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举荐

“怎会如此?”

廉颇看着仓皇而逃的乐乘,心中鄙夷之余,也感到了大事不好。

他虽恼怒无比,有心给乐乘下马威,却从未想过两者刀兵相向。

方才奔出去想要擒拿乐乘的那员将领,也是因为看不惯乐乘所为,才自己擅做决定而已。

可是现在,乐乘丢下大军仓皇而逃,性质与给对方下马威,可就大不相同了。

“将军,该怎么办?”

心腹将领郭旭,也感到事情不妙,转头看向廉颇,面露忧色。

可以预料。

此番乐乘返回邯郸,肯定会禀奏赵偃,备言廉颇拥兵自重,意图谋反之事。

“收拢乐乘麾下士卒,撤回阴安。”

县衙。

廉颇揉着额头,脸上露出苦恼之色,有些坐立不安。

此前,他也未尝没有想过,自动辞掉所有官职,前往申岐之地投奔赵嘉。

以两者之间的关系,廉颇抵达申岐之地,必会受到极大礼遇。

对于赵嘉,廉颇也极其看好,觉得此子必成大器,未来早晚都会执掌赵国。

可是现在,乐乘受惊奔走这件事情,却让廉颇有些骑虎难下。

廉颇完全能够预料,乐乘返回邯郸以后,肯定会给自己扣上谋反的罪名。

那个时候,廉颇如果前去投奔赵嘉,反而会给赵嘉带去祸端。

赵嘉接受廉颇,赵偃必然会指责赵嘉包庇叛逆,而后兴师问罪,这样甚至可能引发赵国内乱。

“吾为赵国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自然不愿赵国因我而陷入战乱。”

廉颇看得非常透彻。

赵嘉现在虽看似风光,毕竟没有继承大统,除非真想让赵国陷入内乱,否则只能战战兢兢,忍辱负重。

事实上,纵然赵嘉现在起兵叛乱,成功的可能性也微乎极微。

赵偃继位代表正统,也得到了邯郸宗室以及勋贵的支持。

赵嘉若举兵,必然名声尽毁,除了申岐之地死忠以外,响应者绝对不会太多。

以数百里之地对抗庞大的赵国,岂有不败之理?

且二者只要爆发战争,无论谁胜谁负,已经开始中兴的赵国,必然走向没落。

包括那些迁往赵国各地的匈奴人,恐怕也会蠢蠢欲动。

对现如今的赵国而言,平稳发展高于一切。

“吾,当何去何从?”

廉颇凝视着案几上的虎符,想起了这些年自己受人敬仰的岁月,心中充满了不甘。

相比起历史上王翦的激流勇退,廉颇功利心更强。

如今他权倾赵国而不知收敛锋芒,哪怕历史上被迫逃入魏国,仍旧想着能够执掌大权。

“不能连累公子,却也不能轻易离开赵国。”

“否则,我这些年积累的荣耀,都要从此烟消云散了!”

廉颇钢牙紧咬,最终拿出了一封信纸,思量许久才提笔开始写信。

廉颇的信,没有了往日的刚硬与倨傲。

相反,在这封写给赵偃的信中,廉颇反而变得非常谦卑,甚至放下了自己的高傲,隐晦向赵偃表达了臣服之意,愿意拥立对方为赵王。

他还向赵偃解释前不久发生的事情,声称自己绝没有领兵攻打乐乘之意,只是对方太过倨傲,自己想要给其一个下马威罢了。

却没想到,乐乘胆小如鼠,居然吓得丢弃三千兵马逃走。

写这封信的时候,廉颇下了很大决心。

直到写完以后,廉颇才长长舒了口气,他仿佛安慰自己般,自顾自说道:“太子执掌赵国大权,更是会成为赵王。”

“吾忠于赵国,对太子低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人啊,一旦有了功利心,就容易抛弃自己的坚持。

面对现实,廉颇也不得不如此。

“来人,速速带着此封书信,前往邯郸交给太子!”

廉颇将书信密封,唤来心腹之人,令其快马加鞭奔赴邯郸。

却说乐乘仓皇逃走以后,星夜兼程奔赴邯郸,急急忙忙前去面见赵偃。

“大事不好,廉颇反了!”

赵偃骤然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吓得脸色发白,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上前两步,失声道:“廉颇怎会反?”

赵偃虽说忌惮廉颇,却也知道廉颇忠于赵国,自己此番也只是夺其兵权,上将军以及相国职位仍在。

赵偃从未想过,廉颇会就此造反。

廉颇若反,绝对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先不说廉颇反叛,会让赵国陷入内乱。

仅仅是凭借廉颇在军中的威望,纵然赵偃最终能够平定叛乱,也会让军中将士心中蒙上阴霾。

试想一下,就连将士们心中敬仰的存在都反叛了,谁还有为国向战之心?

乐乘义愤填膺的说道:“末将带着太子诏书,准备前去接受阴安数万大军。”

“不曾想,廉颇那老匹夫居功自傲,不把太子以及末将放在眼中,领兵攻打末将统帅之部。”

“末将麾下仅有数千兵马,如何能够挡住廉颇所率叛军?”

“苦战过后,末将只得突围而去,星夜兼程赶回邯郸,向太子禀此事。”

说到这里,乐乘看了看赵偃铁青的脸色,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最,最让末将气氛的是,廉颇那老匹夫,居,居然说太子……”

说到这里,乐乘故意停顿下来,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赵偃问道:“说本太子什么?”

