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书信

“恭喜李牧将军凯旋!”

黄歇听闻李牧攻破成皋秦军营寨,就连蒙武都被杀死的消息以后,当即大喜过望。

他亲自领兵前来迎接李牧,准备为其接风洗尘。

“此番若非有韩相相助,想要击破秦军营寨也并非易事,李牧还是平白捡了一个功劳,纵然换做是春申君麾下任意将领,都能轻易攻破秦军营寨!”

面对楚相春申君,李牧并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跳下战马,十分谦逊的说道。

春申君闻言当即大喜,上前挽住李牧手臂,说道:“李牧将军奔袭辛苦,本相已经令人摆下宴席,还请李牧将军与诸将能够赏脸!”

李牧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能够成为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生平更是无一败绩,除了擅长领兵作战以外,治军亦是极严,大战期间根本不可能像楚国将领那般,设下酒宴聆听歌舞。

奈何李牧作为赵将,根本管不了楚相黄歇,也不能直言拒绝,否则可能会引起两国间隙。

好在李牧情商也不算低,当即笑道:“楚相能为末将设宴接风洗尘,末将可谓三生有幸,又怎敢不去赴宴。”

“然士卒长途奔袭而来,大多已然疲惫不堪,若舍弃士卒而让诸将前去赴宴,士卒岂不心寒?”

“故还望相国见谅,待吾安顿好麾下士卒以后,定会摆下宴席为相国赔罪!”

黄歇闻言,脸上笑容有些僵硬,继而转头对着楚国诸将叹道:“李牧将军治军严谨,爱兵如子,吾等与之相比,却是太过于贪图享受了。”

“此战关乎楚国兴衰,且传本相军令:战时将官必须要与士卒同甘共苦,不得另起炉灶,更不能饮酒摆宴,如有触犯军令者,立斩不饶!”

众楚将闻言,尽皆脸色肃然,哪怕心中有些不快,却也不敢表露出来。

黄歇环顾诸将,好似看出了众人心中的不快,当即拔剑在手,厉声喝道:“此番本相必要以身作则,若是本相违背这条军令,诸将可斩本相首级,以正军纪!”

众楚将见状,当即心中凛然,尽皆单膝跪地,厉声喝道:“敢不从命!”

黄歇见状,眼睛瞥了瞥旁边的项燕,脸上这才浮现出了笑容。

李牧目光闪动,暗自想道:“早闻楚国贵族奢靡无度,行军过程中亦时常大摆宴席,载歌载舞,看来春申君已经察觉到此等弊端,这才故意借此机会立下军令啊。“

李牧的猜测并没有错。

虽说春申君黄歇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可是能够与其他三人并列成为战国四大公子,自然也并非浪得虚名之辈。

前番山阳虽然由于秦军着急突围,楚军并未伤亡太多,却也给黄歇敲响了警钟。

楚国贵族虽然奢靡无度,却也并非全是废材,更非不堪一击之辈。

相反,楚人注重风骨。

楚将领兵作战大败,鲜有活着回到楚国者,并非因为这些楚将被杀,乃是因为楚将战败有自杀以谢罪的传统。

黄歇作为楚军统帅,若此战楚国大败,哪怕黄歇身份尊贵,也难道自戕命运。

纵然是为了自己小命着想,黄歇也必须谨慎,这才与项燕设下这条计策。

不得不说,但凡能够在历史上留名之人,没有谁是泛泛之辈,黄歇长期身居高位,驭人之道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楚军主帅营寨。

黄歇、李牧以及诸将静静等待着,只待魏军统帅廉颇前来,就要商议进攻平皋事宜。

“踏踏踏!”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众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黄歇更是亲自出门相迎。

“廉颇将军,你可总算是来了!”

黄歇大笑着走向廉颇,展现出了自己的豪爽与热情。

有了张平早就安排好的细作为内应,廉颇自然非常轻松就攻下了荥阳,将城内数万秦军尽皆斩首,随后就将荥阳交还给韩人,自己却是带领魏军前来与楚、赵两国军队会盟。

“见过春申君!”

面对楚相春申君,已经饱尝了人情冷暖的廉颇,倒也不敢有所怠慢,急忙上前行礼。

黄歇也没摆什么架子,双方相处倒也十分融洽。

“见过上将军!”

