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覆手为雨

话音刚落,成蟜就看到了被人簇拥而来的秦王政。

年仅十六岁的秦王,面容英朗而略显青涩,其头戴冠冕,身着黑色绣蟒上衣,腰悬天子之刃,大步而来。

骤然看到自家兄长,成蟜先是有些心虚,继而想到眼前这人,不过是吕不韦手中提线木偶罢了,当即胆气骤升,毫不示弱的与其对视。

“坊间盛传兄长为母后与吕不韦苟且所生,为了替兄长正名,弟特意捉来吕不韦,希望兄长能够当众与其滴血相证。”

“血若不相容,弟必然亲率军队抓捕造谣者,以还兄长清白!”

成蟜携重兵逼供秦王政,此举不可谓不毒。

只要嬴政迫于压力与吕不韦滴血认亲,无论血脉融合与否,成蟜都是最后的赢家。

秦王政哪里不知道成蟜的险恶用心?

若血脉相容,则嬴政、吕不韦二人尽皆性命不保,成蟜亦能名正言顺登基为秦王。

纵然血脉不能相容,今日秦王政当众被成蟜逼迫至此,必然也是威信大减,届时成蟜仗着手中有兵权,纵然不废掉秦王政,亦会先斩吕不韦断其手足,再携秦王以号令天下。

至于秦王自己,早晚亦会被成蟜所害。

看着比自己还要小两岁的弟弟,秦王政脸上露出些许复杂神色,轻声叹道:“你我本是手足,何以如此逼迫?”

成蟜却是冷笑道:“若兄长乃君父亲生子,自然是成蟜手足,如若不然,成蟜又岂能让别人篡夺我大秦社稷!”

成蟜这句话,可谓是彻底撕破了脸皮,秦王脸色也终于冷了下来。

就在此时,魏缭却是从秦王身后走了出来,指着成蟜喝道:“以下犯上,此乃不忠;顶撞兄长,此乃不孝;纵兵肆虐,此乃不仁;污蔑秦王,此乃不义。”

秦王趁机问道:“宗室子弟,行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事,按律当如何处置?”

魏缭躬身答曰:“当诛!”

“哈哈哈哈!”

成蟜听着二人的对话,却是捧腹大笑起来,指着秦王与魏缭喝道:“就凭你二人,亦能诛本君?”

秦王略带怜悯的看着成蟜,继而暴喝出声:“成蟜谋逆,谁与寡人斩此人首级!”

“遵大王命!”

就在成蟜大笑不止的时候,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爆喝,只见蒙恬猛地拔剑出鞘,毫不犹豫斩下了成蟜首级。

“咕噜噜!”

成蟜人头落地,首级滚出两三米远,将王宫门口的空地染成了红色,就着火光,惊愕的众人仍旧能够看到成蟜脸上的笑容。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绝大多数人都惊骇难名。

樊於期亦震惊无比,没想到蒙恬居然会忽然出手斩杀成蟜,此时他也顾不得太多,迅速拔剑挟持了身边的吕不韦,继而走到了自己属下的包围中,眼神警惕的看着蒙恬。

“滴答,滴答,滴答!”

鲜血从蒙恬手中利剑上滑落,滴在地上发出了微不可查的声音。

他没有理会樊於期的动作,反而单膝跪地道:“末将失职,让大王受惊了。”

秦王脸上缓缓浮现出笑容,继而右手虚托,道:“寡人无碍,蒙将军无需指责,迅速平定叛乱即可。”

“太阳升起之前,寡人不希望听到咸阳城内尚有喊杀声!”

蒙恬抱拳道:“遵命!”

起身以后,蒙恬当即转身看着陷入惊恐之中的樊於期,缓缓举起了手中带血的长剑。

“桓齮将军还在等什么,若今日不杀了嬴政,你我皆死无葬身之地矣!”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很多事情都没有想明白,期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他深知秦国律法的严苛,若今日谋逆失败,不仅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整个宗族亦会被牵连。

故此,哪怕成蟜已死,此时继续负隅顽抗必然背负叛逆之名,樊於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刺啦!”

桓齮闻言,先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张诏书举在半空,继而缓缓拔出了腰中佩剑,转头对身后士卒喝道:“本将奉大王密令入咸阳平乱,诸君可愿随我杀尽逆贼?”

“遵大王命!”

“遵将军命!”

“杀尽逆贼!”

刹那间,蒙恬率领的城卫军以及城池守军,还有桓齮所率领的骑兵,迅速将樊於期等人团团围住。

只待一声令下,樊於期等人就将瞬间化为齑粉!

樊於期大惊失色,没有想到被自己依为外援的桓齮,居然都是奉了秦王密诏才率兵入咸阳。

想到这里,樊於期不由惨笑起来,就连被其挟持的吕不韦也是暗中苦笑。

吕不韦自以为设下圈套能够引蛇出洞,而后以铁血手段肃清咸阳政敌,却没想到蒙恬暗中叛乱,导致自己的谋划功亏一匮。

可如今看来,蒙恬恐怕已经暗中投靠了秦王,却又假装投靠长安君成蟜。

“我早该想到的。”

吕不韦苦笑不已。

若没有蒙恬暗中投靠成蟜,纵然有桓齮这个外援,樊於期等人也未必敢贸然动手。

正是蒙恬的暗中投靠,让成蟜等人以为万事都在掌控之中,才让他们毫不迟疑的举行叛乱。

至于桓齮,那更是一个笑话。

被成蟜等人当做最大依仗的桓齮,谁能猜到居然连他也投靠了秦王?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看来,这些年倒是我小瞧了他!”

吕不韦能够想到的,樊於期自然也能够想到,哪怕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败,樊於期仍然想要负隅顽抗。

他揪住吕不韦发髻,将剑横在其脖子上,对着秦王厉声喝道:“秦相吕不韦在我手中,谁敢乱动。”

吕不韦此时却已经看淡了生死,脸上没有丝毫惊慌,反而撇着脑袋看向那道在火光中若隐若现的身影,暗暗想到:“今夜我若死,大王将再也没有任何掣肘。”

“或许,他能比我想象中做得更好。”

想到这里,吕不韦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与此同时,秦王目视挟持着吕不韦脸色狰狞的樊於期,却是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右手。

在樊於期惊恐的眼神中,秦王右手猛然落下。

“杀!”

沉闷而冷酷的声音传来,鲜血喷溅在吕不韦脸上,苦笑的神色顿时凝固。

推荐阅读:

带着粮库回六零 全球基因 术法书册 嫡春 朴松民墨笔点缀繁星 择如歌的你 锦绣毒妃 医毒双绝:太子妃野又飒 别叫我小兄弟,请叫我原告! 他说是救赎 男朋友他真的很严格 凌天至尊 欲做凡人终成仙 末世天灾,我用金屋囤货躺赢 我,震惊女帝十万年! 伏圣图 道士直播间 一眼情起,大叔娶妻狠心急 琬归 故纸堆 天价专宠:甜爱舞娘娇妻 他似艳阳潜入夏 我追男神隔座山 秦时明月之止戈天下 请神入轮回 叶落一屿 蜜爱春娇(种田) 我真的是天劫啊 重生年代之异能美娇妻 傲凰传 校草的专宠:池少的1号甜心 海贼王之鱼人传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