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使伐魏

空气,忽然变得凝滞起来。

面对赵王的询问,廉颇却感觉背后冷汗淋漓,不敢轻易接话。

平心而论。

以廉颇与赵嘉的关系,若赵王能够隔代传位给赵嘉,廉颇就能成为三朝元老,可以继续占据高位,安享晚年。

假如赵偃登上王位,哪怕廉颇威望极高,由于两者关系不睦,廉颇的未来也很难预料。

人人都有私心,廉颇亦不例外。

若有可能,廉颇自然希望赵王能够隔代传位给赵嘉。

奈何,君心难测。

哪怕廉颇有这种想法,却也绝对不敢表露出来,否则很有可能会招致杀身之祸。

他退后跪伏于地,诚恳的说道:“隔代传位,并无先例。”

“公子嘉虽有赫赫战功,军中将校也都敬佩不已,然太子偃相助大王理政多载,正值壮年,亦并未犯下什么过错。”

“且朝中公卿以及邯郸勋贵,大多与太子交好,纵然为了稳固朝堂局势,传位给公子嘉恐怕亦有不妥。”

赵王闻言,枯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卿起来说话。”

廉颇暗自抹了把冷汗,起身看到赵王脸上露出的笑容,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如卿所言,嘉儿在军中颇有威望,不仅与李牧相交莫逆,更与上将军有师徒之谊,民间百姓也大多称颂嘉儿之名。”

“孤亦知,太子与嘉儿之间有些隔阂,恐寡人过世以后,二者不能和平相处啊。”

说到这里,赵王强撑着坐了起来,脸上带着浓浓的忧色。

此前,无论赵偃与赵嘉二人有什么恩怨,赵王掌握着赵国的生杀大权,也丝毫不在意。

他坚信,只要自己还在王位上坐着,两个人就不可能翻起什么风浪。

可是现在,赵王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终于开始有些担心。

说到亲疏关系,自然是长久相伴身旁的儿子赵偃,与赵王之间关系更为亲近。

赵王却也知道,若是论起名望与能力,赵嘉却是后来者居上。

起初,赵王还觉得赵嘉温文尔雅。

经历过赵迁那件事以后,赵王也对自己这个长孙,就起了提防之心。

现如今,赵王有些进退维谷。

新君继位,最忌主弱臣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轻则主人成为傀儡,重则主人被杀篡位。

假如让赵偃继承王位,若有朝一日父子反目,赵王有些担心自己儿子安危。

北疆守将李牧,固然与赵嘉交好。

赵王却知道,李牧与赵嘉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为其起兵叛乱的地步。

只有兼任相国职位的廉颇,让赵王有些担心。

如今廉颇威望之高,哪怕赵王都要礼让三分,更不用说是太子赵偃了。

以廉颇耿直的性格,纵然与赵嘉关系莫逆,若赵偃对其能够以礼相待,赵王也不担心廉颇欺主,更不担心廉颇相助赵嘉行叛乱之事。

可惜的是,赵王有些担心赵偃小肚鸡肠,继位以后会报复廉颇,以致君臣反目,让赵嘉有可趁之机。

正是为此,赵王才故意出言试探,想要看看廉颇对于新君的态度。

廉颇的表现,果然没有让赵王失望。

“上将军乃赵国之栋梁,寡人不在以后,赵国还要多赖上将军扶持。”

廉颇郑重道:“臣定然竭尽全力,护赵国周全。”

赵王闻言,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脸上也带着些许红晕。

他伸手搭在廉颇肩膀上,忽然叹道:“据御医所说,寡人若是调养妥当,还能活上半年。”

“寡人此生,为了赵国殚精竭虑,却碍于长平之败,史书上必定留下骂名。”

“好在这几年局势好转,东、北、西皆定,赵国稍显中兴之势。”

“寡人有心开疆拓土,想让赵国越发强盛,奈何时不我待啊!”

说到这里,赵王脸上满是懊恼、悲伤。

廉颇闻言,想起了赵王对自己的器重,顿时感觉热血上涌。

他沉声说道:“半年时间,臣愿为大王开疆拓土,以全大王心意!”

赵王盯着廉颇的眼睛,继而大笑起来。

“有上将军这番话,寡人心满意足!”

“只是不知,寡人予上将军五万兵马,上将军能否于半年之内,攻下魏国重邑繁阳?”

廉颇听到赵王这番话,顿时醒悟,感觉自己好像中了圈套。

繁阳,南拥金堤,北望燕赵,东通齐鲁,西接太行,横跨后世冀、鲁、豫三省,坐落于卫水、漳河之间。

繁阳此地人杰地灵,商贾云集,农商并茂,乃魏国北方重邑。

繁阳无论战略价值,还是经济意义,都极其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魏王以繁阳作抵押,邀请赵国出兵攻打燕国之时,哪怕廉颇、赵嘉都极力反对,赵王、赵偃仍旧坚持出兵了。

昔年魏王毁诺,宁愿得罪赵国,也不愿割让繁阳。

赵王本欲出兵攻伐,然纪念信陵君魏无忌之恩义,这才没有妄动刀柄。

等到魏无忌被魏王冷遇,赵王又欲出兵夺繁阳,正巧碰到蒙骜领兵攻打申岐之地。

赵王担心两面受敌,再次取消了攻打繁阳的念头。

申岐之地那场战役结束以后,又恰逢李牧以举国之力北击匈奴,虽然大获全胜,却也让赵国力消耗甚巨,需要慢慢恢复。

可以说,赵王对于繁阳已经垂涎许久。

他想要在有生之年,拿下繁阳这个重邑,倒也并非虚言。

只不过,廉颇却有自己的想法。

伐魏夺繁阳固然师出有名,对于厉兵秣马的赵国而言,也的确需要有新的攻击目标。

奈何赵王危在旦夕,朝中局势随时都会有大变动。

值此紧要关头,廉颇并不想离开权力中心邯郸,转去攻打魏国。

可惜的是。

廉颇一时激愤夸下的海口,纵然心中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五万大军,只要粮草充足,三月之内,必拔繁阳!”

既然不好推脱,廉颇索性孤注一掷,以最短时间攻克繁阳,再返回邯郸不迟。

赵王闻言大喜,笑道:“上将军有此豪情,寡人自当鼎力支持,寡人让乐间将军亲自为上将军运输粮草,有了乐间将军辅助,绝对不会有差错!”

推荐阅读:

假千金算命火遍全网,家人哭惨了 我的妹妹是狠人 血脉永生 南淮纪 我有一间甜品屋 世子妃不坠爱河,世子宠妻入魔 追尾必嫁?我真不知你是大明星啊 侠之不敢为 快穿大佬:傲娇老公快撒娇 全民求生,再筑文明 玄医归来 被卖后嫁入豪门当总裁夫人 第一瞳术师喵喵大人 他的浪漫 重生虫族之吞噬进化 我真的不会炼器啊 成神回归,呃!回归失败 在假面骑士世界中的铠甲勇士 这个战士有点硬 明亡之后无华夏 无限逃生,开局一个垃圾袋 隐天子 三国,每周签到一个万界垃圾桶 狗剩:截胡信儿,我是大军阀! 漫综从支配漫威开始 我以女儿身独断万古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扮猪吃老虎的神医 关于我转生后和史莱姆结拜这件事 老祖宗每天都在轰动全球 在角色里挣扎的女人 开局化婴,父母是黄毛太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