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暴行

天空阴沉的可怕,方才还是晴空万里,刹那间却风云变色,电闪雷鸣。

成皋城内,鲜血被大雨冲刷着,汇成血水流走,蒙武以及众多秦军尸体,都浸泡在雨水中,显得如此凄凉。

将军百战死,壮士无归期。

战争便是如此残酷,任凭你骁勇善战,若是遭逢败绩,也难保不会横尸战场。

“开城门,杀秦贼!”

城内秦军已经被解决,哪怕五千秦军都乃精锐之师,可惜城中韩军有三万之众,在以有心攻无备的情况下,五千秦军很快被剿灭。

张平看着被乱箭射死的蒙武,想到了这些年秦国对韩国的压迫,顿时感觉郁积心中多年的闷气,也消散了不少。

而此时,李牧正率领十五万赵军猛攻秦军营寨,两万余秦军苦苦支撑,营寨终究还是被攻克了。

当张平率领韩军出城与赵军汇合之际,城外两万余秦军几乎已经被彻底击溃。

“将军,秦贼已灭,如今天降暴雨,不如先让士卒们入城避雨吧!”

张平走到李牧身边,看着这位赵国冉冉升起的名将,根本不敢摆相国架子,满脸堆笑的邀请赵军进驻成皋。

赵军的这种待遇,不知比秦军好了多少。

须知,此前蒙骜费尽心机,派遣蒙毅几乎说破了嘴皮,最后才在威逼利诱之下,张平这才松口让五千秦军进驻成皋。

可是如今,李牧尚且没有提出要求,张平就迫不及待亲自前来迎接赵军入城,这种区别对待,不可谓不讽刺。

事实上,张平有此举动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此前蒙骜仰仗韩人粮草,气势上明显处于弱势,且秦国苦韩久矣,韩人对于秦人都抱着强烈的戒备心理。

更何况,那个时候秦国面对三国联军,压力无比巨大,韩国作为秦国必须争取的盟友,自然可以拿捏蒙骜。

可是如今,韩国背秦之举已经彻底得罪了秦国,若不与作为合纵中心的赵国搞好关系,纵然盟军不攻打韩国,待战争结束以后,韩国也难以承受秦国的怒火。

为今之计,韩国也只能紧抱赵国大腿,争取将秦国打残,才能除掉韩国的后顾之忧。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向来记恨叛徒甚于敌人了。

只因叛徒知道,以前的盟友会恨自己入骨,所以想要将以前的盟友彻底打垮,才能不再提醒吊胆。

“多谢张相体谅,不过只需把受伤将士带入城中医治即可,这雨虽然来的急,却也去的快,也正好可以为士卒们解解暑意。“

“如今战事紧张,只有趁着秦军主力未至之际,歼灭蒙骜麾下十万秦军,方能打击秦军士气,削弱秦国国力。”

“吾将率领兵马赶往荥阳,荥阳以前乃是韩国领地,城内官吏、豪族、百姓皆为韩人,此番破荥阳之战,还需张相相助!”

张平看着雷厉风行的李牧,再想想韩国那些武将拖沓的模样,顿时心生羡慕。

好在张平也并非无智之人,也知晓越早歼灭蒙骜麾下的十万秦军,才能越快整合四国联军,才有充足时间准备与秦军主力的决战。

“将军请放心,本相早在秦军入荥阳、平皋之前,就已经在这两座城内布下众多暗子,只要一声令下,两座城池旦夕可破!”

李牧闻言大喜,道:“既如此,还请张相派人与廉颇将军里应外合攻下荥阳,相信以廉颇将军之统兵才能,又有城中内应相助,破城不在话下。”

“我就不再赶往荥阳,这就统兵十万北上平皋与春申君汇合。”

张平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将军麾下有十五万赵军,若只统兵十万北上平皋,另外五万又当如何安置?”

李牧叹道:“此番攻打秦军营寨虽然大获全胜,士卒们伤亡亦不在少数,其中五万士卒多少带伤,不便正面与秦军交战,还是将他们留在成皋由司马都尉统帅,与韩军一起押运粮草吧。”

张平脸色有些僵硬。

才开始张平邀请李牧入城之时,对方断然拒绝,张平还觉得李牧放心韩国。

不曾想,李牧居然来了这么一出。

十五万赵军攻打区区两万人驻守的秦军营寨,若是能够伤亡五万,张平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说白了,还是李牧信不过韩国,不想重蹈蒙骜覆辙,这才故意夸大了赵人伤亡数量,留下五万人进驻成皋,整个韩国对于赵国而言,也就等于不设防。

那个时候,联军无论是要调动韩国兵马还是粮草,韩国都没有底气拒绝。

深吸一口气,张平脸上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既如此,那李牧将军就放心离去吧,本相自会照料好五万赵国伤兵。”

李牧转头看着张平,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此战不仅关乎赵国生死存亡,对于韩、魏两国亦是如此,联军若败,天下各国再也无法阻挡秦军东出,韩国必然首当其冲。”

“此战,各国都当倾尽全力,杀出一个朗朗乾坤,还望张相多多劝说韩王!”

