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血未凉

蛮汉山以南。

这里乃蛮汉山与诸闻泽交汇处,此时两军对峙,都不敢轻举妄动。

紧靠峡谷边缘者乃八百挛鞮骑兵,他们阵型虽看似散乱,却宛若凶狠的狼群。

头曼返回边塞没多久,雁门郡守军果真气势汹汹杀来,想要夺回牛羊以及牧民。

挛鞮采纳了头曼建议,砍伐树木将峡谷南边那条通道堵死,又以善射者严密驻守其后。

雁门郡兵强攻数次,由于地势太过狭小,更兼前面有障碍物,根本难以突破进入峡谷之内。

丢下十几具尸体以后,雁门郡兵只得放弃从南方进攻。

好在雁门郡守军熟悉地形,很快就绕到了峡谷北方的蛮汉山,想要从那里攻入峡谷之内。

可惜的是,挛鞮首领早有防备,亲自带领八百勇士严阵以待。

雁门守军虽有两千余,却大多都是步卒,面对严阵以待的八百挛鞮骑兵,却也不敢贸然发起冲锋。

至于挛鞮骑兵,虽有信心击溃这两千郡兵,却也势必会有所伤亡。

如今的挛鞮守将,只想着如何拖延时间,等待草原上其余匈奴部落派兵而来。

现在与赵人死磕,并非明智之举。

正是抱着这种心思,挛鞮才没有发起进攻,只是堪堪守住峡谷入口,不让这些郡兵将牛羊赶走。

雁门郡守将,仿佛也在等待着什么,并没有太大进攻欲望,两者就这样僵持着。

双方似乎都觉得,僵持下去对自己有利,就这样非常有默契的,都没有轻举妄动。

风起了,从北方席卷而来。

严阵以待的双方士卒,都感到了些许寒意,却没有任何人后退哪怕半步。

对于挛鞮部落而言,身后峡谷内数之不尽的牛羊,乃是部落冬天生存的根本,绝对不容有失。

对于雁门郡守军而言,除了背负的使命以外,还带着些许楼烦人刻骨铭心的仇恨。

雁门郡守军阵前,呼烈双目死死盯着前面的挛鞮人,双手紧紧握住长矛,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

