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使赵

此处城垛已经塌陷了不少,根本拦不住蒙骜那高大的身躯,这才从城墙上面栽了下去。

说到底,也与蒙骜的操劳过度有关。

这段时间,蒙骜饱受打击,再加上年迈不堪,得知樊於期不可能来救援自己以后,终于彻底垮掉,居然十分戏剧化的从城墙上掉下去摔死了。

蒙骜的死,缺乏了大人物战死时的轰轰烈烈,也没有张开双臂对着敌军大喊‘向我开炮’的豪迈,死的如此戏剧化,如此让人扼腕叹息。

可以说,蒙骜并非死于联军之手,也并非意外摔死,乃是死于秦国内部斗争。

假如蒙骜不是考虑到秦国本土将领的压力,当初在与韩相张平谈判之际,就不会勉强同意张平的苛刻条件,以致最终让秦军陷入绝地。

如果说,蒙骜能够毫无掣肘的肆意发挥其统兵才能,整场战争也就不会如此激进。

蒙骜有极大可能直接退回秦国,等待援军抵达再与联军交战。

纵然蒙骜因为内部争斗犯下了激进的错误,仍旧能够在绝境中找到生存的希望,带领数万秦军死守平皋至今。

假如樊於期等人及时援救,蒙骜等人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只可惜,历史上从来都是成王败寇,纵然有再多借口,蒙骜最终仍旧兵败身亡,史书上不会记载蒙骜的无奈,只会记载其屡次大败之事。

“将军!”

城墙上面,早已饿得头晕目眩的秦国将士,见状全都骇然失色,继而挤在城垛前面厉声疾呼。

而此时,在城外巡视的王翦也发现了秦军的异动。

“报!”

就在王翦还有些疑惑的时候,忽然看到斥候纵马狂奔而来,大声喊道:“秦军主帅蒙骜坠下城墙身亡!”

王翦闻言,猛然瞪大了眼睛,继而吼道:“速速抢夺蒙骜尸体!”

“轰隆隆!”

三千铁骑朝着平皋发起了冲锋,好在城中秦军经过苦战,储备的箭矢早就已经消耗殆尽。

没有了箭矢的威胁,三千骑兵几乎毫发无伤的朝着城墙下面奔去。

而此时,早就被堵死的平皋城门,居然也也被缓缓打开,数千面露菜色的秦军,也朝着蒙骜尸体所在位置奔去。

哪怕蒙骜死了,他们也要夺回尸体,不允许主帅尸体成为敌人的战功。

“夺城!”

王翦看到秦军打开城门涌了出来,当即眼睛大亮,非常精准的把握住了战机,果决放弃继续抢夺蒙骜尸体这个白捡的功劳,反而直接领兵朝着涌出来的秦军杀去。

“杀!“

战马奔腾,喊杀震天!

纵然秦军勇气可嘉,结局仍然不言而喻。

莫说秦军早就饿得失去了战斗力,哪怕秦军处于巅峰状态,面对蒙骜所率领的申祁之地骑兵,正面交锋之下也绝对没有丝毫胜算。

双方交锋没多久,秦军就已经被王翦率领的三千精骑击溃。

溃败的秦军朝着城门口蜂拥而去,王翦趁势杀入城中,夺下城门以后却并未继续冲杀,反而牢牢占据了城门。

“都尉,如今秦军败局已定,何不趁机杀入城中,建功立业!”

“是啊,蒙骜尸体仍旧在城墙下面,都尉为何不派人抢夺?”

面对麾下将领的质问,王翦却是沉声道:“秦军虽败局已定,却已成困兽之斗,此时冲入城中固然能够建功立业,伤亡却也不会少。”

“君上信任王翦,让尔等跟随我来此地报仇,王翦又岂会让兄弟们犯险?”

“如今吾等夺取城门,已然轻松立下首功,倒不如将其余功劳让给楚军,如此既不会让兄弟们有过多伤亡,亦不会遭致楚国将领嫉恨。”

诸将闻言,这才恍然大悟,遂不再多言。

此时的王翦,已经展露出其圆润的为人处世态度。

历史上王翦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关东各国灭掉,立下如此大功劳,非但没有居功自傲,反而非常识时务的急流勇退,得以善终。

相比起王翦,廉颇这方面就相差太多。

事实上,王翦守住城门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将功劳让给楚军,否则功劳都被王翦捞走,兴师动众围困平皋这么久的楚军,必然嫉恨王翦,甚至对于此番联盟不利。

