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打破默契

雁门郡。

随着第一缕烽火的燃起,遍布郡内的烽火台几乎不分先后被点燃。

李牧驻守北疆多年,各地但凡有赵人聚集的地方,几乎都修建有坚固的邬堡。

只要烽火燃起,附近百姓都会带着财物躲入邬堡。

每个邬堡内,都有赵国守军带着强弓硬弩驻扎其中,负责保护百姓安全。

匈奴人不善攻城,哪怕只是低矮的邬堡,仍然很难攻破。

以往,匈奴人也尝试过不惜代价攻破邬堡。

可惜,匈奴人发现尝试过后,己方损失的勇士与所获得的利益,根本不成正比。

正是为此,匈奴人才不会攻打邬堡。

“踏踏踏!”

马蹄声由远及近,呼烈、启两人,受到了匈奴人的谩骂与嘲笑,哪怕心中十分恼怒,仍旧只能咬紧牙关,朝着最近的邬堡赶去。

先不说呼烈、启只有两人,根本不可能是千余匈奴战士的对手。

就算两人有能力在千军万马中冲杀,事后也会被治罪。

只因李牧这些年来,立下了十分严苛的军令,无论匈奴人如何挑衅,无论匈奴人数量多少,都严禁士卒与之交战。

否则,纵然出战获胜,亦会被军法处置。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边塞将士明明积攒了无边怒火,明明渴望与匈奴人决一死战,仍旧不敢贸然出战的原因了。

“快开门,让他们进来!”

负责固守邬堡的守将,自然认识呼烈与启,待看清楚二人纵马奔来以后,急忙下达命令。

众人对于此事,也是孰能生巧,待两人进入邬堡以后,大门再次被关闭。

“此次来犯之敌,究竟有多少人?”

邬堡守将见到二人进来,急忙上前询问。

“估摸有千余人。”

“千余人么?”

邬堡守将算了算,发现邬堡内守军有百余人,百姓千余人,不由松了口气。

赵国除了老弱病残,几乎人人能战,千余百姓可战者,亦有两百余。

再加上百余守军,三百余人凭借邬堡地利,哪怕千余匈奴人强攻邬堡,众人亦能挡住。

且匈奴人经过数次惨烈教训以后,纵然兵力远远多于邬堡,亦不愿冒着伤亡巨大的危险,采取强攻政策。

“踏踏踏!”

没过多久,挛鞮部落的战士已经纵马奔来。

头曼哪怕只有十五岁,骑术却已经十分精湛,他左手拉住缰绳,右手死死握住骨刀,紧紧跟在老头曼身边,眼中有兴奋亦有紧张。

“莫要害怕,这些赵人胆小如鼠,哪怕我一人纵马于数百人前叫骂、挑衅,赵人也只敢龟缩防御,绝不会主动出击。”

“记住,只要不去攻打那些邬堡,整个太原郡北部都任由我等驰骋!”

老头曼小声叮嘱。

铁骑纵横,从邬堡附近席卷而过,丝毫没有去理会躲在里面的赵人。

挛鞮部落首领让部落勇士分兵,在各个村落内搜刮,几乎卷走了所有有用之物。

奈何赵人早有防备,几乎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带入邬堡,只留下匈奴人带不走的便宜货。

头曼跟在老头曼身边,与十几位匈奴人搜刮完了一个村落。

当头曼看到战利品数量以后,却是眉头紧皱。

“居然只掠夺到了这么一点东西?”

村落内除了房屋以外,几乎空荡荡,没有太多可以抢夺的东西。

不谈其他,就连锅碗瓢盆,匈奴人都没有看到。

当然,他们也十分幸运,搜到了一些食物,虽并不算多,却也足够十余名匈奴人来回的消耗了,甚至还有些许盈余。

只是看在头曼眼中,这些食物乃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部落冬天食物匮乏的问题。

“这些赵人实在可恶,居然只留下这么点食物,如何够我们部落所需?”

“要不直接放火,将整个村落烧掉!”

就在此时,头曼听到了气急败坏的声音,转头看去,发现说话之人正是脾气暴躁的伍长。

“首领下过死命令,可以抢夺能带走的任何东西,绝不能焚毁房屋、践踏田地,否则会被贬为奴隶!”

十夫长闻言,却是瞪圆了双目,恶声恶气的威胁道。

伍长当即不敢再吭声。

“阿翁,为何会如此?”

头曼却是扯了扯老头曼衣袖,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想不明白,自己等人既然是南下劫掠,不是应该杀人放火百无禁忌么,首领却又为何禁止烧毁房屋、毁坏田地?

老头曼压低声音说道:“部落其实和赵人有种默契,那就是我们不烧毁房屋、田地,赵人也不会将所有粮食带走。”

“若我们今日烧毁了赵人田地、房屋,从此以后只要是我们部落南下劫掠,将得不到一颗粮食。”

头曼闻言,若有所思。

如今的赵人与匈奴人之间关系,就好像被收保护费与收保护之间的关系。

匈奴人烧毁房屋、田地,不仅得不到任何实惠,反而会彻底激怒赵人。

反之,若是老老实实只抢东西,对方还会留下粮食当做施舍。

头曼也似乎有些明白,为何部落每次南下所劫掠的物资很少,却始终坚持不懈了。

部落南下虽劫掠不到太多东西,终究还是会有所盈余,且部落勇士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南下跑上一遭,就当做是舒展筋骨也好。

“今年冬天不好过,许多部落勇士心中烦躁,说不得会做出过激之事。”

头曼看着满脸愤恨的伍长,却是若有所思。

“踏踏踏!”

就在众人带上劫掠到的物资,准备离开村落的时候,忽然看到一骑纵马而来。

“今年冬季天气寒冷,赵人所留食物太少,首领派人前往邬堡处索要物资,对方断然不允。”

“首领有令,不必再顾忌以往约定,掘地三尺搜刮任何可以用到的物资!”

本来还心有不甘的伍长,闻言顿时大喜过望,嗷嗷叫着就转身朝着村中奔去。

随着那条命令的下达,附近几乎所有村落,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不仅如此,甚至连这些村民先祖的坟墓,也都被匈奴人掘开,将里面陪葬品尽数掠夺。

十年难得一遇的寒冷冬季,已经让挛鞮部落首领顾不得太多,哪怕打破双方默契,也要掠夺到更多物资。

一切,只是为了部落的延续。

推荐阅读:

全球浩劫:从合成丧尸开始无敌 赘婿无双 全家穿越后爹娘只想种田养猪 重生之女帝的尊严掉一地 被继母逼嫁后,锦鲤娇妻旺全家 三国之超级霸主 斗罗之最强辅助系战魂师 木叶:学不会忍术,只好自己研发 华娱之最穷影帝 朕的后宫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穿越海贼十年,觉醒抽奖系统 疯娇影后引我深陷 姻缘绯定 蛮荒星空 校园重生之特工归来 最强养成计划 无情帝少冷漠妻 程总,您的小娇妻偷偷生了个崽 我卖自制窜天猴,你说我卖军火? 星穹铁道:我!存在命途第一人 斑临异世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女装的日常 人在斗罗,开局忽悠唐大锤 年代剧:从签到南来北往开始 我做货郎担的那些年 打了一年王者,我成了首富! 许小嵩,不许松开我的手 重回年代:异能大佬撩夫日常 铸汉庭 穿书后反派把我带歪了 这个上单不按套路出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