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老卒

道路狭小。

司马尚统帅先登营,占据地利优势,以山石、树木堵路。

“趁着燕军尚且没有追来,大家先好好休息吧。”

看着疲惫不堪的众人,司马尚吩咐道。

半个多月以来,顾邑守军本就透支着自身精力,非常艰苦才堪堪守住城池。

撤退途中,由于燕军不间断的追杀,赵军都没有休息过,早就疲惫不堪。

这样的队伍,战斗力堪忧。

“呼呼呼!”

小胖子齐轩听到命令,当即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丝毫没有了往日的贵族形象。

“累死了!”

齐轩嘟囔着,曾经圆滚滚的脸庞,此时也消瘦了些许。

“小轩啊,你为什么坚持要来断后?”

瘸腿的老卒任庸,坐在齐轩身旁,轻轻抚摸着手中的长矛。

齐轩歪着脑袋,反问道:“庸叔,你又为何留下?”

按理来讲,任庸不过一介黔首,齐轩却是贵族子弟,二人身份相差太远,根本不可能以叔侄相称。

然而,他们当初在一个征兵点相遇,又被安排在相同的队伍。

齐轩这个曾经的纨绔,由于初次上战场,没有丝毫经验,数次险死生还。

若非任庸屡次舍命相救,恐怕齐轩早就被燕军所杀。

战场上的袍泽友谊,胜过了二人俗世身份,故此齐轩直接称呼老人为庸叔。

老人擦抚摸长矛的右手,停在了半空中。

过了半晌,他才缓缓说道:“家中只剩下我一人,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况且我年龄大了,就算此战侥幸不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与其苟延残喘,倒不如多杀几个燕军,尽可能让你们年轻人活下去。”

老人的声音很轻,也很平淡,不似赵嘉那般慷慨激昂,也不似赵嘉那般能够鼓动人心。

可是听在小胖子齐轩耳中,他却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老人戎马一生,上任赵王在位的时候,就屡次被征召入伍,南征北战。

后来因功受赏,娶了妻子、生了两个儿子,本应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可惜的是。

长平之战,老人两个儿子入伍,大儿子战死沙场,小儿子被俘以后遭到坑杀。

两个儿子的阵亡,让老人几乎崩溃。

好在强烈的仇恨,支撑着老人坚持了下去,并且活到了现在。

后来秦军围困邯郸,老人与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儿媳,都登城御敌。

结果老人妻子被乱箭射死,老人大儿媳受伤,因为治疗不及时,感染而死。

就连老人自己,大腿也被箭矢射中,从此留下了残疾。

及至后来,老人小儿媳改嫁,家中只剩下老人,孤苦伶仃的守着院子。

这位身经百战而不死的老卒,从此畏惧黑暗、畏惧孤独,数年来饱受煎熬。

是以,此次燕军攻赵,老人虽然可以免受兵役,仍然毫不犹豫主动请战。

或许在老人看来,纵然死在战场上,也好过独自一人,守着空荡荡的屋子更好。

“庸叔,此战我们都要活下来。”

“我们不仅要活下来,还要将燕国贼人全部赶出赵国。”

“以后,你就不用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屋子了,随我回到家中,免受孤独之苦。”

“此战过后,我就娶妻生子,到时候还要庸叔帮我带孩子呢。”

齐轩起身,抓住老人的手臂,郑重说道。

他出身贵族,曾经更是纨绔子弟,自然非常怕死。

此次之所以坚持留下来断后,也是因为老人的缘故,他不想老人战死沙场。

老人闻言,浑浊布满血丝的眼中,顿时露出了惊人光彩。

有谁真的想死?

老人只是厌倦了孤独,想要拖着残身为赵国出分力,这才抱着必死之心入伍。

若以后真能摆脱孤独,真能抱着小孩在庭院内玩乐,他愿意永远活下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

“战事结束以后,你多纳几个小妾,生一大堆孩子,我帮你带。”

齐轩咧开了嘴巴,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后重重点头。

“其实我看庸叔身体也十分健朗,到时候也给你纳一房小妾,说不定还能生个大胖小子。”

听着齐轩调侃的话语,老人顿时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打在了对方脑袋上,而后笑骂道:“我都这把年龄了,还怎么生儿子。”

齐轩将脸凑过来,贱兮兮的说道:“就算不能生儿子,等冬天天冷的时候,也可以帮庸叔暖暖被窝啊。”

任庸闻言,却是露出心动之色。

如今赵国女多男少,官府也鼓励男子多纳小妾多生子。

别看任庸已经五十二岁,真要再娶个小妾,说不定真有希望生个儿子。

“踏踏踏!”

就在老人憧憬的时候,大地开始轻轻震动起来,马蹄声也隐约从远处传来。

“燕军来了。”

“备战,备战!”

司马尚猛然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手中长矛,对着士卒们大声呐喊。

听到司马尚的呐喊,老人以及齐轩,不敢有丝毫怠慢,纷纷爬了起来。

“长枪兵守住正面,弓箭兵自由点射。”

“其余人马,登上两旁山地,准备死战!”

