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清算

“轰!”

大火燃烧,方圆十几里的山林都被烧尽,无数动物葬身火海,附近百姓赖以生存的基业也没有了。

若是放在后世,有人胆敢这么故意纵火,肯定会受到法律严厉的惩罚。

可惜的是,现在处于战国时期,没有所谓的珍稀动物保护法,没有所谓的环境保护法,有的只是生存与征战。

“赵嘉,可真够狠的!”

蒙恬看着后方几乎染红半边天的烈焰,想到了漆垣百姓从此就少了许多收入进项,不由案子苦笑。

蒙恬的确利用有利地形,在落马亭挡住了赵军前进的步伐,也支撑到了蒙毅将粮草、辎重全都转移到城中。

可惜的是,只因这么一把能够焚毁附近所有山林、田地的大火,蒙恬并未能做到更多。

面对大火的袭击,蒙恬只能无奈撤退。

时间流逝,在漆垣百姓的哀苦里,大火褪去了它的颜色,散去了它的烈焰,甚至消退了那吞没所有的狂暴。

风停了,活灭了,人们的心也凉了。

“踏踏踏!”

然而,没有什么能够阻止骑士进击的步伐,他们纵马践踏着那些铺满道路的灰烬,买过了已经成为废墟的落马亭,来到了漆垣城下。

赵嘉凝视着旌旗密布的城池,遥望着城中百姓那愤怒的脸庞,不由微微叹息。

纵火烧林以及水淹城池,对于当地百姓伤害无比巨大,都是有伤天和之事,施行者还要背负百姓的唾骂。

若非迫不得已,赵嘉也绝对不会这么做。

只不过,此战关系赵国生死存亡,如果赵嘉不放火烧林,将驻守落马亭的秦军逼退,想要突破蒙恬设立的防线,士卒们就会付出惨重代价。

城墙上面,旌旗密布,阵容严谨,不少漆垣百姓因为赵军火烧山林之事,都抱着仇恨心理主动登上城墙相助蒙恬守城。

事实上,此地乃是关中秦人故地,老秦人世世代代生活于此,他们对于秦国的忠诚与感情毋庸置疑。

哪怕没有赵嘉火烧山林这件事情,百姓们也会主动登上城墙,相助秦军守城。

对于赵嘉而言,他率领的三万赵国铁骑,乃是客场作战,天时、地利、人和无一占据。

“漆垣不可破,直接南下!”

赵嘉得知秦军主帅乃是蒙恬以后,就已经知道自己以前有些盲目乐观了,想要击破四万秦军新卒,烧毁秦军粮草辎重,极难办到。

强行攻城,只会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君上,放任四万秦军驻守漆垣,而后再直接南下,无意义故意留下秦军断我后路。”

“如此,吾等极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赵嘉话音刚落,当即有人出言进谏,哪怕王翦脸上都露出了忧虑之色。

前面已经说过,赵军客场作战,不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假如还让秦军断了后路,三万赵国士卒那可就真的成了瓮中之鳖。

赵嘉环顾诸将,忽然问道:“汝等可知,为何本君敢于火烧山林?”

“那还用说,这里乃是秦地,纵然烧得焦土千里,我赵国也不会有丝毫损失!”

这种回答,说出了绝大多数赵国将士的心声。

赵嘉闻言,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继续问道:“那么汝等可知,吾等并未携带足够粮草,为何敢于在秦国境内四处纵横?”

当即又有人答道:“这里乃是秦地,四处都是良田、民舍,我等想要粮草只管去抢即可,除非秦人坚壁清野,否则我军不会缺粮!”

赵嘉微微颔首,而后说道:“孤军深入看似客场作战,却也能够抛弃了所有顾忌,可以随意纵火烧山林,派人掘堤坝,纵兵劫村落。”

“若在赵地,我等可敢如此?”

众人闻言,尽皆摇头。

赵嘉见状故意拔高了音量,喝道:“吾等有兵、有马、有粮,纵秦有雄狮百万,本君不与其正面交锋,彼又能耐我何?”

三万铁骑,纵横南下。

蒙恬看着赵国骑兵远去的背影,有些忧虑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大王有没有提前派兵拦截,有没有坚壁清野。”

过了漆垣,沿着小路翻越了一座大山,赵嘉终于离开了上郡,来到了左冯翊。

漆水河畔。

骑士们怜爱的抚摸着战马,帮它们洗漱,给它们喂草料。

对骑士而言,战马不仅仅是坐骑,也是战友,胜似恋人,两者之间的感情,难以描述。

赵国骑兵虽然都装配了马蹄铁,极大提高了战马翻山越岭的能力,让马蹄受伤的可能性降低了许多。

然而,山岭行军对于战马而言,仍旧是不小的负担,骑士们这才会如此精细的照料战马,让它们得到充分休息。

而此时,王翦却是眺望着东方,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既然来到了故乡,何不回去看看?”

赵嘉突兀出现在王翦身边,轻声说道。

王翦家乡乃是频阳东乡,频阳正好处于漆垣以南,赵嘉等人如今正处于频阳西部。

“族人都被抓捕,要么被处死,要么充军,回去有何用?”

王翦想起了当年发生的事情,想起了显赫的王氏一朝覆灭,脸上的悲色怎么也掩饰不住。

“亲人不在了,曾经抓捕他们的秦吏尚在,那些通风报信的仇人尚在,带着大军回去,踏平那里。”

赵嘉将右手放在了王翦肩膀上,声音很淡,却很有力。

“秦吏,仇人!”

王翦低声低喃着。

王氏出事以前,无论是频阳秦吏还是各大家族,对于王氏都是极度阿谀奉承,想尽办法前来巴结。

可惜的是,王氏刚刚出事,许多人就与王氏反目为仇,曾经越是亲近王氏之人,出卖王氏就越彻底。

王翦虽然知道,他们是因为畏惧秦律的缘故,这才故意与王氏撇清关系,却也有些难以接受。

这些年,王翦每每想到宗族被灭门的惨案,心中都会涌起一丝暴虐。

“蒙骜、蒙武、秦吏、仇人,这只是开始。”

“终有一日,你会带着赵国大军站在咸阳王宫大殿,让吕不韦以及所有仇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赵嘉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君上大恩,王翦此生绝不敢忘!”

“轰隆隆!”

大军东进,频阳瑟瑟发抖,清算者,回来了。

推荐阅读:

校草,听说我是你的白月光呀 训练家从芳缘开始 继承人和长孙 神器测评室 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 嫡女有毒:病娇王爷他野性十足 人在斗罗,善抱大腿 逍遥医圣 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 我当县令三年,震惊了女帝 阴阳 崩坏:应召女友,带布洛妮娅回家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我不是天生欧皇 洪荒之我是黑无常 良人不思 DNF之狂神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陈青兕彭耆老 LOL:主播没落网,只是退网小飞棍 雨天落下最后一滴泪 亿万房东,你栽了 我能索要万物 这群坑爹的前辈们 召唤圣人 这个导演很靠谱 重生之我全都要 太昊金章 我的学生居然全是妖圣 白浪黑猫 我的卡牌能捉鬼 法医小丫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