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震怒

蒲子城外军营内,苏默看着越来越多秦民拖家带口来投,脸上不由浮现出了笑容。

战争年代,最重要者莫过于人口以及食物,有了这两种东西,就能组建规模庞大的军队,哪怕土地与之相比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赵嘉采纳范增攻心之策,非但没有在秦国危难之际趁火打劫,反而等到秦国瘟疫控制住以后,在秦赵边境分发食物。

赵嘉这么做,可并非圣母心泛滥,想要救济秦国灾民,乃是为了引诱秦民入赵耳。

在饥饿面前,没有多少秦国百姓,能够挡住食物的诱惑。

面对苛刻的秦律,秦民吃了赵军发放的食物,为了避免日后被清算,许多人都拖家带口逃入了赵境。

对于这些拖家带口来投的秦民,苏墨不担心他们日后会叛变,也是因为秦律对于叛国者的严厉。

历史上樊於期背秦投燕,秦始皇处心积虑想要将其杀死,这才有了荆轲献樊於期人头,接近试图刺杀秦王的典故。

就连樊於期这种赫赫有名的叛将,秦国尚且不能容忍,更不用说是普通百姓了。

或许有人会说,法不责众。

可惜的是,在秦国这种法律严苛的国家,根本没有法不责众这个说法。

一人犯法,杀一人;十人犯法,杀十人;百人犯法,屠百人;千人犯法,屠千人。

在秦国,功是功,过是过,功过不能相抵。

不仅触犯律法要受到相应的责罚,甚至推辞赏赐也会受到责罚,正是这种苛刻不近人情的秦法,才将秦国由一介弱国变为战国末期最强大的诸侯国。

秦民对于秦法的敬畏深入人心,迫于生存的压力又不得不向赵人讨食,却正是这种苛刻的律法,才断绝了这些秦民重返秦国之心。

“将军,大事不好!”

就在此时,苏墨听到了急促的声音。

“何事?”

开口的那名将官气喘吁吁答道:“下官在路口布防之际,遇到几个面带惊慌之色的秦民,于是将他们拦下。”

“据这些人供述,他们在逃往蒲子之际,在路边遇到奄奄一息黑脸汉子,黑脸汉子临终前将这个玉瓶交给众人,并且告知他们,秦国派遣死士携带瘟疫源头入赵,欲在赵国散播瘟疫!”

苏墨闻言脸色骇然,急忙喝道:“速召那些秦人前来问话!”

不多时,几个衣衫褴褛的秦民就已经被带了过来,苏墨不待他们行礼,当即问道:“尔等所遇黑脸汉子乃何人,为何知晓秦国散播瘟疫之策?”

为首那个秦民答曰:“据那人所言,彼本为秦相吕不韦门客,深受秦相恩惠,这才被培养成为死士,派出来执行这个任务。”

“然此人认为散播瘟疫有伤天和,略微有些迟疑,不曾想却引来杀人之火,被其首领暗算。”

苏墨很快就察觉到了其中漏洞,继续追问道:“那些人既为死士,手段必然无比狠辣,又岂会留下黑面男子一口气,令其将消息透露给尔等?”

秦人对曰:“将军有所不知,当时吾等听到了争吵声,紧随其后跟了过去,正好惊动了那些死士。”

“死士所做之事难以示人,自然不愿节外生枝,这才连刺黑面男子两剑就仓促而去,甚至没来得及搜走瓷瓶。”

“好在黑面男子心脏居于右侧,虽仍旧不能救活,那个刺中其左边心脏位置一剑,却也并未第一时间要了他的性命。“

苏墨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他先是小心翼翼接过瓷瓶,唤来军医进行检验,而后就开始调动人马,准备将那些死士全部揪出来。

“踏踏踏!”

战马奔腾,旌旗飘扬。

紧张而肃杀的气氛扑面而来,哪怕是不知晓内情的秦国难民,此时也感到大事不妙。

有些秦民看出了不对,小声说道:“这些赵人怎么都用面巾捂住口鼻?”

那些经历过瘟疫侥幸活下来的秦民,闻言不由脸色大变,失声道:“此地莫非亦有瘟疫?”

一石激起千重浪。

这些秦国百姓,刚刚从干旱、饥荒、瘟疫中走出来,仍旧是惊弓之鸟,简直闻瘟疫而色变。

“所有从秦地而来之人,全部集结前往校场,不得随意走动,不得交头接耳,违令者杀无赦!”

随之而来的命令,更是将这些秦国百姓吓得肝胆俱裂,不少人都担心,自己等人被聚集起来,会不会被赵人屠杀。

这种事情,秦国可做的不少,当年长平之战就是最好的诠释。

他们有心反抗,奈何整个军营已经被赵国弓弩手团团围住,若赵军铁了心想要屠杀,这些秦民甚至冲不到赵军身边,就已经被射死殆尽。

疑惑、惊恐、不安间,秦国百姓只能硬着头皮朝校场中心集结。

整个过程中,带着面巾的赵国军队,始终与他们保持着足够距离,手中的武器、弓弩,亦从未放下来过。

没过多久,数千秦民就被聚集在了校场中心,四周围满了赵国士卒,全都严阵以待。

苏墨手握剑柄走上高台,先示意台下秦民安静,继而喝道:“据有效情报得知,秦相吕不韦遣细作携带亡者腐肉入赵,欲散播瘟疫祸害我赵国。”

“那些细作率先魂入了军营,尔等或许已经与他们有了接触,感染上了瘟疫,今日若不能将感染瘟疫者系数寻出,任何人都不得离开校场!”

赵国虽然允许秦民入赵,却也并未放松封锁,在所有紧要路口都派遣重兵把守,遇到逃入赵地的秦民以后,全都统一安置。

是以,那些死士必然还在军营之中。

事实上,军营人口密集,哪怕仅仅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瘟疫,也绝对是那些死士首选目标。

苏墨调取了不久前秦民的安置记录,通过排查很快就将那些死士全部捕获,可是让苏墨震怒的是,那些死士进入军营以后,就已经吞服了腐肉,并且不断与其他难民接触。

苏墨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了瘟疫,所以只能逐一排查,避免瘟疫继续扩散。

“轰!”

苏墨话音落下,校场内所有秦民全都色变,面色惊恐的看向身边之人,担心他们就是感染瘟疫者。

“相国怎能如此!”

“简直灭绝人性!”

“不可能,相国绝不会做出此等事!”

只有真正见过瘟疫恐怖之人,才会明白它的可怕,惊恐过后,愤怒的情绪也在这些人中蔓延,苏墨毫不怀疑,如果吕不韦就在这里,肯定会被愤怒的人群撕成碎片。

推荐阅读:

木叶之分家真白眼 神诡世界:我有一个未来模拟器 花光白富美的小金库,投资小可怜 我在无定河捞尸提取词条 我在逆风中寻找你 穿成狗血虐文男主后 永夜神行 切记,千万别惹小师弟! 骑砍:北地之主 婚后,诱他失控 囚龙 邪帝重生:爆宠小萌妃 试婚老公别过分 重生之谋心 带着物资穿到年代搞事业 师尊总是沾花惹草 那一杯杯不能忘情的忘情水 超神,冥王入侵,我绑架了时间线 全能废柴:冥帝异瞳妃 暮色之间 洪荒之玉皇大帝 木叶:开局质问佩恩晓组织覆灭的原因 半亩方塘半亩田 八零年代金满仓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 洪荒:截教第一仙 修仙打工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诸天游戏巡礼者 白经理 第一婚宠厉爷娇妻太会撩 重生九零之听阿嬷的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