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英雄迟暮

却说联军撤退,双方战事稍息,赵嘉安顿好申岐之地的事务之后,已经到了第二年。

魏国大梁东郊。

这里山林水秀,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属于私人领地,若抛开所有杂念在此地养老,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对于某些人而言,被剥夺了权利安置于此,甚至不能随意出去,却是一件令人难以容忍之事。

赵嘉在魏礼的带领下,来到了此地,隔着很远就看到了驻扎在附近的魏国军士。

“他们这是?”

赵嘉见状,却是转头看向魏礼,面露疑惑之色。

魏礼闻言却是有些尴尬,虽然也不耻魏王对魏无忌所做的一切,却也不至于在外人面前给魏王招黑。

魏礼当即强笑道:“公子身份尊贵,更兼曾经得罪过秦国,大王担心公子辞官以后无权无势,会被秦人谋害,这才派遣重兵保护公子安危。”

赵嘉默然不语。

魏礼虽然极力替魏王打掩护,赵嘉却也已经猜到了,魏王这么做是担心魏无忌心有不甘搞事情,明面上乃是派兵保护魏无忌,实际上却是对其进行监视、软禁。

如果魏无忌没有搞什么小动作,这些军士的确会履行护卫之责,保护魏无忌生命安全。

假如魏无忌想要做点能够威胁到魏王王位之事,这些护卫也就会成为一道催命符,顷刻间就能取了魏无忌性命。

“怪不得!”

赵嘉终于解开了一个,长时间萦绕在自己心底的疑惑。

公子无忌名声传扬天下,当年哪怕客居赵国十余载,也能混的风生水起,被天下诸侯所敬仰。

哪怕前番魏无忌兵权被夺,以公子无忌在列国之间的名望,只要离开了魏国,无论去哪个国家,都会被该国国君以上宾之礼待之。

魏无忌完全没有必要,每日沉溺酒色,郁郁寡欢。

现在的魏无忌,不是不想离开魏国,而是没有办法离开,只能被限制在看似山青水秀、风景优美的庄园内。

“来者止步!”

两人在护卫的簇拥下,尚未抵达庄严门口,就被严阵以待的魏国军士拦住。

他们全副武装,个个手持利刃,警惕的防备着赵嘉等人。

“吾奉大王诏令,引赵国公子嘉拜会公子无忌,此乃大王诏令!”

魏礼却是走上前去,递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诏书,看护庄园的甲士检查诏书无误以后,这才放行。

赵嘉将随从留在了庄园外面,自己却是与魏礼、边城二人,联袂走进了庄园之内。

不得不说,这处庄园的秀美程度,哪怕赵嘉自忖见识广博,也没能找到有多少庄园能与此地媲美。

“看来魏王虽然变相软禁了公子无忌,却也碍于对方声望,并不敢太过苛刻。”

三人联袂而行,很快就看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迎面而来。

“黎叔,公子身体可还好?”

魏礼见状,急忙上前对着老者行礼,语气中满是恭敬。

这名被称作黎叔之人,其实也是魏国宗室子弟,却早早追随公子无忌,心甘情愿当其管家,这么多年无怨无悔。

“是你啊!”

黎叔认识魏礼,看到对方带人前来,却是有些惊讶。

“你已经很久没来看望公子了。”

魏礼闻言,顿时面露羞愧之色。

他虽然有心前来看望魏无忌,奈何公务繁忙,很多时候都脱不开身,再加上魏王禁止朝中官吏拜会魏无忌,是以哪怕魏礼在朝中有些权势,却也不敢为此冒犯了魏王。

黎叔仿佛知道魏礼的难言之隐,倒也没有咄咄逼人,看了看身旁的赵嘉与边城,又望向魏礼,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魏礼急忙介绍道:“这位乃是赵国平岐君,名震天下的公子嘉是也,此番前来魏国大梁,特意向大王申请前来拜会公子无忌。”

黎叔闻言眼睛大亮,急忙躬身行礼:“却没想到,阁下就是无双公子平岐君,老朽失礼,还望公子勿怪!”

这些年来,赵嘉已经闯下了赫赫威名,不少豪杰都送给着赵嘉十个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个评价十分之高,甚至还要在战国四大公子之上。

是以,有些人为了表示尊敬,也会直接称呼赵嘉为无双公子。

“黎叔过誉了,在公子无忌面前,嘉又怎敢自称无双公子?”