识时务,知进退。

王翦此举,必然会得到楚国将领的感激。

果不其然,当春申君得知蒙骜摔死,王翦攻破平皋城门之时,当即又急又怒,喝令楚军急忙攻入城中抢功。

他也担心,假如功劳都被王翦捞取,春申君以及二十万楚军,都将成为一个笑柄。

当众楚将随后得知,王翦只是占据城门,并没有攻入城中之际,绝大多数楚将都暗中嘲笑王翦胆小如鼠,放弃了如此好的立功机会。

精通政治,善于揣摩人心的春申君黄歇,在得知王翦并没有派人抢走蒙骜尸体以后,当即领悟了王翦让功的心思,也暗自记住了这份人情。

二十万楚军进驻平皋,这场战争的结果已经注定,没过多久城中秦军就被屠戮殆尽。

你道为何如此?

只因秦军屠城之举惹怒了韩国,楚国军中还有韩国使者,请求楚军将秦军斩杀殆尽。

楚、秦两国积怨已久,而且此番乃是韩国主张,楚国自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杀死了城中所有秦军。

只不过,正如王翦所猜测的那般,秦军虽然是强弩之末,却也是困兽之斗。

楚军在清理秦军之际,也被熟悉地形的秦军制造了许多麻烦,伤亡虽不太多却也不算少。

半日时间,楚军已然结束了战争。

春申君看着地上蒙骜的尸体,想起了王翦让功的举动,当即说道:“此番得以轻易攻克平皋,王翦都尉及其麾下士卒抢夺城门之举,无疑乃是首功!”

“传我军令,赏王翦都尉百金,并以酒肉犒赏其麾下将士。”

“另外,本相听说蒙骜这老匹夫杀了王翦都尉叔父王纥,来人将蒙骜尸体送到王翦都尉那里!”

对于春申君而言,斩首数万秦军这个功劳不可或缺。

这个功劳无论是对春申君本人,还是对于整个楚国而言,都至关重要。

正是为此,黄歇才会如此大方,甚至愿意将蒙骜尸体送给王翦处置。

王翦收到蒙骜尸体之时,看着蒙骜那花白的头发被鲜血与泥土弄得脏兮兮,积压在心中许久的怨气,也仿佛消散了。

“人死灯灭。”

“蒙骜终究乃当世名将,辱其尸身不妥,将蒙骜尸体清理干净,为其换上干净甲胄,重新送还给春申君吧。”

平皋城破,五万秦军尽皆战死,截止战争爆发到现在,蒙骜所率领的十万秦军折损殆尽。

哪怕对于秦国而言,十万大军的折损,亦是难以估量之损失。

这个消息,很快就宛如风一般传遍了各地,得知这个消息的秦军士气大跌,樊於期再也不敢拖延,迅疾领兵奔赴秦、韩边境。

至于合纵的几个国家,国内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无不欢欣鼓舞。

赵国,邯郸。

这段时间,好消息不断从前线传来,让本来还有些担忧的赵偃,也慢慢放宽了心。

“吾儿果真乃千里驹也!”

此时的赵偃,对赵嘉放下成见以及防备之后,也开始欣喜于赵嘉的成就。

虽说此番剿灭十万秦军的几场战役,赵嘉并没有参与其中,却也不能忽视赵嘉的功劳。

如果不是赵嘉,四国联盟就不能建立,秦军恐怕已经打到了赵国本土。

作为合纵倡导者的赵嘉,无论此战联军获得什么战果,都要给赵嘉记上一功。

“大王,范先生求见!”

满面春风的赵偃,听到宦官的通报以后,急忙说道:“速请范先生入内!”

对于范增的才能,赵偃也非常欣赏。

之所以没有给范增加封官爵,其一乃是赵偃担心此举有挖赵嘉墙角的嫌疑,其二乃是因为范增现在身份隐秘,尚且不能曝光。

整个邯郸城内,知道范增在王宫之人,也是寥寥无几。

“拜见大王!”

行礼完毕,范增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将其递给了赵偃。

“此乃公子嘉派遣心腹送来之书信,公子有事需要大王配合。”

赵偃接过书信,看完里面内容以后,当即大惊:“嘉儿欲亲自领兵绕道蒲坂,南渡黄河攻打咸阳?”

父子两人以前虽有许多不和,然而冰释前嫌以后,赵偃自然不愿意自己这个独子冒险。

范增见状,心中略感欣慰,不过还是说道:“公子向来不做没有把握之事,既然定下如此计策,想必已有万全之策。”

“大王若是担心公子,不妨在邯郸多多配合一下,好让公子之策能够施行!”

