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半年

秋收时节,草原上牛羊正值膘肥体壮之际。

格拉骑在战马上,双脚踩在马镫上面,那结实的触感,令其感到一阵心安。

他紧紧握住了手中长矛,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

“杀!”

格拉抹掉脸上的血迹,纵马朝着前面冲去,将一位掉落下马的林胡人挑了起来,而后重重甩在地上。

“第五个了!”

那名身体被洞穿的林胡人,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格拉喘了口粗气,嘴里呢喃着,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恢复自由身的格拉,并没有选择有偿服徭役,也没有选择成为所谓的建筑工人,而是选择重新拿起武器,走进战场,在血与火中建功立业。

事实上,并非所有恢复自由身的匈奴人,都有资格被官府征召,重新成为战士。

格拉因为以前就勇武过人,充当奴隶的那段时间,表现更是非常良好温顺,这才被华阳亭长推荐,被征召入伍,成为了申岐之地的正规士卒。

成为申岐之地的正规士卒,不仅可以享受相对较为优厚的军饷,跟随大军出征获得功勋以后,更可以用功勋兑换赏赐。

当然,像格拉这种普通人,纵然立有功勋,想要获得爵位也很难。

格拉对于爵位,却并不那么在乎,反而想要实质性的好处,能够分到牛羊、田地这些东西,自然再好不过。

如今的格拉,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奴隶时的菜色,反而变得膘肥体壮,生活显然不错。

此战获胜以后,格拉只要能够活着回到家中,凭借自己立下的功勋,就再也不是贫困之家。

格拉的妻儿,将会生活的很好。

像格拉这样被征召入伍,成为申岐之地正规军的匈奴人,不在少数。

虽然像格拉这般,斩首五级之人比较罕见,许多人却也都多多少少立下了功勋。

当然,也有不少人战死沙场,再也回不去了。

格拉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已经彻底溃败的林胡人,心中压抑的忧虑终于消散。

这场与林胡人之间的战争,获胜了!

林胡位于赵国西侧,与秦国接壤。

赵国没有打下申岐之地以前,林胡倒也不敢跨越匈奴人的势力范围,前去劫掠赵国。

自从申岐之地被赵嘉纳入囊中以后,林胡就屡次进犯申岐之地北方数县。

特别是去岁。

由于冬季十分严寒,林胡也遇到了匈奴人同样的问题,为了生存不得不大举南下劫掠。

赵嘉当时,为了相助李牧清剿匈奴这个祸患,几乎出动了申岐之地所有骑兵。

这也就导致,申岐之地北方数县,面对林胡袭击之时,只能据城死守,不敢出城与其交战。

林胡之凶残,不在匈奴之下。

他们四处劫掠村庄,哪怕村民们早就躲进了邬堡,村庄仍旧被焚毁。

冬季过去以后,申岐之地北方数县,几乎都化为一片焦土。

好在赵嘉早有准备,效仿李牧固守北疆之策,虽说房屋、田地被焚毁许多,人员却是没有太大伤亡。

不过如此一来,赵嘉却是记恨上了林胡,决心出兵征讨。

破匈奴之战结束以后,赵嘉以抵御林胡为借口,将两万余骑兵带回申岐之地。

天气转暖,赵嘉就开始厉兵秣马,准备与林胡交战。

这场战争,不仅仅是为了解决申岐之地北方祸患,也是融合匈奴人的开始。

自赵嘉推行分期还奴贷政策以后,各部落首领果然入了圈套,几乎全部赊欠了不少奴隶。

拥有了奴隶的各部落首领,却欠了一屁股债。

为了还债。

这些匈奴首领都希望发动战争,掠夺财物、立下战功,用以抵消债务。

此番北征林胡。

赵嘉只出动五千赵国骑兵,另外征召了似格拉这般的匈奴人五千之众。

除此之外,各部落首领麾下奴隶亦有将近万人。

也就是说,此番真正参与战争的赵国骑兵,只占据总兵力的四分之一。

余者,要么是已经获得自由身的匈奴人,要么就是抵抗赵军的部落被灭以后,所掳掠的匈奴奴隶。

无论是获得自由身的匈奴人,还是那些匈奴奴隶,都有家眷在申岐之地。

此战匈奴各部首领不得参战,由司马尚以及王翦全权指挥,赵嘉倒也不惧匈奴人反叛。

以胡制胡,顺便润物细无声的同化匈奴人,这正是赵嘉对待胡人的政策。

战争持续着。

又一个林胡部落被击破,反抗者要么被杀,要么被俘,要么逃走。

部落内女人、孩子全部被掳走,只剩下老人自身自灭。

没有杀光林胡部落内的老人,倒也并非司马尚、王翦二人心慈手软。

这些被俘虏的林胡人,早晚也会被融合成为赵人,赵嘉不愿结下太大仇怨。

赵军此番北征虽然大获全胜,扫灭了不少林胡部落,却也有许多林胡人逃走。

这些逃走之人,难以尽数剪除。

部落已经被劫掠一空,再留下这些没用的老人,他们要么自身自灭,要么被逃走即将重行组建部落的林胡所接纳。

若是接纳,对于那些林胡而言,也将是一种沉重负担。

若不接纳,必定会让部分林胡人心寒。

格拉骑在马上,握紧了手中的长矛,大声呼和着催促女人、孩子们驱赶牛羊。

这些,都将是赵人的战利品。

对于格拉而言,当大胜返回申岐之地以后,这些战利品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一份。

“好想快点回家啊。”

格拉心中如是想着,居然对返回申岐之地,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这种感觉,或许就是归属感吧!