就在两人见礼完毕,廉颇转头看向李牧等赵将之际,忽然看到以李牧为首的赵国诸将,全都双手抱拳,对着廉颇郑重行礼。

这种礼仪,廉颇实在太熟悉了。

他曾经在赵国担任上将军之时,所有赵国将领见到廉颇,都会如此行礼。

看着无比熟悉的军礼,听着他们口中对自己的称呼,廉颇忽然感觉眼眶有些发热。

“吾已离开赵国许久,再也不是赵国上将军了。”

廉颇强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上前扶住李牧双臂,有些自嘲的说道。

李牧却是抬起了脑袋,沉声道:“老将军为赵国立下的泼天功劳,我等尽皆铭记于心,于吾等心中,老将军永远是我赵国之上将军!”

“上将军!”

李牧身后那些赵将,亦是齐声呐喊,饱含深情,声若洪钟。

“好,好,好!”

此情此景,让在魏国饱受冷落的廉颇再也没能控制住情绪,眼泪刷刷流了下来。

不过很快,他就擦干了眼泪,脸上变得斗志昂扬,喝道:“如今三国联军已然汇合,又有韩国供给部分粮草,此番定要与秦国分出高下!”

“老夫此来,就是为了破平皋之事!”

黄歇笑道:“纵观三国联军之中,唯有廉颇将军资历最老,战绩最为辉煌,不知将军能否告知,当如何攻下平皋!”

廉颇没有回答,却是反问道:“早在秦军进驻平皋、荥阳之前,韩相张平已经在城中布下众多暗子,以备日后与吾等里应外合攻破城池。”

“吾之所以能够轻易攻破荥阳,正是因为有内应之故,却是不知为何,平皋直到今日尚且没有城破?“

廉颇此问,倒也并非兴师问罪,而是想要了解平皋军情。

廉颇相信,若是平皋城内细作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哪怕城中有蒙骜这等名将统帅五万秦军驻守,楚、赵联军也早就将城池攻克了。

黄歇、李牧对视一眼,最终还是李牧答道:“蒙骜识破韩相计谋,几乎将城中百姓屠戮殆尽,细作亦难以幸免,我等自然没有内应能够攻克平皋。”

廉颇闻言眉头微皱,道:“蒙骜将平皋城内有百姓尽数屠戮,未免有些太过?”

继而,他再次疑惑道:“蒙骜既然已经得知韩国背秦,城中又缺乏粮草,为何不及早突围?”

“彼难道不知,待三国联军会盟之际,完全能够仗着兵力优势将平皋围得水泄不通,我等纵然不发起进攻,待城中粮尽之日,秦军恐怕亦会不战自溃。”

“若换做是我处于蒙骜境地,恐怕早就趁着三国联军没有全部聚集平皋以前,就率兵突围了。”

廉颇的疑惑,也是许多将领心中的疑惑。

蒙骜之统兵才能毋庸置疑,完全能够想到在缺乏粮草的情况下死守平皋,必然是自寻死路。

可是现在,蒙骜却并没有及时撤退,反而待在城中摆出死守架势,这种行为多少让廉颇不解。

廉颇的话,让营帐内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之中,三国将领几乎都是面面相觑。

“如果说,城中食物能够供给秦军拖延至樊於期抵达,蒙骜此举是否就能解释通透?”

就在所有人都皱眉苦思,猜不透蒙骜想法之时,营帐内忽然传出了李牧的声音。

“绝不可能!”

李牧话音刚落,春申君当即出言反驳:“平皋缺粮之事众人皆知,纵然蒙骜将城中百姓家中余粮全部抢夺,也难以支撑到秦国援军抵达。”

其余诸将闻言,亦是纷纷出声符合,显然不认为城中粮草,能够支撑到秦国援军抵达。

唯有廉颇没有说话,待营帐内逐渐趋于平静之际,这才出声问道:“李牧将军可是有什么发现?”

李牧环顾众人,沉声道:“昔者困十万匈奴人于诸闻泽,吾并未奢望匈奴粮尽以后就能将其全歼,诸位可知为何?“

众人脸上皆露出疑惑之色。

李牧继续说道:“诸闻泽畔牛羊虽然被匈奴人吃完,却有其它东西可供食用?“

“什么东西?”

“人肉!”

平皋城内。

有了蒙骜这位名将严密的防守,再加上五万虎狼秦卒,哪怕联军兵力占据绝对优势,过了半月时间,仍旧未能将此城攻克。

“开饭了!”

“开饭了!”

“开饭了!”

城墙上,伙头兵带着香喷喷的肉粥,朝着城墙上的秦卒分发着。

本来还十分疲倦的秦卒,接过那香喷喷的肉粥以后,顿时感觉整日高强度的防守战也值了。

“咕噜咕噜!”

