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坚定信念

庭院内,只有公子无忌与公子嘉二人。

这两人,前者乃战国四大公子中最出色的那位,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扭转天下局势。

至于赵嘉,却是后来者居上,在诸侯间的影响力甚至要超越魏无忌,甚至有资格割地称王,让公子这个特殊的存在群体,成就再度拔高。

两人谈论着,颇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昔年,燕赵之战爆发,赵军大破燕军以后,赵嘉曾在鄗邑见过魏无忌,那时只感觉此人有种莫名魅力,感触还不太深。

直到如今,赵嘉才深切感受到,公子无忌这四个字,究竟有着怎样的分量。

“无忌公子,嘉有一事不明,不知公子可否为我解惑?”

魏无忌笑道:“但说无妨。”

赵嘉沉吟半晌,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我观公子也不像自暴自弃之人,为何自从被魏王免职以后,就每日沉迷酒色?”

这个问题,并不怎么礼貌,若是换做气量狭小之人,甚至可能会恼羞成怒。

只不过,赵嘉虽然与魏无忌交谈不多,却也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位形容枯槁的老人,绝非小肚鸡肠之辈。

他们两人有着很多熟悉的地方,也正是这种相似,才让赵嘉心生疑惑。

赵嘉自忖,无论自己处于何种逆境,起码都不会自暴自弃,更不会沉迷酒色以致掏空了身体。

赵嘉如此,魏无忌又岂会这么容易就经受不起打击,自暴自弃?

魏无忌闻言,却是沉默了下来。

过了许久,他才苦笑道:“沉迷酒色,至少能够多活几年,如若不然,恐怕吾已经暴毙多时矣。”

赵嘉心中凛然,眼中也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以公子在魏国的威望,魏王敢如此做?”

魏无忌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他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剥夺我的兵权,甚至将我变相软禁于此,纵然再背上一条人命,又能如何?”

“更何况,庄园外皆乃王兄之人,想要让一个人暴毙还不会留下任何踪迹,乃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赵嘉默然。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魏无忌所谓的沉迷酒色,并非本已如此,而是为了保命这才不得已为之。

以魏无忌对魏国的贡献,最终却被魏王如此忌惮,落到这种地步,赵嘉忽然感觉心中有些难受。

“我已经乃将死之人,其实你应该多想想自己。”

魏无忌好似看出了赵嘉的心思,先是洒然一笑,而后脸色严肃的出言告诫。

赵嘉瞳孔微缩,问道:“公子何出此言?”

魏无忌叹道:“当年我为了魏国殚精竭虑,甚至就连魏王之位,一度也是唾手可得。”

“然而,我以为只要自己没有非分之想,再加上对魏国的贡献,必能感动王兄,如此我兄弟二人就能联手抵御秦国,让魏国变得更加强盛。”

说到这里,魏无忌停顿了半晌,继而叹道:“可惜的是,哪怕我无数次拒绝了门客更进一步的建议,甚至不断向兄长表忠心,终究还是没能打消他心中的猜忌。”

说到这里,魏无忌脸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魏王圉,正是魏无忌的亲兄弟,魏无忌信陵君的封号,也是魏圉册封,目的是为了牵制当时在魏国为相的孟尝君田文。

魏无忌幸不辱命,不仅做到了牵制田文的使命,甚至还让许多孟尝君的门客投奔到自己麾下。

自此,信陵君为名望越来越盛,也终于引来了魏王的猜忌。

“当年我联合五国兵马,不仅为王兄解了魏国之危,甚至领兵打到了秦国函谷关下,本以为王兄能够记住我对魏国的贡献。”

“却没想到,所谓的兄弟情义,所谓的赤胆忠心,终究抵不过他心中的猜忌。”

说到这里,魏无忌脸上满是落寞,还掺杂着些许痛苦。

合纵破秦以后,魏无忌声望无人能敌,再加上兵权在握,若是想要登上王位,也并非什么难事。

可惜的是,他为了所谓的情谊与忠义,没有选择那么做。

哪怕魏无忌被解除兵权以后,仍旧心存幻想,认为清者自清,自家兄长早晚都会再度中用自己。

直到被变相软禁于此,再加上魏无忌感受到了魏王心中的杀意,这才彻底死心。

从那时起,魏无忌为了活命,只得装作沉迷酒色、自暴自弃的模样,以致就连许多魏无忌的门客,都因为看不过去自家主君如此消沉,纷纷离去。

门客全都散去以后,魏无忌才失去了对魏王的威胁,变得真正安全起来。

可惜的是,那时的魏无忌身体已经垮了。

“你履立功勋,天下人知赵有公子嘉而不知有赵王,再加上此番你夺取上党北部作为自己封地,封地疆域甚至超过最弱小的韩国。”

“如今赵王正值壮年,又岂会容忍儿子名声超过自己?”

“要么你交出兵权,安安心心做个赵国太子,要么就会被赵王所忌惮,最终落得我这个下场。”

说到这里,魏无忌沉吟半晌,道:“或许,你亦可不走我这条路,选择取赵王而代之,带领赵国走向强盛!”

赵嘉离开了,一路上都没有说过话,外表显得十分平静,只是心中却翻江倒海。

曾经的赵嘉,的确有那么一丝幻想,认为自己成为了赵偃唯一的儿子,对方能够接纳自己,父子两人联手带领赵国走向强盛。

事实上,前番父子两人联合坑秦国、夺燕地、取上党,甚至让赵嘉有种错觉,赵偃能够与自己齐心协力,不会再猜忌自己。

可惜的是,当赵嘉拿到了来自范增的密信以后,才彻底打消了这个幻想。

早在战争结束以前,赵王就暗中召集心腹商议,如何将上党纳为赵国所有,而不是成为赵嘉封地,甚至还想要从申岐之地调兵。

很显然,赵偃仍旧在防备着赵嘉。

正是因为得到了那封密信,赵嘉才会未经赵王允许,就私自将上党北部纳为自己私有封地。

因为李斯郑重告诫过赵嘉:如果不想落得信陵君那般下场,唯有勇猛精进,趁势而起才行,而不是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怜悯之上。

此次拜访魏无忌,听到了对方的一番肺腑之言,赵嘉也终于坚定了心中所想。

该争取的时候,哪就绝不能退缩!

推荐阅读:

反派缺大德,飞龙骑脸,怎么输? 远古春风一刻暖 深夜神豪 魔尊的猫又想弑主 修仙从星际开始 穿八零,当后妈,致富随军极品滚 海贼商城 九天狂卷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 当爱过了保质期 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 侯府重点班 阶下凰 惊世控灵者:霸宠小神女 惹火甜心:总裁霸宠迷糊妻 DNF之狂神 我当娱记那些年 重生之偏执三爷甜宠 变身之最强包租婆 朝花熙始 超级名作修仙 齐天 重生之巨星萌妻 驭夫有道 早生贵宝 绝世修真 我有一所万界旅馆 余生凶猛 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 校草的铁身高手 洪荒:我为天帝,镇压世间一切敌 凶狠系男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