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浮桥上

大风起,云飞扬,鼓声冲天际,鲜血洒丘陵。

半个时辰惨烈的厮杀,燕军已经完全攻克赵军阵地,赵军战死者过半。

“都尉,你率领年轻人先撤。”

“我们,断后!”

头发花白的老人,哪怕双腿抖若筛糠,仍旧用长矛支撑着身体,对着司马尚大吼。

“我,还能再战!”

司马尚披头散发,头盔不知道掉在了那里,脸上以及身上都沾满了鲜血。

他由于厮杀太过勇猛,双手虎口都已经迸裂,鲜血潺潺流出。

饶是如此,司马尚身体仍旧站的笔直,眼中充满疯狂的战意。

“赵国已经死了太多人,你难道还要让这些舍生为国而战的年轻人,继续无谓的流血吗!”

“这里已经守不住了,此时不退更待何时!”

头发花白的老卒呐喊,声音嘶哑而痛惜。

他久经战阵,自然知道赵军败局已定,根本不可能再挡住燕军的进攻。

假如此时不退。

待燕军搬开挡在路上的山石、树木,就会乘骑战马,将所有赵军斩尽杀绝。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撤退,才有生还的希望。

司马尚双目赤红,环顾战场上众多赵人尸体,脸上青筋暴起。

“撤!”

司马尚咬紧牙关,虽恨不能杀尽燕贼,终究还是下达了撤退命令。

若此时再战,除了逞匹夫之勇以外,对大局根本无益。

半个时辰的狙击虽时间不长,却也足够赵嘉带着麾下人马,全都撤回滹沱水南岸。

司马尚等人虽伤亡惨重,断后的任务已经完成。

“把轻伤年轻女人全部带走,重伤者以及老卒留下,随我杀敌!”

头发花白的老卒,高高扬起手中长矛,对着剩余赵国士卒呐喊。

司马尚闻言,身体颤抖。

他知道老卒意思,若任由燕军搬运路上山石、树木,要不了多久便能打通道路。

那个时候,燕国铁骑衔尾追杀,司马尚等人恐怕都逃不走。

留下重伤者与老卒,既为了不让他们拖延大部队撤退的速度,又是为了留下来,以生命拖延燕军清理路障。

司马尚内心翻涌,恨不能返身与老卒奋死作战。

可是理智告诉司马尚,这个时候带领剩余的数百人撤退,才是最佳选择。

“老卒不死!”

“赵国不亡!”

司马尚高高举起手中长矛,扯着喉咙大声吼叫。

“老卒不死!”

“赵国不亡!”

所有正准备撤退的士卒,也都心情激荡,用尽浑身力气呐喊着。

“哈哈哈!”

留下来的老卒闻言,尽皆仰天大笑,声音雄壮、豪迈,丝毫不见悲痛与惶恐。

“烽烟起兮,投军来。”

“投军来兮,战四方。”

“战四方兮,血染疆场。”

“血染疆场兮,英魂归故乡!”

老卒们仰天大笑,整齐的唱着赴死之歌,而后开始朝着燕军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夕阳西下,满天红霞,宛若被鲜血浇灌而生。

天空与大地,此时都变成了红色,那是壮士不屈的呐喊,是赵人不败的信念。

“呜呜呜!”

王若冰走在撤退的队伍中,这位坚强而骁勇善战的女子,听着那赴死的宣言,听着那慷慨的歌声,再也忍受不住,失声痛哭。

哭声,仿佛能够传染。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撤退的士卒,都开始了抽泣。

就连司马尚这个都尉,亦是感觉鼻子发酸,哪怕努力隐忍,眼泪终究还是从脸颊滑落。

“加速,行军!”

“莫要让他们的血白流!”

司马尚抹掉眼泪,转头对着数百人嘶吼,布满血丝的眼中,透露出凶狠的光芒。

几乎同时,所有人都止住了哭泣。

哪怕他们心中悲戚,哪怕他们心怀愧疚,此时都咬紧牙关,抹着眼泪加速行军。

因为他们知道,留下来的老卒挡不了燕军多久。

待老卒、伤病尽皆战死,待道路上的障碍物被清理完毕以后,燕国铁骑很快就会追上来。

若不能尽早渡过滹沱水,这支数百人的残军,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滹沱水南岸。

赵嘉看着最后一个人走过来,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轻松之色。

“他们,真的挡住了燕军!”

赵嘉朝着北方眺望,眼中露出复杂之色。

“杀啊!”

就在此时,远处隐约传来些许喊杀声,赵嘉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公子,燕国追兵来了,断桥吧!”

都尉赵辨眺望远方,看着那飘扬的燕国战旗,急忙劝到。

赵辨,才能虽不及司马尚,却也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年轻将领,深得赵嘉器重。

赵辨和司马尚一样,亦为将门之后,熟读兵法战阵。

再加上对方年轻、可塑性极强,经过培养、历练,日后也能成为栋梁之才。

听到了赵辨的话,赵嘉眉头微微皱起,抬头眺望远方。

远处,燕军纵马驰骋,数百先行撤退的赵国士卒,终究还是没有跑过战马。

追逐战若被骑兵赶上,赵军下场可想而知。

哪怕他们全都悍不畏死,仍旧被冲得七零八落,数百人唯有百余人逃到了岸边。

“快走,前面就滹沱水,只要过了河,就能活下去!”

