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滹沱河畔

“前面之人速速过桥,后人随我断后!”

司马尚明知自己等人,暴露在燕军弓弩手的视线下,仍旧怒吼着。

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去做些什么,很可能会连累南岸大队人马。

代邑守将不战而降,以及顾邑的丢失,让许多溃兵失去了斗志,再也不似往日那般有赴死之心。

他们这些自愿断后的死士,几乎包含了绝大多数还有向战之心的士卒。

“杀!”

几十个落后的赵国士卒,得到命令后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返身朝着燕军杀去。

“噗嗤!”

“噗嗤!”

“噗嗤!”

那些燕国精骑,早就在后面严阵以待,看到居然有赵国士卒返身厮杀,当即毫不犹豫刺出了手中长矛。

长矛入肉,鲜血喷溅,尸体倒地,被战马无情践踏。

没有了障碍物的抵挡,赵国士卒面对燕国铁骑的时候,是如此脆弱。

“铛!”

司马尚目眦欲裂,眼见事不可为,当即挥舞起手中长剑,朝着绞索砍去。

“铛!”

可惜的是,为了浮桥的安全性,绞索之中掺杂有精铁,极难斩断。

司马尚连砍两剑,绞索都没有丝毫动静,眼中不由露出绝望之色。

“啾啾啾!”

后面燕国弓弩手,早就密切注意着,是否有人会砍断绞索,看到司马尚举动以后,当即开始射箭。

“铛铛铛!”

司马尚不愧是沙场宿将,反应非常迅速,急忙挥舞长剑格挡箭矢。

“噗嗤!”

然而,箭矢太过密集,司马尚终究还是中箭,身体朝着水中倒去。

“都尉!”

左右见状全都大呼,想要救下司马尚,奈何已经来不及了。

“公子,断桥!”

落水之前,司马尚用尽力气大吼。

“啊啊啊!”

与此同时,燕国铁骑已经发起了冲锋,浮桥前面赵国士卒纷纷殒命,尸体也被战马践踏着。

“噗噗噗!”

那些紧紧跟在后面的燕国弓弩手,如今也没有丝毫迟疑,箭矢宛若雨点落下,朝着逃跑的赵国士卒射去。

赵嘉立于南岸,眼睁睁看着司马尚中箭落入水中,眼睁睁看着百余赵国勇士被屠戮,顿时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弓箭手,还有没有箭矢!”

赵嘉大吼,想让弓箭手进行远程支援,奈何守城之时,箭矢早已用光。

撤退途中被燕军追杀,不少人甚至连武器都丢掉了。

此时南岸的赵国士卒,战斗力锐减,根本不可能对燕国士卒进行有效阻击。

“公子,断桥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赵辨大吼,脸色无比急切,因为再继续迟疑下去,燕国铁骑很快就会冲到南岸。

赵嘉看着浮桥上,那些被屠杀的袍泽,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双拳紧握。

他深吸口气,哪怕闭上了眼睛,仍旧能够听到那些人的惨叫。

“放火,烧桥!”

当赵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不忍与痛苦消散,只剩下冷冽的杀机。

“谨诺!”

赵辨闻言大喜,急忙指挥着早就准备好的队伍,开始放火烧桥。

滹沱水北岸,燕将看着熊熊烧起的浮桥,顿时双目喷火。

“可恶,可恶,那赵嘉真是冷血之辈,居然连自己人都要烧死!”

大火烧起,不仅让燕将打算落空,也会让登上浮桥的燕国精锐殒命。

燕将又如何不怒?

浮桥在水面上,哪怕有些潮湿,有了引火之物以后,也很容易燃起大火。

浮桥很快被大火烧断,剩余桥身在河水的冲击下,开始不断摇晃。

上面的人,无论是赵人还是燕人,身体尽皆剧烈摇晃着,全都惊恐的大叫。

“哗啦啦!”

汹涌的河水冲击而来,浮桥终于被冲翻,人们惊恐的落入水中。

滹沱河水汹涌。

赵嘉站在南岸,看着那些被河水卷走的赵国士卒,心中极其难受。

事实上。

赵嘉很早就知道,既要救下剩余的百余赵国士卒,又要挡住燕军顺利渡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嘉麾下这支残兵,斗志在被追击的过程中,早就消磨殆尽。

最为重要的是,这支溃兵如今非常缺乏武器,就连箭矢也都消耗殆尽。

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与燕国铁骑争锋。

赵嘉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当浮桥被断掉以后,残余的百余人在北岸被燕军屠杀。

是以。

赵嘉选择了让这些人,死得更有价值。

当燕军衔尾追上浮桥的时候,赵嘉才令人断桥,让双方同归于尽。

一将功成万古枯。

这种做法虽看似冷酷无情,却是最正确的做法,让这些本该被屠杀的残兵,死的更有价值。

“尽最大可能,救下那些落水的袍泽。”

滹沱水翻滚起伏。

赵嘉的声音嘶哑而低沉,他看着对岸气急败坏的燕将,转身离去。

只不过,赵嘉步伐显得如此沉重,背影也是如此萧瑟。

“噗通!”

