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二把火(感谢书友‘六蝈蝈’的盟主打赏)

“嘎吱!”

“嘎吱!”

“嘎吱!”

绞车转动特有的声音响起。

本来倒在云梯车身上面的二段梯子,被缓缓竖起,也朝着城墙上面靠去。

云梯本来没有城墙那么高,然而这些二段梯子竖起来以后,就能堪堪与城头齐平。

下面有燕国士卒拉动绞车,上面有挠钩挂在城墙上进行固定,赵国守城士卒除非砍坏云梯,否则很难将其推倒。

与此同时,燕国士卒也纷纷踏上云梯,开启了攀爬之旅。

“礌石,砸下去!”

面对燕国有备而来的攻城,赵嘉没有丝毫畏惧,仍旧镇定自若。

他看着越来越多燕国士卒爬上云梯,才不慌不忙的下达了命令。

“轰隆隆!”

赵国士卒得到命令,纷纷搬起早就准备好的石头,顺着云梯顶端,朝下面狠狠砸去。

“啊啊啊!”

大石头从天而降的动能,绝非血肉之躯可以比拟。

石头滚落,燕军惨叫声不绝于耳,众多燕军宛若下饺子般,纷纷摔落到地上。

特别是那些被石头砸中的燕军,有些人脑浆迸裂,有些人胸腔破裂,有些人骨断筋折。

相比起起弓箭手的远程射杀,这种礌石所造成的杀伤力,明显更加巨大,也越加能够触动人们的神经。

那些摔到地上的燕国士卒,痛苦的哀嚎着,呐喊着。

然而此时双方,根本没有人管他们,仍旧持续着你死我活的攻城战。

没过多久,城墙下面就倒下了许多尸体,鲜血几乎将地面染红,其中还夹杂着类似于脑浆的白色汁液,以及那让人感到恶心的肠子。

相比起河岸旁的那次火攻,攻城战显得更加惨烈、血腥。

从未有如此经历的赵嘉,看着这般惨烈的画面,顿时感觉胃部翻涌,想要呕吐。

好在他意志力过人,知道自己如今身为统帅,绝对不能失态,否则就会动摇军心。

他深吸口气,努力压制着心中的不适。

他分散思维,想着如何去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那种不适感也越来越淡。

不仅仅是赵嘉。

似王若冰这些女卒,许多人也都脸色煞白,不少人甚至开始呕吐起来。

赵嘉没有责备她们,只是催促着众人各尽其责。

战争仍旧持续着。

礌石消耗非常迅速,燕军哪怕已经伤亡惨重,仍旧仗着兵多优势,发起了不间断的进攻。

“轰隆隆!”

城门口礌石被清理了,燕军搬走了挡在前面的尸体,再次推动冲车撞击着城门。

“滚木!”

赵嘉目光沉凝,指挥守城士卒用滚木砸人

滚木虽没有礌石那等杀伤力,却也能够极大限制敌军攻城,滚落下去以后,也能成为障碍物,拖延敌方行军、攻城速度。

赵嘉准备充足,滚木比礌石多了太多。

“咕噜噜!”

滚木倾泻而下,那些前赴后继攻城的燕军,再次遭遇重创。

负责撞击城门的冲车,哪怕上面有护盾保护,此时也快要被砸废。

随着时间流逝,城墙下面滚木越来越多。

无数燕国士卒,越过落在地上密密麻麻的滚木,在战鼓的催促下,持续攻城。

“是时候了!”

眼看燕国士卒与滚木已经犬牙交错,赵嘉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喃喃自语。

“开始抛柴禾、火油!”

随着赵嘉命令的下达,被堆积在城内的柴禾以及火油,迅速被搬到城墙上。

“哗啦啦!”

一捆捆柴禾被扔下去,正在督促攻城的燕国将校,见状全都脸色大变。

“撤退,撤退,速速撤退!”

那些久经沙场的燕国将校,也不顾此时没有鸣金之声,全都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然而,战场是如此嘈杂。

士卒们大多闻鼓而进,闻金而退,将校们此时的呐喊,显得如此无力。

“哗啦啦!”

柴禾扔下来后,火油亦是宛若下雨般倾泻下来。

这个时候,哪怕是普通士卒,也仿佛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恐惧顿时包裹全身。

“逃啊!”

这个时候,不用那些将校指挥,稍微有些见识的老卒,全都开始转头逃跑。

只有新征召入伍士卒,仍旧有些迷茫。

“啾啾啾!”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火箭从天而降,有的掉落在柴禾堆里,有些掉落在火油之中,有些掉落在滚木之上。

“轰!”

顷刻间,大火熊熊烧起,风云变色。

纵然是正在逃跑的燕军,也因为滚木、礌石这些障碍物的阻拦,逃跑速度并不算快。

烈火烧得如此突然,烧得如此猛烈,将本来已经昏暗的天色,照得宛如白昼。

“啊啊啊!”

