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断后(感谢书友‘肃默先生’的盟主打赏)

军心不稳,何以御敌?

正如栗腹猜测那般,当顾邑守军得知代邑之事以后,当即宛如当头棒喝。

他们在震惊之余,纷纷拼命的咒骂着,哭喊着。

他们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浴血厮杀,无数袍泽为之战死的顾邑,还能否守住。

他们也不知道,赵国重地中山,是否会因为顾邑的陷落,而全部易主。

面对此等境况,赵嘉没有丝毫犹豫,下达了撤退命令。

燕军主帅营帐。

“什么,赵嘉弃城而走,顾邑已经成为一座空城?”

栗腹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当即大喜过望,而后喝道:“速速占领顾邑,并且派人向大王报捷!”

如今的栗腹,只想获取战功,保住自己四十万大军统帅的位置。

假如继续拖延下去,待燕王请回乐间,且下达诏书以后,栗腹就无力回天了。

“相国,赵人军心不稳,仓皇而逃。”

“我等何不趁此良机,引兵追杀,扩大战果?”

有些激进的燕国将领,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当即野心勃勃,想要长驱直入占据中山全境。

栗腹闻言,亦是有些心动。

只不过,想到了赵嘉的狡猾,栗腹又有些迟疑了。

左右见状,急忙劝道:“顾邑既破,中山全境无险可守,料想大军所过之处,必然摧枯拉朽!”

“而且,相国难道没有发现,顾邑守军大多都为老弱?”

“如此重城都由老弱把守,由此可见赵国无人可用矣,我等有何惧哉!”

“卿秦统兵二十万攻掠北地,战功赫赫,反观我等拥兵四十万,却战果寥寥。”

“若不能趁势迅速占领整个中山,大王必然以为我等无能,还望相国速下决断!”

栗腹闻言,脸色不停变换,最后终于咬牙答应下来。

于是乎,就在燕军拿下顾邑的同时,栗腹兵分数路攻打中山境内各个城池。

栗腹自己,却是亲率燕国精锐,长驱直入南下追击赵嘉。

官道上,赵嘉率领顾邑残军撤退。

他骑在马上,感受着肩膀处传来的阵阵疼痛,脸色不禁有些发白。

这个时代,医疗水平并不算好。

再加上赵嘉接连征战,这几日又不眠不休逃脱燕军追杀,以致伤口崩裂,有些感染。

不仅仅是赵嘉。

顾邑守军在撤退途中,许多伤兵都因伤口感染,永远的留在了路上,成为了燕军得以炫耀的战功。

曾经逃出来的万余顾邑守军,此时也只剩下不到八千。

他们脸上,满是惶恐与麻木,再也没有了往日悍不畏死的风采。

“咚咚咚!”

隐约传来的战鼓声,让赵嘉那有些眩晕的脑袋,重新变得清醒起来。

“让兄弟们坚持住,前面就是滹沱水,只要渡过滹沱水,我们就能在昔阳城内进行休整!”

赵嘉喉咙有些干涩,嘴唇也因为缺水干裂起来,脸上满是风尘之色,丝毫没有了往日公子如玉的风采。

不得不说,赵嘉的话还有些作用。

本来已经麻木、疲惫不堪的士卒,闻言眼神终于变得灵动了些许。

就连那沉重的步伐,此时也变得轻快起来。

“公子,燕军先锋铁骑紧追其后,滹沱水上桥梁又极其狭窄,若是不派人断后,燕军铁骑在我等渡河时突兀杀至,后果难以想象!”

司马尚催马向前,低声禀报。

他虽然对赵嘉放弃顾邑耿耿于怀,然而事到如今,终究还是无话可说。

他也知道,若廉颇不能短时间内率领主力,前来救援顾邑,顾邑守军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挡住燕军进攻。

相反,顾邑守军反而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他有些想不明白,向来用兵如神,其疾如风的上将军廉颇,此次为何屡次拖延,半月时间都没有领兵抵达顾邑。

司马尚想不明白,却也只能将疑惑暂时压在心底。

如今的司马尚,只想着如何带领这支残军,安全的渡过滹沱水。

赵嘉闻言,当即眉头微皱。

他也知道,司马尚的担心没有错,可兵败如山倒。

赵嘉在宣布放弃顾邑的时候,这支军队军心已散,想要在这个时候组织人断后,或许并不容易。

好似看穿了赵嘉心思,司马尚深吸口气,道:“末将既入死士营,领兵断后义不容辞。”

“然经历数次大战,死士营伤亡惨重,必须加入新成员,方能暂时挡住燕军铁骑。”

“还望公子从军中挑选人马,助我断后!”

