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汝可知罪

平周城内,苏默沉沉睡去。

这段时间,苏默由于担心秦军来犯之事,每日劳累不已,睡眠时间极少。

昨晚秦军趁夜袭城,苏默更是忙了将近整晚,最后实在熬不下去,这才昏昏沉沉睡去。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齐轩大步朝着苏默住所奔来,脸上有着明显的倦色,显然这段时间压力也非常大。

“小点声,都尉刚刚睡去,若无紧要军情,就不要打扰都尉了吧。”

尽忠职守守在门口的亲卫,看到齐轩风风火火赶来,急忙出声阻拦,不想苏默被人扰了清梦。

他们都是苏家旁系子弟,对于苏默的忠诚毋庸置疑。

“倒也没有特别紧张的军情,只是城下有人通报姓名,说乃都尉世交好友,想要进城拜访都尉,吾不知是真是假,故此不敢擅专,这才前来通报。”

“世交?好友?”

为首那员亲卫问道:“那人可曾通报姓名?某自由跟随都尉,几乎认识都尉所有世交好友。”

齐轩答道:“那人唤作米濯,自称家族与苏家亦为世交。”

为首那员亲卫闻言,不由眼睛大亮,急忙说道:“不错,都尉曾经的确有位好友唤作米濯,米家也的确与都尉所在苏家乃世交。”

“既然是都尉故友前来拜访,将军(恭维的称呼)大可放其进城,只是都尉刚刚休息没有多久,还要等其醒来以后,才能招待故友。”

齐轩闻言,眉头微微皱起,说道:“如今乃是战争紧要时期,若因都尉故人来访就随意放入城中,恐怕有些不妥,不如还是叫醒都尉,听听他的想法吧。”

为首那员亲卫闻言,当即脸色微沉。

“这些天都尉为了平周城,每日不分昼夜劳累,身体早已疲惫不堪,若不好好休息,怎会有精神抵御秦军,如果不是紧急军情,断不能叫醒都尉。”

齐轩心中不悦,但还是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不放米濯入城,待都尉醒来以后,再交由都尉决断。”

亲卫首领闻言大怒,压低声音喝道:“米濯乃都尉故友,米家又素与苏家交好,又岂能怠慢了米濯?汝这么做,难道是想要羞辱我家都尉!”

所谓宰相门前三品官,苏默虽然不是宰相,却是平周城内说一不二的守将,纵然齐轩乃是副将,仍旧不能违逆苏默。

眼前这名亲卫统领,哪怕官职并不算高,却也是苏默最亲近之人,这才有底气呵斥齐轩。

齐轩心中恼怒,可是想了想彼此身份,以及苏默不久前立下的功劳,出于对苏默的敬重,也不愿与其亲卫统领争执,免得让苏默难堪。

只不过,齐轩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愉快。

那名亲卫统领,看到齐轩脸色阴沉,想到对方毕竟与公子嘉有些关系,终究不愿给自家主人树敌,当即语气转柔和道:“将军担忧也并没有错,然米濯只是一人,纵然放其入城,也不会翻起太大风浪。”

“将军若担忧秦军趁机攻城,大可不开城门,放下吊篮将米濯拉到城中即可。”

齐轩想了想,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终究还是同意了亲卫统领之言,朝着平周西城门那边走去。

城墙下,身穿便装的米濯静静等待着,抬头仰望巍峨高大的城门,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烦之色。

“米壮士,如今正值战时,都尉又正在休息,恕吾不能打开城门放阁下入城,阁下若是不嫌弃,可从吊篮中上来。”

就在米濯细细打量城墙以及城上守军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齐轩的声音,当即朗声答道:“将军守城谨慎,在下又岂会不理解,被吊篮拉到城墙上,自然可以。”

齐轩闻言,长长舒了口气,就示意属下将能够容纳一人的大吊篮,朝着城下缓缓放去。

远处,蒙骜、蒙武以及不少秦国将领,正待在隐蔽的地方,观看着米濯的一举一动。

待看到米濯被吊篮拉着入城以后,蒙骜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仿佛昨晚那场失利所带来的阴霾,也被冲淡了些许。

蒙武见状,脸上却是露出迟疑之色,犹豫半晌终究还是咬牙问道:“吾观苏默绝非那种能被人轻易说降之人,米濯此行胜率也不算大,父亲为何会如此高兴?”

蒙骜先是瞥了蒙武一眼,而后环顾四周,看到几乎所有秦国将领脸上,也都带着疑惑之色,不由摇了摇头。

“你们难道真以为,本帅寄希望于米濯入城以后,就能说动投降吗?”

蒙武奇怪道:“既然就连父亲都不觉得,米濯能够说降苏默,为何还要执意派遣对方入城充当说客,且露出如此欣喜之色?”