烈火将燕军包围,他们在火中痛苦、哀嚎、呐喊,发了疯般逃跑。

仅仅片刻,城墙下就变成了人间地狱。

那些位于烈火中的燕军,痛苦自然难以言表,纵然是城墙上的赵国士卒,看到不断有燕军被烧成焦炭,也都感觉头皮发麻。

此刻,他们再看赵嘉的眼神,除了以往的崇敬以外,更多了份畏惧。

他们眼中的赵嘉,不再是那位一袭白衣、沉着稳定、温文尔雅的公子,而是一位挥手间,能让无数人凄惨死去的存在。

感受着众人眼神的变化,赵嘉也有些无奈。

并非他冷血嗜杀。

只是如今赵国处境艰难,若不使用非常手段,恐怕整个赵国都会灭亡。

此时的赵嘉,看着那些在烈火中哀嚎的燕军,其实心里也不好受。

他也感觉到了,强烈的罪恶感。

然而,慈不掌兵。

赵嘉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哪怕明知前面尸山血海,仍旧要义无返顾的走下去。

乱世,就是如此。

赵嘉不愿赵国灭亡,不愿看到赵人惨死,更不愿国破后被人肆意揉捏。

他想要改变历史,想要在这个大争之世,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那么,他的心必须要冷,必须为了胜利不折手段,如此方能崛起于乱世。

熊熊烈火,仿佛重新升起的太阳,照亮了本来已经有些昏暗的天色。

栗腹以及燕国诸将,立于后面观看着战局。

本来眼看天色逐渐昏暗下来,栗腹也有心下令撤兵。

只是他不听诸将劝告,大动干戈准备拿下顾邑,若就这么灰溜溜撤退,绝对是天大耻辱。

就在栗腹还在犹豫的时候,忽然看到城墙下面燃烧起的熊熊烈火,顿时感觉头皮发炸。

“啊啊啊!”

“救命啊!”

“我不想死!”

“救命,救命!”

哪怕隔着很远,哪怕战场非常嘈杂,栗腹此时仍旧能够隐约听到,那些被烈火包围的燕军士卒,临死前所发出的凄厉嘶吼。

寇水下游那场火,栗腹虽然也看到了,却没有真正目睹被烈火吞没的燕军,究竟有多么无助。

可是现在。

当栗腹看到那些在烈火中翻滚的燕军,听着他们那无助的呐喊以后,顿时感觉背后冷汗淋漓。

他忽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有朝一日,是否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撤兵,撤兵,速速撤兵!”

其余燕国将领,看到城墙下的情形,亦是心中大骇,纷纷大吼着。

这个时候,他们甚至忘记了栗腹的身份,甚至忘记自己这么做有可能得罪相国。

他们只知道,燕军今日败了,败得非常彻底。

他们不想再继续无谓的攻城,因为燕军士气变得低迷,纵然勉强继续下去,也不会再有丝毫建树。

事实也的确如此。

燕军今日渡河本就遭到初败,哪怕人数众多,士气也有些低落。

再加上攻城时临近黄昏,燕军渡河以及运输物资、战争器械,花费了大量时间,导致众人都饥肠辘辘。

战争持续到夜幕降临,燕军本就士气低迷,不愿再战。

奈何军令如山,栗腹没有下达撤退命令,哪怕燕军不愿再战,也只能继续坚持。

可惜到了现在,见识到这种惨烈的场面,不少新征召的燕国士卒,意志终于彻底崩溃。

此时,他们甚至开始埋怨栗腹,埋怨所有统兵的将领。

“撤退,撤退,速速撤退!”

栗腹也从震惊中回过神,大吼着撤退。

哪怕栗腹心中有多么不甘,也知道自己今日败了,败给了两把火,败得无地自容,败得无话可说。

第一把火,让燕军尝到首败的滋味,对燕军士气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第二把火,那就是在燕军意志薄弱,不愿继续作战的时候,彻底摧毁了燕军士气。

哪怕燕军真正损失的兵力不多,这种惨烈的景象,也让那些入伍没多久的燕军感到了害怕。

士气这东西,非常奇妙。

有时候士气宛若海啸,能够让浑身无力的士卒,再度充满信心奋力厮杀。

有时候却宛若恐惧源头,能够让兵马众多的军队,彻底崩溃。

“呜呜呜!”

鸣金声响起,宛若少女的呜咽,也似乎在为那些被烈火包围的士卒哭泣。

燕军撤退了,带着袍泽的尸体,也带着满心的惶恐。

纵然在撤退过程中,仍旧有不少新入伍士卒,频频回头观看那些被烧焦的尸体。

那些在火光中化为焦炭的尸体,仿佛乃死亡的宣告,让不少人心生恐惧。

“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像那些在寇水河畔的那些人,被突兀的烈火所吞没?”

“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像那些在城墙下面,躺卧在火油与滚木间,不能动弹的焦炭尸体?”

推荐阅读:

此后无余生 不一样的男妃子 人生模拟器:我开启了人生简单模式 替魂锁 锦鲤熟能生巧 临世剑修 重生之神算天下 全民御兽:我能看到进化路线 洪荒:我带领混沌魔神打穿诸天! 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 助理建筑师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医毒双绝:魔帝的音驭兽妃 溺爱萌宠:妖皇大人哪里跑 疯狂卷轴 我只想种田修仙 混沌鉴宝诀 佛系光环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六界传说 穿越纳米之心 美食:满级厨艺的我只想安静出摊 极品镇魂师 哥斯拉,继承核反应堆开始 异能重生:少女阴阳师 叶枫一支香烟 带着系统的万界旅行 都市一品狂少 警官叔叔太凶猛 给老祖宗上香,我阳间无敌 我的信徒来自地球 折花高手都市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