赵军是从官道上逃跑,官道大多十分宽广,沿途地形也颇为平坦。

这种地形,本不容易阻拦追兵。

司马尚也是挑选再三,才找到这么一个位置,能够有效克制燕军铁骑。

此地中间道路并不十分宽广,经过乱石、木头堆积以后,道路更是被拦腰截断,使得燕军铁骑不能随意冲锋。

只不过,两旁类似土包的小山,根本没有办法完全封锁住燕军的进攻。

可以预料,惨烈的厮杀即将展开。

“杀啊!”

战争爆发的非常迅速,燕将也是预料到,赵嘉所率的顾邑溃兵已经抵达滹沱河畔。

只要燕军此时追至,让铁骑横冲直撞,定能大破赵军。

至于赵嘉有可能派人断后,也早在燕将预料之中。

燕将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故此哪怕明知这个地形作战,对骑兵非常不利,仍旧毫不犹豫下令发起了进攻。

当然,此时的燕军铁骑,全都弃马当做步卒来用。

饶是如此,这些年轻精壮、又养精蓄锐的燕国士卒,对于大多为老弱,且早就疲惫不堪的赵国士卒而言,仍旧是极其强悍的对手。

战争爆发的迅速而猛烈,双方刚刚接触,就已经血肉横飞。

“噗噗噗!”

任庸、齐轩二人肩并肩,站在乱石、木头后面,看到有燕军翻越障碍物冲来,就毫不犹豫的刺出了手中长矛。

相比起才开始的青涩与胆怯,如今的小胖子齐轩,出手精准而狠辣。

他已经见惯了生死,知道想要在战场上活下去,就只有想尽办法杀死敌人。

战场上的任何迟疑和胆怯,都会害人害己。

长矛入肉,鲜血迸溅。

“啊啊啊!”

不得不说。

这些燕国铁骑哪怕弃马作战,仍旧凶悍无比,远非寻常士卒所能比拟。

哪怕齐轩手中长矛,已经刺入了对方身体,那位燕国士卒仍旧没有退缩,反而挥舞着手中长矛,朝着齐轩脑袋刺来。

齐轩见状,急忙弃矛,而后急忙侧身躲过对方长矛,顺手捡起一块石头,朝着对方头上砸去。

“咚!”

脑袋被石头砸中,那个燕国士卒顿时感觉脑袋有些发昏,再加上身体被长矛洞穿,握住长矛的手都有些颤抖。

齐轩反手夺过对方手中长矛,尚且来不及调转矛头作战,就看到又有燕国士卒,挥舞着长矛向自己刺来。

“噗嗤!”

千钧一发之际,老人手中长矛宛若蛟龙出海,直接洞穿那人喉咙。

“噗嗤!”

长矛拔出,鲜血喷溅而出,将二人衣服都染成了红色。

“杀敌的时候,尽量刺向对方要害,免得遭受反扑!”

老人目光宛若鹰隼,无比锐利,在作战的时候,仍旧没有忘记教导齐轩、

齐轩并不答话,而是迅速调转矛头,继续投入厮杀中。

战况无比激烈。

这支燕国精锐,此时纵然没有骑马,仍旧凶悍异常。

赵国军队,才开始仗着地势,还能堪堪挡住燕军进攻,可是随着燕军悍不畏死的扑杀,赵国军队渐渐开始落入下风。

“啊!”

齐轩身边不远处,某位六十多岁的老卒身体被洞穿,痛苦的嘶吼着。

老卒虽然年迈,却是百战之兵,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索性不顾对方插在自己身上的长矛,奋力上前将敌人抱住。

“杀!”

看着那位熟悉的老人即将死去,齐轩感觉心中热血翻涌,奋起余力一矛将那位被抱住的燕军刺死。

“啾!”

可就在此时,箭矢从远处呼啸而至,居然不分敌我倾泻而下。

齐轩亡魂大冒,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

“小心!”

任庸急忙丢下自己的对手,疯狂朝着齐轩扑来,用身体将其护住。

“噗噗噗!”

箭矢倾泻而下,老人身中数箭,鲜血潺潺流出,浸透了齐轩的衣服。

齐轩拼命抬头,看着老人脸上痛苦的神色,眼泪再也忍受不住,哗啦啦流了下来。

“活下去!”

老人虽气若游丝,仍旧鼓励着齐轩活下去,而后身体彻底失去了生机。

“啊啊啊!”

“啊啊啊!”

齐轩大吼,撕心裂肺的呐喊,却怎么也不能改变老人被射死的事实。

这,就是赵国老卒。

他们虽然年迈,却愿意用身体,为年轻人挡住箭矢,为他们争取活路。

推荐阅读:

繁华斩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导演请到位 旺夫农女的诰命路 X编剧室 戏如婚 重生之女军医 最强中介系统 开局就失业:返乡途中卖盒饭风熄花 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 [综]家有家规 亿万萌妻撒个娇 沙梓杰张鹰琴 夜云七七椰奶 我有一个真理眼 一念成婚:毒舌总裁请入房 黑科技制霸手册 猴战西游 武之掌控 诡异降临:我成了一名医生 恐怖茶馆:我只卖大凶之物 重生之我的A V男优生活 神医农妇:萌宝乖乖让我抱 七绝轮回刃 开局有个签到系统 迷情虐爱:复仇天使的诱惑 我的未婚妻是剑圣 猪八戒来也 必须有一位巫妖王 综武:从少林寺开始,破戒就变强 恋爱技能可以打败魔王吗 猩红降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