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弃城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城外燕军的声音,彻底点燃了顾邑守军情绪,不少人都声嘶力竭呐喊着。

“公子,是不是真的!”

司马尚大步来到赵嘉面前,眼中满是希冀,渴望能从对方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

其身后,王若冰以及诸位将校,亦是神情紧张。

赵嘉环顾众人,看着他们脸上的悲愤以及希冀,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忽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半个多月以来,众人齐心协力,奋死作战,屡次击退燕军。

哪怕赵军伤亡惨重,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仍旧有着坚定的信念。

可是现在,代邑守将不战而降的消息,却宛若晴天霹雳,轰击在了众人头顶。

代邑的陷落,对这些浴血厮杀的将士而言,绝对是沉重打击。

纵然代邑守将力战而亡,纵然代邑军民尽皆战陨,这样哪怕代邑最终易主,众人也不会遭受如此大打击。

相反,他们会憋着满腔怒火,会为了那些死去的国人,继续与燕军浴血厮杀。

现如今他们却得知,顾邑守将不战而降。

所有人都迷茫了。

哪怕顾邑守军人人奋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守城,哪怕顾邑守军都有赴死决心。

然而,其它地方的赵人,难道也如同他们这般?

在此之前。

顾邑守军或许以为,所有赵国将领都如同嘉公子这般,临战必身先士卒。

在此之前。

顾邑守军或许以为,所有赵国士卒都如同自己这般,报必死决心而赴战。

正是因为有这种信念,他们在面对二十倍于己的燕军,仍旧敢战,敢死战。

城外燕军的呐喊,仍旧断断续续传来。

所有人都双目赤红,死死盯着赵嘉,想要从对方口中,听到正确的回答。

赵嘉沉默。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封战报,递给了司马尚。

司马尚哆嗦着双手接过战报,看完以后浑身都在颤抖,脸庞都有些扭曲了。

“刺啦!”

继而,司马尚忽然将战报撕碎,转身对着众人大呼:“代邑军民死守半月,战死者十之七八,惜乎终被燕贼所破!”

“燕贼欲乱我军心,故意散播代邑守将投降之言论,其心当诛!”

“我等当以代邑军民为楷模,守住顾邑,纵死不退!”

司马尚双手紧紧捏住被撕碎的战报,红着眼睛对着众人嘶吼,不仅是想要维持住众人那摇摇欲坠的战心,也仿佛是在催眠自己。

司马尚的呐喊,让所有顾邑将官眼中,全都再次浮现出了战意。

他们不惧死,却害怕有人失去了脊梁,不进行抵抗就投降了赵国。

那样的话,纵然他们再如何浴血厮杀,最终都不能改变大局,反而会白白流血。

假如所有赵人都愿赴死,他们纵然死在此地,又有何妨?

“守住顾邑,纵死不退!”

此刻,哪怕王若冰这位女子,亦是挥舞着拳头,大声呐喊。

所有人都扫尽方才颓势,疲倦的脸上露出熊熊战意。

赵嘉看着脸色扭曲的司马尚,仿佛从其眼角看到有泪水滑落,不由心中微叹。

他知道,司马尚乃良将。

司马尚看完战报以后,哪怕心如死灰,哪怕对赵国未来开始迷茫,仍旧尽职尽责。

他知道自己的谎言,可能会让无数人枉死。

故此,司马尚内心悲痛,自责无比,恨不能以头抢地。

不过司马尚更知道,自己乃是都尉,乃是顾邑高级将官,绝不能让军心动摇。

否则,顾邑必破,中山故地都将被燕人所得。

为了守住顾邑,司马尚这才不惜撒谎欺骗众人,维持着众人那颗脆弱的战心。

赵嘉洞悉了所有,也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可是到如今,战略目标都已经达成,再继续死守顾邑,先不说能不能守住。

就算可以继续拖延时间,对大局而言,仍旧有害无益。

当然,放弃顾邑乃至整个中山故地,都是赵嘉、李牧、廉颇三人私下谋划。

这种事情太过隐秘,哪怕赵王都不知晓,赵嘉自然也不可能告知司马尚等人。

否则,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

赵嘉上前,伸手按住了正在鼓舞士气的司马尚,从其手中接过了战报。

战报虽被撕碎,简单拼凑过后,里面内容仍旧能够看见。

“代邑守将、代郡郡守,与燕军以十五日为约,约期既到,顾邑守将及代郡郡守开城纳降,代郡几乎尽为燕军所得。”

赵嘉缓缓念着战报里面的内容,声音嘶哑而冷漠。

本来被司马尚鼓起士气的众人,听到了那冷漠的宣读,战意顿时僵在脸上。

继而,无边的失落与愤怒爆发。

他们大声呐喊着,咒骂着贪生怕死、不战而降的代邑守将与代郡郡守。

不少人也都死死盯着司马尚,双目几乎能够喷出火来。

他们也在怨恨,司马尚为何要欺骗自己等人,难道是想要自己等人白白送死?

就连王若冰这个女军官,此时也是长大了嘴巴,眼中充满了绝望。

可以想象,这个消息被证实以后,顾邑守军士气必然顷刻间崩溃。

那时,顾邑就真的守不住了。

“为什么?”

