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秦国巨变

秦国,都城咸阳。

“踏踏踏!”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大将王龁带领数百秦军,将整个相国府围得水泄不通。

与此同时,秦王宫内部也发生了巨变,秦国宗室族老调动大军,也将王宫团团围住,赵姬抱着年仅十三岁的嬴政,听着外面密集的脚步声,脸色煞白。

“王龁,汝好生大胆,居然敢派兵围困相国府!”

吕不韦麾下门客拿着武器,堵在门口与王龁对峙,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吾奉命行事,若有得罪之处,还望阁下帮忙转达相国,莫要怪罪,只是今日相国必须随我入宫走上一遭!”

王龁手按剑柄,脸色肃然。

王龁乃秦国名将,无论资历还是威望,都足以令秦国各方权贵不容小觑。

当然,相比起武安君白起以及蒙骜,王龁还是要差上不少。

只因王龁此人,虽然劳苦功高,却也并未取得过太显赫的战功,所以才会被齐人蒙骜压住一头。

不谈其他,仅仅是前番攻打申岐之地,就有不少秦国本土将领,建议由王龁统兵,结果却是被蒙骜抢了风头。

只因王龁数次与赵国交战,都没有获取太大战果,才会让秦王子楚以及吕不韦质疑其能力。

长平之战前期,本就是王龁领兵先与廉颇交战,可惜廉颇防守严密,赵军战斗力也是极强,王龁纵然使出了吃奶力气,却也没有办法占得丝毫便宜。

直到秦国使用反间计,赵王以赵括代廉颇为将,白起暗中接管大军,王龁转而变为副将,才跟着沾光大破赵军。

及至后来,白起拒绝攻打邯郸,秦昭襄王遂以王龁为帅,结果遭逢大败,秦军伤亡惨重,秦王不甘兵败,次年又以王龁为帅攻打邯郸,再次败北。

正是因为王龁屡次败于赵国之手,纵然其无论资历还是出身都非常不错,秦王仍旧没有启用此人,反而重用身为齐人的蒙骜。

那个时候,王龁心中已经有些不快,奈何自己战绩不佳,纵然心中难受,在面对秦王以及秦相吕不韦的时候,却也只能暗自忍耐。

现如今,流言蜚语在咸阳城内传开,秦国宗室第一时间找到王龁,令其调动大军围困相国府,准备捉拿吕不韦。

可以预料,无论这些流言是真是假,经由此事以后,吕不韦处境都将变得极其艰难。

“让开!”

就在此时,吕不韦大步走了出来,双目死死盯着王龁,而后沉声喝道:“吾乃秦相,除了大王诏令以外,谁敢拿我!”

“王龁,汝领兵围困相国府,欲反耶!”

吕不韦在秦国担任秦相三载,虽然两次发动战争都决策失误,仍旧颇有威势。

王龁被吕不韦呵斥,心中居然产生了些许畏惧。

正如吕不韦所说那般,对方贵为秦相,除了秦王以外乃是秦国身份最尊贵之人,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讲,吕不韦完全能够代表整个秦国。

如今秦王嬴政年幼,太后赵姬垂帘听政,吕不韦身为秦王嬴政仲父,自然是大权独揽,没有任何人胆敢轻易冒犯。

“某本不敢冒犯相国,只是宗室有令,欲请相国前去王宫走上一遭,还望相国莫要为难于我。”

经过了才开始的畏惧以后,王龁眼中亦是闪过狠色。

他知道,既然自己今日已经领兵围困了相国府,若不能彻底扳倒吕不韦,依照吕不韦的性格,自己日后绝对难以善终。

既然如此,王龁只能勇往直前,无论如何也要将吕不韦捉到王宫。

吕不韦脸色阴沉,却并没有发怒,反而语气平静的说道:“本相再说一遍,除了大王与太后诏令以外,无人有资格捉拿本相。”

“本相念汝为国征战多年,若此时束手谢罪,还能饶汝一命,否则就按叛逆论处,株连亲族!”

王龁闻言,眼中当即闪过一道狠色。

他本来还以为,吕不韦会非常识趣的跟自己走上一遭,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顽固,还想要将谋反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

“吕不韦,咸阳城内传闻想必汝亦有所耳闻,若此时与我走上一遭,能够证明汝之清白,某自会亲自登门谢罪。”

“若相国仍旧推三阻四,休怪王某以下犯上了!”

“锵!”

说到这里,王龁猛然拔出了腰中佩剑,剑尖斜指地面,脸上杀机凛然。

“嗬!”

跟在王龁身后那些秦军,也都是他这么多年所培养的心腹,自然知晓王龁意思,也是跟着踏步上前,挥舞着手中武器,口中发出呼和声。

“看来,王龁你果真是想要造反了!”

吕不韦见状,却没有丝毫慌乱的意思,眼中亦是露出了森然杀机。

“请相国入王宫,若有阻拦者,杀无赦!”

王龁感受到吕不韦那森然的杀机,也不想继续拖延下去,直接挥手示意身后士卒上前捉拿吕不韦。

“闲杂人等,速速让开!”

王龁麾下那些将校,得到命令以后也不再犹豫,带着甲士上前呼喝,想要强行带走吕不韦。

“谁敢!”

吕不韦出任秦相三年,门客超过三千之众,又岂会是那种待宰羔羊?

堵在门口手握武器的众门客,面对逼过来的秦军,居然丝毫不惧,纷纷扬起了手中武器,开始与秦军厮杀在一起。

“杀!”

厮杀爆发的突然而激烈,王龁既然带兵过来了,就不可能空手而归。

吕不韦深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也不可能被王龁带到王宫。

“杀啊!”

“挡路者死!”

“保护相国!”

宽敞的相国府面前,被堵得严严实实。

惨烈的厮杀爆发,双方很快就有了不小伤亡,鲜血将地面都染成了红色。

不得不说,吕不韦麾下门客善战者不少,许多都是百里挑一的勇士,居然将王龁麾下秦军死死挡在了相国府大门外。

王龁见自己麾下士卒久久不能攻进去,不由脸色微沉。

“弓弩手准备!”

王龁眼中杀机凛然,也不顾这里乃是都城咸阳,直接准备出动弓弩手,对相国府进行覆盖式打击。

“踏踏踏!”

随着王龁命令的下达,数百弓弩手从各个街道外面奔跑而来,很快就列队完毕,弓箭上弦。

“吕相,汝麾下门客再继续负隅顽抗下去,小心箭矢无眼,若是误伤了相国及府中家眷,还望勿怪!”

正在奋力抵挡秦军的众门客,见状全都脸色大变,眼里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

推荐阅读:

快穿之拆cp我是认真的 女神的超级狂兵 人在漫威,是假面骑士 逍遥布衣侯 七十年代极品男 全服逮捕令:池爷,来solo 屠龙直播间 洪荒之我是黑无常 你别太犯规 文娱,我只喜欢拍电影 这个暴君,我养的! 我被骗成了光 刚出娘胎,定亲转世女帝 路过游戏王的牌佬 乡野灵异手册 老寡妇生活指南 源深生缘 盛宠难为,盗妃萌于虎 师尊总是沾花惹草 偏执大佬的娇妻惹不起 诸天刀客加持我身 首富从星空一瞬开始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我成了龙妈 快穿大佬甜又野 快穿之弱女逆袭 回档重生:我真不是NPC 小祖宗掉马后被迫成了团宠 阳阳朔月 屿和风 直播国民男神:染爷,强势撩 从遮天开始横推诸天万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