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既分高下,亦决生死

“出剑吧!”

就在王富贵转身之际,荆轲猛然惊醒过来,当即持剑厉呵。

昔年被盖聂眼神所慑,已经让荆轲感觉无比屈辱,时隔数年再次遇到此等人物,荆轲不想再逃避。

不管有没有信心接对方一剑,荆轲都想要一试。

王富贵闻言转身盯着荆轲,看着对方脸上的不屈之色,道:“是我错怪你了!”

起初荆轲回忆盖聂,以致让王富贵误以为对方心神失守,这才不屑拔剑。

可是现在,荆轲既然有勇气面对自己,那就有资格让自己拔剑。

势,说起来玄奥,实则也简单无比。

俗话说勇者无敌,对敌之际只要没有了畏惧之心,’势‘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请接剑!”

王富贵按剑,对着荆轲低语,继而猛然拔出佩剑,剑身反射着白光,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荆轲。

“好快的剑,好惊人的气势!”

荆轲瞳孔剧烈收缩,在惊叹之余却是没有选择躲避,而是抱着同归于尽之心持剑朝前直刺。

王富贵这一剑,固然能够率先刺中荆轲。

然而只要对方不变招,荆轲在被刺中以后,凭借着惯性也定然会刺中王富贵。

如此一来,二者可能就要两败俱伤。

势,讲究浑然天成,一往无前,以势压人,夺其心智。

荆轲当年被盖聂震慑狼狈而走,数年来苦思冥想,早就想到如何应对’势‘。

能够达到此境界之人,剑术无不出神入化,荆轲虽然剑术超绝,却也未必能够胜得过这种人。

至于躲避,更乃取死之道,天下间又有几人能够躲开这种人的剑?

遇此敌人,只有奋不顾身,破釜沉舟与其一战,方有转胜之机。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

荆轲虽然刺出了手中利剑,却在短短瞬间就已经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汗水所浸透。

面对王富贵那夹杂着‘势’的一剑,荆轲无时无刻不笼罩在死亡阴影之下,面对如此巨大压力还能坚定不移的刺出一剑,可见荆轲意志力之强。

“住手!”

两人之间的比斗是在太过迅速,除了高渐离这种顶级剑客以外,酒肆内其余人尚且没有反应过来。

高渐离看出了二人比斗的凶险,当即感觉亡魂大冒。

若二人都不肯退让,荆轲必然横死当场,王富贵也会中剑受重伤,这并非高渐离希望看到的局面。

他有心想要出手阻拦,可惜两大高手比剑,速度全都快到了极致。

莫说以高渐离的剑术根本不可能阻挠,就算真有这种本领,时间上也来不及出手。

“铛!”

眼看二人都将要刺中对方,王富贵剑招却是猛然一变,剑刃与荆轲手中利刃撞击在了一起。

如此一来,固然避免了两败俱伤的局面,却是让王富贵所蓄之‘势’就此消散。

荆轲却勇往直前,施展平生所学剑术,每招都是倾尽全力,一时间居然让王富贵有些难以招架。

荆轲此举倒也并非咄咄逼人。

只是荆轲知晓两人差距,若此时松懈了下来,重新给对方蓄势的机会,再想挽回局面可就不不容易了。

彼时,若对方不再变招,荆轲可能性命都难以保全。

唯有趁着对方被破去‘势’的瞬间,不断以剑招逼迫对方,掌握这场比剑的节奏,荆轲才有胜利的可能。

“铛!”

“铛铛!”

“铛铛铛!”

荆轲剑招诡异而凌厉,身法更是飘忽不定,酒肆内只剩下剑刃反射的满天剑光,以及那叮叮当当的撞击声。

没过多久,二人已经交手五十余招。

虽然从王富贵剑势被破的那时,荆轲已然占据了先机,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富贵终究还是凭借着精湛的剑术,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而此时,看着二人比剑的高渐离,却是有些胆战心惊。

只因二人剑招尽皆无比凌厉,招招都是以命相搏,稍有不慎都会有一方命丧当场。

此时,高渐离不由想起了荆轲往日所言:真正的剑术,是用来杀人的,若不能一往无前,束手束脚,再厉害的剑客也只能任人鱼肉。

事实也的确如此。

历史上荆轲刺秦王未能成功,就与其心存疑虑有关。

后人看到那段历史,只知道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豪迈,却没看到荆轲所要承受的巨大压力。

想要刺杀秦王,又岂是容易之事,哪怕武艺再高强之人,也没有谁有绝对把握。

本来按照计划,刺杀秦王者有三人,除了荆轲以外还有盖聂与狗屠夫,此二人剑术比起荆轲犹有过之,他们才是刺秦主要人物。

可惜的是,由于太子丹的心急,盖聂尚未抵达计划就已经启动,并且太子丹让门客秦舞阳顶替盖聂充当刺客。

本来也准备随行的狗屠夫却认为,秦舞阳喜怒形于色,若有此人随行,刺秦必然失败,随即退出了刺秦的计划之中。

三大主力痛失二人,本来信心十足的荆轲,恐怕也知道自己此行必然失败。

奈何为了太子丹的知遇之恩,荆轲明知成功可能微乎及微,仍旧义无反顾踏上了刺秦之路。

果不其然,就在图穷匕见之际,由于秦舞阳脸色发白而让秦王心生疑虑,这才避开了荆轲的首轮刺杀。

一击不中,失败也在所难免。

事实上,荆轲没有抱着必胜信念刺秦,真正的剑术也未能完全发挥出来,失败几乎是必然。

“铛铛铛!”

两人仍在交锋,可惜荆轲已经险象环生。

哪怕王富贵未能再度凝聚‘势’,凭借精湛的剑术,仍旧慢慢将荆轲压制。

“两位兄长都乃当世豪杰,比剑点到为止即可!”

高渐离看得心惊胆战,知道若二人再比斗下去,荆轲很有可能会殒命。

顶级高手交锋,生死往往只在一线之间。

荆轲为了能够打出自己的节奏,几乎招招取王富贵要害,王富贵面对荆轲这种顶级剑客,自然也不可能留手。

两人已经倾尽全力,若不罢手只能分出生死。

事实上,二者都不熟悉对方,也不敢轻易罢手,否则在自己收招之际,若对方没有收招或是来不及收招,率先收招者都会有性命之忧。

比剑从荆轲拼命的那刻起,就成了既分高下,亦决生死之战。

推荐阅读:

余温炙热 王牌校草独家笨丫头 从蛮荒之地开始征伐三国 承包帝国男神 我自红楼来 穿书后大佬撕了恶毒女配剧本 我在星际复苏神话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狼王出狱 我真不想当精神病院院长 我被校花逆推后 六零美食养家记 一帆科技 极乐丧尸世界 无限之炎帝降临 三国之皇图霸业 诸神之师 都市逍遥侠 世界球王 风不驰电不掣 少帅,夫人又退婚了! 重生九八做大亨 自律系男神的开挂人生 诸天世界唯一玩家 兽性总裁柔弱妻 丞相大人惊呆了! 异世凌神 帝国后裔 四合院:51年,童养婿悟性逆天 幕后:从海贼降临东京开始 只是一只兽 诸天:从吓跑无惨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