一位秦卒将碗内肉粥喝完,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他将碗里面剩余残渣都舔舐干净,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对身旁袍泽说道:“不是说城中缺粮吗,为何这么久了还有东西吃,而且这里面肉还不少呢。”

“只是这究竟是什么肉,为何以前从未吃过?”

身旁那位秦卒闻言,却是嗤笑道:“瞧你那穷酸样,以前在家中吃得起肉么,这世上你没吃过的肉多着了!”

最开始说话那名秦卒闻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很快就振奋道:“此番随蒙将军守城,吾亦斩获颇丰,说不得战争结束以后,还能成为上造!”

“上造,做梦吧,先不说你斩首尚且不够,就算真的能够升上造,也未必有命享受。”

那名秦卒闻言,当即沉默不语。

是啊,面对几十万联军的围困,谁敢保证能够活着回去?

要知道,短短半月时间,城中守军已经伤亡万余,这还是在占据城墙优势地形的情况下。

如若不然,五万秦军恐怕早就伤亡殆尽了。

“将军有令,不得交头接耳,汝等是想领受军法吗?”

就在此时,什长却是走了过来,看着正在小声交谈的两人,脸色十分严厉。

两人见状,急忙低下了脑袋。

城外。

廉颇等人看着始终屹立不倒的平皋,脸色都变得十分凝重。

“已经过去了半月,城中仍旧没有断粮,看来是被李牧将军猜对了,没想到蒙骜那厮如此丧尽天良!”

廉颇看着缓缓撤下来的联军士卒,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

其余众将闻言,全都默然不语,唯有几个韩国将领,双目赤红,紧紧握住了双拳。

过了半晌,黄歇打破了这种沉重的气氛:“蒙骜几乎将城中所有房屋都拆掉,当做是守城物资,能够想过破城的方法都试过了,全部被蒙骜识破。”

“现在看来,如果城中没有断粮,想要在秦国援军抵达以前攻克平皋,恐非易事!“

“除非,掘黄河堤坝水淹荥阳!”

“此事万万不可!”

黄歇话音刚落,几个韩国将领尽皆变色,急忙出口反驳。

掘黄河堤坝水淹荥阳,的确能够让蒙骜及其麾下秦军葬送鱼腹,然而这里可是韩国领地,只要掘开了黄河堤坝,下游百余里地都会被洪水吞没。

那个时候,韩国可就真的要哀鸿遍野了。

黄歇却是反问道:“不掘黄河堤坝,如何攻破荥阳?”

“报!”

就在此时,忽有信使纵马朝着李牧奔来,紧张的气氛这才被缓解了些许。

“李牧将军,平岐君亲笔书信!”

众人听说是赵嘉的亲笔书信,全都神色肃然,脸上也都带着些许期盼之色。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

赵嘉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经闯下了诺大名声,诸侯都要对其敬重三分。

此番能够促成四国合纵攻秦,也多亏了赵嘉从中斡旋。

“快打开,看看公子嘉是否有破城之策!”

李牧打开书信,看完里面内容以后,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继而将其传给廉颇,廉颇看完后亦是哈哈大笑,又传给了黄歇。

“有时候,杀人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啊!”

“公子嘉真乃当世鬼才也!”

看完内容以后,黄歇也忍不住出声赞叹,继而将书信撕成了碎片,没有再给第四人观看。

其余诸将虽然也都好奇书信里面究竟写了什么,却也知道事情需要保密,倒也没有人出言询问。

李牧说道:“若上将军与春申君相信公子,我这就率领十万赵军前去与公子汇合!”

推荐阅读:

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全职卡牌系统 我:中医看病,开局签到顶级医术 七十年代病美人甜宠日常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雨师妾 小哥,婚配否? 八方尊者 茅山一代 反派系统的我,怎么成正道领袖了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猎人]愿者上钩3 犬系男主攻略[穿书] 大秦:我扶苏,弃子成皇 游荡与救赎 女主一夜死七次 从魔修仙路 时空侦探局 小狐妻 钻石闪婚之天价贵妻 狗剩:开局截胡杏儿,杀敌成列强 摇红烛 北斗最后一个守陵人 我刷历史短视频,唐太宗都破防了 斗罗之刺客阿柒 开局SSS天赋的我还是太弱 带帽成婚 三条辉夜姬[综]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决战武灵 花开又一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