"养成系统 我就是能投进 我们普通却不平凡 白蛇 仙子,请自重! 清浅问仙记 斗罗之不做舔狗 三国之开局拆穿连环计 白袍也穿越 高武:人到三十,超能力刷新 名门隐婚:傅先生,娇妻宠上瘾! 少夫人又黑化了 除妖师的狐妖娇宠 奢宠入骨 重生之小户之女 青春战歌 顶流秘踪 修仙未成,半道被抓 吞噬星空:源星归来 重生之一心只想搞事业 斗罗:从拯救女教皇开始打穿世界 我以妖种铸长生 薄暮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