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攻韩

“嘎吱!”

“嘎吱!”

“嘎吱!”

沉重而又高大的城门被二十几人缓缓推开,赵嘉带着土军要塞将官出城相迎。

“吾乃赵嘉,见过将军。”

“按照两国盟书约定,秦军入赵以后,所有士卒归赵将统帅,井忌将军拥有拒绝执行命令之权,却没有调动兵马的权利。”

“那么从现在起,就开始交接这两万秦军的指挥权吧。”

如此苛刻的条件,本来对秦国大不利。

然而让两万虎狼秦军进入赵国,赵嘉以及赵偃又岂能放心?

特别是土军要塞,乃是申岐之地西部门户,若是不让井忌交接指挥权,一旦秦军暴起夺城,对于赵国而言绝对是场灾难。

“原来阁下就是平岐君公子嘉啊,末将有礼了。”

“交接指挥权既然乃是大王决定之事,末将自当遵从,此乃调动两万秦军之虎符,还望公子嘉接受。“

待赵嘉接过虎符以后,井忌却是沉声道:“不过大王有令:若贵国下达某些不符合秦军利益的命令,本将有权拒绝接受命令。”

赵嘉颔首,面带笑意的说道:“自当如此!”

两国虽然已经结盟,始终有些防着对方,赵国担心两万秦军不受控制,在赵国境内搞风搞雨,这才极力要求获得这支秦军的指挥权。

秦国又担心赵国将两万秦军当做炮灰,这才让井忌保留拒绝接受命令的权利。

两万秦军进入申岐之地,赵嘉让司马尚带领申岐之地兵马随行,直接将其护送到了北疆,把指挥权交接给了李牧,这才返回。

此番,相比起历史上的小打小闹,赵国可谓是大动干戈,共计出兵十万,由李牧统帅从中山故地大举东出,攻打燕国以南的督亢之地。

由于赵嘉的建议,李牧并未像历史上那般,仅仅攻克两座城池便浅尝辄止,而是准备拿下燕国督亢之地以南的十余座城池。

“踏踏踏!”

战马奔腾,大地震动,旌旗飘扬。

赵嘉骑在战马上,看着南方的赵国上党郡,脸色无比复杂。

上党郡,乃秦、赵、魏、韩四国交界处。

四国为了上党这块土地,连年征战不休,就连当年让赵国永生难忘的长平之战,也是因为上党而起。

可笑的是,赵国付出如此惨重代价,最终却没有得到上党。

韩国祸水东引以后,又趁着秦、赵之战结束,赵国被打残、秦国国库空虚之际,复夺上党。

这些年来,韩国虽然处于夹缝之中,却也八面玲珑,维系着脆弱的平衡。

“王父当年未完成的心愿,就由我来完成吧。”

赵嘉看着远方韩国上党那富庶的土地,心中豪气顿生。

此战,若没有赵国参与,秦国也会夺走韩国上党郡,既然如此,赵嘉索性自己取上党。

至于怎么取,还需要好好想想。

韩国,新郑,王宫大殿。

“秦、赵联盟,秦将蒙骜统兵十万攻野王,赵平岐君赵嘉统兵三万自申岐之地攻千亩。”

“秦、赵皆为虎狼之国,诸位可有良策却敌?”

韩王看着殿中大臣,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希望能够从他们口中,得到可以令自己心安的答案。

“野王?”

韩国朝臣听到这个地名以后,全都脸色微变。

这些年来,由于秦、魏两国不断蚕食,韩国疆域由北向南变成了一个狭长的领地,北方乃是上党郡,南方乃是南阳郡。

如今的韩国,仅仅拥有两郡之地,饶是如此,两郡仍旧有不少领地被其余各国占据。

若非上党与南阳郡十分富庶,城池以及人口密度都十分惊人,恐怕韩国早就难以支撑下去了。

而野王,正是位于上党郡与南阳郡交界处。

野王如果丢失,秦国也就切断了上党郡与韩国之间的联系,那时上党郡不复为赵国所有矣。

这也就代表着,韩国可能会失去将近一半的领土。

最为重要的是,韩国势弱,难保秦、赵得到上党以后,不会继续南下灭掉韩国。

如今的韩国,莫说抵挡住秦、赵联军,就算是单独一个赵国,也并不是韩国能够抗衡的存在。

这一次,韩国很可能会有亡国之祸!

“以韩之国力,难以据秦、赵两国,如今秦、赵联盟攻韩,韩恐有亡国之祸,大王若欲保全韩国,必须向其余各国求援,合纵以破秦!”

