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老将斩甘罗(上)

大梁西郊,廉颇府邸。

“嘎吱,嘎吱,嘎吱!”

廉颇沉腰下马,脸上青筋凸起,三石强弓顿时被拉成满月。

“啾!”

当廉颇松开弓弦的刹那,箭矢顿时激射出去,正中远处箭靶中心,哪怕过去了许久,箭身仍旧仍旧剧烈颤动着,由此可见箭矢之力道。

“上将军好箭术!”

郭旭见状,顿时鼓掌喝彩起来,那些被赵嘉派来保护廉颇护卫,也都面露崇敬之色。

“哎!”

不曾想,廉颇闻言却是微微叹息,将手中强弓放在旁边的大青石上,脸上满是落寞。

“吾早已不是上将军,汝等以后莫要再如此称呼。”

廉颇亡奔入魏,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威望与能力,肯定会得到缺乏良将的魏国重用。

却没想到,哪怕有魏礼极力举荐,魏王仍旧没有给廉颇一官半职。

甚至于,就连魏国公卿都不愿意与廉颇结交。

这种经历,不由让廉颇再次想起了当年长平之战期间,自己被赵王罢免官职,

以赵括代将之事。

那个时候,也算是廉颇的人生低谷,甚至就连曾经依附廉颇的门客,在得知廉颇失势以后,也都纷纷离去。

那场挫折,让廉颇饱尝了人间冷暖。

不曾想,廉颇此番较之以前更甚。

此番廉颇落难,除了郭旭这名忠心耿耿的副将以外,其余部将都与其撇清了关系,那些门客也没有一人跟随廉颇入魏。

就连曾经朝中亲善之人,也与廉颇断绝了关系。

这种事情的发生,固然因为有人为了避嫌讨好赵偃,却也与廉颇平常性子太烈、太傲有些关系。

唯有赵嘉,仍旧每月寄来书信,多少让廉颇感到了些许安慰。

可以毫不不夸张的说,假如没有赵嘉派人携带的钱财资助,廉颇恐怕连如今的宅子都住不起。

正是因为赵嘉的存在,廉颇虽然仍旧没有得到魏国重用,生活却没有历史上那么落魄。

只是在精神上的打击,却让廉颇感到非常颓废。

“在某心中,将军永远都是那个叱咤风云的上将军。”

郭旭听着廉颇那饱含落寞的声音,却是上前说道,语气十分坚定。

“上将军么?”

廉颇闻言,不由暗自苦笑。

他先是走到箭靶的位置,将正中红心的箭矢用力拔了出来,而后转身来到大青石旁边,捡起强弓就朝着屋内走去。

如今的廉颇,就连自己都感到有些迷茫。

他希望得到魏王重用,奈何魏国对他爱理不理,他也希望回到赵国,再次执掌兵权,可惜有赵偃担任赵王,廉颇却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

“难道要一直这么荒废下去?”

廉颇垂首,看着那已经出现的少许华发,却是感觉悲从心来。

“我是不是应该离开魏国?”

蓦然间,廉颇止住了步伐,目光变得闪动起来。

按照历史走势,廉颇在魏国得不到重用以后,最终流浪到楚国,却又没能得到任用,最终克死异乡。

此时的廉颇,已经有了入楚的打算,却仍旧有些犹豫不定。

“上将军,据说秦国派遣使者进入大梁,与魏国商议联盟攻赵之事!”

就在廉颇胡思乱想之际,忽然有负责打探情报之人,急匆匆跑了进来。

廉颇闻言,当即感觉心中微沉。

他虽然被逼出赵国,对于故国仍旧存在感情,故此得知秦国欲盟魏攻赵之事,也不禁有些担心。

“秦、赵不是已经结盟,还联合出兵攻燕、伐韩么,为何秦国转而想要盟魏攻赵?”

那个探子答道:“具体如何尚未得知,不过上将军可知,此番秦国使者乃是何人?”

廉颇问道:“何人?”

探子答曰:“正是昔日出使赵国之秦使甘罗!“

廉颇闻言,当即脸色微沉。

甘罗与赵相韩仓早有勾结,当年韩仓撺掇赵偃罢免廉颇之事,背后也有秦国的影子。

这些事情,赵嘉调查清楚以后,都让人将消息告知了廉颇。

故此,廉颇听闻秦使乃甘罗以后,才会有此反应。

“启禀上将军,公子有书信过来!”

就在此时,又有人跑了进来,大声喊着,廉颇回过神来,急忙接过书信。

看完里面内容以后,廉颇脸上光彩越来越亮,随后将书信撕得粉碎。

“将公子在大梁城内所有属下全部集结!”

众人闻言虽有些犹豫,可是想到赵嘉赋予了廉颇这个权利,最终还是无人出言反对。

驿馆内。

甘罗提笔,思量许久却不知道如何向吕不韦禀报。

“在那些被收买的魏国公卿劝说下,魏王虽已经有些心动,奈何魏国并不缺乏有见识的爱国之士,知晓盟秦攻赵虽能获一时之利,对于魏国长远来讲,反而是秦国威胁更大。”

“特别是以魏礼为主的那些宗室,更是极力反对盟秦,就连魏王也有些难以抉择。”

甘罗微微叹息。

凭借秦国送出去的重礼,以及秦国强大国力作为威慑,的确有极大可能逼迫魏王就范。

只可惜,这个过程绝不会太过容易。

“看来,不真正让魏国感受到威胁,魏王真以为我秦国此时无暇顾及魏国。”

甘罗眼中闪烁着寒光,就准备写信给吕不韦,建议对方出兵威胁,让魏王不得不接受盟约。

“走水了!”

“走水了!”

然就在此时,甘罗忽然听到了驿馆内守军的呐喊,他急忙走出房门,只见驿馆内火光冲天。

“不好,这绝对是人为纵火!”

甘罗脑海中刚刚闪出这个念头,就着火光当即看到密密麻麻的箭矢激射而来。

“刺客,有刺客,保护使者!”

驿馆守卫大声吼叫,纷纷朝着甘罗所在位置聚拢而来。

“碰!”

大门被撞开,百余人蜂拥冲入驿馆,为首者正是老将廉颇。

“廉颇在此,挡我者死!”

廉颇虽然年纪不小,冲锋起来仍旧宛若下山猛虎,手中长矛每次刺出,都有驿馆守卫当地不起。

“吾此来只为杀秦人,魏人速速让开,否则休怪吾矛下无情!”

战场上,廉颇终于再现了自己的狂暴与威望。

那些本来还欲上前阻拦的魏人,看到廉颇如此模样,想起了对方的威名,再看着双方人数之间的差距,终于有不少人退缩了。

ps:本宝宝如果说,这个月准备拿全勤,有人信么?

推荐阅读:

武炼丹尊 重生证道,从退婚渣男开始 作精的恋爱成长指南 高调二婚 不会抓帕鲁的我靠叠BUFF变强 大梁女商贾 从影评人到文娱大佬 无赖小魔妃 我成了富一代 轮回在武侠世界 我上大学时自学修仙! 你管这叫废土维修工? 柯学:女鬼公司 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瓜 全球末日危机 绝代歌神 穿去史前搞基建 量子帝君 半吊子卦师靠吃瓜盲盒暴富 科学养人 成神回归,呃!回归失败 特殊案件调查处 黑铁领主 人在高武,杀穿神话世界 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风流小村医 惢心修仙记 世纪大道东 我创造的万事屋 神医狂妻:异能杀手妃 相亲女总裁,系统说是五阶丧尸? 分裂以后我征服了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