乐乘犹豫半晌,咬牙道:“廉颇老匹夫说自己乃是赵国上将军,且兼任相国职位,莫说太子尚未真正继承王位,就算果真成为赵王,也得对其礼遇有加。”

“砰!”

赵偃闻言,顿时气得拿起案几上的砚台,而后狠狠砸在了地上,脸色铁青。

“好你个廉颇,果然居功自傲!”

“乐乘,汝速速调兵遣将,准备南下攻打廉颇,彼若敢放抗,格杀无论!”

“另,派人缉拿廉颇及其麾下将官家眷!”

乐乘闻言大喜,急忙领命而去。

就在乐乘调兵遣将之际,廉颇派遣的信使也来到了邯郸,并且顺利见到了赵偃。

看完书信以后,赵偃眉头紧皱。

他能够从书信中看出,廉颇并不像乐乘说得那般目中无人,反而已经有了臣服之意。

依赵偃心中所想,自己想要稳住赵国局势,还需要借助廉颇的威望。

只要廉颇真有臣服之心,让其返回邯郸担任虚职,待稳住权利以后,再削其官爵,倒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而此时,赵偃知道了南方发生的事情,对于乐乘亦是心生恶感。

他当初让其南下接受兵权的时候,赵偃就听从心腹韩仓建议,再三告诫乐乘,说廉颇吃软不吃硬,只要能够顺利接受兵权,姿态放低一点也没什么。

他却没有想到,乐乘无视了自己叮嘱,居然率先挑衅廉颇,险些将其逼反。

不仅如此,面对廉颇的恐吓,乐乘居然如此畏惧,丢下麾下兵马直接逃回邯郸。

乐乘的所作所为,让赵偃颇为失望。

最重要的是,乐乘谎报军情欺骗了赵偃,险些引起赵国内乱。

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

“来人,尔等带着本太子诏书,前去捉拿乐乘,罢免其所有官职!”

想起了乐乘做下的种种事情,赵偃眼中闪过些许厉色。

可以想象。

经由此时,乐乘在赵国势必难以立足,纵廉颇最终倒台,乐乘也不可能上位。

决定了乐乘的命运以后,赵偃在书房内来回踱步,仍旧没有想好如何处置廉颇。

最终,他还是让人唤来了心腹韩仓,想要听听对方建议。

“韩大夫,汝如何看待此事?”

赵偃将事情经过悉数告知韩仓以后,略显忧愁的出言询问。

他有心想要继续任用廉颇,利用对方声望稳住朝堂,却又担心驾驭不住这头猛虎,这才犹豫不决。

韩仓暗自想到:“此时若不趁机铲除廉颇,待其返回邯郸以后,恐怕会继续霸占着相国职位。”

“廉颇不走,我又怎能上位?”

念及于此,韩仓正色道:“乐乘固然罪不可恕,然廉颇亦不能用矣。”

赵偃皱眉道:“何出此言?”

韩仓侃侃而谈:“乐乘谎报军情,声称廉颇反叛,太子已经下令捉拿廉颇及其麾下家眷,并且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平叛。”

“此事已经闹得满朝风雨,假如大王此时说廉颇并未反叛,乃是乐乘诬告有功之臣,天下人定会以为太子用小人而愿贤臣,于太子名声有损啊。”

“俗话说:覆水难收。”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太子不妨将错就错,索性直接给廉颇安上反叛罪名,如此既能保全太子名声,又能除掉廉颇这个心腹之患,此乃两全其美之策是也。”

赵偃闻言,却是叹道:“吾亦想铲除廉颇。”

“然廉颇毕竟乃赵国支柱,若失廉颇,以后赵国有事,谁能担当大任?”

赵偃虽然有私心,却也知道为大局着想。

除了廉颇以外,赵嘉、李牧都能统兵,可赵偃连廉颇都容不下,又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两人。

假如没有赵嘉的出现,廉颇失势以后,也是李牧开始真正崛起,进入赵国核心权力中心的时候。

可惜,这个时空的李牧,与赵嘉同样走的很近,也被赵偃所忌惮。

赵国没有了廉颇,乐乘、乐间兄弟又不能再用,赵嘉、李牧更不能大用,何人能够担当大任?

韩仓看出了赵偃心中担忧,沉吟许久,忽然眼睛大亮。

“昔日魏国上将军庞涓曾孙尚在赵国,此人文武兼备,定能担当大任!”

推荐阅读:

锦鲤熟能生巧 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 九域剑祖 逍遥布衣侯 又把反派带歪了[快穿] 穿越自己小说里的我只好修仙自救 洪荒之诸天论坛 人在诸天,漂到失联 灵途谣 山有白狐 全球娱乐之神 穿越73:开局被众禽抢房抢工作 霸宠成婚:饿狼老公别乱来 绝世魔祖 光怪陆离症候群 庶妃当道 港片:人在和联胜,爆兵开杀戒 师尊的婚事 不良人:刀圣 我的模拟生活 玄幻之老子的系统是洪荒 日月同错之无心 猎逃游戏 游戏设计师:从免费开始 你的宇智波已上线[综] 作者的自我养成 圣少女的烦恼[综] 二次元里的魔道修士 永生轮回 诸天:从完美开始 九御传 乡村神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