蒙骜捋了捋胡须,忽然说道:“你们可知道,昔年长平之战,赵王为何换下廉颇转而以赵括为三军主帅?”

蒙武毫不犹豫的说道:“当年秦国细作于赵国境内四处散播谣言,说秦军惧怕赵括,说廉颇畏战如虎,不敢与秦军交战,再加上廉颇的确被动防守数年,导致赵国军粮、后勤供给不上,赵王这才换帅。”

蒙骜继续捋着胡须,说道:“此乃反间计是也。”

“今日吾派遣米濯入城说降苏默,苏默同意投降自然是好,若不同意投降,本帅就派人在城中散布谣言,挑明米濯与苏默以及米家与苏家之间关系,并且告知众人:苏家中有不少族老亲近秦国,苏默放米濯入城,也是有了投降秦国之心思。”

蒙武皱眉道:“如此简单计策,城中守军又岂会相信?”

蒙骜大笑道:“吾所说事情大多都为真,就算掺杂了些许假话,城中守军又岂能分辨出来?”

“苏默统帅城中守军也只有数月时间,威信尚且没有完全建立,哪怕流言没有办法让苏默交出兵权,城中守将以及守军,也会对苏默产生防备心理。”

“将帅不同心,士卒不信任,平周城也就不那么固若金汤了。”

“此番,只要赵军放米濯入城,这条计策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诸将听着蒙骜入骨三分的剖析,经历过才开始的震惊过后,脸上都露出了敬佩之色。

这一日,秦军并未攻城。

苏默睡眠也是极好,直到午时才悠悠醒来,顿时感觉几天的劳累,仿佛也被这次休息一扫而空。

“嘎吱!”

苏默穿好衣服以后,打开了房门,对着守门的亲卫首领问道:“今日秦军难道没有攻城?”

苏默感到十分疑惑。

哪怕秦军首战失利,仍旧占据兵力优势,此时不抓紧时间攻城,反而偃旗息鼓拖延时间,对于秦军而言绝对有百害而无一利。

“启禀都尉,秦军今日的确没有攻城,究竟是何原因,属下亦是不知。”

“不过,却有另外一件喜事,那就是都尉故友米濯前来拜访都尉,已经被属下安排在了县衙,既然都尉已经起床,何不前去见见米濯?”

“米濯?”

听到这个名字以后,苏默那本来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慵懒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先是有些错愕,继而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米濯怎会进入城中,难道是齐轩将其放了进来?”

亲卫统领似乎没有发现苏默表情的变化,反而在那里邀功笑道:“米濯身为故友前来拜访都尉,属下自然不好将其拒于城外,这才力劝齐轩将军将其放入城中。”

“如若不然,齐轩恐怕还会等到都尉醒来以后,才会将其放进城内。”

“啪!”

苏默越听脸色越阴沉,看着仍旧想要邀功的属下,顿时怒从心来,朝着对方脸上狠狠甩了一个耳光。

“简直无知至极,险些坏我大事矣!”

言毕,苏默也不理会被打得有些发蒙的属下,大步流星朝着城楼赶去。

城楼上,齐轩仍旧尽职尽守观察着秦军动向,待看到苏默大步走来以后,急忙上前见礼。

“汝可知罪?”

却不想,苏默一改往日温和模样,直接对着齐轩开始问罪。

齐轩呆愣当场,脸色也慢慢阴沉了下来。

他还以为,苏默向自己问罪,乃是因为自己当初不愿放其故友米濯进城的缘故,再加上今日在苏默亲卫统领那里受了些气,当即有些恼怒。

“在下守城、防御尽职尽守,敢问都尉,齐轩何罪之有!”

齐轩扬起脑袋直直盯着苏默。

他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答复,若苏默真是那种以私废公之人,就不值得自己敬重,也不值得公子嘉信任了。

推荐阅读:

国漫联盟从青蛇劫起开始 重生王妃只想抱紧王爷大腿 极品小圣医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三界默示录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疯批帝尊洗白后,天下皆为裙下臣 这个天师不正经 季小姐的影帝先生 婚不由己,总裁情深不负 总统夫人轰动全球了 大唐狄仁杰:纳妾如燕,多子多福 我的男神媳妇[星际] 小狐妻 斗罗:灵魂之书 全球逃亡:只有我能氪金 我在白日梦里走上人生巅峰 我卖自制窜天猴,你说我卖军火? 病弱美人在恐怖游戏艰难求生 我和前男友玩游戏日常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全球末日游戏:亿万骷髅挂机满级 洪荒之玉皇大帝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当阴阳师了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主神 重生成个女棋士 我在斗罗当红娘 最好的时光喜欢你 完美之双重卧底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摄政王的神医萌妃 总有上神不识好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