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 乱起

公元前244年。

这一年,赵偃守孝完毕,正式登基为王,史称赵悼襄王元年。

赵偃登基这天,邯郸城内热闹非凡,就连申岐之地都派人前来祝贺。

各国使者,亦是齐聚邯郸。

邯郸城,王宫大殿。

“拜见大王!”

群臣整齐而又嘹亮的声音响起,在大殿内不停回荡着。

终于戴上王冠的赵偃,看着群臣朝拜的情景,忽然有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此前,赵偃虽然也暗中戴过王冠,却并未光明正大戴过。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赵偃将会继承王位,可是没有真正继位以前,始终存在些许变数。

现如今,赵偃终于登上了王位,成为了赵国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

赵偃略微陶醉以后,对着身旁宦官微微点头,宦官会意,扯着嗓子喊道:“众卿免礼!”

隆重的登基大典,持续了许久才结束。

赵偃哪怕感觉身体十分疲惫,心中仍旧十分舒畅,甚至有些迷恋现在的感觉。

散朝返回书房以后,韩仓就急急忙忙前来求见,奏道:“启禀大王,秦国使者有要事需要面禀!”

赵偃刚刚即位,感念秦国替赵国解围之恩,倒也没有拿捏,直接召见。

然而,当赵偃看到秦国派来的使者以后,却是面露古怪之色。

原来,这位秦国使者,居然只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面容看起来还有些稚嫩。

“秦国难道无人,为何派遣一介黄口小儿充当使者?”

赵偃诧异之余,也感觉略微有些恼怒,认为秦国这是不重视自己,才会派遣黄口小儿为使,当即出言挖苦。

秦国使者闻言,说道:“吕相尝谓吾曰:赵王值壮年而继承大统,其人雄才伟略,有识才之能,赵国有此人为王,必然走向强盛。”

赵偃闻言,出声问道:“吕相果真说过这话?”

秦国使者正色道:“吾常伴吕相左右,吕相是否说过,自然知之甚祥。”

赵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捋着胡须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不过很快,秦国使者忽然叹道:“甘罗今观之,却大失所望矣!”

赵偃脸色微沉,喝道:“汝何出此言?”

秦国使者丝毫不惧,身材虽然瘦小,却昂首挺胸答曰:“夫项橐生七岁而为孔子师,今外臣生十二岁矣!”

“大王若果真如吕相所言那般,拥有识人之能,又岂会因为年龄之故,便小觑与我?”

赵偃闻言,感觉有些尴尬。

好在赵偃也有些城府,故意大笑数声,说道:“寡人常闻,秦国左丞相甘茂之孙年少早慧,有过人之才,今出言试之,果真名不虚传。”

“寡人新登王位,朝中正缺人才,汝有此等才能,岂可屈居吕不韦麾下为少庶子?不知阁下可愿来赵国任职?”

赵偃打得好算盘,不管挖不挖得到墙角,先挥一挥锄头再说。

这样,既能表现出自己的求贤若渴,也能化解方才的尴尬,可谓一举两得之策。

甘罗受宠若惊状,躬身说道:“能得大王赏识,实乃外臣之幸也。”

“然吕相待外臣不薄,弃吕相而转投大王,不义也;此番吾乃秦国使者,弃秦国而转投赵国,不忠也。”

“外臣感念大王垂青,却断不会做出不忠不义之事是也!”

赵偃闻言,转头对着韩仓叹道:“秦国有此贤臣,汝当以此为楷模!”

韩仓垂首应是。

继而,赵偃对着甘罗问道:“贵使此番密见寡人,所为何事?”

甘罗笑道:“外臣此来赵国,乃是为了献上百里之地,以为大王贺耳!”

赵偃闻言,当即惊得目瞪口呆,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贵使何意?”

甘罗反问道:“赵国这些年东破燕国,北灭匈奴,可谓是战功赫赫,然此前赵国因为合纵之故,哪怕有能力攻打其余诸国扩张领地,却也不敢为之。”

“今秦、赵盟好,我王愿意派兵相助大王伐燕,广赵地以为大王贺也!”

赵偃听清楚了,知道自己没有出现幻觉,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

赵偃刚刚继承王位,迫切需要战争的胜利,用以巩固自身王位。

更何况。

去岁魏国攻赵,燕国亦是蠢蠢欲动,虽说因为秦国出兵伐魏之故,吓得燕国不敢出兵,却也让赵偃记恨上了燕国。

且诸国之中,除了韩国就属燕国最弱。

当年赵国最弱的时候,都能打得燕国跪地叫爸爸,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赵偃如今正值壮年,也有颗开疆拓土之心,若能扫灭东部燕国,赵国疆域甚至能够扩展一倍。

事实上,赵国也的确有攻灭燕国的能力,只是担忧其余诸国插手,这才不敢贸然发动灭国之战罢了。

现如今,秦国主动要求出兵相助赵国伐燕,赵偃又岂能不大喜过望?

好在赵偃也有些城府。

他并没有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晕,出言问道:“贵国可是有什么条件?”

甘罗摇头道:“外臣已经说过,我王此举乃是为了献燕地为大王贺耳,并无其余要求。”

“只是希望,秦国攻韩之时,赵国能够站在秦国这边,哪怕不出兵亦可。”

赵偃听到这里,当即恍然大悟。

秦国所谓的出兵相助赵国伐燕,只是为了巩固秦、赵盟约,顺便为自己攻打韩国创造条件罢了。

只要秦、赵联军伐燕,赵、燕两国势必没有余力阻止秦国攻韩。

齐国偏安一隅,基本也不会插手。

除此之外,只剩下魏、楚两国,这两国早就被秦国杀破了胆,除非诸国合纵,否则绝不敢与秦国为敌。

想通这些以后,赵偃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下来。

他沉声道:“兹事体大,贵使还是先在驿馆休息,待寡人与群臣商议过后,再谈伐燕事宜。”

甘罗却并不着急,朝着赵偃施礼毕,施施然离开了赵国王宫。

“这是一个难以抵挡的诱饵,可惜诱饵却带着毒。”

甘罗知道,赵国有许多大臣、公卿都被收买,和秦伐燕之举,必然会被赵国文武通过。

如果说,秦国盟赵乃是摧毁诸侯合纵的开端,那么此番攻燕之举,就是在摧毁合纵的根基。

风起了,乱将至矣!

推荐阅读:

余温炙热 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分手五年后,我被前男友强制专宠了 重生之女军医 团宠妹妹是锦鲤 末世主君 龙族:我的兄弟叫明非 顾先生的二婚妻子 我在无定河捞尸提取词条 暖阳下的风 契约情深:陆少的替身情人 纪念父亲高令文 现代手艺人 武侠之超级奴隶主 娘子,回家吃饭 纨绔娇宠(重生) 护花狂龙 超流量巨星 血夜暴君 我能暂停时间 婚宠:诱妻成瘾 提督,你好 女儿信札 百亿重生 这个导演很靠谱 末日从进化开始 无敌从心想即成开始 超神:从成为天宫之主开始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滚滚后土 都市:高冷校花喊我少爷季犽本犽 寸寸销魂 最强冒牌奶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