赵嘉闻言,当即肃然起敬。

他正色道:“此乃野外,并非守城战,若遭遇燕军铁骑,断后兵马可能全军覆没。”

“司马都尉,你可想好了?”

司马尚怆然一笑,说道:“顾邑已经丢了,我不想这些曾经浴血厮杀的将士们,都战死在呼沱河畔。”

“中山故地已失,既然不能守住顾邑,或许战死沙场,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赵嘉沉默,内心也无比愧疚。

他是多么想告诉司马尚,廉颇没有及时率领援军抵达,以及顾邑的丢失,都是在诱敌深入。

他想让这位骁勇善战的将领振作,想让司马尚打消玉石俱焚的想法。

可惜的是,赵嘉不能告知司马尚。

而且,断后最佳人选,也非司马尚莫属,其余人未必能够担此重任。

“此次断后之人,九死一生。”

“除了死士营原有士卒,余者当自愿报名,不能强求。”

赵嘉感觉,自己亏欠这些士卒太多,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强迫那些无辜的生命前去送死。

司马尚闻言,却是惊道:“若不强求,谁愿赴死?”

面对司马尚的质问,赵嘉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位清丽的女子。

她,或许并非唯一。

除她之外,仍旧有许多将士,抱着赴死之心前来投军。

“会有人的。”

赵嘉如是回答,仿佛是在坚定司马尚信念,又仿佛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念。

司马尚满心狐疑,就开始在军中挑选自愿者。

因为有赵嘉的交代,司马尚把这次断后的重要性以及危险性,都毫无保留的告知众人。

眼看前面就是滹沱水,只要过了这条河,就不用再担心燕军的追击。

这个时候,出于人类的求生本能,出于人类自私的天性,的确应该很少有人愿意断后。

出乎司马尚预料的是,众人在沉默过后,前来报名之人居然络绎不绝。

那些人中,大多都是老人。

他们知道,自己本就生命无多,与其苟延残喘,倒不如把活着的希望留给年轻人。

只有年轻人,才是赵国的未来。

当然,幸存下来那些年轻力壮的士卒,不愿眼睁睁看着老人为他们赴死,也有许多人前来报名。

以至于,最后报名断后的人数,居然远远超过预期。

赵嘉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抓着缰绳的手都忍不住颤抖,内心也久久难以平定。

“尽量挑选年迈者断后,让年轻人活下去。”

赵嘉的话,让司马尚双目通红。

他怒吼道:“他们已经为赵国流尽的鲜血,他们家人也有不少为国战死!”

“我等既然已经长大,为何还要生活在老人的羽翼下!”

面对司马尚的质问,赵嘉不知道应当如何回答。

从理智上来讲,赵嘉保全青壮的想法并没有错,反而是聪明的决定。

可惜的是,人类都拥有感情。

那些舍命断后的老人中,就有当初在征兵处,赵嘉见到的那位瘸腿老人任庸。

任庸儿子死于长平,妻子在邯郸保卫战中战死。

就连他自己,大腿也被射中,导致留下残疾,走路只能一瘸一拐。

这样一位老人,赵国已经欠他太多。

他本应该得到国家津贴,无忧无虑安度晚年,却在这个时候,仍旧为国而战。

甚至于,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老人愿意舍弃生命,为大军断后。

赵嘉心中有负罪感。

可惜他是三军统帅,也是未来赵国的王,必须为整个大局考虑。

这也就注定了,赵嘉不能意气用事。

“此乃,军令!”

赵嘉不知道怎么回答司马尚,最终只能摆出军令。

司马尚纵然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也只能领命而去。

“一将功成万骨枯。”

看着司马尚离去的背影,赵嘉忍不住轻声呢喃着,眼中有痛苦,也有迷茫。

推荐阅读:

梦想为王 导演请到位 葬剑种田 离谱模拟器 我的武功竟然带特效! 又把反派带歪了[快穿] 我的道法来自神话志怪世界 拯救的佛修是个黑心莲 穿越之我是蛮小满 自驾游到大唐,撞飞李世民! 愚者之石 我是书里没有的角色 妖怪管家 我有一条大青虫 最后的深爱 等风来 良缘锦绣种田忙 木叶之我的老婆是纲手 末世庇护所 鉴宝黄金瞳 地球被诅咒了 为动画制作献上美好祝福 齐天大圣之颠覆西游 都市医武战神 弱冠笙歌 超能暴乱 直播的恋爱日常 完美之双重卧底 重生之娱乐顶流女王 诸天:从完美开始 非人哉中的恋爱物语 我的心魔是天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