忽然间,赵嘉感觉头脑眩晕,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半个多来的殚精竭力,再加上肩膀上伤口的感染,早已让赵嘉变得十分虚弱。

如果不是强撑最后一口气,想要带着最后残余的士卒活着离去,赵嘉恐怕早就倒下了。

现如今,大部队安全渡过滹沱水,赵嘉又亲自下令烧毁浮桥,让百余为国敢战的赵国士卒被江水吞没。

他虽明知自己如此做,才是最正确的做法,才是为将之道。

然而,他终究还是感觉心中发堵,感觉自己累了,身体再也撑不住,倒下了。

“公子!”

“公子!”

“公子!”

众人看到赵嘉倒地,全都大惊失色的围了上来。

天色灰蒙蒙,仿佛上苍情绪也不那么好。

滹沱河两岸的士卒,此时都有些乱了方寸,都想着救援己方落水士卒。

滹沱河北岸,某个山林里面。

满身鲜血的王若冰,与另外一个匍匐在地的女卒,看到浮桥被烧毁,百余敢为国战的士卒落入水中,牙齿当即紧紧咬住嘴唇,缕缕血丝从嘴角流出。

特别是看到,曾经那位在战场上,屡次救过自己性命的女卒,亦被洪水吞没,王若冰心中,忽然对赵嘉产生了些许恨意。

理智告诉她,赵嘉的选择没错。

可是在情感上,她却有些难以接受。

在王若冰看来,哪怕这些人被燕军屠杀,也好过死在自己人手中。

“柔柔,我们走!”

王若冰抹掉眼泪,强忍住心中悲痛,小心翼翼观察了下燕军动向。

当她发现,有不少燕军下马,正朝着这片山林赶来以后,当即拉住另一位女卒,准备撤退。

“哦哦!”

另外一位女卒,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下意识跟着王若冰开始撤退。

此女名为齐柔柔。

齐柔柔本为大家闺秀,性子柔弱,知书达理,身材窈窕,美貌如花。

她家世好,自身条件也非常优秀,以致上门求亲之人络绎不绝。

最终。

齐柔柔和另外一个贵族子弟易风定下婚约,两人见过数次,彼此也都有情谊。

二人本来准备结婚。

奈何齐柔柔忽然得了怪病,以致体重激增,三个月涨到后世的两百斤。

对女子而言,如此惊人体重简直是天大梦靥。

她本就性格柔弱,体重激增更是让她变得无比自卑,每天疑神疑鬼,甚至不敢出门见人,害怕受人嘲笑。

其未婚夫易风得到消息,在见过齐柔柔现状以后,当即撕毁婚约。

未婚夫的背叛,对正值花季年龄的齐柔柔而言,更是无法承受的打击。

她想过自杀。

奈何向来性格柔弱的齐柔柔,在握住短刃的时候,居然没有勇气刺向自己。

在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已经快要抓狂的时候,燕国倾力来犯,赵王全国征兵。

齐柔柔。

这位一心寻死的女子,终于做了勇敢的决定,背着家人前来参军。

她没有勇气自杀,又不想苟活于世,就想轰轰烈烈死在战场上。

可惜的是,真正上战场后,齐柔柔几乎被那惨烈的厮杀吓傻,好几次受到惊吓,居然扔掉武器抱头尖叫。

这种胆小懦弱的性格,与其两百斤体重大不相符。

以至于,齐柔柔在军中也备受嘲笑与冷落,甚至由于大喊大叫扰乱军心,几乎被军法处置。

好在王若冰侠骨柔情,并没有介意齐柔柔的这些举动,反而出言为其求情。

战场上,若冰亦是相助柔柔许多,甚至数次舍命相救。

此次若冰脸上留下的箭伤,也是为了救下齐柔柔所导致。

王若冰的表现,让对世界几乎彻底失望的齐柔柔,再次看到了光明。

“若冰,我扶你!”

齐柔柔看着受伤以后,无比虚弱的王若冰,急忙上前将其扶住。

不得不说,齐柔柔体重激增以后,力气也变得很大。

她若能克服性格软弱这个缺点,说不得还能在战场上大放光彩。

“嗯。”

王若冰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相互搀扶着,朝着远赴逃去。

“柔柔,此番我等被燕国铁骑追上,厮杀过程中与大部队分开,本以为是条绝路。”

“却没想到,他们反而先走上了绝路。”

“你要坚强,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懦弱,否则我们这些断后之人,很可能全部死在战场上。”

“我们,总要活下来一些人,为那些死去的人讨回公道!”

想起了那些自动请求断后,却大多战死沙场,被燕军屠戮的袍泽。

想到了那些在浮桥上,死在自己人手中的战友,王若冰就有种强烈求生欲望。

她想活着回去,当着赵嘉的面问问他,那样做,良心会不会痛?

推荐阅读:

王牌校草专属拽丫头 完美男神从和校花学妹约会开始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签到成圣 重生之风云天娇 每天都在要抱抱 张大民修仙记 超级生钱系统 如珠似玉 一剑九琊 大道金丹书 穿成残疾将军的恶毒肥妻 这只兔子有点萌 刘明宇黄瑜幻想下的星空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凌天凡慕容柔 打造究极生物 女神鉴定师 千娇百媚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我前世拯救了银河系 卿本黑萌:妖妃养成 超现实事务所 星海之别让我叫增援 超神:他来自千年之前 文娱从和天后谈恋爱开始 我有无限怪物卡牌 东京怪乱物语 乱世缝尸人 时空商业帝国 四合院:这个穿越有点六 综武:开局夫子,稳健修仙 闪婚,总裁一婚到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