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抉择

“踏踏踏!”

战马奔驰而来,李牧从雁门郡日夜兼程返回邯郸。

他顾不得身上的疲惫,将战马交给属下以后,径直朝着王宫而去。

王宫内,赵王在书房中静静等待着。

“大王,李牧将军来了!”

赵王略显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说道:“让他进来吧。”

李牧在宦官带领下,缓缓走进书房,待看到伏于案前处理公务的赵王以后,急忙上前行礼。

赵王摆了摆手,示意李牧莫要多礼,而后放下手中公务,问道:“寡人咨卿以匈奴之事,卿为何不以书信作答,反而亲自奔波数日,连夜赶回邯郸?”

李牧答曰:“臣此来,因大王书信耳!”

赵王脸色微沉,暗暗想到:“李牧莫非是想质问寡人,为何出尔反尔,再次插手北疆事宜?”

不曾想,李牧接下来的话,却让赵王有些震惊。

“臣欲一战而平匈奴之患,不知大王可愿助我。”

赵王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听错了,再次问道:“卿方才所言为何?”

李牧深吸口气,缓慢而又坚定的说道:“臣欲一战而平匈奴之患,不知大王可愿助我!”

赵王这回听清楚了,却反而越发诧异。

“卿以往不是从不与匈奴交战,只是被动防御么,为何忽然有此转变?”

也怪不得赵王会有如此反应。

李牧前些年驻守北疆,哪怕只有少量匈奴人入侵,都不敢出去捕杀贼人。

纵然赵王再三降诏令其出击,李牧始终做着缩头乌龟,宁愿违背王命被撤职,也不肯出去与匈奴人交战。

故此,所有人都以为,李牧胆小畏战,只敢据城死守。

李牧这种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故其说出欲一战平定匈奴之患的时候,赵王才会如此难以置信。

李牧见状,却是笑了,笑容非常灿烂。

“就连大王都以为,末将乃胆小畏战之徒,多年来屡次袭扰北疆,却来去自如,从未遭遇挫折的匈奴人,又会怎么想?”

赵王先是有些发愣,继而说道:“彼自然以为卿畏敌如虎,不敢出战。”

李牧再道:“匈奴人若抱着如此心思大举入侵,末将设下圈套,以倾国之力击之,能否一战而平匈奴之患?”

赵王听到这里,已经目瞪口呆,苍老的脸上忽然涌现出了红晕。

哪怕强盛的赵武灵王之时,对于来去如风的北方匈奴,都没有太好办法。

近百年来,赵国更是不堪其扰,纵然在北疆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都不能真正解决匈奴之患。

若真如李牧所言那般,先诱匈奴人入彀,再以倾国之力围而歼之,纵不能彻底灭掉匈奴,亦可令匈奴从此一蹶不振。

赵丹最大败绩就是长平之战,乃是其此生不可磨灭的污点。

哪怕后来廉颇以劣势兵力大破燕国,也不能彻底抵消长平之败带来的影响。

“如果,如果真能大破匈奴,彻底解决北疆祸患,寡人能否功过相抵!”

想到这里,赵王呼吸有些急促。

赵丹并非昏庸君主,相比其子赵偃以及其孙赵迁,绝对算得上是明君。

若非有长平之败,赵丹的历史成就甚至不下于赵慧文王。

身为赵王,赵丹不愿遗臭万年,也不愿因为长平之败,让赵国从此走向末落。

“大王令臣北击匈奴,此事并非不可。”

“然匈奴可战之兵数以十万计,更兼骑兵来去肆虐纵横,破之易而灭之难。”

“数年来,臣驻守北疆却一再龟缩退让,大王、满朝公卿以及匈奴人,皆以为臣怯弱不敢战,事实却并非如此。”

“不灭匈奴,纵耗费钱粮破之,亦难伤其筋骨,倒不如避而不战,养精蓄锐,以怠其心。”

“匈奴见臣数年不敢与之交战,必然心中鄙夷,南下劫掠越发肆无忌惮。”

李牧滔滔不绝,将自己这么多年的忍辱负重,全都告知赵王。

赵王越听眼睛越亮,苍老的脸上也是红光满面。

此战若果真能够尽全功,再加上这两年的功绩,赵王或许能够稍微洗刷长平大败的耻辱。

史书上,或许也能对其评价稍微好点。

“大王,愿战否?”

李牧目光灼灼的盯着赵王,声音激昂。

“需要寡人做什么?”

李牧深吸口气,道:“若欲平定匈奴之患,必须发动举国之战,仅仅依靠北疆守军,难以做成如此大事。”

“臣筹谋已久,此战需车1300乘、骑兵2万人、步兵5万、弓箭手10万,除了北疆原有兵马,大王还需调遣车1300乘,骑兵1万,步卒5万、弓箭手5万。”

“除此之外,粮草辎重都要备齐,弓弩、箭矢必须充足,如此方能一战而除匈奴之患。”

本来还斗志昂扬的赵王,听到李牧要求以后,脸庞却是有些僵硬。

如此多兵马、战车,再加上后勤辎重、民夫,纵不算倾国之战,亦相差不远。

赵国虽然能够凑齐这些兵马,却也会消耗甚巨。

此战若胜,出动如此多兵马自然不亏,假如兵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刚刚恢复些许国力的赵国,也会因为兵败而再度陷入颓势,赵王不得不慎重。

“依卿之言,此战应该会爆发于冬季。”

“今岁尚未入冬,就已经无比寒冷,冬季与匈奴人交战,若做不好御寒准备,恐怕会冻死许多士卒。”

“若准备足够衣服、钱粮,对于整个赵国而言,将会是无比巨大负担。”

“不如,换个时候开战?”

李牧却是摇头道:“臣韬光养晦数年之久,令匈奴人以为吾不敢战,又趁机训练士卒、巩固边防,士卒皆有向战之心。”

“以有心算无备,吾等占据人和。”

“天气寒冷,匈奴必然举族南下劫掠,此乃天时也。”

“双方交战于赵地,吾等身为赵人,吾等比匈奴人更了解地形,此乃地利也。”

“天时、地利、人和皆已齐备,自当举国而战,毕其功于一役,万不可瞻前顾后,错失良机。”

“真要待天气转暖,匈奴人未必会举族南下劫掠。”

赵王起身,在屋内来回踱步许久。

他想起了前些年因为长平之败,百姓私下对自己的指指点点,想起了自己所背负的种种骂名。

赵王脸色忽而变得狰狞,忽而又变得患得患失。

胜,则可以在离世之前,再建一个伟大功勋。

败,则会将刚刚开始中兴的赵国,再一次推向深渊炼狱。

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赌。

推荐阅读:

火影里的心悦会员 神明不在线 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傅啾啾唐羡 神器测评室 从零开始的乐园之旅 听心声后被炮灰团惊呆了 重生都市剑仙 重生之二世祖 全能老祖宗她飒爆了 宁的愿 我能看见正确姿势 娱乐:神级奶爸 都重生了谁还做舔狗 打造最强陵墓 惯着他治愈他 仙道之祖,我能提纯万物 军嫂逆袭攻略 穿越成双 我变成了主角父母 最强驭符者 科普物理,教出一票法神?雷恩唐斯 极品仙厨 都市之茅山传人 满级人类的我,在惊悚世界旅游 道喻 必须有一位巫妖王 沧海啸 综武:开局夫子,稳健修仙 猩红降临 风流三界 某提线木偶的流浪传说 我真不是全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