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赵国,亡矣

赵国王宫。

太子赵偃率领亲信大臣,上前请命。

赵偃脸色悲痛的说道:“廉颇殆战不前,没能及时救援顾邑,导致中山全境沦落在先。”

“彼欺瞒王上,不受重城鄗邑在后。”

“王上派遣朝中重臣责问,廉颇更是拥兵自重,不仅截下王上诏书,更是暗中扣押使者,其心当诛!”

“如今正值赵国生死存亡之际,若不迅速拿下廉颇,另择良将统兵抗燕,则邯郸危矣,赵国危矣!”

“儿臣恳请父王下令,捉拿廉颇及其同党家眷,再派王城禁卫擒拿廉颇!”

赵偃脸色阴骘,躬身说道。

“恳请王上下令,捉拿廉颇及其同党家眷,再派王城禁卫擒拿廉颇!”

暗中投靠赵偃的那些朝中大臣,也都纷纷请奏。

剩余赵国公卿闻言,尽皆脸色大变,有人想要为廉颇求情,可是想到对方作为,终究还是压住了这种心思。

他们也非常疑惑,向来以忠勇著称的廉颇,为何会做出此等事情?

赵王右手紧紧捏住白色绢布,隐约能从绢布上面,看到殷红的血迹。

他收起绢布,而后霍然起身,突兀将案几掀翻,脸色变得狰狞而扭曲。

“老匹夫廉颇,欺寡人太甚!”

“寡人以举国兵马相委,以赵国生死相托,廉颇匹夫居然如此对寡人,居然坐视中山尽被燕贼所得!”

“来人,捉拿廉颇及其党羽家眷!”

暴怒的赵王,让所有赵国公卿都噤若寒蝉,只有赵偃等人,脸上隐隐露出了笑意。

赵偃继续上前垂手问道:“若廉颇家眷反抗,又当如何?”

赵王闻言,脸色有些犹豫。

不过很快,他就咬牙道:“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赵王继而又补充道:“只是廉颇拥兵自重,亦不可太过,免得逼其狗急跳墙。”

赵偃再次问道:“敢问父王,当派遣何人,带领王城禁卫前去捉拿廉颇?”

赵王犹豫半晌,继而将目光放在了赵偃身上。

“汝为太子,应该能够压服廉颇,就由汝带领王城禁卫,前去捉拿廉颇吧。”

赵偃闻言,脸色当即变得极其精彩。

捉拿廉颇,乃是有风险的事情。

假如廉颇心中仍有赵国,才会任由王城禁卫捉拿。

若廉颇决意反叛,哪怕有王城禁卫保护,手握重兵的廉颇,仍旧能够随意揉捏赵偃。

赵偃没有赵嘉那种胆气,想到其中风险,当即有心推脱。

不过考虑到,若自己在国难当头之际推脱,肯定会名声大损,赵偃只能硬着头皮应诺。

昔阳城,乃春秋时白狄鼓氏都城。

此城位于滹沱水南岸,和下曲阳遥遥相对,乃交通要塞。

“晋国尚未分裂时,白狄东迁,鼓氏进入此地建都昔阳城,后遭晋正卿中行穆子围攻,鼓氏食尽力竭而降,鼓君鸢鞮被掳、鼓都被占。”

“后鼓氏举兵反晋,依附鲜虞氏,又被穆子奇计所破。”

“及至白狄鲜虞人建中山国,此城更为中山国的领地。”

“后赵国覆灭中山国,为齐、赵所争夺此城,终被赵将廉颇所拔。”

燕国大夫将渠立于燕王身侧,为其细细讲述着昔阳城历史。

燕王身着戎装,站在昔阳城头,看出远处奔腾不息的滹沱水,意气风发。

“这座重城屡次易主,却不想如今为寡人所得。”

燕王环顾众人,而后闭目张开双臂,仿佛是想要将整个天下都拥抱在怀中。

“将大夫,你曾力劝寡人莫要攻赵,还说攻赵必败。”

“可是今日,寡人先得赵国代郡,如今栗相更是连战连捷,将整个中山国纳入囊中。”

“要不了多久,寡人麾下大军,就会攻破邯郸!”