韩王却是甩着衣袖,说道:“寡人又何尝没有想过,派遣使者向其余各国求援,合纵以攻秦国?”

“然如今赵国盟秦,联军攻韩、燕,燕自顾不暇,齐偏安一隅,楚与平岐君交好,魏新败与秦、赵,早已胆寒,又岂会发兵救援?”

“合纵之势已破,尔等让寡人如何联合其余诸国合力抗秦!”

韩国众臣闻言,尽皆面面相觑。

直到此时他们才深刻了解到,赵国对于合纵联盟的重要性有多大。

赵国在时,只要哪个国家有亡国之祸,合纵大军很容易就被组成,正是为此才能保全韩国。

可是如今,秦国盟赵,也就代表合纵从此难以实现,韩国又如何自保?

秦国之所以花费如此大心思,与赵国结成联盟,甚至派遣井忌统兵相助李牧攻燕,也正是知道赵国对于合纵联盟的重要性。

没有了合纵核心的赵国,其余各国就是一盘散沙,秦国破之易如反掌。

眼看群臣皆静默不语,显然对于如今局势,没有想出任何解决的办法,韩王脸上焦急之色更浓。

韩相张平,乃张良之父,忽然想起了自己出门之前,门客所说的那番话,不由心中微动。

他上前两步,说道:“大王,韩欲合纵,必先盟赵!”

韩王看到张平发话,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忙问道;‘秦、赵已然结盟,赵国更是派兵攻打上党,又怎么可能与韩国结盟?“

张平沉声道:“吾常闻,赵之所以盟秦者,乃因赵王昏聩、赵相亲秦是也。”

“平岐君赵嘉颇有公子无忌之风采,绝非短视之人,定然能够看出秦国对于诸国之威胁。”

“此番公子嘉领兵攻千亩,亦是迫于邯郸压力,不得已而为之,心中恐怕并不愿与韩国为敌。”

“大王能否盟赵攻秦,就落在了公子嘉身上。“

韩王听到这里,不由眼睛大亮,他有些激动的说道:“寡人听闻公子嘉之妻乃楚国长公主,齐相周子亦与公子嘉相交莫逆。”

“若能由公子嘉主导合纵事宜,诸国莫敢不从也!”

不过很快,韩王就有些为难的说道:“话虽如此,然赵国毕竟由赵王说了算,既然赵王决心盟秦,哪怕公子嘉心中不愿,恐怕亦不能改变赵王心意啊!”

张平脸上,忽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大王是否觉得,今日秦国攻韩之局面,与昔年有些相似?”

韩王只是略作迟疑,当即恍然大悟。

秦国当年为了夺取上党,也正是率先攻打野王,切断了上党与南阳之间的联系。

眼看上党就要被秦国攻下,就连韩王也下令给韩国上党太守冯亭,令其将上党献给秦国,以求秦国罢兵。

不曾想,上党太守冯亭无视了韩王的命令,反而将上党献给了北方的赵国。

赵国兵不血刃得到上党这块膏腴之地,却是彻底惹恼了秦国,这才爆发了长平之战。

冯亭此举,不仅让韩国在夹缝中得以保全,还在战后复夺上党,可谓人生大赢家。

韩王有些迟疑的问道:“相国莫不是想让寡人,将上党献给赵国,以求赵国罢兵?”

张平却是摇头道:“非是献给赵国,乃是献给公子嘉也!”

ps:给大家推本历史类的——《我有个国》。

穿越成为了最穷国王,皇宫竟是三间小土房,宫闱篱笆墙不足半人高,王后还穿着带补丁的衣裳,且看他如何扭转乾坤,成为一代帝皇。

这位作者是我朋友,也是一位老作者,文笔啥的没话说,感兴趣的小伙伴们都去瞅瞅呗。

推荐阅读:

穿越到我家的少女,竟是母上闺蜜 狐妖之心目犹初 日居月诸!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柯南之命运法则 安执的韩娱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武破九霄 从收养葫芦娃开始变强 在偏执的他怀里疯狂撒娇 娇女御神记 游龙戏唐 顾先生今天心动了吗 [风云]断浪,滚过来 吊打穿越者 我能看见正确姿势 火焰鸢尾 穿越进青楼:太子带我走 重生并行线 古武在异世 女神法则 异世古荒 星河幽灵 重生2011 诸天末日劫 求求你出道吧 我拥有了酆都鬼城 王爷深藏,妃不露 斗罗:我的武魂是哥斯拉 美漫:悟性逆天,开局拜师古一 元尊 四合院:我瘟神降临,禽兽全绝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