言毕,李牧朝着张平郑重一礼,继而转头看着已经逐渐停歇的暴雨,大声吼道:“北上平皋!”

张平目送李牧离去,想起了对方临走前的那番话,不由暗自苦笑。

韩作为小国,根本经受不起太大损失,故每次与各国合纵攻秦,几乎都是处于打酱油状态,根本没有尽全力。

李牧之言,既是劝解,也是暗中警告。

“司马都尉,还请随我入城!”

回过神来的张平,转头看着赵嘉麾下心腹爱将司马尚,脸上再次堆起了笑容。

平皋城。

蒙骜立于城墙之上,看着城外做出防守姿态的楚军,脸色阴晴不定。

“楚军在等我城中粮尽啊!”

蒙骜很快就看穿了楚将的心思,想到城中那所剩无几的粮草,脸上愁容越来越浓。

如果蒙武在联军尚未抵达此地之时,就已经将粮草运到平皋,哪怕面对五十万联军的围攻,蒙骜也有自信能够受到秦国援军抵达。

可惜城中无粮,哪怕秦军都悍不畏死,也不可能守住平皋。

最为重要的是,蒙骜若不能据城死守,就只能率兵突围,可惜楚国吸取了山阳那场战争的教训,营寨都建的无比牢固,斥候也是派出去了许多。

平皋被围困以后,蒙骜暗中派出去许多斥候,想要打探成皋、荥阳的动向,可惜绝大多数派出去的斥候都被楚国斥候围杀,能够侥幸逃出去者寥寥无几。

时至今日,尚且没有任何一个斥候,带着其余各城情报返回平皋。

“将军,将军,有斥候活着回来了!”

就在蒙骜满脸愁容,思考着后续该如何应对之时,却是猛然听到了副将那略带惊恐的声音。

蒙骜闻言,心中当即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人呢?”

蒙骜话音刚落,就看到两个秦卒搀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斥候,朝着自己这里走来。

那位斥候身中三箭,若非箭矢都没有射中要害,恐怕早就已经殒命,饶是如此,这名斥候能否活下来,也未可知。

“受伤如此重,为何先不带去治疗?”

蒙骜爱兵如子,这也是为什么,哪怕对方乃是齐人,仍旧得到许多秦国士卒拥戴了。

“将军,快逃!”

就在下一刻,当蒙骜听到那名斥候声音的时候,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心也是已经沉入了谷底。

“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斥候虚弱的说道:“韩人背盟,射杀蒙武将军,与李牧勾结剿灭了成皋城下秦军。”

“李牧击破成皋城下秦军以后,根本没有再做修整,直接领兵朝平皋而来,若此时不撤,就来不及了!”

“踏踏!”

蒙骜骤然听到了蒙武的死讯,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身子踉跄后退两步,差点没有站稳直接摔倒在地。

好在身旁副将眼疾手快,这才将蒙武扶住,没有让他摔倒。

“呼呼呼!”

蒙骜感觉有些窒息,张开嘴巴大口呼吸着空气,许久过后这才慢慢好转。

“传我军令,迅速收缴城内百姓所有粮食,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有秦将领命而去,副将却是有些焦急的说道:“韩人背盟,城中缺粮,就算将百姓粮草全部抢夺,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不如,我们现在就突围吧!”

蒙骜转头盯着副将,声音略显嘶哑的说道:“温县已被占据,韩国又已背盟,我军退路皆被堵死,纵然强行突破楚军防线,能够活着回到秦国者,也十不存一。”

“既如此,索性死守平皋,等待援军抵达!”

副将脸色发苦的说道:“可是,粮草根本支撑不到援军抵达啊。”

蒙骜眼中闪烁着寒光,招手示意副将卜和上前,附耳对着其交代了几句,卜和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

“将军,如此做恐怕有伤天和!”

卜和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说道。

蒙骜眼中杀机凛然,喝道:“韩人背盟在先,恐怕早与联军有所勾结,城中百姓之中不知混杂了多少细作,你下不去手,难道是想让五万秦军被活活饿死城中吗!”

