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谋天下者

谋天下者,当胸怀宇宙。

相起比以往嫉恶如仇的性格,如今的赵嘉已经大有改变,至少不会再像数年前那般,见到厌恶的郭开,甚至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

现在的赵嘉,只要觉得对自己有用,甚至连韩仓这种奸佞小人都会收入麾下。

事实上,有些人在昏君麾下可能会成为佞臣,在明君麾下或许就变成了能臣。

所谓的佞臣,大多比较自私自利,却也能够投君主所好。

君主猜忌贤臣,佞臣则添油加醋。

相反,若君主喜好取贤纳士,佞臣为了讨君主欢心,或许就会推举贤才。

君主若好色贪财,佞臣必然上行下效,以美色、财物腐蚀君主;君主若爱惜百姓,勤于政务,佞臣为了讨君上欢心,或许就会收百姓之心,劳君主所劳。

说到底,佞臣其实就是最大的投机者,或许不如正直的臣子忠心,若是驾驭得当,却未尝不会成为能吏。

且赵嘉有自信,自己能够不受佞臣蛊惑,对方若不知上意巧言令色,根本活不了多久。

廉颇深深看了赵嘉一眼,继而转头望向韩仓,道:“既然都在君上麾下任职,以往恩怨自然一笔勾销,只希望未来能与韩相携手,助君上成就大业!”

经历过起起伏伏的廉颇,也变得圆滑世故了许多,不会再像以前那般,仅仅因为不服气就对蔺相如步步紧逼。

“廉将军大度,韩仓自愧不如!”

韩仓深知廉颇在赵嘉心中地位,如果自己不能得到廉颇谅解,以后很难被赵嘉重用,最多也只能成为一颗随时都会被抛弃的棋子。

若是得到廉颇谅解,韩仓再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无论自己家人还是自己,至少以后都不会有生命安全。

毕竟,似赵嘉这等名声在外之人,还是能够信得过。

“君上,范增先生就在使团之中,只是如今被挡在门外。”

很快,韩仓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对着赵嘉禀报。

如果说,廉颇这位老将对赵嘉而言亦师亦友,那么范增这位谋士,可就是能够左右赵嘉心思之人,甚至能够给申岐之地的未来进行大方向上的规划。

韩仓虽没有那个本事,却也知道范增既然有这个能力,其在赵嘉心中的地位,必然非常重要。

“范先生也来了!”

赵嘉闻言,当即欣喜异常。

李斯、范增,前者主内,后者主外;前者偏重于政务,后者偏重于谋略,各有千秋,缺一不可。

自从范增前往邯郸以后,赵嘉很久都没有见过对方,自然想念异常。

“我这就亲自前去相迎!”

赵嘉欣喜之余,就准备出门迎接。

韩仓却是急忙劝道:“范先生秘密跟随使团来此,就是不想让人发现踪迹,若君上此时亲自出门相迎,必然会引起有心人注意。”

“以臣下之见,君上不如召所有邯郸使者进入院内休息,再秘密会见范先生,如此则能掩人耳目。”

若在赵偃身边,韩仓只会溜须拍马,只要讨得对方欢心,身份地位自然唾手可得。

只是面对赵嘉的时候,韩仓却非常清楚,自己必须展露出自身价值,而不是以前那个巧言令色之辈。

赵嘉,也的确是能听进人言之君主。

果不其然,赵嘉闻言当即反应过来,拍着额头道:“看来我是太过惊喜,以致有些昏了头,也多亏有韩相提醒,这才不至于让我酿成大错。”

赵嘉遂从韩仓之言,召邯郸使团进入廉颇府邸休息,更是给范增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之后就顺理成章与其相见。

“范增,拜见君上!”

再次看到范增,赵嘉心中自然无比喜悦,先是扶住对方双臂,示意范增莫要多礼,继而开始细细打量着对方。

如今的范增,或许是待在王宫时间久了,每日小心翼翼算计别人的缘故,相比起以往显得越发沉稳、内敛,已经初步有了历史上那位霸王亚父的风范。

“先生怎会离开邯郸?”

寒暄过后,赵嘉却是面露疑惑之色,直接出言询问。

如果按照范增书信中所言那般,赵偃又开始猜忌自己,那么在得知范增乃自己左膀右臂的情况下,又岂会放任对方离开邯郸?

范增闻言,却是笑道:“我光明正大向大王辞别,而后随使团前来面见公子,此事大王皆知。”

赵嘉脸上疑色更甚。

范增没有急着解释,反而后退两步,对着赵嘉深深一拜,道:“还望君上饶恕范增自作主张之罪?”

赵嘉疑惑道:“先生何出此言?”

范增道:“臣曾经作书于君上,言大王心中猜忌,欲将上党纳为己用,其实并无此事?”

范增话音落下,不仅仅是赵嘉,纵然廉颇、韩仓也面露惊愕之色。

韩仓更是直接说道:“先生此言何意?“

”我在邯郸之时,大王的确曾在战争即将结束之前,屡次三番流露出不欲将上党封给君上之意,甚至言语中还透露出对君上的忌惮。”

赵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疑惑的眼神放在了范增身上,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先前正是因为范增书信,才让赵嘉有了取而代之的心思,甚至改变了许多战略部署,可是如今,居然得知并无此事,又让赵嘉作何感想?

范增没有直面回答,反而问道:“数年之内,赵国连战连捷,国土扩张许多,君上更是扬名天下,赵国中兴势不可挡,就连秦国都感到巨大压力。”

“敢问君上,若赵国持续这种强势姿态,诸侯又会作何感想?”

赵嘉闻言,不由皱眉不已。

诸侯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别看列国此前愿意追随赵嘉合纵抗秦,那却是建立在秦国太过强大,诸侯国感到惶恐的基础上。

秦国如今屡次遭逢大败,国力已经大不如前,反观赵国,已经逐渐有与秦国分庭抗礼之势。

若赵国此时不知内敛,很可能会引起诸侯忌惮,以致让秦国有了连横的机会。

赵国如今虽然扩张的比较厉害,却也有些根基不稳,不像秦国那样禁得住折腾。

正是考虑到了这些,范增才向赵王献计,故意让父子二人不和,如此赵国虽强,诸侯却以为赵国有软肋,自然不会将赵国与秦国的威胁相提并论。

那样的话,赵国就有了消化胜利果实的时间。

“原来如此!”

赵嘉、廉颇、韩仓三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继而都对范增之谋赞不绝口。

走一步而看三步,这才是能够谋天下的谋士啊!

推荐阅读: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帝国 反派:开局将女主送进教坊司 我恨Tom 主人公叫花容江云骓的小说 综漫之无敌亲友团 重生东京,被迫成为偶像声优 安执的韩娱 穿成萌娃去流放?不怕,我把皇宫抄空了! 小夫人一身反骨,大叔乖乖臣服 乡野无敌小神医 反派恶少的我无法定义 香蜜:花未开,找我来拯救世界? 女总裁的透视狂医 游龙戏唐 首席男神:腻宠小娇妻 九九龟一 神诡修仙:我成了一块大凶地 我有三个神职 升级技能 旧日学霸 活死诸天 万界食材屋 无声的证言 斗界天尊 桃源古风直播,开局被大熊猫跟踪 八荒御兽 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 韩娱之我喜欢年上 超神:国运降临?开局推衍吞噬法 直播:我怎么总是遇到颠公颠婆 白浪黑猫 重生之不甘零落身为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