司马尚大吼。

燕军铁骑追来,若非不断有人自告奋勇,以血肉之躯进行阻拦,恐怕赵国士卒早就全军覆没。

饶是如此,他们现在也都耗尽了力气。

滹沱水以及木桥的出现,让剩下百余人精神大振,纷纷鼓起余力发起了冲锋。

“踏踏踏!”

然而,燕国铁骑跑的太快,没过多久便再次追了上来。

“糟糕!”

司马尚见状,不由心中发寒。

若燕国铁骑此时发动冲锋,一个回合就能让剩下的百余人伤亡惨重。

“律律!”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燕国铁骑靠近百余赵国残兵以后,居然没有着急发起冲锋,反而不急不缓吊在了后面。

司马尚脸色铁青,很快就洞悉了燕军的想法。

滹沱水南岸,赵辨急忙说道:“公子,燕军紧紧跟在溃逃的我方士卒身后,就是为了趁机渡过滹沱水。”

“若再不斩断浮桥,待燕军冲过来以后,悔之晚矣!”

赵嘉深吸口气,看着司马尚、齐轩这些熟面孔,脸色不禁有些扭曲。

他想要救下这些人。

然而,当赵嘉转头,看着早就疲惫不堪,稀稀落落躺在各个地方的溃军,终究还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再等等!”

不过很快,赵嘉就再度睁开了眼睛,看向对岸燕军的眼中,充满了莫名情绪。

“公子!”

赵辨大急,想要再劝。

“我说,再等等!”

嘉非常罕见的转身怒吼,让赵辨呆愣当场,不敢出言再劝。

“所有人起身,准备作战!”

赵嘉看着那些瘫倒在地,几乎已经失去全部斗志的溃军,大吼起来。

“糟糕!”

滹沱水北岸,当司马尚看不到这幅情景的时候,顿时暗道不好。

他知道,公子嘉意气用事了。

“渡河,速速渡河!”

司马尚无奈,虽明知赵嘉中了燕人诡计,仍旧对着身边人呐喊,让他们快速渡河。

“哪怕死,我也要挡在桥上,不让燕军渡河成功!”

司马尚想起了那些战死的老卒,眼中闪过仇恨之色,已经暗自下定了决心。

燕军阵中。

燕将看到浮桥未断,对面赵军反而严阵以待之后,嘴角不由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优柔寡断,赵嘉,不过如此!”

“跟在这些溃兵身后,强渡滹沱水,无论如何也要冲到对面!”

燕将下达命令,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只要能够率领麾下铁骑渡河,燕将就有十分信心,彻底击溃对面残军。

司马尚跳到浮桥上,感受着桥身在水面上轻微的晃动,心中微动。

这个时代,修桥技术没有后世那么发达。

故此,大河之上的桥梁,大多都是浮桥,所谓浮桥,就是将众多类似于舟的漂浮体连接起来,构建成的桥。

这种浮桥制作简单,运载量也非常不错,甚至可以行车过马,是这个时代最主要的河上交通枢纽。

当然,为了更好的固定浮桥,各个浮舟之间连接的绞索也极其坚固,其中还夹杂着非常珍贵的精铁,就连刀剑都很难砍断。

“只要砍断绳索,就能让后面追击的燕军过不了河。”

司马尚目光灼灼,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燕军看到赵国溃兵开始渡河,纷纷纵马跟着上了浮桥,紧紧追在赵军身后。

“弓弩手准备,若是发现有人想要砍断绞索,立刻射杀!”

司马尚能够考虑到的问题,燕将又岂会不知?

他让弓弩手严加防备,丝毫不给赵军砍断绞索的机会。

百余赵国溃兵尽皆登上浮桥,燕军纵马紧随其后,居然也上来了百余人。

只要这支赵国溃兵登岸,身后那些燕国铁骑,也能紧跟着登岸。

纵然会遭遇赵军阻击,纵然燕军也会伤亡惨重,只要最终能够顺利渡河,再大损失都值了。

“可恶!”

打算半路砍断浮桥司马尚,转头看着那些严阵以待的燕军弓弩手,顿时感觉心中发寒,忍不住暗骂出声。

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机会砍断绞索了。

“难道,真让这些燕军跟在我们身后,顺利抵达对岸?”

推荐阅读:

为婢 我要娶女主! 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 我的系统见不得炒CP 开局百万灵石 洪荒:至尊童魔,瑶池女帝 诡异代理人 这个诸天不正经 欲做凡人终成仙 魔教毒医 全球逃生:开局获得无德地图 龙帝殿 成神回归,呃!回归失败 理智派女友 依傍竹林乐逍遥 有你,也有光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 龙晓婕探奇之旅 我师傅才是幕后大佬 穿越聊天群:从铠甲开始掠夺诸天 武学模拟器:嫂嫂,我一滴都没了 仙武之逆流而上 二代废材 重生之超级透视学生 长生武道:从九龙夺嫡开始吃瓜 你肯定是喜欢我 九十年代二姑姑 读心侯府团宠小奶宝,爹娘杀疯了 [娱乐圈]我的人鱼小姐 暗流涌动之望君多珍重 寻叶情仙 网游之我能颠倒概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