卜和脸色变幻不定,继而抱拳喝道:“末将定会挑选心腹之人,扫除城内所有韩人细作!”

平皋城内,本来虽然紧张却是秩序井然,可惜当一队队秦军开始冲入城内百姓家中之时,城中的秩序彻底被打破。

“二三子,汝等作甚!”

平皋城内豪右陈氏,陈氏家主看着闯进庭院凶神恶煞的秦军,当即大步走了上来,厉声呵斥。

“韩与秦结盟,尔等岂能抢夺我韩人粮草、财物!”

“砰!”

不曾想,为首那员秦将根本没有与其废话,直接一脚将其踹开,随即喝道:“带走屋内所有事物,若有反抗者就地格杀!”

“咳咳!”

陈氏家主被踹翻在地,嘴角溢出了鲜血,他连续咳嗽了好久,这才感觉气顺了一些,当即大叫道:“尔等怎能如此!”

“锵!”

下一刻,那员秦将直接拔出了佩剑,架在了陈氏家主脖子上。

“韩国背盟,害死了蒙武将军与数万秦军,若是汝再敢多言,则为韩国细作,吾必斩汝首!”

陈氏家主闻言大骇,可是想到一旦家中粮食全部被抢走,家中老小都会被饿死,索性鼓起勇气道:“秦乃大国,有倾吞天下之势,待秦军攻占平皋之际,吾等亦为秦国百姓。”

“将军缺粮,吾自会献上粮草,只望将军能够给家中留些余粮,免得家中老小挨饿!”

“噗嗤!”

然而陈氏家主话音刚落,当即身首异处,那员秦将手持染血宝剑,冷声说道:“蒙将军有令,收缴城内所有粮草,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阿翁!”

“大父!”

“主人!”

陈氏家主忽然被杀,让陈氏族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哪怕韩国本土官吏,对待家主亦是礼遇有加。

他们从未想过,秦人居然如此残暴、蛮横,一言不合当即挥剑杀人。

继而,汹涌的骂声与哭喊声响起。

他们固然畏惧秦军,却也知道,若是让对方将粮食全部抢走,家中老小都会被饿死。

“全部杀了!”

可惜的是,秦将早就因为韩国背盟之举怒火中烧,再加上被联军围困带来的死亡压力,已经感到心中无比压抑,此时看到有人胆敢辱骂自己,直接下令杀人。

“杀!”

秦军也都憋了满腔怒火,再加上秦人斩首可以计算军功,这些虽然只是百姓,却也是以抵挡秦军之罪被杀,秦国士卒自然能够得到军功,故此秦卒杀起人来无比疯狂。

庞大的陈氏两百多口人,不到一盏茶功夫,就已经被屠戮殆尽。

“卜将军有令,如今天气炎热,为了避免瘟疫发生,所有尸体都要统一处理!”

将陈府屠戮殆尽以后,秦将一面让人搜刮府内粮草、钱财,一面派人将尸体全部集中运走。

没过多久,陈府就变得一片狼藉,曾经的平皋豪右,就这样被灭门。

甚至于,就连陈氏府邸都被秦军拆掉,木材、石料全部被运到了城墙上面,当做防守物资备用。

相同的事情,在整个平皋城内发生着,仅仅半日时间,平皋百姓几乎被屠戮殆尽。

城内大部分建筑,也被拆毁殆尽!

曾经无比繁华的平皋,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侥幸活下来的韩人都成了苦力,在秦军的逼迫下帮忙拆毁房屋,并且将材料搬到城墙上。

推荐阅读:

乡村极品仙医 斗罗之阿飘 全家穿越后爹娘只想种田养猪 重生之女帝的尊严掉一地 从此远方无归期 二郎神:我在异界当神王 人在木叶,科学成就血继网罗 重生之商业为王 他是本公主的人 九叔,我穿越成僵尸了! 从带娃开始当全能专家 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 大佬离我远一点 天降团宠,奶萌福娃在综艺爆红了 掌家小农妻:世子,有喜了 十八岁,辈分活祖宗,全村来拜年 季少的心上人马甲掉了 召唤最强悟猫横扫咒术界 次元间的旅者 重生盟 最强榜单 娘娘驾到:安陵容重生后不想宫斗 禁地守墓八十年,我天下无敌 万界平衡 重生之突破未来 灵气复苏:我,树神,吞噬万界 炮灰农女不想死 身为虫修,养亿点灵虫合理吧 我被妖魔圈养了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诸天:从完美开始 隐喻唐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