赵嘉上前扶住黎叔手臂,道:“更何况,赵嘉不请自来,若有叨扰之处,还望黎叔与公子莫怪!”

黎叔大笑道:“我家公子向来喜好结交天下豪杰,当世英雄之中,我家公子最想结交之人,正是无双公子。”

“若我家公子得知无双公子前来拜会,必然会十分高兴!”

赵嘉闻言大喜,道:“吾亦仰慕公子无忌久矣,此来定要与公子畅谈天下之事,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对于魏无忌的仰慕,赵嘉并没有作伪之情。

不生在这个时代,永远不知道公子无忌四个字,有着怎样的分量。

不谈其他,单是魏无忌合纵御秦,仅仅让人送信给各国国君,列国莫不争相派兵相救,就能看出魏无忌的名望。

更何况,魏无忌对于赵国还有大恩。

若非昔年魏无忌冒着生命危险窃符救赵,恐怕邯郸早就被秦国攻克,也不会有赵嘉今日的成就了。

魏无忌对于赵国的大恩,赵人全都铭记于心,赵嘉自然也不例外。

是以,赵嘉在得知魏无忌也想要结交自己后,才会如此欣喜。

不曾想,黎叔闻言微微叹道:“恐怕我家公子不能与无双公子把酒言欢,不醉不归了?”

赵嘉面露疑惑之色,问道:“为何?”

黎叔脸上露出沉痛之色,道:“公子身体已经油尽灯枯,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怎会如此!”

魏礼、赵嘉二人闻言尽皆大惊失色,急忙追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黎叔沉默半晌,继而叹道:“自从我家公子被大王罢免官职,变相软禁于此以后,公子就开始变得消极颓废,丢失了以往的雄心,每日沉迷酒色,以致身体越来越差。”

“到了今年,公子终于撑不下去,病倒在床上了。”

卧室内。

赵嘉看着披头散发坐在床上,形容枯槁,脸上布满皱纹的魏无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此时的魏无忌,头发、胡须都白了大半,额头与眼角上的皱纹,也多的让人不敢想象。

曾经那个英姿勃发、温文尔雅、雄壮不凡的公子无忌,此时已经变成了邋遢的干瘦老头,丝毫没有了以往风采。

赵嘉见状,强忍住心中的悲意,努力让自己脸上露出笑容,弯腰作揖道:“赵嘉拜见公子!“

魏无忌示意黎叔将自扶起来,有些自嘲的说道:“无双公子见到我这副模样,是不是非常失望啊?”

魏无忌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明亮,变得浑浊且布满血丝,仿佛是一位老人临死前努力睁大的死鱼眼。

此时的赵嘉,不由想起了屈原离骚中的一句话: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何止是美人,英雄亦如此!

赵嘉深吸口气,沉声道:“自古英雄如美人,不使人间见白头。”

“何止公子如此,任何人都逃不过岁月,逃不过命运,也逃不过生老病死。”

“公子如此,嘉王父如此,未来的赵嘉亦如此!”

有人说红颜薄命,名将亦如此,经常还没见白头就已经战死沙场,这才有‘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的说法。

只是见到魏无忌这副模样以后,赵嘉对于这句话,却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任凭你年轻时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当老去生了白发之时,也就没有人在意你的容貌;美人如此,名将亦如此。

无论多么勇猛善战的名将,老了拿不动武器的时候,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冲锋陷阵,斩将夺旗了。

白发,代表着岁月的流逝,代表着美人绝世容颜不在,代表名将战争生涯的结束。

所以说,无论美人亦或是名将,岁月都是一把难以抵挡的杀猪刀,能让他们变得体无完肤。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使人间见白头。”

魏无忌闻言,低声呢喃着,反复念叨着这句话,本来浑浊而布满血丝的眼睛,此时仿佛也变得明亮了稍许。

是啊,不仅仅他魏无忌如此。

天下间任何人在岁月面前,都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既如此,他又有什么好悲观,好颓废的呢?

与其临死前自怨自艾,倒不如索性看淡生死,看淡世间浮华,平平静静的面对死亡。

那样,或许会死的更有尊严一些。

“黎,帮我梳妆!”