“格拉!”

就在格拉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

他循声望去,却发现喊自己名字之人正是上官什长,当即脸色肃然。

“踏踏踏!”

什长纵马而来,看着格拉所负责驱赶的女人、孩童以及牛羊都没有掉队,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见过什长!”

格拉翻身下马,十分恭谨的行礼。

格拉是聪明人,知道从自己被赵人俘虏的那刻起,就需要看赵人脸色行事。

哪怕格拉已经在名义上,成为了合法的赵人,终究还是与真正的赵人有所区别。

格拉可以得罪匈奴人,却无论如何也不会得罪赵人,反而会去刻意讨好。

两万北征大军之中,负责担任基层将官者,亦皆为赵人。

故,格拉面对什长,不敢有丝毫怠慢。

“军伍之中,哪里有如此多礼仪!”

什长看到格拉模样,嘴上虽然如此说着,脸上却是绽放出了笑容,显然对格拉的态度十分满意。

他亦是跳下马背,说道:“此次北击林胡,格拉你骁勇善战,斩首五级,立下了不小功劳。”

“从今以后,你就可以升为什长了!”

格拉骤然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感觉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中,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可,可,可我是匈奴人啊。”

格拉几乎下意识如此说道。

在格拉看来,军中所有基层将官都是赵人出身,自己身为匈奴人,哪怕立下再多战功,想要成为军官,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番加入军队出征,格拉也并非为了建功升迁,而是想要赚取赏赐的钱财。

他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任命成为什长。

“啪!”

不曾想,格拉话音刚落,什长一鞭子就抽了过来,吓得格拉急忙跪伏于地。

什长此时,却是一改方才的满脸笑容,怒气冲冲的斥责道:“君上早就说过,所有恢复自由身,且在申岐之地登记户籍之人,皆为赵人。”

“难道直到如今,汝尚且没有弄清楚自己身份?”

格拉闻言,猛然惊醒,继而大声说道:“是小人错了,小人是赵人,现在是赵人,未来是赵人,子子孙孙亦为赵人!”

什长看到格拉这幅模样,脸色这才稍微好转。

他扶起了格拉,语重心长的说道:“若汝仍旧不将自己当做赵人,其余赵人又岂会将汝当做自己人?”

“记住,以后再也不要说方才那样的话!”

格拉唯唯诺诺,小鸡啄米般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

什长拍着格拉的肩膀道:“汝既然身为赵人,自当拥有与我等相同权利。”

“立功,就会有升迁,就会有赏赐。”

“若立功多了,汝还可以花钱购买爵位,从此摆脱黔首身份,纵然日后不幸战死,亦能将爵位传给子孙,岂不美哉?”

相比起秦国的军功授爵,以致爵位泛滥,赵国黔首想要获得爵位,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特别是在申岐之地,由于有太多匈奴部落首领,已经让申岐之地爵位泛滥。

为了抑制爵位的持续泛滥,让爵位保值,赵嘉明确规定,黔首仅仅依靠立功,不能获得爵位。

若想获得爵位,除了必须要有足够功勋以外,还需要上交一大笔钱才行。

赵嘉这样做,既能保证爵位不会烂大街,也能激起士卒们的积极性,还可以回收赏赐给士卒们的钱财。

须知,申岐之地士卒们的饷银很高。

为了激励士气,战争所缴获的战利品,很多也都会分给士卒。

如此做有很大好处。

至少似格拉这般匈奴人,都愿意为了可能缴获的战利品参军,奋勇厮杀。

当然,此举也有很大弊端。

那就是会让官府开支增加许多,战争所获得的收益却会大大减少,反而会让士卒们的财富快速增加。

立功以后花钱买爵,也正是回收财富的一种手段。

推荐阅读:

总有暖阳 君少,夫人又上头条了 可我真没想救世啊!? 百日新娘:全球通缉替身妻 洪荒:我带领混沌魔神打穿诸天!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 从改变斗罗开始 别拉我打团 神故 神医弃少 西游:我,六耳猕猴不入劫 一人之下之阴妆百解 师叔个个都是狼 极乐丧尸世界 刚成御兽:开局被高冷校花契约幼儿园小班班长 异世魔术师 诸天通缉 我的1991三月麻竹 异世古荒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全球自走棋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漫威世界的召唤师 异能狂妃:帝君,放肆宠 闪耀前场 我有一卷降妖谱 刘元辰刘青松闲袖手 忍界:一个平平无奇的观众 四合院:开局50年,入赘四九城 夏娜后传之纹理世界 零之心跳 男人都是孩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