他的眼中满是杀意,恨不能将眼前这些可恶的挛鞮人,全都碎尸万段。

多年来,匈奴连年进犯。

虽然由于李牧的政策,极大保全了边塞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众人亦不堪其扰。

匈奴人每次寇边,他们都要强忍住心中的仇恨,故意丢下些许食物,留给眼前这些可恶的掠夺者。

最令人难以忍受之事,乃是这些可恶的掠夺者得逞以后,居然还会在邬堡前面耀武扬威,一面炫耀着自己那可怜的战利品,一面对邬堡内赵人肆意嘲笑、辱骂。

赵国北疆,楼烦人与赵人混居。

两者血液中都流淌着不安定因素,骄傲、凶猛而好战。

若非李牧三申五令,禁止任何人出去与匈奴人厮杀,恐怕向来以勇武著称的楼烦人与赵人,早就不顾一切杀了出去,哪怕拼个你死我活亦在所不惜。

他们压抑着,压抑着,已经压抑了太久。

直到今日,许多楼烦人再也压抑不住了,甚至想要违背军令,上前与挛鞮拼命。

只因挛鞮劫掠之时,居然将北方许多村落房屋烧毁。

不仅如此,就连楼烦人的祖坟都被扒开,先祖尸体被曝尸荒野,坟墓中的陪葬品尽数被抢走。

若是换做百余年前,楼烦人对于祖先以及祖坟,倒也并不那么在意。

融入赵国这么长时间,赵人在被楼烦人风俗影响的同时,赵国风俗同样也在深深影响着楼烦人。

至少如今的楼烦人,不再像以前那样,会将部落中年迈的老人驱逐出去,任其自身自灭。

他们也学会了孝顺,学会了尊重长者,知道了死者为大,会将先祖恭恭敬敬葬在坟墓中,而非死于不知名的荒野内。

可是不久前,挛鞮人烧毁房屋、挖掘坟墓、辱先人尸骨的行径,已经彻底激怒了楼烦人。

哪怕被毁的村庄并不算多,可事情传开以后,整个楼烦部落之人,都将此事当做奇耻大辱。

楼烦人血液中好战的因子,从来没有停息。

他们渴望厮杀,渴望沐浴着敌人的鲜血,来洗刷先祖曝尸荒野的耻辱。

“都尉,我等请战!”

呼烈看着远方的挛鞮人,越看越觉得心中愤怒,最终再也没能忍住,来到了都尉身边,大声请战。

“某亦请战!”

启紧随其后,哪怕身体较之呼烈显得有些单薄,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却丝毫不落下风。

“吾等请战,愿屠尽贼人,虽死无憾!”

其余感觉饱受羞辱的楼烦勇士,也都整齐上前,大声请战。

都尉能够感觉到,压抑在这些楼烦人心中的怒火,就好似那即将喷发的火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都尉感觉,自己若再压制下去,说不得会让这些楼烦人心生怨念,反倒不美。

“吾等亦请战!”

就在都尉进退维谷的时候,许多赵人亦是踏步上前,挥舞着手中武器,眼神无比坚定。

这么多年以来,赵人眼睁睁看着匈奴人南下劫掠,自己却始终无所作为。

李牧几乎隔三差五,就会杀牛宰羊犒赏士卒,这些边塞守军虽然吃得欢快,心中却也带着浓浓的憋屈与负罪感。

他们所吃的牛羊,都来自百姓供给。

可身为边塞守军的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匈奴人一次又一次南下劫掠,却只能咬紧牙关死死握住手中武器。

他们感到了憋屈!

他们感到了羞辱!

他们想要用敌人鲜血,浇灌这片自己所亏欠的土地!

他们想要用敌人的首级,作为祭品献给供养自己的父母亲人!

楼烦人的血,从未凉过。

赵人的尊严,也从来不容许被肆意践踏。

压抑了多年,当他们得知匈奴人既然敢辱先人尸骸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了。

“都尉,我等请战,杀尽贼寇!”

整齐的呐喊声,忽然在赵国军中响起,几乎所有赵国士卒,全都梗着脖子呐喊。

对峙许旧,本来已经有些松懈的挛鞮八百骑兵,被赵国士卒突如其来的呐喊所惊住,全都变得紧张起来。

都尉转头看着身后那些热切的面孔,忽然也感觉热血上涌。

难道只是士卒有热血?

不!

作为边塞守将的都尉,血也未曾凉,尊严亦不能被践踏,亦有敢战之心!

长年累月积攒的耻辱,也只能用敌人的鲜血才能洗刷!

推荐阅读:

木叶之分家真白眼 掠夺 巨星从荒野求生开始 言为一生 绝世仙尊 安执的韩娱 天师不算卦 从影评人到文娱大佬 九叔,我穿越成僵尸了! 冰海求生,我跟万物唠嗑搞情报 妖王的心尖宠妃 林屿冷宴 大唐从假冒皇子开始 傲君的冷妃 最强赛亚人 斗罗之开局攻占圣魂村 从今开始当大佬 程总,您的小娇妻偷偷生了个崽 说好的只是辅助能力呢? 鉴宝:一句纯新的,疯狂暴击大爷 航海:无限反转负面属性!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问题少女 寒假兼职摆摊,一等功自己送上门 将夜之山有鱼兮仙无缺 读心萌宝:总裁爹地超霸道 崛起的地球人 全球神邸眷族都是史莱姆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快穿:病娇的黑月光她甜又撩 人在聊斋,只想种田 我的光荣进化模拟器 斗罗之唐舞桐竟然喜欢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