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君命有所不受

“公子,公子,你终于醒了!”

赵辨看着悠悠醒转的赵嘉,脸上不由露出狂喜之色。

“咳咳。”

赵嘉咳嗽了几声,在赵辨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却仍旧感觉头晕目眩。

“这是哪里?”

赵嘉开口,声音异常嘶哑。

“这里是宋子!”

赵辨满脸羞愧,低着脑袋不敢面对赵嘉。

自从赵嘉晕迷以后,赵辨就开始执掌军权,本以为能够借助滹沱水天险,将燕军拖延数天。

却没想到,栗腹第二天就率领大军渡过滹沱水,攻克了重城昔阳。

赵辨带着昏迷的赵嘉仓皇而逃,刚刚退到下曲阳,想要鼓舞守军士气挡住燕军。

不曾想,守军士气崩坏,城中充满了悲观情绪。

眼看燕国大军即将到来,甚至有不少人当了逃兵,丝毫没有了才开始那种壮烈。

无奈之下,赵辨只得再次带着赵嘉,弃城而逃。

“宋子么?”

赵嘉闻言,微微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这几天赵嘉可以醒来,却故意压制着伤情,任由军心涣散,不断溃败。

栗腹也没让赵嘉失望,果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栗腹先是分兵攻打中山各个城池,而后亲自带领燕军精锐,长驱直入追杀赵嘉。

如今的燕军,虽连战连捷,接连占据十几座赵国城池,兵力却也分散了许多。

“燕军已入赵境数百里,燕国士卒也都开始膨胀,是时候了。”

赵嘉起身,哪怕身体有些单薄,仍旧散发出莫名气势。

本来丢盔弃甲,连战连败的赵国将校,看到赵嘉站起身以后,颓丧的心情忽然振奋了些许。

只要公子嘉还在,哪怕他们陷入何等绝境,都仍旧能够看到希望。

“燕军在哪里?”

赵辨急忙答道:“已经距离此地不足二十里。”

“全部撤退,并传令中山境内尚未陷落城池,城中守军尽皆放弃抵抗,奔赴鄗邑。”

“在鄗邑,我们要为所有死去的袍泽报仇!”

赵嘉哪怕身体虚弱,仍旧站的笔直,宛若标枪立于虚空,任你狂风骤雨,仍旧屹立不倒。

这次,赵嘉并非在欺骗众人。

决战时机已至,赵国生死存亡在此一役,赵嘉没有必要继续撤退下去了。

鄗邑。

赵国大夫带着诏书,想要寻到廉颇。

然而,赵国大夫走遍鄗邑,却都没有看到廉颇,甚至没有看到其麾下兵马。

“廉颇何在?”

赵国大夫脸色铁青,心中无比惶恐。

他之所以来到鄗邑,正是因为廉颇在报告上说,自己已经统帅大军驻守在鄗邑。

鄗邑太过重要,如果鄗邑被燕军攻破,那么赵国就真的无险可守了。

那个时候,栗腹就能带着燕军,长驱直入杀到邯郸。

也不怪赵国大夫惶恐。

廉颇与赵国主力都不在鄗邑,假如燕军此时杀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莫非,廉颇真有异心?”

细思极恐,赵国大夫厉声喝道:“速速寻找廉颇!”

没过多久,就有甲士纵马奔来。

“见过大夫,上将军有请!”

鄗邑以东二十里,这里是座山林,地势险峻、隐蔽,看起来荒无人烟。

赵国大夫被甲士带到这里,当即感觉心中发寒。

他厉声喝道:“尔等将本大夫带到此地,意欲何为?”

赵国大夫不愿前行,就想要带着随从离去,担心进入人迹罕至的山林以后,会被这些甲士害了性命。

“上将军有令,无论如何都要带大夫进山!”

所有甲士全都手握剑柄,眼中露出残酷的杀意,骇得赵国大夫肝胆欲裂。

他虽有心逃走,奈何看到此等场景,也只能硬着头皮被裹挟进山。

刚刚进山,赵国大夫就感受到了不同。

山林里面暗哨密布,时不时就能看到手持弓弩的士卒,正躲在暗处警戒。

若非赵国大夫被这些甲士带着进山,恐怕早就被乱箭射死。

“廉颇莫非将大军藏匿于此地?”

赵国大夫心中暗忖。

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

这座山林并不算大,根本藏不了数万大军。

越往里走,警戒越发严密,到了后来,赵国大夫甚至看到了连绵不绝的军营。

“廉颇为何在此地扎营?”

就在赵国大夫疑惑间,正好看到廉颇带着赵国诸将,大步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廉颇,汝不发兵救援顾邑在先,撤走兵马不守要塞鄗邑在后,如今更是让人劫持本大夫,可是意欲叛国!”

看到廉颇,赵国大夫心中火气顿时蹭蹭往上窜,厉声喝问。

“战前污蔑主帅叛国,动摇军心,按律当斩!”

廉颇眼中闪烁着寒光,说出来的话,更是吓得赵国大夫肝胆俱裂。

“糟糕,这厮莫非真的叛国!”

他之所以不断与廉颇作对,乃是因为暗中投靠了太子偃,由于廉颇不待见太子偃,故此赵国大夫才屡次与廉颇作对。

可是在其心底,从未想过廉颇会背叛赵国。

“我廉颇没有背叛赵国,却也绝对不会容许汝这等小人,战前动摇军心。”

“来人,捂住他的嘴巴,将其带走!”

赵国大夫心中大骇,想要大声喊出自身来意,却被甲士迅速捂住嘴巴抓了起来。

廉颇上前,看着‘呜呜’不断的赵国大夫,从其身上搜出了诏书。

“押下去,不得让任何人与他们接触!”

赵国大夫等人,在无限惊恐中,就这样被如狼似虎的甲士抓走。

主帅大帐之内,赵国诸将都是欲言又止。

“你们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廉颇好似看出了诸将心中疑虑,出言说道。

有赵将道:“那人毕竟带着大王诏书而来,就这样抓起来,日后大王怪罪,又当如何?”

廉颇却是脸色冷漠。

他沉声道:“廉颇此举,并非贪恋军权,更非意图叛国。”

“九年前,大王听信谗言,临阵将我换掉,以致长平大败,举国男子战死。”

“九年后,正值与燕军决战之际,又有小人进谗言,欲去掉廉颇主帅职位。”

“我等已经谋划太久,赵国生死在此一役,绝不能让此人动摇军心。”

“至于大王那边,某自然会派人解释。”

“在此期间,廉颇若有叛国之举,诸位皆可杀之。”

“此战过后,某亦会交出兵权,哪怕被大王责罚,亦死而无憾!”

诸将听完廉颇这番话,全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想起了长平之战,想起了前不久廉颇告知众人的战略计划,终究选择相信了廉颇。

为赵国。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推荐阅读:

闪婚急诊,唐医生! 开学报到:我开了一架直升机 七十年代病美人甜宠日常 萌物打工日常 听心声后被炮灰团惊呆了 佛系旅行:挑战环游全球 我的修仙无限模拟 三面环绕 我欲登天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 竹影风笛 宝可梦:开局双神,成就精灵之王! 全职荣耀 拳震仙佛 吾名凤浮 盗命师日志 废墟破晓 为你,愿做三世愚者 我有一个经验值面板 高光悦和玛格丽特 这个前锋不正经 绿狐狸历险记 洋港社区 我不想当魔王 [清穿+空间]清风撩人 带着财迷系统回八零[重生] 从前有位艺术家 圣少女的烦恼[综] 无敌从全职法师开始 谁才是归宿 我卡卡西,开局黑化 都市之穿梭万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