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崭露头角

那把火,将漆黑的夜空染成了红色。

木质云梯哪怕包裹有些许金属体,仍旧挡不住烈火的灼烧,顷刻间被大火吞没。

“啊啊啊!”

正在卖力攀爬的秦国士卒,宛若下饺子般从云梯上掉落,不少人被直接摔得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还有一些人,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说他们幸运,乃是因为这些人从云梯上面掉下来,并没有被摔死,只是被摔得骨断筋折。

说他们不幸,乃是因为这些人虽然没有被摔死,却掉落在了火中,被烈火灼烧着,在痛苦的哀嚎中死去,这种折磨宛若人间炼狱,没有人愿意去尝试。

不仅仅是云梯上面的秦国士卒。

城墙下面,也有不少士卒等待着攀爬云梯,他们被突如其来的烈火包围,呐喊、翻转、哀嚎、奔逃。

纵然军法严明如秦国精锐,也挡不住烈火的吞没。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啾啾啾!”

某些侥幸逃脱火区的秦军,忽然听到了弓弦拉动的声音,他们就着火光抬头仰望天空,只见数千支羽箭从天而降,就连天穹都仿佛被遮蔽了。

“噗噗噗!”

城下密密麻麻的秦军,使城上赵国士卒根本不需要刻意瞄准,数千箭矢齐齐落地,仅仅一轮齐射,居然就秦军伤亡近千。

“噗噗噗!”

首轮箭雨仅仅只是开始。

自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以来,赵国男子尽皆学习骑射之术,射箭技术冠绝列国。

此前没有马镫,赵国男子都能在马背上左右开弓,更不用说是城墙上定点攒射了。

他们无论是拉弓速度,还是射箭准头,都让尚在弓箭射程内的秦国士卒,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保护将军!”

蒙骜身边那些将领,全都那声吼叫。

蒙骜在众人的保护下开始撤退,却仍旧不时回头看向那些惨死的秦国士卒。

他本以为自己白天的布置,足以迷惑城中守将,此番夜袭平周西墙,将会是件无比轻松的事情。

却没想到,己方反而遭受迎头痛击,伤亡三千余人。

虽然对于十万秦军而言,三千余人的伤亡并不算什么,可首战就伤亡这么多,并且没有获得寸功,对于秦军士气无疑是巨大打击。

蒙骜在诸将以及刀盾兵的保护下,狼狈逃离了城中弓弩的射程之外。

他回首眺望城墙,脸色无比阴沉。

“这段城墙上面,守军数量超过三千,阿武佯攻的那段城墙,料想并无太多守军。”

“只希望,阿武能够攻上城墙。”

“报!”

就在此时,传令兵纵马狂奔而来,待看到秦军惨状以后,脸色无比震惊。

蒙骜认出了眼前这位传令兵,时常跟在蒙武身边,帮忙蒙武传递军情,急忙上前问道:“蒙武可曾攻上城墙?”

传令兵喉咙滚动了几次,最后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那段城墙上面旌旗密布,鼓声震天,蒙武将军见状,当即领兵撤退!”

蒙骜闻言脸色铁青。

“城东必为疑兵,蒙武难道没有仔细观察吗?”

这场计划,本就是蒙骜全权策划,计划以失败告终,也只能怪蒙骜思虑不周。

事情已成定局,纵然蒙骜再如何恼怒,却也不能迁怒别人。

“撤兵!”

既然城中守军早有防备,再加上秦军首战失利,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攻城,否则只是徒增伤亡罢了。

城墙上,苏默看着狼狈撤退的秦军,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此战太过凶险。

若非齐轩无意识的一语提醒,苏默可能还想不通其中关键,真要调集全部兵马在平周东墙埋伏,恐怕此时平周已经沦陷。

“都尉,此战大胜啊,将士们全都军心振奋!”

赵国将官们看到秦军撤退,也都围在了苏默身边,脸上全是兴奋之色。

此战,秦军伤亡三千余人。

要知道,整个平周城内守军数量,也只有五千之众,一战就能杀伤三千余秦军,己方却是伤亡寥寥,绝对算得上是大获全胜。

苏默看着满脸振奋的将官以及士卒们,心中亦是充满了喜悦。

他不惜放弃平周东部防守,冒险使用疑兵之计,也要将几乎所有守军调集在这里,就是为了尽最大可能杀伤秦军,用以振奋城中守军士气。

否则,若仅仅为了守住平周西墙,哪怕蒙骜统帅数万大军来攻,凭借这段城墙的险峻,只需不足千人就能挡住秦军进攻,根本没必要征调来如此多兵马。

“此战虽侥幸获胜,我等亦不可轻敌大意,反而更应该小心谨慎才是。”

“传我军令,不管白日还是黑夜,各段城墙都必须有人轮流防守,务必不能给秦军可趁之机!”

平周依山傍水建立而成,许多地方秦军根本不能发起进攻。

就算有些地方能够发起进攻,由于地势狭窄的缘故,能够同一时间参与攻城的秦国士卒,数量也绝不会太多。

故此,哪怕蒙骜分兵多处攻打平周,苏默也能依仗城中五千守军,将平周城守得铜墙铁壁般。

却说蒙骜返回营寨,清点完伤亡以后,看着地图上依山傍水而建的平周城,眉头却是拧了起来。

“若不能以奇计破城,平周则固若金汤,纵然等到赵嘉率领大军来援,恐怕也不能攻破平周。”

“吾劳师远征,又岂能在此拖延?”

“难道,还真要依仗恬儿?”

蒙骜眉头皱成了川字,本来就有许多白发的头上,此时白发似乎又多了不少。

“启禀将军,米濯求见!”

就在蒙骜愁眉不展的时候,营帐门口忽然传来了亲卫的声音。

“嗯?”

蒙骜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了不快之色。

米濯只是一介基层将官,而且本为赵人,蒙骜倒并非看不起基层将官,只是如今心中正烦乱,忽然有位基层将校前来打扰,自然有些不太高兴。

“嗯?赵人?”

忽然间,蒙骜好似想到了什么,浑浊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明亮,喝道:“让他进来。”

“见过将军!”

米濯进来以后,异常恭敬的向蒙骜行礼。

“免礼。”

“汝深夜前来拜访本帅,所为何事?”

米濯垂首道:“末将本为赵人,正好是苏默同乡,年少时与其关系莫逆,吾家与苏家亦交往甚密,知晓苏家某些掌权之人,亦为亲近秦国之辈。”

“末将不才,愿前往平周充当说客,定能说服苏默开城纳降。”

推荐阅读:

斗罗之阿飘 大天师 末世诸神黄昏 宫墙万仞 萌物打工日常 西厂厂花,开局撞破皇帝女儿身 接了学姐的奶茶,我成为全校公敌 穿成残疾将军的恶毒肥妻 洪荒之清灵子 吾家火坑暖融融 雏雀 锦鲤小奶团,六个舅舅争着宠 不想出道的我被系统威胁了 爆!寒爷怀里的小祖宗封神回归 红楼之王熙凤 玄医归来 竹影风笛 迪迦之重生怪兽 请君入瓮:皇上快躺好 史上最强法神 程总,您的小娇妻偷偷生了个崽 西游之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空间农女的彪悍人生 开局COS龙胆赵云,我帅哭漫展 你肯定是喜欢我 我从火影开始传播黑暗 满级大佬手握炮灰剧本 聊天群:开局驾驭时王之力 从火影开始降临 我夫君他是白切黑 回到初唐当神仙 妖怪当然也玩游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