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回邯郸

“锵!”

利刃出鞘,赵嘉直接将宝剑架在了郭开脖子上,目光森寒。

“汝敢威胁我!”

此时的赵嘉已经怒极。

这么多年来,他为了改变赵国命运殚精竭虑,甚至屡次亲自犯险,其中虽然也掺杂着私心,更多却是想着整个赵国利益。

哪怕赵偃屡次咄咄逼人,赵嘉为了大局着想,仍然再三忍让。

他却没想到,赵偃这次居然做得如此过分,再也没有丝毫掩饰对于自己的忌惮,居然毫不避讳以赵政为人质的心思。

要知道,赵政可是赵偃亲孙子啊!

到了这个时候,面对赵偃的步步紧逼,赵嘉心中仅存的那份血脉之情,终于被彻底抛之脑后。

他知道,那个所谓的便宜父亲,从未将自己当做亲生儿子对待。

为了王位,对方什么事请都做得出来。

自己除非彻底放下权利,而后眼睁睁看着赵国被祸害掉,否则就只能与其斗到底。

“公子莫要激动。”

郭开丝毫没有在意,那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刃,就连本来微微躬下的身子,此时也伸得笔直。

“吾乃大王所遣使者,更是太子府坐上宾客,公子如此待我,欲反耶!”

此时的郭开,代表邯郸出使申岐之地,除非赵嘉想要造反,否则绝不敢动其分毫。

如今赵王尚在,以赵嘉的实力绝对没有能力反叛。

否则,恐怕上将军廉颇为了撇清关系,也会亲自领兵前来申岐之地平叛。

正是有此依仗,郭开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好,很好,非常好!”

赵嘉收剑入鞘,也不再理会两人,直接拂袖而去而去。

很快,范增、李斯、边城、司马尚等人,就被聚集在了书房之内。

“郭开早有防备,更是步步紧逼,简直欺人太甚!”

赵嘉目光森寒,而后说道:“汝等都乃吾之心腹,可欲为我赴汤蹈火!”

既然父子二人关系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赵嘉也没有必要继续遮遮掩掩,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整顿内部势力,准备与赵偃彻底分出个胜负。

这些人虽都是赵嘉心腹,奈何赵偃毕竟身为赵国太子,身负正统,与其相争与谋逆无疑。

赵嘉必须确认,在自己决心动手之前,这些属下不会心生畏惧。

众人闻言,尽皆变色,而后面面相觑。

李斯最先反应过来,闻言直接跪伏于地,大声喊道:“愿为君上赴汤蹈火,万死不迟!”

李斯眼中,非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隐隐带着兴奋之色。

潜龙在渊,腾必九天。

李斯知道,公子嘉终于不想继续蛰伏下去。

从李斯随赵嘉前来赵国时起,二人命运就已经牢牢绑在了一起,只有赵嘉腾飞成为真龙,李斯才能真正一展胸中所学。

范增、边城紧随其后,亦是跪地高呼:“愿为君上赴汤蹈火,万死不迟!”

唯有司马尚,脸色变幻数次以后,终究还是咬牙跪伏于地,喝道:“愿为君上赴汤蹈火,万死不迟!”

赵嘉深深看了司马尚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司马尚不比其余几人。

李斯、范增都乃楚人,前来投奔赵嘉也是光棍一个,纵然事后赵嘉兵败,其家人也不会遭受牵连。

边城更是孑然一身,素有游侠气节,更不会在意这些。

唯有司马尚,不仅代表自己,更代表其身后家族,假如赵嘉失势,极有可能会牵连其宗族。

正是为此,司马尚才会有所犹豫。

好在司马氏也并非小门小户,只要其余司马氏族人不参与,哪怕最终赵嘉落败司马氏会遭受牵连,也不会坏到无可救药的程度。

眼看众人已经发誓效忠,赵嘉后顾之忧彻底解决,眼中当即露出了狠色。

盛夏之际,天气酷热。

“踏踏踏!”

官道上,赵亘率领百余王城禁卫,护送着赵迁、赵政、郭开等人,缓缓朝着邯郸赶去。

赵迁春风得意。

他对着郭开说道:“赵嘉那厮恼怒又能如何,还不得乖乖将赵政送入邯郸?”

随后,赵迁转头看向落在后面的马车,听着马车上隐隐传来的婴儿哭声,眼中露出些许厉色。

好似看出了赵迁心中所想,郭开急忙劝道:“公子万万不可有其他心思!”

“赵政若有失,非但禁卫统领赵亘不会善罢甘休,就连太子也会失去制约赵嘉之棋子,那样反而会彻底激怒赵嘉,令其变得无所顾忌。”

“以赵嘉在赵国之内声望,若果真不顾一切,恐怕太子也很难应付。”

“为今之计,只能仰仗大王之名压制赵嘉,以其子赵政作为人质,待太子安然登上王位以后,方可徐徐图之。”

赵迁闻言,脸上露出了愤恨之色,低声骂道:“不曾想,那竖子居然有如此名望,就连父亲都不敢擅动!”

车队仍旧缓缓前进着,很快就抵达了申岐之地与太原郡交界处。

赵亘领兵走在最前面,看着前面小路两旁密布的山林,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传我军令,全军警戒!”

申岐之地本为秦地,此时虽被赵嘉所得,仍旧有不少忠于秦国的暴民藏于山中。

由于申岐之地与太原郡交界处,山脉、丘陵密布,就连大军难以剿灭秦国余孽。

故此,赵亘也担心路过此地之时,会遇到那些秦国暴民。

“警戒!”

不得不说。

这百余王城禁卫绝对是精锐之师,士卒们放缓士卒,有条不紊的往前行军。

就这样,众人行了半日路程,都是又累又渴。

再加上如今正值盛夏,士卒们仿佛都有些虚脱了。

哪怕是骑马的赵迁、郭开二人,此时也已经忍受不住,再三请求赵亘停军休整。

赵亘并未理会二人,始终催促着众人行军,直到抵达一条视野开阔的小溪旁后,这才命令士卒们休息。

“累死我了!”

赵迁露出胸膛瘫坐在树荫下,看着远处指挥士卒布防赵亘,脸色有些阴沉。

“那赵亘油盐不进,父亲已经暗中拉拢多次,却始终不愿投效。”

“待日后父亲为王,定要令其后悔今日所为。”

赵迁想起了对方丝毫不给自己颜面,执意行军之情,当即恨得牙痒痒,小声嘟囔着。

“噤声!”

郭开却是脸色微变,缩头缩脑看了看左右。

待看到附近没人以后,郭开这才脸色严肃的说道:“赵亘执掌王城禁卫,归大王直接指挥,地位极其特殊,公子莫要怠慢与他。”

赵迁小声回道:“先生放心,吾只是私下抱怨,绝不会被其知晓。”

推荐阅读: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 Fine,大家都不是人了 极寒天灾,我有木炭翻倍 奶爸兵王 纸醉南柯 冰火阑珊时 二婚后,植物人老公忽然睁开眼 [原神]我在风中劈叉 万界魔尊 别怕,我是来杀你的 我在星际养娃 我真不想救那个渣男啊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姐劫 鸿武道 阳间道士笔记潘的江 狗剩:开局截胡杏儿,杀敌成列强 泰拉小世界的诸天奇妙冒险我为游戏狂 平平无奇的男神 我的生命值低的离谱 我真的只想种田 我在聊斋斩太岁 仙子们请冷静 武神至尊 不愿做奴隶的人[综] 网游:最强刺客把游戏道具用在现实!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的双城之战 老街快递员 荒野干饭王 极限基因武神 西部点子王 我跟域外有联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