赵偃皱眉思索半晌,最终咬牙道:“那么先生以为,寡人当如何行事?”

“大王,燕国使臣求见!”

就在此时,宦官忽然在屋外大声喊话,声音中满是激动。

范增闻言,不由笑道:“燕国使臣来的正是时候,大王如此如此,定能助公子一臂之力!”

王宫大殿,燕国使臣有些惴惴不安。

本来燕国被秦、赵联军攻打,丢失了河间十城,已经元气大伤,燕国为了平息战争,甚至愿意献河间十城给吕不韦,以求得到秦国庇护。

秦国倒是同意与燕国结盟,甚至不要燕国河间十城。

燕国本以为,有了强大的秦国作为靠山,赵国很快就能被燕国踩在脚下。

却没想到,赵国虽然退兵了,齐国却是打来了。

这几年屡次大败于赵的燕国,如何使齐国对手,很快就被齐国攻下了几乎整个督亢之地。

现如今,燕、齐两国大军僵持于安次,燕国终于凭借地利,暂时挡住了齐国大军,只是连年战败,已经让燕国库空虚,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燕国以前之所以苦苦支撑,乃是坚信秦国能够迅速击溃赵国军队,那时齐国必然不敢继续在燕国境内撒野。

可惜的是,燕国苦苦等到的消息,却是秦国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秦国上将兼上卿的蒙骜亦死于战场之上。

这个消息对于燕国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燕国仅存那丝依靠秦国的心思,也断了。

如今的燕国,恐惧无比。

假如此战秦国败了,联军下一个目标肯定会是燕国,那时没有了秦国这座靠山,弱小的燕国极有可能会有亡国之祸。

这份恐惧,终于让燕王派遣使者前来邯郸乞和,希望能够重新加入合纵大军。

当赵偃得知燕国使者此来目的以后,不由暗赞范增料事如神。

“吾等关东诸国,苦秦久矣,这才屡次合纵攻秦,唯有燕国时常与秦暗中勾结,蓄意破坏合纵联盟,尔等此番又有何颜面继续加入合纵大军?”

燕国使者闻言,不由暗中腹诽:“前面还是不因为赵国率先与秦结盟攻燕,燕国这才想要通过割让土地结盟秦国,用以抵御赵国?”

燕国使者心中虽然如此想,却是不敢说出来。

他垂首道:“虎狼之秦乃天下大敌,此番我王诚心联盟各国伐秦,为表诚信,我王愿将河间十城割让给赵国。”

庞暖闻言冷笑道:“河间十城已经被我赵国占据,纵然燕国不想割让,又能如何?”

“汝等将这十座城池割让给赵国,莫非是想戏耍我王?”

燕国使者却是摇头道:“河间十城虽被赵国占据,然城内百姓户籍仍旧乃是燕国,众人亦皆由向燕之心,若无我王首肯,纵然赵国可以强占河间十城,想要真正纳为己有,也须花费数年时间。”

赵偃闻言,不由暗自点头,也对燕国的条件非常动心。

不过想起了范增的话以后,赵偃当即说道:“让燕国重新加入合纵联盟,并且劝说齐国退兵之事,倒也并非不可。”

“只不过,燕国需要答应寡人三个条件。”

燕国使者闻言大喜,道:“大王但说无妨!”

赵偃沉声道:“其一,除了已被我赵国占据的河间十城,燕国还需割让涞水以西四城给赵国。”

“其二,齐国所占据燕国领地,从此归齐国所有,否则寡人没有办法劝说齐国退兵。”

“其三,燕国需出兵十万加入合纵大军,协力攻秦!”

推荐阅读:

缠绵不止 顶流夫妇官宣后成了国民cp 很纯很萌哒 禁谈风月 献妻 [综]家有家规 用女机器人开按摩店,说我卖妇女 神秘复苏之活着签到 九龙战神 玄幻三国:开局桃园四结义 总裁,偷你一个宝宝! 武侠之超级奴隶主 梵天劫 石激千重 戮神道 全能大佬她备受宠爱 炮灰女配她成了暴君的小娇包 猫大王的聊天群 我为万古共主 重启人生:我能打给十年前的自己 活死诸天 天命龙凤诀 诸天执剑者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重返都市 心动盛宴 无敌从心想即成开始 崩铁:吞噬提瓦特,被芙宁娜逆推 李凡 不如共余生 携美闯异界 最强重生:千亿娇妻不好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