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血债血偿

燕军所居住民房内,士卒们正昏昏沉沉的睡着。

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有人从地窖中悄悄钻了出来,躲在阴暗的地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而此时,看似混乱、嘈杂的百姓聚集地,这些来自各大城池的人们,也慢慢变得有秩序起来。

不少人甚至躲在帐篷内,开始擦拭着那些被隐藏起来的武器。

“啾!”

火箭射入空中,那点点光芒若燎原星火,让这座已经慢慢安静下来的城池,顷刻间变得无比喧闹。

无数隐藏子在民居内之人,当他们看到黑暗中那抹火光的时候,毫不犹豫开始点燃房屋。

“轰!”

霎时间,鄗邑城内火光滔天,正陷入沉睡中的燕军全部被惊醒。

百姓聚集地。

不少精芒内敛的壮汉,看见那道火光以后,纷纷拿出隐藏起来的武器。

他们怒吼:“兄弟们,随我杀出击,屠尽燕贼!”

整个鄗邑,原本就像是平静无波的油锅,当那抹火光开始出现的时候,熊熊烈火顿时燃起。

“杀啊,屠尽燕贼!”

赵军聚集地。

这里本来被燕军监视,可是燕军出于对这些残军的不屑,再加上燕军此时已经占据绝对优势,如今更是深夜。

故此,不少负责监视赵军的燕国士卒,都开始放松警惕,甚至进入了梦乡。

当火光冲天而起之时,本来看似乌合之众的残军,却宛如出笼猛虎,悍不畏死朝着燕军杀去。

“廉颇在此,燕贼纳命来!”

谁都没想到,这位本来已经叛变的赵国上将军,居然会隐藏在这支赵国残军中。

事实上,这支军队并非残军。

他们虽然蓬头垢面、衣甲破烂,事实上却是赵国精锐乔装而成。

这支军队中的士卒,大都身经百战,不仅战斗力极强,生存能力也非同寻常。

像这种老兵油子,在奋力厮杀的时候,固然能够悍不畏死。

当他们开始乔装的时候,也能变成地地道道的兵油子,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乌合之众。

这些人,也唯有廉颇这位德高望重的上将军,才有能力驾驭。

未知,最令人觉得恐惧。

喊杀声响彻鄗邑,无论是那些刚从睡梦中惊醒的燕军,还是在城墙上守城的燕军,此时都感觉灵魂战栗。

“砰!”

与此同时,刚刚射出箭矢的赵嘉,迅速扔掉手中弓箭,抄起案几就朝着栗腹头顶砸去。

“杀!”

那些本来醉眼朦胧的赵国将领,也都悍不畏死扑向了最近的燕将。

不少燕将尚且没有从醉酒中醒来,就已经莫名其妙死去,永远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杀啊!”

从震惊中回过神的燕军护卫,正准备上前救援栗腹以及众多燕将,就看到无数甲胄精良的赵国士卒,骤然从屋内冲了出来。

“怎么可能!”

栗腹哪怕被砸得头破血流,当他看到无数从屋内涌出的赵军以后,仍旧吓得面如土色。

赴宴之前,栗腹可是派人探查过,屋内并没有任何赵国士卒。

那么,这支忽然出现的赵军,又是从何而来?

“嘉弟,接剑!”

赵亘统帅王城禁卫,躲在屋子里面地道内,这才瞒住了提前进去查看的燕军。

事实上,这些燕军前来查看,也仅仅只是走个过场,根本没有太过仔细。

否则,赵亘及王城禁卫们,也有可能会暴露。

“兄长,燕国将领尽量生擒,余者杀无赦!”

赵嘉接过宝剑,厉声高呼。

为了安全起见,此次举办宴会,除了站在旁边的护卫,以及城外燕军精锐以外,双方将领包括赵嘉在内,全部没有佩剑。

赵嘉接过宝剑以后,当即死死盯住被燕军护卫救走的栗腹,挺剑杀了过去。

“保护国相,保护诸位将军!”

与此同时,那些守在门外的燕军,听到喊杀声以后,也都破门而入,想要救走栗腹等人。

“噗噗噗!”

然而,这里埋伏的王城禁卫,都是赵国最精锐的士卒,战斗力强悍无比。

守在门外的赵国士卒,刚刚破门而入,就是被赵亘带人挡住。

狭小的庭院内,大军根本铺展不开,更多还是仰仗士卒们的个人勇武。

一面倒的屠杀开启。

这些燕军虽然都是精锐,终究比不上赵国的王城禁卫。

再加上赵国士卒有备而来,燕军又仓促应战,赵国士卒在心理上,就率先占据了优势。

本来颓废无比,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司马尚,骤然见到此等变故,当即惊得目瞪口呆。

不过司马尚聪慧异常,很快就理清了思路,当即感觉兴奋异常,想要上前杀敌。

然而,司马尚喝得太多,虽有心杀敌,奈何身体不受控制,刚刚跑了两步,就‘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噗嗤!”

赵嘉带着些许王城禁卫,朝着栗腹杀去。

他每次刺出手中长剑,就会有一位燕军毙命,再辅以其余王城禁卫,庭院内原有的燕军护卫,已经被杀的节节败退。

“栗腹,我说过,要将鸿鹄射下来。”

“你不是有鸿鹄之志,极力鼓动燕王发动举国之战,意欲名垂青史吗?”

“今日,我就将你这个所谓的鸿鹄,从空中射下来,而后狠狠踩在地上,让你遗臭万年,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赵嘉怒吼着,疯狂杀戮着,暴虐的情绪在心中蔓延。

他想要通过杀戮,释放这么长时间郁积在心底的怨气,更想要通过杀戮,为那些死去的袍泽报仇雪恨。

“噗嗤!”

庭院内,最后一位燕军护卫被斩杀,除了栗腹以外,其余燕将要么被杀,要么被生擒。

燕国偌大的指挥部,就这样被圈在庭院内,让赵嘉给一锅端了。

赵嘉手持宝剑,披头散发朝着栗腹走去,雪白的衣衫早就被彻底染成了红色。

“赵嘉。”

“吾乃燕相,汝,汝不能杀我!”

栗腹早已被吓破胆,酒也醒了大半。

他看着赵嘉手中那柄仍旧滴血的宝剑,却是感觉心中惊惧,哆哆嗦嗦的喊着。

赵嘉持剑而立,面色冰寒。

“不杀汝,何以为死去的袍泽报仇!”

“不杀汝,何以祭奠老师幼子在天之灵!”

“不杀汝,何以结束这场战争!”

此时的赵嘉已经有些癫狂,他几乎是在咆哮,而后猛然前冲去,宝剑带着无匹锋芒,刺穿了栗腹身体。

推荐阅读:

难哄!强撩!豪门前夫总想对我图谋不轨! 我有很高的分手费 开局无敌,徒弟都是大反派 茅山阴阳术 从四合院开始的天道轮回 无限惊恐 酒撞仙 中国式家长在异界 定海浮生录 陌上待君来 帅哥你假发掉了 幕后总裁,太残忍 凝真 时空漏洞修补大队 诛魔九天 从挖矿开始修仙 [HP]贵族 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 我依旧喜欢你 网游之最强召唤 人在仙武,开局一座天机楼! 我在禁区守墓七十年 夏家千金太难追 诸天世界唯一玩家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我能掌管天劫 死亡接触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布丁的江湖 山村逍遥医生 大型妖怪现场 魔兽战争史诗-神堡传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