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坚壁清野

函谷关。

这段时间,樊於期每日都感觉如坐针毡,纵然他不断派遣军法官前往军营,并且禁止士卒私自议论,秦国士卒仍旧有些军心浮动。

祸不单行。

纵然樊於期拼命压制,联军却每日派人在函谷关前大肆宣扬,声称咸阳已被赵军围困,旦夕可破。

好在樊於期、张唐二人应对得当,才没有让事情恶化到极致,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饶是如此,樊於期、张唐每日也都焦头烂额,他们不仅要安抚军心,还要抵御联军的猛烈进攻,更要担心来自咸阳的诏书,将会拆穿自己的谎言。

那个时候,勉强维系住的军心恐怕真的要乱了。

“报,咸阳遣使而来,使者让将军前去领诏!”

樊於期闻言,当即脸色微变:“使者让本将在哪里接诏?”

“军营前面!”

樊於期脸色再变,心中更是暗暗叫苦:“天使当众宣诏,莫非是吕不韦故意如此,逼我不得不回援咸阳?”

哪怕樊於期心中有千百个不愿,却也不敢违背咸阳诏令,只能带着忐忑心理,朝军营外面而去。

而此时,军营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得到消息赶来的士卒,他们略显焦急的看着咸阳使者等人,想要知道咸阳究竟情况如何。

天使却好整以暇站在军营门口,待看到樊於期、张唐二人匆匆赶来以后,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

反之,樊於期和半路遇见的张唐,看到天使乃亲善吕不韦之人以后,嘴角都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大王有令,赵贼兵犯咸阳,已被围困,卿等无需挂念,专心守住函谷关即可。“

天使声音很大,附近许多人都听见了这个消息,本来浮躁的军心顿时稳了下来。

忐忑不安的樊於期与张唐两人,听到天使之言先是目瞪口呆,继而脸上全都露出狂喜之色,心中亦感觉如释重负。

天使将众人喜悦的表情尽收眼底,继而跟随樊於期、张唐进入了主帅营帐。

“大王有要事让吾告知二位,还请让无关之人暂且退下。”

看着天使脸上那严肃的神情,樊於期、张唐心中凛然,急忙喝退左右,继而问道:“敢问天使,大王有何密令?”

天使这才苦笑道:“事实上,数万赵国精骑并未被围困,咸阳暂时也没有那么多兵力,只能被动防守,大王与相国之所以下达这个诏书,就是为了稳住函谷关军心。”

“相国曾言,相比起咸阳,函谷关才更为重要,让我告知将军莫要忧心咸阳,只管全力守住函谷关即可。”

“相国也会继续筹备钱粮、兵员,全力以赴支持将军!”

樊於期与张唐二人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

他们没有想到,曾经在自己眼中自私自利的吕不韦,在秦国生死存亡之际,居然能够摒弃个人恩怨,以大局为重。

樊於期当即抱拳郑重道:“还请天使回禀相国,纵然樊於期战死于此,也绝对不会让联军迈过函谷关半步!”

泾阳东郊。

“踏踏踏!”

马蹄声由远而近,苏默带着三千骑兵绕道此地,希望能够从泾阳打开缺口,让大军从此地渡过泾河。

“停!”

只不过,当苏默看着焦土遍地的泾阳东郊以后,脸上却是露出了凝重之色,示意麾下士卒停止行军。

“都尉,为何下令停止行军?”

齐轩纵马而来,脸上带着疑惑之色。

苏默指着前面焦黑的土地,问道:“汝可看出了什么?”

齐轩抬眼望去,只见那些阡陌交通的田地,居然全部被焚毁殆尽,当即面露震惊之色。

“我们并未焚毁这里的田地,泾阳作为咸阳北部门户,无论治安还是经济都无可挑剔,谁人赶在此地放火?”

苏默叹道:“想必是秦人使出坚壁清野之策,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禀报君上。”

齐轩跟随苏默许久,也已经成熟了不少,被苏默这么点拨一下,当即回过神来,亦是脸色微变。

赵嘉之所以敢带着三万骑兵深入秦国腹地,就是仗着打不过还能跑的优势。

可惜的是,深入秦国腹地,也就注定不能从赵国获取到后勤补给,只能就食于敌。

只是现在,秦人将大片肥沃将要成熟的庄稼焚毁殆尽,这无疑会给赵军获得补给带来极大麻烦。

要知道,如今正值秋季,关中许多地方青草已经枯死。

此前战马还能靠着秦人的庄稼养活,可是现在庄稼都被焚毁殆尽,赵嘉在想要抢夺到足够的粮草供给士卒、战马,将会变得无比困难。

“派人探查附近村落,看看还有没有人。”

没过多久,就有斥候前来汇报:“启禀都尉,前面那个村落里空无一人,粮食也没留下半颗,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苏默闻言,心中暗叹:“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深入敌国腹地,在没有后勤补给的情况下,最怕别人坚壁清野了。

“都尉,战马奔袭半日,都已经疲惫不堪,如今不知敌情如何,不如先派出斥候侦查一番,顺便也让战马吃点东西,恢复一些体力。”

苏默仅仅是略作犹豫,就同意了齐轩的建议,先是派出足够的斥候侦查情报,继而又派出了负责警戒的士卒,这才让队伍分散在各地,给战马寻找吃的东西。

时间缓缓流逝,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苏默仍旧没有找到能够让战马填饱肚子的草料,脸色不由变得极其难看。

如今虽是秋季,许多青草已经枯黄,河边仍旧会有些生命力顽强的青草,可供战马食用。

不仅如此,村落里堆积的那些用来烧火的庄稼杆,经过粗加工扮入一些大豆、粗粮,也能让战马果腹。

可是如今,不仅村落里的庄稼杆被焚毁殆尽,就连河边也是焦黑遍地,寸草不生。

“没有了庄稼以及草料,只能喂给战马粮食,如此将会极大增加后勤补给压力,此事关系重大,定要尽早让君上知晓!”

战马食量远远大于士卒,以前有草料可供战马食用,倒不用担心太多。

现在秦人坚壁清野,不仅没有给赵国士卒留下粮食,就连可供战马食用的东西也被焚毁一空。

如此一来,要不了多久战马就没有力气奔驰了。

彼时,也就是这支骑兵的末日了。

推荐阅读:

超凡:从拥有系统开始 开局一把狙横扫地府 洪荒:我被通天偷听了心声 佟壹龙们客 人在漫威,是假面骑士 黑道学生6:王者重临 开荒探险:开局风后奇门 他的小可怜 君侧美人 永古帝尊 我在影视剧里抗敌爆装 武动之武祖再临 是他蓄谋已久 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遗梦青风卷 吃货世界指南 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仙界聊天群 (穿书)修仙之至尊 晴云秋月 DC 提宝的游戏时间! 三国刘备:村庄包围城池? 综武:莲花楼主,开局打造阴险榜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问题少女 黑钢之翼 嫡女掌家 探源行 洋港社区 我的天赋太过努力 霍爷,你家小撩精又惹火了 冥王杀神陈纵横 诸天,从港综阴阳路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