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仓中鼠

“啪!”

白子落于棋盘,若四方豪杰统精锐之师,声势惊人。

“啪!”

黑子落于棋盘,却如稳固磐石,根基牢靠,屹立不倒。

赵嘉手持白子,与对面三十来岁男子对弈,两人你争我夺,厮杀许久都难分胜负。

只不过,赵嘉此时,却不知当如何走下一步。

前世的赵嘉,本就喜好围棋,在网上下棋也是一个好手,来到这个时代以后,闲暇时分亦时有涉猎,棋艺更是有所精进。

他却没想到,眼前这人心思缜密,思虑重重,陷阱密布,许久以前所布下的棋子,居然会在此时发挥用场。

如今棋盘局势,险峻异常,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沉吟许久,赵嘉仍旧犹豫难定,只因无论如何下棋,都被遭受极其险峻的局势。

无奈之下,赵嘉只得勉强发起了进攻。

男子却是微微一笑,眼中波澜不惊,手上黑子落于棋盘之中。

刹那间,棋盘中风云变色,飞沙走石,局势变换间,改天换地。

赵嘉那本来看起来声势浩大的攻势,顿时变得分崩离析,所谓的多头并进,所谓的齐心协力,所谓的围而歼之,居然变得如此可笑,根本不堪一击。

“大势已定,难以改天换命,是我输了。”

赵嘉眼睁睁看着自己大龙被屠,那声势浩大的攻势,顷刻间被瓦解,就连各处本来遥相呼应的不惧,也被顷刻间瓦解。

他只能苦笑着放下棋子,起身对着男子一礼,脸上满是拜服之色。

男子亦起身回礼,却没有丝毫赢了赵嘉的自得,脸上反而露出郑重之色。

“公子诚邀,如此心意,李斯感激不尽。”

“然天下局势,正如这棋盘黑白双子,只要秦国足够强大,纵然列国合纵,奈何人心不齐,又能如何!”

“公子可懂了?”

眼前这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秦相李斯。

李斯乃楚国上蔡人氏,早年为郡中小吏,后来不甘于现状,当即离开楚国,拜荀子为师,与韩非成为同门师兄弟。

如今李斯学有所成,此次返回楚国,除了想要回家探亲以外,也是为了游历,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除此之外,李斯还准备游历列国,对各国风土人情有着更深刻的了解,再奔赴秦国。

这些经历,史书上却并非记载。

赵嘉身为穿越者,虽然并不十分了解战国末期历史,却也知晓李斯、韩非这等名人。

如今的赵国,名将有廉颇、李牧、乐间、乐乘;司马尚、赵亘、赵辨等人,亦为后起之秀,若经过细心打磨,日后也能统御一方。

可惜的是,自从蔺相如去世以后,赵国就贤臣就屈指可数,根本没有能够扛大旗者。

就连相国职位,因为没有合适人选,如今也仍旧空着,廉颇在大破赵国以后,只是被封为假相。

无论是如今的赵国,还是赵嘉本人,都需要那种都能统御全国,谋而后定的文臣。

很自然的,赵嘉想起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秦相李斯。

李斯如今尚且名声不显,并不太好寻找,好在荀子颇有名望,赵嘉费了不少周折,才让人从荀子那里打听到李斯下落。

这也是为什么,赵嘉会不远千里,亲自奔赴楚国出使了。

赵嘉此来,说服楚国出兵分燕只为其一,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想要招揽李斯。

他本以为,如今的李斯尚且名声不显。

对方哪怕日后贵为秦相,也是摸打滚爬许多年,等到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这才位极人臣。

现在的李斯,纵然师从荀子,仍旧尚未问答于诸侯,哪怕前去秦国,也只会是一介小吏。

赵嘉抱着满满诚心,以为凭借自己身份,许以高官厚禄,再动情之情,招揽对方并不会太难。

却没想到,李斯用这盘棋局,告知了赵嘉自己的选择。

赵嘉心中无比失望,好在也早有心理准备,面对这等大才,不是那么容易招揽,也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刘备尚且三请诸葛亮,信陵君还亲自为守城人驾车,赵嘉又岂会顾忌脸面?

他起身再拜,道:“天下风云,绝非棋局可比,吾思慕先生久矣,虽自知学识浅薄,仍旧希望先生垂帘!”

赵嘉顿首作揖,身体弯下来,久久没有直立。

李斯见状,却是急忙将赵嘉扶起,看着赵嘉那尚未完全成熟的脸庞,微微一叹。

“我给公子讲个故事可好?”

赵嘉恭敬道:“先生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李斯双手背于身后,抬头仰望天空,开始述说着自己的故事。

“昔年,吾只为上蔡一小吏,家境虽不算特别殷实,却也自幼读书,满腹学问。”

“奈何为官者要讲究出身、资历,吾虽自诩不弱于人,却每日只能做些杂事,好不容易遇到升迁机会,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与我擦肩而过。”

“我也曾经自怨自艾,为何自己才学不弱于人,却始终只是一介小吏。”

说到这里,李斯微微叹息。

“直到某日,吾见吏舍厕中鼠食人所遗之物,却皮毛凌乱、肮脏瘦弱,若遇人来犬奔,当即惊慌失措,四处逃窜。”

“吾归郡仓,又见仓鼠于粮仓之中缓缓爬行,优哉游哉嬉戏交配,却无人犬前来惊扰。”

“有才者不计其数,为何有成就者寥寥?盖因人之成就,贫富贵贱,类乎于鼠,取于其生活环境耳。”

“秦国,有侵吞天下之势,其余诸国自保尚且不得,又如何与秦争锋?”

“赵四战之地,吾虽自诩有微薄之力,却也不敢妄言,能够让赵于面对秦国压力之际,再使赵国得以壮大。”

“赵若不能自强,待秦朝堂非稳定,必受其扰,自保尚且不足,又如何发展?”

“与其亡国被俘入秦,倒不如主动入秦,起初纵无人赏识,亦可徐徐图之。”

“秦若粮仓,余者若吏舍厕。”

“吾欲为仓鼠,而非厕中鼠也。”

以李斯之心计,本来不会如此掏心掏肺与赵嘉交谈。

然而,赵嘉毕竟是其人生中,所遇到的第一位伯乐,李斯心中也有感动。

正是为此,他才如此清晰的表达自身观点。

同时,李斯也是在告知赵嘉,赵国如今国势艰难,想要于夹缝中生存并不容易。

赵国,更应该警惕朝堂稳定后的秦国。

推荐阅读:

爱情公寓之娱乐人生 无限散财系统 混在学校当老师 风太大,我听不清! 典藏玫瑰[先婚后爱] 我在人间破奇案 逆天仙医 我的天赋是复活 重生之商业为王 做卧底被男主逮后 亿万萌妻撒个娇 大小姐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八方尊者 茅山一代 临天之主 科学养人 海上求生游戏 宝可梦未来世界 极品运师 唐绵软苦荞茶 墨染江山如画 无敌天帝 综武,带着异宝去大宋 人在GT时空,开局获得聊天群 九天御龙诀 报告主神,有人开挂 逆速时空 玛法法神传 狐仙传之唐妃 穿回八零上大学 在下风灵月影宗大师兄 大佬的小人鱼揣崽跑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