燕王睁开眼睛,脸色因为兴奋而变得潮红,就连声音都有些癫狂。

燕赵多年交战不休,基本都以燕国战败告终。

到了如今,燕国不仅一雪前耻,反而可能会灭掉赵国,燕王又如何不兴奋?

燕国大夫将渠闻言,却是沉声道:“赵国名将廉颇尚且不见踪迹,赵国主力军队也没有出现,大王应当让栗相小心警惕才对。”

“如今战果辉煌,更应该稳中求胜,乐间将军知兵善战,大王何不征其入伍,相助栗相统兵攻赵?”

燕王闻言,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他如今正在兴头上,且燕国几乎快要攻下了整个中山,哪怕廉颇这个时候出现,也翻不起太大风浪。

更何况,燕王听到将渠提起乐间,就有些不高兴。

当初乐间极力反对出兵攻赵,惹得燕王勃然大怒,对其斥责不已。

乐间亦是恼怒,挂印而去。

后来栗腹久久未能攻下顾邑,燕王也曾怀疑过栗腹统兵才能,甚至准备摆低姿态请求乐间代替栗腹攻赵。

就在那个时候,栗腹忽然攻下顾邑,而后接连拔城,几乎将整个中山纳入囊中。

也正是为此,燕王打消了降低身份,请求乐间统兵的打算。

今日将渠旧事重提,燕王岂会高兴?

“报!”

就在燕王准备发作的时候,忽然看到信使疯狂朝这边冲来,脸上满是兴奋。

燕王见状,当即预感有好消息传来。

他也不与将渠计较,反而上前询问信使:“有何消息?”

信使先是喘了几口粗气,而后大声说道:“赵王以廉颇殆战拖延为故,派遣赵国大夫带诏责问,意欲临阵换将。”

“不曾想,廉颇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由,把赵国大夫与诏书扣押。”

“赵王得知消息大怒,令人捉拿廉颇及其麾下诸将家眷,廉颇最疼爱的幼子反抗,被王城禁卫格杀当场,余者皆下入狱中。”

“现如今,太子赵偃正统帅王城禁卫,准备前去捉拿廉颇!”

如此劲爆的消息,宛若晴天惊雷,将所有人都炸的耳朵嗡嗡作响。

就连向来不看好这场战争的将渠,也感觉赵国气数已尽。

将渠急忙问道:“廉颇最疼爱的幼子被杀,消息属实?”

信使急忙答道:“潜入邯郸之密探亲眼看到,绝对不会有错!”

“哈哈哈哈!”

燕王听到这里,当即仰天长笑。

“当年秦赵争锋,赵王昏聩,听信秦国流言临阵换将,以致赵国有长平大败。”

“今日赵王昏聩更甚以往,非但再次想要临阵换帅,反而将廉颇最疼爱的幼子杀掉。”

“赵国,亡矣!”

推荐阅读:

继妻 未来先知道 我是绝地大师 锦鲤鲜妻:重生年代娇娇包 傲娇小青梅甜又黏,又在偷看我了 我师傅实在太低调了 嫡女闯大宅 腹黑影后的娇宠男神 全职法师:师承亡灵天灾伊莱克斯 暗夜邪魔 我只想种田修仙 进击的城市 金翅大鹏 突然开了挂 一号首长 红色风暴之侵掠者 无限流:在惊悚世界当万人迷 斗罗之超神级选择 帝王的VIP宠妃 醉缠欢 唯愿余生不负我 光之国:我外挂奸商!搞啥科研? 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异域修神榜 娇珠映玉 修仙从第三次转生开始 我直播算命爆火 再世傲魂 综漫:被诅咒后我成为了适能者 只是一只兽 当我有了钞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