魏无忌转头看向黎叔,已经紧绷许久的脸上,终于再次露出了笑容。

黎叔看着魏无忌脸上那久违的笑容,哪怕中间夹杂着许多道皱纹,哪怕这个脸庞已经枯槁无肉,黎叔仍然能够隐约看到公子昔日的风采。

曾经的公子,脸上始终挂着灿烂而又温和的笑容,这种笑容仿佛有着无穷的魅力与感染力,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都因为魏无忌的笑容,而甘愿效死。

然而,自从兵权被罢免,魏无忌被变相软禁于此以后,他脸上就再也没有了那样的笑容。

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颓废。

就这样,黎叔看着魏无忌脸上灿烂而又熟悉的笑容,一时间居然有些痴了。

“黎,黎,黎!”

魏无忌见黎叔久久没有动作,当即转过头去,连续唤了三声。

“哦,知道了公子,我这就为你梳妆打扮!”

黎叔不着痕迹抹掉了眼角的泪珠,迅速拿来洗漱用品,继而对着赵嘉等人略显歉意的说道:“非常抱歉,我要先为公子洗漱,还请诸位暂且且避!”

时间缓缓流逝,将近一个时辰过去,赵嘉终于再次见到了魏无忌。

此时的魏无忌,虽然仍旧头发花白,可是那花白的头发,此时已经被梳理的十分整齐、柔顺,丝毫没有刚刚见面时的那种凌乱。

不仅如此,魏无忌那枯槁的面容,此时也因为涂了些许胭脂,而变得有些红润。

如今的魏无忌,可能是因为妆容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心态的转变,不再是那位迟暮、颓废的英雄,赵嘉反而从对方身上,依稀看到了往日的些许风采。

“这,才是真正的公子无忌啊!”

赵嘉深吸口气,而后起身作揖道:“公子风采不减当年啊!”

魏无忌笑了笑,道:“相比无双公子,纵然我年轻时候,亦是大有不如啊。”

赵嘉当即脸色微红,急忙说道:“在无忌公子面前,嘉又怎敢称无双公子,无忌公子可莫要再提‘无双’二字,否则真是折煞我也!”

魏无忌闻言,却是正色道:“你我名声都为列国所知,然我所仰仗者,多为纳贤而被门客追捧,这才为列国所敬重。”

“说到底,这些名声之中,掺杂着太多虚名。”

“反观嘉公子,虽同样是名扬列国,却并不是那些虚名,而是实打实用战功打出来的名声,关东六国敬公子嘉名声,公子有召,列国莫敢不从。”

“至于秦国,闻公子之名而色变,纵观整个天下乃至百余年历史,都未有人如同公子这般。”

“无双之名,公子当之无愧!”

赵嘉虽然惊讶于魏无忌对自己的肯定,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心安理得接纳了这个名号。

最终,魏无忌笑道:“既然公子谦逊,那么为了方便称呼,我就唤你嘉公子,你唤我无忌公子即可。”

两人都是本国公子,碰在一起若不提名,可能会有些混淆。

不曾想,赵嘉连忙摆手,道:“公子乃嘉长辈,嘉又岂敢直呼公子之名?”

按照辈分来讲,魏无忌姐姐乃是平原君赵胜妻子,赵嘉的爷爷赵孝成王,又是赵胜的侄儿,这么算来,魏无忌应该算是赵嘉曾祖父一辈。

直呼其名,的确不太合适。

魏无忌闻言,却是笑道:“你我皆非俗人,何须在意那些虚礼?”

“更何况,从辈分上来讲我虽的确算是你曾祖父辈,可实际年龄却并非如此,你唤我无忌公子,也会显得我更年轻,这样说不得我会活得更久。”

魏无忌半开玩笑的说道,赵嘉居然无言以对。

沉默半晌,他终究还是点头答应。

推荐阅读:

宅男要回家 重生王妃只想抱紧王爷大腿 斗破之顶了林修崖号 从诡异入侵狗血文开始[直播] 旺夫农女的诰命路 南淮纪 吾儿坑爹啊 黎明险境 医毒双绝:太子妃野又飒 神秘复苏之活着签到 崩原铁二创直播间,太空喜剧 开局成了守墓人 非本丸内本丸[综] 全球末日危机 修二代成长日记 男色撩人之溺宠逃亡妻 八神太二的自我修养 克妻难训,战王的挚爱狂妃 贵圈真乱 豆腐村 从魔修仙路 龙帝殿 我的仙域连通诸天万界 盛宠难为,盗妃萌于虎 这个洪荒主播不太正经 向导的低俗交易 都市:让你写科幻,你写三体 婚战之吃绝户 诡画美人图 红楼玉麟 庶医毒妃很嚣张 异梦刺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