司马尚双拳紧握,眼睛死死盯着赵嘉,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

赵嘉缓缓收起被撕烂的战报,并不答话。

“告诉我,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会有多么恶劣的影响么?”

司马尚踏步向前,双目喷火的盯着赵嘉,怒吼着。

“瞒得住吗?”

赵嘉回话,声音很轻、很淡,仿佛呓语,又仿佛叹息。

司马尚闻言,愤怒顿时僵在了脸上,继而仿佛被彻底抽干力气,身体软软倒在了地上。

他的信念崩坍,他的希望破灭,他的力气顷刻间被抽干。

这位总是在战场上冲在最前面,仿佛永远充满精力的猛将,终于倒下了。

“来人,速速找军医!”

赵嘉见状大骇,对着门外士卒吼着,心中也满是愧疚。

他知道,让司马尚这位年轻气盛,总是充满昂扬斗志的年轻人,接受这种失败,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可正如赵嘉所言那般,瞒得住吗?

纵然能够瞒住一时,也不可能瞒住太久。

当真相曝光的时候,顾邑守军所爆发出来的愤怒,将无人能够承担。

那个时候,赵嘉才会真正失去,这些为家为国舍身忘死的人。

待甲士将司马尚抬走以后,赵嘉疲惫的揉了揉眉头,说道:“传我军令,烧毁带不走的有用物资,准备撤退!”

赵嘉的话,宛若晴天霹雳,在众人耳畔炸响。

他们虽然因为代邑守将投降的事情,感到愤怒,感到迷茫,感到害怕。

然而,所有人几乎都知道,顾邑对整个赵国的重要性。

假如此时撤退,那就是将整个中山故地,全都拱手让给燕国,对赵国而言,绝对是无法接受的损失。

惊愕过后,王若冰首先呐喊出声:“公子,你不是说过,此与燕国战,汝当冲锋在前!”

“此与燕国战,汝当悍不畏死!”

“此与燕国战,汝当寸土必争么?”

“纵然代郡失守,纵然代邑守将不战而降,可是你还有我们。”

“我们皆有赴死之心,决不愿舍弃顾邑!”

听着王若冰那坚定的宣言,看着对方脸颊上的伤口,赵嘉内心翻涌。

他知道,她绝对不是在说场面话,而是真的带着赴死之心。

赵国正是因为有这种人,才能屡屡挡住强敌,才能让诸国不敢小觑。

他们,才是赵国的脊梁!

赵嘉脸色变得温柔起来,轻叹道:“消息传扬出去,城内必然军心动摇,如今顾邑早已摇摇欲坠。”

“若再不撤退,恐怕我等都要死于此地。”

王若冰没有理会赵嘉温柔的语气,大喝道:“公子莫非怕死,想要逃走!”

“你曾经可是说过,不敢保证,能够带领我们全部活着离开战场!”

“但可以保证,只要我们有敢战之心,哪怕最终寡不敌众,也必然会让燕人付出更大代价。”

“不敢保证,能够击败燕国侵略者!”

“但可以保证,此举国之战若不能胜,你,王长孙赵嘉,定会血染沙场,绝不苟且偷生!”

王若冰双目泛红,本来十分好听的声音,此时都有些嘶哑。

她学着赵嘉当时在校场上,振臂大呼的模样吼道:“我要让燕人知道,赵国老人不可欺,赵国妇人不可欺,赵国孩童不可欺!”

她贝齿紧咬,双目死死盯着赵嘉,喝道:“这些,就是你曾经的宣言。”

“可是现在。”

“你怕了,你想退缩了,你想逃走了!”

“你想将顾邑拱手让给燕军,想让敌人铁骑在中山故地驰骋,想让我赵国失去最富庶的土地!”

“我,王若冰,纵为女子,亦瞧不起你!”

“也是我瞎了眼睛,相信你能够带着我们寸土必争,带着我们看到胜利。”

言毕,王若冰扔掉头盔,转身就走。

隐约间,赵嘉仿佛能够看到,有泪水在空中洒落。

其余诸将,也被王若冰方才那番话所感染,看向赵嘉的眼神中,也带着些许异样与复杂。

赵嘉目送着王若冰离去,看着那在地上转动的头盔,忍不住紧握双拳。

他在心中呐喊:“我,赵嘉,不畏死,也绝没有错!”

推荐阅读:

终末女武神:灭绝人类你们敢吗? 开局被女总裁强推了? 意乱情迷 港综枭雄,从照顾大嫂开始 美女赢家 明朝大贪官 武侠世界仗剑行 杀无尽 君九歧墨枭 我有一本勾魂册 大唐皇爷 巨星 绯闻影帝宠妻入骨 潜伏在总裁身边 无限放映厅:开局播放奥创灭世 侠之不敢为 无悔最后这一生 破产之后,我觉醒了探马系统 重踏修真路 夫妻修仙:我和道侣靠种植崛起 高手很低调 1644英雄志 果园飘香之独宠医妃 日记被绿茶女友曝光了 我为兵主百无禁忌 狄仁杰:多子多福,纳妾如燕小梅 朱元璋:开局看朱棣靖难直播 灵显真君 重生成笔的日子 血日之下 我在木叶的躺平模拟器 我是终极神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