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出兵

孟乐眼中满是兴奋之色,道:“情况完全属实!”

强行压住内心激动,栗腹仍旧开始详细问询。

“你能确认,赵国太子的确被廉颇扣押?”

孟乐道:“廉颇领兵围困鄗邑,某亲眼看到赵国太子狼狈不堪,被押在阵前,大骂廉颇。”

“更何况,杀子之仇,廉颇岂能容忍?”

栗腹眉头微皱,道:“纵然赵王不满廉颇怠战,恐怕也不会将其幼子杀掉吧。”

“赵王如此做,除了可能会逼反廉颇以外,对于大局并无裨益。”

这件事情,最让栗腹想不明白。

孟乐闻言,却是笑道:“相国有所不知,赵国太子素来与廉颇不睦,此番廉颇幼子被杀,也是因为赵国太子缘故。”

栗腹再道:“虽说密探来报,说亲眼看到廉颇幼子被杀,本相仍旧不太相信。”

栗腹身为政客,看待事情的眼光与武将不同,很多时候更会权衡利弊。

在栗腹眼中,杀掉廉颇幼子这件事情,完全是弊大于利。

“啪啪!”

孟乐见栗腹仍旧心有犹疑,当即拍了拍手,马上就有人捧着木盒进来。

“末将赵辨,拜见栗相!”

赵辨双手捧着木盒,跪伏于地,态度十分恭敬。

栗腹看到有赵国将领抵达此地,眼睛当即微微眯起,不过很快就被对手捧着的木盒所吸引。

“木盒之内,乃是何物?”

赵辨打开木盒,只见木盒内一颗圆滚滚的人头出现,吓得栗腹退后几步。

死人他也见过,可是如此近距离看到被砍下来的人头,却也极其少见。

不过很快,栗腹就镇定下来,问道:“此乃何人?”

孟乐急忙答道:“相国不是担心,廉颇幼子被杀其中有诈么,这颗人头可为相国解惑。”

栗腹闻言,心中凛然。

他走上前去,细细审视着木盒内人头,虽然这颗人头经过腌制,已经大为脱水。

不过,栗腹还是隐约能够从其轮廓中,看到廉颇年轻时候的模样。

他似乎曾经听闻,廉颇之所以溺爱幼子,不仅是因为老来得子,更因为这位幼子长相酷似廉颇,这才备受宠爱。

“若相国不信,可遣认识廉颇幼子之人前来辨认,看看有没有错。”

孟乐继续说道,显然笃定这颗人头,乃廉颇幼子无误。

栗腹微微颔首。

他虽已经信了七八分,不过出于谨慎,仍旧想着以后派专业人士验证。

随后,他就将目光放在了赵辨身上。

栗腹沉声道:“汝为赵将,今双方交战,为何入我大营?”

赵辨垂首道:“赵燕乃是邻国,近年虽多有摩擦,往年亦有交好。”

“某受公子嘉相托,特意前来向贵国求和。”

栗腹看向孟乐,眼中有询问之色。

孟乐走上前来,在其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让栗腹脸色变幻不定。

“我大燕以倾国之力攻赵,更是连战连捷,甚至能够一战灭掉燕国,从此成为当世强国。”

“本相又有什么理由,此时与你赵国和谈?”

栗腹眯起眼睛,满脸不屑的说道。

赵辨起身,脸上恭敬之色敛去,反而冷笑道:“莫说燕国未必能够吞并我赵国,就算真有这个能力,栗相难道以为,其余诸国会坐视燕国独大?”

“栗相是聪明人,想必也应该知道,赵国可以败,却不可以亡。”

“至少,燕国没有能力灭亡赵国,否则反而是自取祸端罢了。”

栗腹闻言,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

赵辨所言虽不太好听,却也的的确确为大实话,以燕国如今的实力,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吞并赵国。

否则,只会引起其余诸国眼红,甚至会步入齐国当年后尘。

身为政治家的栗腹,正是非常清楚的看到了这些,才会在燕军连战连捷以后,想要休战巩固胜利果实,而非好高骛远趁机灭掉赵国。

这点,也是栗腹与燕国将领本质的区别。

栗腹看得长远,知道军事乃是政治的延续,与其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妄图灭掉整个赵国,还不如稳扎稳打,消化已经得到的胜利果实。

反观燕国诸将,他们根本不考虑这些,只想着长驱直入灭掉赵国,获得赫赫功勋,继而载入史册。

“那么,赵国准备如何求和?”

