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南侵(求首定!)

帐篷内气氛有些沉默。

头曼母亲煮着锅内羊奶,脸上带着塞外之人特有的沧桑。

“准备一下,三日后我就要跟随首领南下,前去劫掠赵地了。”

头曼父亲的声音,打破了屋内平静,头曼及其母亲脸上,都露出了担忧之色。

“又要打仗了?”

老头曼却是叹道:“打仗倒不至于。”

“这些年赵人边塞将领胆怯惧战,哪怕百余守军见到我等两三人,亦只敢龟缩邬堡内,不敢出战,没有什么危险。”

“奈何赵人无比狡猾,虽胆小如鼠,却也防备严密,每次南下都很难劫掠到东西。”

“今岁如此寒冷,牛羊冻死无数,还有饥饿的猛兽不断袭击羊群,若不能劫掠到足够粮食,恐怕就只能放弃赵国,转而东进劫掠燕国了。”

“燕国?”

头曼母亲没什么学识,根本不知道燕国、赵国有什么区别,闻言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头曼却是脸色微变。

“燕国以北乃是强大的东胡人,燕国北方更是东胡人的猎场,如果我们前去劫掠燕国,那些可恶的东胡人岂会善罢甘休?”

如今的匈奴,尚且没有完成统一。

匈奴虽然也有单于,可是整个匈奴王庭,却只是许多部落组成的部落联盟而已。

部落联盟,终究显得有些松散,根本没有办法与东胡相抗衡。

不仅仅是东胡,如今匈奴部落虽众,奈何人心不齐,也不敢招惹西方的月氏。

历史上,直到眼前这位叫做头曼的男孩长大以后,匈奴才开始真正强盛起来。

匈奴的统一,几乎与秦国统一天下的时间相当。

待秦始皇死去以后,头曼更是趁机带着匈奴勇士大举南下,以头曼城为中心,建立了北方游牧民族第一个国家政权——匈奴汗国。

其子冒顿,在杀死头曼继承单于之位以后,更是东灭东胡,西逐月氏,南吞楼烦,征服了北方的浑庚、屈射、丁零、鬲昆、薪犁诸国。

冒顿又收纳韩王信投降,且在白登围困汉高祖刘邦,更是多次逼迫西汉与其和亲。

那个时候,也是匈奴最强盛的岁月,汉王朝只能委屈求全,派人和亲。

匈奴未来的辉煌暂且不提。

至少在如今,以匈奴松散的联盟政权,根本不敢招惹强大的林胡。

正是为此,当头曼得知若南下劫掠无果,匈奴可能会进入林胡猎场以后,才会如此震惊。

“赵国北方很难劫掠到东西,若部落内粮食得不到补充,恐怕大半族人都熬不过这个冬季,那时也只能冒险入侵燕国了。”

“哪怕与林胡人交战,也在所不惜!”

听到这里,头曼感觉内心无比沉重。

“阿翁,我要与你一同南下!”

沉默许久,头曼忽然起身,也不顾屁股上的疼痛,坚定的说道。

老头曼先是有些发愣,继而点头道:“你也快长大了,这次入赵国境内劫掠,也不会有太大危险,让你跟着长长见识,倒也是件好事。”

头曼闻言大喜,捂着屁股就欢快的跑出去,开始为南下做准备了。

赵国北方四郡,最西边的九原郡内,居住着数量庞大的楼烦人。

楼烦乃北狄,其民兵将强悍,善于骑射,骁勇善战,以前几乎是北方战斗力最强悍的游牧民族,对其邻国赵国带来的巨大威胁。

赵武灵王也正是看到了楼烦强悍的战斗力,才萌生了向楼烦等部落学习,推行‘胡服骑射’之构想。

赵国推行‘胡服骑射’成功以后,战斗力果然大增,为此还打破了华夏固有的种族观念,征召了许多勇武戎狄之人入伍。

赵武灵王此举,不仅让赵国力大增,也是变相加速了民族融合。

不久,赵武灵王就先后击败了林胡、楼烦,攻灭了中山等国。

赵武灵王击败楼烦以后,并没有屠杀他们部落之人,反而将其军队收编,令双方开始融合。

这么多年以来,楼烦人虽仍旧保持相对独立,却已经能够看作是赵人,盘踞于云中、雁门两郡,与赵人混居通婚。

反观林胡,当年被击败以后,却被赵武灵王往东北方向驱逐,最终盘踞于燕国北方,逐渐成为了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

李牧麾下很多善战之士,都是来自楼烦部落。

他们有着游牧民族的凶悍、善战,却也有着赵人的服从与纪律,可以算是最优质的兵种来源。

赵国军队之所以战斗力强悍,也与楼烦人充斥其中脱不开关系。

雁门郡北方。

两个楼烦勇士身穿赵军甲胄,缩在草垛之内,脸上都有些意犹未尽。

“启,今天居然又分到了肉食,据说是李牧将军所分派。”

面容粗犷的楼烦士卒,对着略显稚嫩的启说道,眼中带着满足与感激。

“呼烈,下次别抢那么快,给我多留点。”

启那略显稚嫩的脸上,却是带着些许怨气,显然是因为分肉之时,呼烈吃的太多之故。

“哈哈哈,俺身体壮实,自然要多吃点,你这小崽子如此瘦弱,多让点给俺不行吗!”

呼烈看着宛如受气小媳妇的启,顿时有些忍俊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启翻了个白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踏踏踏!”

忽然间,地面开始轻微震动,呼烈和启见状都是大惊失色,急忙走出草垛朝着北方看去。

“匈奴人来了!”

呼烈大喊。

启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以火石点燃了旁边的草垛。

“速走!”

混杂着狼粪的草垛被点燃,滚滚狼烟顿时冲天而起,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能看到。

呼烈不敢有丝毫犹豫,对着启吆喝过后,就骑上了自己的战马,朝着南方奔腾而去。

启亦不敢怠慢,翻身上马紧随其后。

“踏踏踏!”

战马奔腾,两人脸上的紧张之色,却是削减了大半。

只要点燃狼烟提醒了其余人,只要自己两人骑上了战马,纵然匈奴人再多,他们楼烦勇士也丝毫不惧。

打不过,还跑不了吗?

不过很快,两人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只因身后喊声非常大,显然是匈奴人又在例行嘲笑,大肆讽刺楼烦人乃无胆鼠辈。

“可恶,若非李牧将军有令,不得与匈奴人交战,某早就让这些混账东西,见识到我楼烦人的厉害了!”

呼烈怒从心起,朝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脸色无比阴沉。

启亦是紧紧抿住嘴唇,眼中带着怒火。

推荐阅读:

重生之弄潮逐浪 娇妻甜蜜蜜:老公,宠上瘾 萌物打工日常 人在北美,你管这叫尸检官? 修仙从照顾好友道侣开始 穿越八零之小女有空间 北史英雄 火焰鸢尾 来一场孤独的修炼 没有神之子的世界 我把九个绝色师姐宠上天云枫周灵 仙斋鬼话 末世·新生 武侠世界醉梦行 都市之主角大乱斗 侯门农家媳 木叶村的羊仙人 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 倾城下堂妻 让你打铁花,参见不良帅什么鬼 墨染江山如画 献祭亿万生灵,成提瓦特至高天理 四合院:干爹易中海,我躺平了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面点大师 胖妃难养王爷被掏空了 从老鼠开始修仙 兼职漫画家 在下风灵月影宗大师兄 你们练武我读书 我并不讨厌 娇妻训夫指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