栗腹收敛心思,直接询问,想要看看赵国能够提出何等条件。

赵辨深吸口气,将手中木盒交给随从,而后从怀中拿出一块地图。

“若燕国愿意退兵,赵国愿割让代郡给燕国,让燕国名正言顺占据代郡。”

赵辨手中地图,正是代郡诸城的详细地图。

两国交战,并不是说某国占领了对方领地,就能真正统治那些城池。

想要成为合法的拥有者,还需逼迫对方割让土地,如此才能合理合法统治占领地的那些民众。

这些东西虽看似虚妄,却也是必不可少的问题。

假如赵国同意割让代郡,那么从此以后,代郡就无可争议的成为燕国领地。

纵然赵国日后强大了,出兵夺回代郡,也会被打上侵略者标签。

栗腹闻言,却是冷笑道:“我燕国倾力攻赵,消耗钱粮不计其数,赵国难道想如此就糊弄我等退兵吗?”

“更何况,代郡早就被我燕国大军占领,就算不归还赵国,又能如何!”

很显然,栗腹对赵国提出的和谈条件,非常不满意。

代郡地域虽不小,却也并不富庶。

如果是开战之前,赵国愿意割让代郡,燕国可能还会偃旗息鼓。

可是双方打到了现在,燕国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甚至攻下了代郡以及中山故地。

这种情况下,莫说栗腹不会同意。

就算他同意撤兵,燕王以及燕国上下,也绝对不会将到手的中山归还赵国。

“如果这就是赵国的诚意,那么还请贵使返回,我们战场上见。”

赵辨闻言,脸上青红交加。

不过很快,他就咬牙道:“那么栗相以为,如何才算有诚意?”

栗腹沉吟半晌,道:“我燕国占据的城池,从此都划归燕国所有,赵国不得继续讨要。”

赵辨双拳紧握,道:“整个中山以及代郡,如今都被燕国占据,我王绝不会同意如此苛刻条件。”

栗腹冷笑道:“若不同意,那就再战,正好我也想趁势攻下邯郸,立下不世功勋!”

面对咄咄逼人的栗腹,赵辨面如土色,感觉浑身无力。

孟乐见状,急忙上来打圆场道:“赵都尉,以双方如今国力、局势,赵国想让燕国让出中山,恐怕绝不可能。”

“依在下遇见,与其给赵国带来亡国之祸,倒不如割让中山以及代郡。”

“如今的赵国,最重要的是稳定内部。”

“否则,纵然是其余诸国,可能也会露出獠牙,趁机出兵瓜分赵国。”

孟乐所言,并非虚张声势。

假如赵国真的彻底混乱,其余诸国非常有可能趁机灭掉赵国,将其领地瓜分。

这件事情,栗腹也能想到。

只不过,栗腹以及燕国上下,却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在他们看来。

经此大败的赵国,哪怕燕国此时没有能力吞并,早晚也都是燕国囊中之物。

若其余诸国此时瓜分赵国,明显是燕国出了大力,其余诸国坐收渔翁之利。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燕国势必会与强秦接壤。

以如今燕国实力,尚且不能与秦国争锋,留下赵国这块缓冲地,才对燕国最为有利。

赵辨脸上露出痛苦与无奈之色。

最终,他咬牙道:“只要燕国能够退兵,我王愿意割让中山以及代郡。”

“不过,终有一日,我王定会发兵收复故土!”

栗腹闻言大喜,丝毫不在意赵辨后面那句话,反而大笑道:“既然如此,只要赵王割让土地毕,燕军自然会撤退。”

赵辨却是摇头道:“如今我国内乱,大王恳请栗相出兵相助,只要平定内乱,把叛将廉颇拿下,我王自会割让土地,履行诺言。”

栗腹眉头微皱,而后问道:“廉颇麾下有多少人马?”

赵辨答曰:“本来有十数万,其中精壮能战者不过十五万,如今廉颇叛乱,众多将士不愿追随,逃离者无数。”

“现如今,廉颇麾下兵马只有五万。”

“然此五万兵马皆为百战精锐,也是我赵国绝对不能损失之军,我王希望栗相领兵相助,统帅大军围困廉颇。”

“此五万兵马本就因为廉颇叛乱,而有些人心惶惶,只要栗相率领大军相助公子嘉,定能将其劝降。”

栗腹沉吟许久,而后答道:“汝先下去休息,待某征求我王意见以后,定会尽早出兵相助。”

昔阳城。

栗腹快马加鞭赶来,径直前去面见燕王。

燕王听闻栗腹返回,急忙率领文武召见,心中却也有些不满。

“相国,此时赵国大乱,为何不趁机攻下鄗邑,反而抛下大军前来见我!”

接连不断的胜利,已经让燕王有些膨胀。

春秋战国以来,九州七雄并立,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国家,能够覆灭其中之一。

可是如今,燕军连战连捷,又恰逢赵国内部大乱。

燕王有信心,能够通过此战覆灭赵国,开创不世伟业,故此有些焦急。

栗腹急忙答道:“臣此时来见王上,乃是有要事当面禀报。”

燕王问道:“何事?”

栗腹正色道:“大王以为,凭借我大燕今日国力,真能单独吞并赵国吗?”

燕王闻言,却是沉默了下来。

他虽然有些好大喜功,却也知道燕国国力不强,根本不可能完成此等壮举。

哪怕赵国此时陷入内乱,没有能力抵挡燕国大军,其余诸国也不会坐视不理。

假如其余诸国插手,要么起兵瓜分赵国,要么支援赵国出兵击败燕国。

无论那种情况,都不是燕王愿意看到的结果。

看着燕王脸色,栗腹就已经猜到了其心中所想。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大王,留下被削弱后的赵国吸引诸国注意,对于燕国而言,远比将其灭亡更有益处。”

“燕若灭赵,定会成为众矢之的,那时可能我们还未能消化灭赵所得,就已经会遭逢大难,战乱不休。”

“若取赵国膏腴之地,留弱赵为饵,诱使诸国在此角力,我等就能趁机消化攻赵所得,待实力壮大以后,即可大展宏图。”

燕国大夫将渠闻言,对栗腹感官也好了不少。

他亦是进谏道:“相国所言不虚,若此时灭赵,定会令其余诸国惶恐。”

“且虎狼之秦与赵国接壤,没有了赵国这个缓冲,我国势必会正面与秦国交锋。”

“除此之外,亦会与多国成为邻国,防御起来难免顾此失彼,还请大王三思。”

燕国位于华夏东北方向,虽处于苦寒之地,却也仅仅与赵、齐接壤。

相比起四面受敌的赵国,燕国防御压力非常小。

故此,留下被削弱的赵国,反而会令其成为燕国西南方向屏障。

燕王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最终还是不甘道:“话虽如此,然眼看已经能够覆灭赵国,此时撤兵,寡人还是心有不甘啊。”

将渠再劝:“舍小利而得大势,方为明主所为。”

燕王深吸口气,道:“如今赵国内部虽乱,兵马犹在,若寡人就此撤兵,待赵王平定内乱后,难道就不会反攻收服失地?”

栗腹闻言,脸上露出了笑意。

“大王可知,臣此次为何而来?”

看着众人眼中疑惑之色,栗腹笑道:“赵王欲割中山以及代郡求和,并且请求我等出兵助其平叛。”

“只要赵国割让领地,哪怕日后赵国国力有所恢复,亦师出无名。”

“更何况,失去中山与代郡的赵国,纵然日后想要反悔,又能如何?”

燕王闻言大喜,急忙问道:“此话当真?”

栗腹道:“绝无虚言!”

“只不过,赵王要求我等先相助他们平叛,而后才会正式割让土地。”

燕王面露疑惑之色,道:“若寡人助其平叛,事后赵王又出尔反尔,不割让中山以及代郡,当如何?”

栗腹大笑道:“大王无忧!”

他凑到燕王耳边,如此如此说了番话,终于彻底打消了燕王心中疑虑。

“那么,相国就出兵奔赴鄗邑吧!”

推荐阅读: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婚途叵测 神级游戏设计师从吓哭主播开始 青珂浮屠 逍遥布衣侯 投篮是一门艺术 驭香 亿万萌妻撒个娇 长命女 钟明娥的悠闲生活 特种兵之特殊任务 上杉的野望 美人如此多娇 四合院新娘不圆房不离留着过年? 诸天从移花宫开始 洪荒:开局夺取三千鸿蒙紫气 极狐:反派我皆反克之 我真是我仙门里最弱的 剑灵江湖日记 人间游戏 魔法世界的地球供货商 我在古武世界种田养花 王妃修仙中 开局变终结者 从海贼开始转动磁场 诸天明星 夏栀贺锦南 四合院:开局50年,入赘四九城 前世曝光在提瓦特风生水起 乡村逍遥小神医 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 四合院之傻子人生汤圆快吃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